•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比蒙传奇 > 第七百三十四节一波三折
  • 第七百三十四节一波三折

    作品:《比蒙传奇

    第七百三十四节一波三折

    “哈哈!”微波听后,立刻追上去,然后大笑道:“舒伯特,我都看见你啦,你还藏什么呀?快出来吧!你应该知道,我也是战士,你的速度可未必有我快!”

    听见微波这话,舒伯特无可奈何的停下了脚步,并主动现出身来。只是他那两只眼睛却无比恼怒的瞪视着出卖他的剑圣,看那样子,都恨不得把对方一口吃掉似的。

    其实舒伯特倒不是不想跑,而是他自己也知道,实在是跑不了了。虽然在平时的时候,他自认不会在速度上输给微波,可问题是,他现在实在不在状态。这一天里,他先和皮特大战了一场,随后又被娜塔莎砍掉一只手臂,接着又被人家像追死狗一样追了半夜。这一天他一直被折腾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就算他是传奇高手也撑不住。如今的他,可谓是精疲力竭,而人家舒伯特却是生力军。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逃得掉啊?

    所以,一见事情到了这一步,舒伯特也就索性放弃了逃走的念头,打算把最后一丝力气用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上,那样至少他还可以死的有尊严一些。

    看见舒伯特狼狈的样子,微波自然是大喜过望,立刻大笑道:“哈哈,舒伯特,看你这德行,只怕被我家族长揍的很惨吧?”

    “哼,如果不是娜塔莎有神器月轮,我怎么可能会输给她?”舒伯特不服气的道。

    “呵呵~”随着一阵悦耳的笑声,娜塔莎和皮特长老忽然出现在远处,她一边飞过来,一边远远的笑道:“舒伯特,你这话说的可真是太可笑了!两族交战,哪有那么多臭规矩?难道就准许你们虎族以多欺少,却不准我使用神器吗?”

    舒伯特一听娜塔莎的此言,立刻老脸一红,随即便不服气的道:“哼,战士们那是战场争雄,可咱们是传奇高手对拼,至少要讲点风度吧?”

    “呵呵,可是在我眼里,娜塔莎只是一个战士!”娜塔莎微笑着道。说完,他们也来到了舒伯特的周围站定,恰好和微波成三角形,将舒伯特包围起来。

    “哼!”舒伯特自知今日只怕必死,也懒得争辩,只是冷哼一声,然后便用仅存的一只手抬起宝剑,冷笑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不必多说废话了,我承认现在没你们人多,三位战士大可以一拥而上,把我这个伤者格杀当场!”

    舒伯特在说的时候,刻意强调了‘一拥而上’和‘伤者’这些词语,暗地里讽刺娜塔莎等人。而他这么一说,娜塔莎三人就反而不好下手了。他们忍不住同时眉头一皱,心中暗自骂道,“该死的舒伯特,真是狡猾!”

    原来,舒伯特虽然说的豪迈,可是娜塔莎三人毕竟都是极有身份的人,如何能拉的下脸来围攻于他啊?这要是传出去,在以强者为尊的兽族里,三人的行径肯定会被鄙视的,反而倒是成全了舒伯特的美名。这样的傻事三人可不会干,但是又不能就这么放了他,所以三人都为难起来。

    好在这时,羽族族长飞了过来,兴奋的对皮特大叫道:“长老,您来啦!家里都怎么样?”

    “呵呵,见过族长!”皮特见羽族族长无碍,心中顿时一松,随即笑道:“请您放心,家里都还好!我这不就是来接您了吗?”

    “我这里没事,不劳长老挂念!”羽族族长随后担心的道:“倒是千羽山,听说被兽族百万大军包围,如今您和娜塔莎大人都在这,那咱们老家怎么办啊?”

    “族长放心,我们来的时候,已经将兽族的主力击溃了,现在他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正在四处逃窜,千羽山必定无碍的!”皮特长老笑着解释道。

    xiaoshutingapp.com

    “啊,那我就放心了!”羽族族长这才松了一口气道。

    “哼,你可不要高兴的太早了!”舒伯特却在此时插嘴道:“兽皇陛下已经带着狼族大军和战神崖的精锐赶来,只要他们一到,小小的千羽山还不是一样要化为齑粉?”

    “哼,少吹大气了!”娜塔莎却立刻冷笑道:“兽皇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呢。倒是你,只怕眼前就要先化为齑粉啦!”

    “娜塔莎,你也就依仗神器之利再敢这么嚣张,要是没有神器,你的实力根本就不值一提!”舒伯特冷笑道。

    “如果你认为几句话就可以让我傻乎乎的放下神器和你单挑的话,那你可就白费力气了!”娜塔莎笑道:“我可不是那种迂腐的笨蛋!舒伯特,今天你死定了!”

    “哼,那你们来围攻我这个伤者啊?”舒伯特立刻讥讽道。

    “你在逼我啊?”娜塔莎一听顿时大怒,随即便向前一步。

    舒伯特见状立刻戒备起来,同时冷笑道:“逼你又怎么样?”

    “你~”娜塔莎随即眼睛一瞪,就要上前厮杀。可就在这时,皮特长老却先一步抽出羽箭达上,道:“娜塔莎晷下,这个家伙还不值得脏了您的手,把他交给我吧!”

    娜塔莎听后,立刻感激的望了皮特一眼,然后轻轻退下。要知道,击杀伤者在兽族是件不光彩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娜塔莎身上,就会让她的声誉受损。而皮特这次主动站出来拦去此事,其实就是为了帮娜塔莎背黑锅。

    皮特既然站出来,就不再废话,抬手就是连环三箭射出,直奔舒伯特的面门。舒伯特虽然断了一只手,可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只见他轻轻一侧身就闪开了皮特刁钻的几箭,然后他就猛的俯下身子向皮特冲过去。

    皮特却不闪不避,手上的羽箭就如同孔雀开屏一样伸出来,然后一只只连环射出,急速而出的羽箭在空中甚至都连成了一条线。可是无论皮特的羽箭多么凌厉,舒伯特都似乎早就知悉,他总是能游刃有余的避开。不过转眼间,舒伯特就冲到了皮特身前,而后狠狠一剑劈过去。

    皮特直到剑芒临身的一霎那,才轻轻侧身劈开,同时还不忘反击一箭,同样显得游刃有余。由于他们的速度都太快了,以至于仅仅一转眼的功夫,双方的身形就快速的交叉而过。等他们在此站定的时候,皮特挺立当场,风采依旧,可是舒伯特胸前却被插了一只雪白的羽箭,从位置上看,舒伯特的心脏已经被射穿了。

    “呵呵,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啊!”舒伯特强忍着剧痛苦笑道:“我昨天才击碎你的心脏,可是到了今天,我的心脏却被你射穿了!难道这就是咱们之间的宿命?”

    “可能是吧!”皮特长老收起弓箭,然后长叹一声道:“老朋友,昨天你没有拦我,我今天也不拦你,你想去哪就去哪吧!恕我不送了!”

    “呵呵,那就谢啦!咱们,后会无期!”舒伯特说完,强忍着痛苦向远处蹒跚的走去。舒伯特如今的状态实在太疲惫了,比哪天皮特都累,所以受了重伤后,连狂奔的力气都没有了。

    皮特见状,有些不忍,于是便对微波笑道:“微波大人,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了这小子,让他照顾下舒伯特的后事!”说着,他还指了指旁边那个虎族的剑圣,就是出卖舒伯特行踪的那个。

    微波立刻微微一笑道:“好的,没问题,反正这个家伙也废了!”那个剑圣不仅断了手臂,而且还被微波的斗气伤了筋骨,只怕永远都不能复原,已经成了废物,杀不杀还真无所谓。

    “多谢!”皮特长老急忙道一声谢,然后对那家伙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扶着舒伯特走?”

    “啊,是~”那家伙先是一愣,随即便狂喜的连连点头,然后赶紧跑过去扶住舒伯特,同时献殷勤道:“舒伯特大人,我来救您啦!”

    舒伯特听了以后,差点没当场气死。心说,要不是你这个王八蛋泄露了我的位置,我能被人家三个传奇高手堵住吗?现在我心脏都被射穿了,早已是必死之局,还谈什么救啊?反而倒是你,没我你早死了,明明是我救你好不好?

    可惜舒伯特现在疲惫至极,再加上身受重伤,几乎都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根本无力废话,只能任由着那家伙搀着逃走。

    ~~~~我~~~~是~~~~淫~~~~荡~~~~的~~~~分~~~~割~~~~线~~~~

    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丛林深处,皮特长老有些感慨的道:“你们还记得以前咱们和舒伯特并肩战斗的场景吗?”

    “记得!”微波也禁不住感慨的道:“那时候的舒伯特,能算得上是个值得信任的伙伴,只是可惜啊,世事难料,以至于我们不得不走到如今这一步!”

    “唉,说起来,舒伯特是挺冤的,可是没办法,谁叫兽皇野心太大呢!”娜塔莎叹道:“是他逼得咱们不得不生死相争!”

    皮特长老听后,立刻扭脸对娜塔莎道:“晷下,能不能告诉我,在战神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大家的关系会闹得如此之僵?”

    “唉,一言难尽!”娜塔莎叹了一口气道:“本来大家说的好好的,虽然有些争执,可也没有到以死相拼的地步!可是谁知道兽皇突然发难,他先是找借口砍掉自己的脑袋自杀!”

    “自杀?”皮特长老听后顿时大吃一惊道,“兽皇好好的为何要自杀啊?”

    “我们开始也不理解,直到后来才弄清楚,他其实只是做了个自杀的假像。目的是为了麻痹大主祭,大主祭一时不察,真就上了他的当,结果被他所杀!”娜塔莎随后苦笑道:“皮特长老,实话告诉你吧,如今的战神崖已经是兽皇的天下了,他现在不仅是兽皇,而且还成为了兽族的大主祭!”

    “啊?竟然能有这种事?”皮特长老震惊的道:“可是,以大主祭的可怕实力,兽皇怎么可能杀的了他呢?”

    “具体怎么杀的,我也不清楚,因为当时大主祭把自杀的兽皇带到后面治疗,结果出来的时候,大主祭就已经被兽皇杀了!”娜塔莎皱眉道:“兽皇当时占据了大主祭的身体,以大主祭的名义发号施令,结果却因为没有完全压制住大主祭的灵魂,从而在开始的时候露出了破绽,这才让我们知晓事情的真伪!”

    “咦?这就奇怪了,既然当时兽皇都露馅了,怎么那些祭司们都不管呢?”皮特长老马上不解的道。

    “哼,他们怎么会管?”娜塔莎冷笑道:“您别忘了,兽皇直属的三大战族祭祀就占了高阶祭祀的一半,剩下的都是墙头草,看见兽皇连大主祭都杀了,手下还有一半的祭祀,哪里还敢反抗啊?当然是纷纷依附过去,然后一起对付我们这三个弱小了!”

    “可恶,真是一群混蛋!”皮特长老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好奇的问道:“那您是怎么杀出来的?”

    “呵呵,靠着几件神器帮助,勉强杀到了这里!”娜塔莎微微一笑,然后道:“好啦,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赶紧回千羽山吧,免得夜长梦多!”

    皮特长老和羽族族长想到千羽山现在防守空虚,也立刻着急起来,急忙点头答应道:“好好,咱们马上就走!”说着,他们就要带领早已集合好的队伍回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狂妄的大笑却突然传来,随后十几道黑影突然从远处飞来,眨眼间就来到娜塔莎等人前方几十米处,领头的人竟然就是兽皇!

    “哈哈,娜塔莎,杀了我的人,就想一走了之吗?”兽皇冷笑着道:“至少也要收下我这两份礼物吧?”说着,他手一抖,就扔出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正是刚刚离去不久的舒伯特和搀扶他的那位剑圣。

    ‘该死,这些家伙来的可真快!’娜塔莎心里暗骂,可是表面上却丝毫不露,依旧满脸微笑的道,“陛下,这人头似乎是您砍的,赖到我身上可不好?”

    “哼,这两个混蛋办事不利,竟然都没有拦住你,自然要死,而且也是因为你而死,算在你身上亦无不可!”兽皇冷哼道。

    “难道没有拦住我就要死吗?”娜塔莎好笑的道:“呵呵,兽族还有这样的规矩?真是奇闻!”

    “当然有,我说有就有!”兽皇蛮横的道。

    “呵呵,陛下果然好大的威风!”娜塔莎先是赞一句,然后忽然话锋一转,讥讽道,“只不过,似乎一个月前的陛下,也是如此威风八面的带领几十万人找我麻烦,却被小女子一个人打得狼狈而逃,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啊?”

    “你~”兽皇一听,顿时老脸一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娜塔莎却不依不饶的道:“既然舒伯特没有拦住我就要死,那么陛下也没有拦住我,甚至还放我跑出去六千多里,那么您,是不是更应该死呢?”

    “住嘴!”兽皇终于恼羞成怒的道:“我怎么治理手下,用不着你管!娜塔莎,我告诉你,你现在自顾不暇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呵呵!”娜塔莎听后,立刻好笑的道:“陛下,几天不见,您吹牛的本事又长进啦!”

    “你竟然敢说我吹牛?”兽皇顿时大怒道。

    “呵呵,这不是明摆着吗?”娜塔莎笑道:“就凭你身边的十来个各族的传奇高手,难道就真能杀的了我?似乎陛下忘记了,一个多月前您已经试过一次了,那一会的结果是,您失去了两个高阶祭祀,然后您和您身边的酒囊饭袋比赛似的狼狈而逃!”

    “你~”兽皇被娜塔莎当众揭穿丑事,顿时气得浑身哆嗦,随即强辩道:“那次不算,我们是没想到你有隐身药剂,才便宜了你,可是这一次。我是有备而来的,娜塔莎,你看这是什么?”说着,兽皇的手上忽然出现了一面两尺左右的皮鼓,虽然皮鼓做工粗糙,花纹也充满了诡异的色调,可是上面却隐隐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气势,就连娜塔莎见后,也禁不住脸色一变!

    “战神惊魂鼓!”娜塔莎一口叫出了神器的名字,随即大惊失色的道:“大主祭明明把他藏在了圣殿的密室里,没有大主祭和我执掌的两个钥匙,是根本不能拿出来的!噢不,你,你该不是把圣殿给砸了吧?”说到这,娜塔莎脸上已经满身痛心之色了。

    “哈哈,猜的不错!”兽皇狂笑道:“只要能找到对付你的神器,砸了那个破圣殿又算的了什么?大不了重新修一个就是了!”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敢亵渎圣殿?你,你一定会被战神惩罚的!”娜塔莎气急败坏的大骂道。

    “呵呵,这个倒是不劳你挂念!”兽皇毫不在乎的微微一笑,然后道:“倒是你,竟然知道战神惊魂鼓的具体藏处,甚至还执掌一半钥匙,这就不得不让我惊诧了。难道你就真的这么好?竟然让那个老头子早早的就决定了让你继承位子?”

    “我好不好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清楚,那就是,娜塔莎既然选择信奉战神,就会一直虔诚的信奉下去,如果我知道有人敢于击杀大主祭,亵渎圣殿的话,我就是拼着一死,也要让他付出代价!”娜塔莎肃然的道:“或许,这就是我被大主祭看重,而你和你身后的人,都被舍弃的缘故!”

    娜塔莎的话,无疑就像是一记耳光,响亮的抽在那些高阶祭祀脸上,弄得他们一个个尴尬无比。

    倒是兽皇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轻轻抚摸了一下战神惊魂鼓粗糙的鼓面,笑道:“娜塔莎,光说废话是没有用的,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完,兽皇手指一弹战神惊魂鼓,周围的人就觉得耳边似乎炸雷一样,咚的一声,响起了巨响。

    这声巨响传到兽皇和他的手下耳朵里,就如同暮鼓晨钟一样,发人深省。使得那些人瞬间就激励起了昂扬的斗志,他们全身的血液都和沸腾了一样,令他们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恨不得马上找敌人宣泄出去。

    而这种鼓声对娜塔莎他们来说,起到的效果却截然相反,娜塔莎,微波和皮特长老三人毕竟是传奇高手,只是震得耳朵晕一下,也就完了。可是对于其他实力比较低的战士来说,就无疑是一次强大的攻击。他们就感觉胸口似乎是被巨锤砸中一样难受,实力稍低的人甚至都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由此看见这战神惊魂鼓的可怕之处了。

    娜塔莎一看就知道今天要麻烦,她急忙对皮特长老和微波道:“你们两个带着他们先走,我断后!”说着,她急忙掏出一瓶魔力增幅药剂喝下去,然后又拿出隐身药剂喝掉。到了这个关键时刻,娜塔莎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已经是用上了全力。

    皮特长老和微波见娜塔莎突然消失,就知道她的意思,急忙转身领着众人撤走。虽然那些祭祀们很想追上去干掉 纳迦和羽族战士,但是因为娜塔莎的消失,使得他们都心生顾忌,愣是没有一个敢轻举妄动的,反而开始纷纷给自己加持起防御法术来,同时小心翼翼的戒备着周围。没办法,上次娜塔莎隐身偷袭的情景太可怕了,眨眼间就杀掉了两个传奇高手,逼得他们不得不如此小心。

    而兽皇见娜塔莎再次隐身,却立刻冷笑道:“在战神惊魂鼓面前,竟然还敢玩这种小把戏,真是不自量力!给我破!”说着,兽皇再次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战神惊魂鼓。这次却没有太大的响声传来,但是却有一道淡淡的冲击波突然放出,以兽皇为中心,向四周急速扩散开去。

    冲击波的威力并不大,就算是小草也吹不断,但是它却制造了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涟漪,这道涟漪对自己人没有作用,但是当经过敌对的人身边时,却会将一股奇特的能量依附到对方身上,使得他们的意志力不断涣散。而最重要的是,这股能量是无差别攻击,隐身单位碰见也会依附。而一旦依附后,就如同贴上了发亮的标签一样,再也无所遁形了!就这样,隐身的娜塔莎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成为了活靶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作者其他书推荐: 天神学院 张三丰异界游 不死神凰 混沌雷修 仙之雇佣军
    相邻推荐:很纯很暧昧前传混乱战神傲剑凌云惟我独仙天骄无双寂灭天骄末世超级商人生肖守护神至尊无赖兽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