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兽血沸腾 > 第一百四十章 卷土重来
  • 第一百四十章 卷土重来

    作品:《兽血沸腾

    看到血精灵法师的脸上充满了怀疑,刘震撼用最诱惑的语调抛洒出一个证明:“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人来到地底世界可不是盖的吧?我能带着这么多人通过地底罡风来到地底,就同样有能带领你们出去的能力。”

    几位被俘的血精灵法师的目光一一扫过了面前这些比蒙战士,眼神迷惑中带着疑惑。

    对于万刃飞舞的罡风天堑,血精灵简直太熟悉了,这个禁制就是囚禁被送到地底的囚徒的牢门,罡风天堑上每一天的每一个时间段,罡风威力都有起伏,或大或小,全无定理,就跟它每一年中的休息日一样没头没脑。

    超阶魔兽或者魔导师凝神发动的魔法护盾有时候或许能够硬生生抗住,逃出生天。但不凑巧碰上罡风潮汐的话,就算是以超阶魔兽和魔导师的实力,也是凶险难料,全凭运气。地底以前有过一个阿卡那瑟德蝎尾狮家庭轻松闯过罡风天堑的例子,也有过一个熔岩恶魔强冲罡风天堑,不巧遇上了潮汐爆发,被威力强大的风刃硬是削成了一堆五花肉片的例子。

    更何况除了罡风之外,想从地底的入口处进出,还要逼退一头守卫地底门户的看门恶狗----------------可怕的魔兽克耳柏洛斯,三头地狱犬可不是好惹的,它的三个狗头可以同时运用不同的魔法进行攻击,如果连击退它的资格也没有,强冲罡风天堑纯粹就是屁眼里夹板斧------------作死。

    眼前这帮武士有几个能达到这种水平的?

    血精灵法师们都觉得自己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呢。

    这帮比蒙武士之中虽然也有几个魔法师,不过根据血精灵法师们的目测,这几个魔法师似乎离魔导师的距离还有地底到地表的那么远,离圣奇奥魔法师级别的距离,最起码有第三层地底世界到香帕那么远。

    血精灵法师其实还是挺羡慕那个火系魔法师的。

    偏门魔法在早期修炼时,实力增长,相对而言是非常迅速的;但到了后期,进阶程度却是难于登天,暗精灵的黑暗系魔法和血精灵的血系魔法无一不是如此;地底世界中的堕落精灵们因为天生的体质关系,研习血系魔法和黑暗系魔法非常容易上手,但是想达到魔导师的资格,几乎和逃出地底一样困难,这么多年来,高级魔法师几乎成了一个巨大的瓶颈,能越过这个目标,达到魔导士资格的精灵法师也就是报的出名字的那么几个,能到达魔导师资格通过罡风天堑的,古往今来就出了一个,那就是一百多年前地底世界中赫赫有名的血精灵大法师坎通纳。

    这位坎通纳大师从罡风天堑上安然离开了地底世界,去地表寻找一个将堕落精灵们释放出深幽地域的办法,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也正是这位坎通纳大师的一去不返,才让所有的堕落精灵们更加坚信外界的花花世界将大师迷住了,他没有找到搭救族人的办法,现在干脆不回来了,正因为这个臆测出来的原因,从而也更大地激发了堕落精灵拼命也要走出囚禁了自己一万多年的地底牢笼的信念。

    堕落精灵的思想都是很狭隘的,什么事情都喜欢往坏处想,他们哪里知道这位坎通纳大师倒不是不想拯救族人,只是他惹上了一个人类世界很著名的二秆子魔法师------------------------当时也是魔导师职称普斯卡什大师,只不过一边有追随者帮拳,一边是光棍一个,所以坎通纳大师非常遗憾地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也是为什么圣奇奥大法师普斯卡什为什么对血系魔法很熟悉的原因,当年那一战,严格来说,坎通纳大师比普斯卡什大师的水平更高,也正因为那一战,普斯卡什大师才得悟天道,苦修很久之后,终于跨入了代表魔法师最高水平的圣阶。

    这些事情连刘震撼也不知道,更何况是这些消息闭塞的血精灵。这些血精灵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想要脱离地底囚笼,如果是个人,必须要魔法水平达到媲美超阶魔兽的魔导师档次,如果是想全族离开,必须要找到一个绕开罡风天堑的办法。

    修炼“气、火、水、土”四大主系魔法的法师能达到魔导师境界的也是凤毛麟角,更迥论是修炼偏门魔法的堕落精灵!黑暗魔法和血系魔法可以让堕落精灵在法师数量上远高于其他种族,但是在质量上,这个巨大的鸿沟永远也无法逾越,不管精灵的寿命有多长,瓶颈就是瓶颈!这也是为什么几位血精灵法师有点羡慕火系魔法师奥特加的原因,修炼火系魔法也许还是很难很难达到魔导师这个程度,但希望总比自己这种偏门魔法的几率要大的多,这就好比一个是水中捞月,一个是爬到树上去捞。

    惟一让血精灵有点意外的是,对方居然有两位仙女龙助阵,龙族的名气实在太大了,不由得血精灵看不出来。至于自己败给仙女龙,就算是再高傲的血精灵法师也不会觉得丢脸,这只能说是一个遗憾,毕竟谁也没料到会有仙女龙来到地底。

    可是就算对方有仙女龙和两大超阶魔兽在旁协助,几位血精灵法师也绝对不相信眼前这么多比蒙战士能安然通过布满恐怖罡风的地底天堑,虽然这些人就活生生站在眼前,可是血精灵法师还是不信。

    看着对方复杂的眼神,刘震撼心里也有点忐忑,他有点担心这几位摩尔法师看轻了自己,从而拒绝这项提议。

    平心而论,这一次的战斗可算是翡冷翠民兵历年来大战中,少有的败笔之一,根本没有将应有的实力发挥出来。先是刘震撼自己出了昏招,自毁长城撤去了铁锁横江阵不说,又被对方算计,仓促应战,演练已久的多兵种混同战术在今天的战斗中没有发挥到十分之一,等到祭祀们支援战歌光环的时候,最危急的先期战斗早已过去了,大规模的战斗减员也是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造成的。

    数千矮人战士还未投入战场就被烹煮而死,想来血精灵也一定是充满了不服气,这些血精灵都是战场老油条了,以他们的战术素养就应该能够看出来比蒙武士应战时的混乱,按照这样的实力,刘震撼说自己带着一大票人马从地表来到地底世界,别人不疑神疑鬼才怪。

    想要给羚牛人穴居人求取一个真正的生存空间,刘震撼就必须要和两种堕落精灵把关系处理好!如果说原先刘震撼的心思仅仅就是出于同情心帮助这些羚牛人同胞和穴居人一把,那么现在他的想法完全又改变了一个基调。

    卓尔精灵和摩尔精灵也许是在这地底呆腻味了,但在刘震撼的眼里,地底世界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想想这里可以从熔岩河流中钓取地心精铁的堤丰巨人!想想他们可以制作大量无比值钱的钢铁甲胄!想想这里丰富的野生魔兽!想想这里可以尽情蹂躏的菜鸟寇涛人鱼!想想这里勤劳的穴居人!

    有了邮差水晶制作的传送阵,翡冷翠和地底世界就算是开设了一个直通车站了,还是不需要买车票的那种。羚牛人不是猛犸,烧毁雪蕉园就得跟自己走,他们也不是河马,自己卡住红土就得追随自己闯荡江湖,但是只要在地底和火焰山谷之中开设一个魔法传送阵,并督促他们在这里建立自己的大型聚居点,既保证了他们保护穴居人,又能保证自己用到他们的时候随时可以抽调,名义上不追随,但其实也是随调随用了。

    能控制这个怒焰大陆,好处可不是一句两句就说的清了,翡冷翠佣兵团成立之后,哪里还需要去人类国度接任务?就这一个没有开发的地底处女地,该有多少数不清的魔兽等着猎杀?

    光是粮食基地和预备役基地两个滚烫的字眼,就足够老刘和任何人撕破脸皮现出辣相,抽刀子玩命!拥有了这里,刘震撼和翡冷翠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不说,还可以让很多人看自己的脸色行事。

    自己如果能够和平解决两支堕落精灵,凭着堤丰巨人在战斗中建立的良好关系,这些地狱火制作的优良武器盔甲,就足可以完全替比蒙王国甩掉贫铁的帽子,无论是从一个圣坛祭祀还是以一个财迷的角度,又或者是以一个保护者自居的角度来说,刘震撼都无法抗拒这种强大的诱惑。

    摈弃以上这些短视的目光,再从长远角度来看--------------------按照普斯卡什大师的爆料,魔族在今明两年之内,再次入侵爱琴大陆是势不可免了,强大的人类国度也许不怯什么魔族,但是比蒙王国就难说了,南十字星森林和白令山脉都有时空大裂缝,虽然比不上卡瑞姆多平原上那么多,但是一个不小心,总归会有魔族冒出来的,刘震撼绝对不愿意虫族比蒙曾经遭受的惨祸再次发生在比蒙王国和翡冷翠-----------------无论在这里受了多少委屈,但毕竟这里也是祖国,这里有着无数依靠自己吃饭的比蒙。

    地底怒焰大陆的出现,可以说给他拓展了一个豁然开朗的退路,不谈魔族是否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就说现在比蒙王国内部的明争暗斗,老刘自己得罪的人也不少了,更何况还有那该死的龙族在找黛丝和若尔娜,地底世界是一个多好的避风岗啊!如果实在有一天玩不过他们,往这里一躲,谁会知道自己跑到这里来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海伦家族的大仇至今未报!

    明年开春祭祀奥林匹克过后,比蒙王国还要发动对沙漠人类的春季攻势,作为一个毛脚女婿,刘震撼最佳的参战时机已经成熟了,辛辛苦苦经营了领地这么久,也到了和沙漠人类算算老丈人一家血债的时候了。到时候只需要一个魔法传送阵制作好,地底世界可以作为一个最好的预备役征召地,随时可以抽调上千名无比强壮的羚牛武士参战!

    这么多丰厚的先天条件,就是扇刘震撼两记大耳光,他也绝对会不撒口了,是个馍就得掰开了吃,谁占着地底世界也不能不分给刘大官人一口!

    老刘的心思电转,对方几位血精灵法师的脑子也在盘算,双方都在心里默默核计着各自的打算。

    “比蒙,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摩尔血精灵一共有多少人?”摩尔法师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之后冷然一笑:“我虽然不清楚你用什么样的办法带着手下这帮武士怎么通过了罡风天堑和地狱三头犬这两大障碍来到了地底,不过我可以肯定一点的是,我们有十万血精灵和三十万灰矮人、三十万牛鹰人,七十万人和几百人相比,不是一个概念吧?更何况我们的盟友五万名黑暗精灵麾下还有两百万河仙人和三十万人的鹰牛人,整整三百万人,你怎么有这个可能帮到我们?”

    刘震撼听出了血精灵法师语气中潜在的心动,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是一阵窃喜。

    “我既然说了这样的话,就必然有这个能力实现诺言。”刘震撼把空间戒指里那头地狱三头犬的尸体给砸了出来,在几位血精灵法师的面前亮了个相,先小小地震撼了一把这几位摩尔:“你们摩尔也算是熟知魔法的行家,应该知道什么叫传送魔法阵吧?”

    “传送魔法阵?”血精灵法师们被他说的一阵莫名其妙:“什么时候有传送类的魔法阵了?”

    黛丝凑到刘震撼耳边嘀咕了两句,刘震撼顿时一阵哑然失笑。

    不是黛丝的提醒,老刘真的忘了一件事了-------------------这些堕落精灵被放逐到地底世界这个封闭的空间之中,早已经是神魔大战以前的事情了,在那时候,爱琴大陆上还只有“气、火、水、土”四种主系魔法而已,偏门魔法只有堕落精灵才有,不象现在的爱琴大陆上,由四大主系魔法衍生出的变异类偏门魔法早已经是百花齐放。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地底世界后来又进来了一个比蒙牛头人和鹰身人,但这帮比蒙对魔法一无所知,如果不是凑巧赶上了地底罡风每年之中短暂出现的休息期,他们老早被地底罡风削成肉片了,哪里能给堕落精灵们提供什么外界的新型魔法信息。

    在堕落精灵还在地表混日子的时候,当时能够跨越空间进行传送的魔法,只有四大主系魔法---------------气系魔法中的“乾坤大挪移”、水系魔法中的“水井传送”、土系魔法中的“缩地成寸”,再加上一个火系魔法中用魔法卷轴才可以使用的“回程卷轴”这四种,偏门魔法根本就没有进行魔法传送的能力。

    就算是四大主系魔法,“魔法传送”的使用要求也极高,必须要达到魔导士级别才够使用的水平,而且这些魔法传送都只能是单向传送,需要有固定的原始魔法坐标,标准的“有回无来”,传送距离上也有着严格的限制,除了火系魔法的“回程卷轴”之外,其他三种魔法的传送距离都不会超过四千码-------------------------这和如今爱琴大陆的人类魔法师所研究出的空间魔法相比,在空间传送能力上简直不可同日而语,现在的空间系魔法师,哪怕是职称仅仅达到见习魔法师,也能轻轻松松使用一个“科勒恩逃脱术”。

    在当年,魔法传送一般是用来给处于险境中的魔导士、魔导师逃命用的,要不然魔法师也不可能大言不惭地宣称:工会职称一旦到了魔导士的地步,就可以从容面对任何挑战。

    至于圣奇奥魔法师算是个例外,他们当然不需要逃跑,一般都是他们的对手逃跑。如果当天奥特加大师的工会职称是魔导士而不是中级魔法师,他也绝对不会受刘震撼这等鸟气了。

    在那个时代,魔法阵的使用也刚处于晦涩的起步阶段,各系魔法师对魔法阵的研究和使用,绝大多数还局限在“禁锢”这个狭隘的层次上。深入研究魔法阵的人类魔法多面手-----------------炼金术士这个职业的诞生时,堕落精灵们已经不知道被放逐到地底世界多少年了,他们哪里还知道现如今人类炼金术士所制作的魔法传送阵已经是“一阵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早就可以进行双向传送了,而且已经突破了距离这个局限---------------当然了,炼金术士们也有着自己的局限性,魔法金属的稀有,很大程度上也约束了他们的才能。

    刘震撼一阵抓耳挠腮,他不知道该跟这些血精灵法师怎么去解释现如今爱琴大陆上的魔法现象,这个题目实在牵扯范围太大了!如果不是那迦陪着若尔娜去了别的羚牛人营地,现在倒是直接可以让这几个摩尔直接开开眼了。

    “你们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等我的魔法师回来,我会让这位专家给你们演示一下,什么才叫做“传送魔法阵”。”刘震撼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和你们讲,我可以通过一个魔法传送阵,将你们传送到外面的地表世界去,你们势必也不会相信,我只有让事实来说话。”

    “如果你证实了你所说的话,我们可以考虑一下你刚刚提出的意项。解除我们被囚禁在地底这个讨厌的枷锁,我想我到时候可以代表整个摩尔和你好好谈上一谈。”摩尔法师们也开始有点相信这个比蒙了,再怎么说,对方是不是胡扯还是说真话,从表情上来看还是能看出一点端倪的,这个比蒙脸上的表情真的很诚恳,再说了,被人家俘虏在手头,这个家伙如果是在说俏皮话,意义也不大。

    刘震撼当然很诚心诚意,他可不管这些血精灵和暗精灵有什么打算,这些堕落精灵是想重回地表,不管是想称霸大陆,还是想横扫爱琴,又或者是纵横七海,这都不关刘震撼什么屁事。现在老刘只知道人家只是想回到地表而已,这可不是什么很过分的混帐要求。

    十万摩尔、五万卓尔、三十万灰矮人、两百万河仙人再加上一共是六十万的牛鹰人,一共才三百万的人口,就算上了地表,又能算什么?

    算毛!

    如果是精灵家族大联合,拥有草原精灵和森林精灵神箭手、月精灵祭司,把已经脱离出去的空军陆战队丛林德鲁伊再召回来,最好再添上海底那支魔武双修的堕落精灵海那迦,再加上血精灵和暗精灵,海陆空三军就齐了,这样豪华的阵容也许能在爱琴大陆翻起一点泡沫来,但是...如果就单凭他们两支一万年没见识过外面的堕落精灵......哼哼...

    老刘自己心里现在想想都想笑,这些傻B堕落精灵坐井观天这么多年,在欺压穴居人的过程中,自信心是不是有点爆棚的过头了?

    刘震撼想用魔法传送阵帮他们回到地表,可不是想把他们带到多瑙大荒原的------------------------------------------卡瑞姆多大平原进入地下入口的艾泽拉斯山附近是多么的广袤啊!那里可比比多瑙大荒原幅员辽阔和空旷多了,堕落精灵别说才三百万人,就是再翻个倍,在艾泽拉斯山附近安个家也绝对是绰绰有余。

    刘震撼最看中还有一点,地表的卡瑞姆多大平原四面八方的人类国家又是那么强大,广袤的平原又是那么无险可守,简直是绝佳的找练场所。

    卡瑞姆多平原周围的十来个人类国家之中,除了教廷所在地圣都帝梵西之外,好象还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口少于三百万的,其中圣弗郎西斯科帝国的常备兵力就是四十万人,这还不计算它的四个附庸公国在内,庞贝帝国接壤卡瑞姆多平原的边境线可能少点,不过堕落精灵长的这么淫荡又是这么漂亮,庞贝帝国乃是维京强盗出身,一定很愿意去打打秋风的。

    三百万人口的堕落精灵国度VS十几个人类国度,真是想想也很有意思。

    与其留着帮堕落精灵在这里祸害老实巴交的穴居人,倒不如让他们去和爱琴大陆现在的霸主----------芒克族比蒙去好好较量较量。刘震撼现在哪怕是想想堕落精灵面临这种情况的表情都觉得好玩。

    比蒙王国六百万人口,常备兵力不过五个大军团,一百个联队十万大军,也是依靠泰穆尔拉雅雪山这个天险才保得一方平安,两支堕落精灵的数量加起来不过是比蒙王国人口的一半,就算他们和比蒙中的强力种族一样,不事生产,全民皆兵,在那种大平原上,别说是欺负人类,不给人类欺负就不错了。

    按照精灵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脾气,不被人类打怕了,他们是不会再缩回地底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只不过等他们的精锐和人类耗光了之后,再想回地底......

    孩子,将来你们如果能回地底,我一定请你们吃大餐......刘震撼抚摸着脸上的胡茬子,看着几位摩尔法师,脸上的笑容愈发的诚恳动人了。

    奥尼尔抗着一捆皮索凑了过来,不怀好意地盯着几位摩尔法师一阵上下打量,上绳有五种特殊捆法,一旦使用特殊捆法,不管是谁,超过两个小时以上不死也得残废。上一次奥特加大师逃跑过一次之后,奥尼尔下了决心,今后每捆一个魔法师都要用特殊捆法反锁关节,宁可把他们的骨头全部勒折,也不能再心慈手软。

    奥尼尔的表现欲望没有能够得到满足,刘震撼不但将几位摩尔法师好生安排到了巨人小屋中休憩一番,还让僧侣们去帮这几位摩尔法师小小地治疗了一下伤势,至于尽力不尽力另当别论,有肥罗在旁边护卫着几位摩尔法师,不怕他们造反----------------------就算是这几位血精灵法师一点伤没受,这种近距离面对一个快刀手,别说只有四位魔法师,来一个加强排也不够砍的。

    比蒙武士已经在打扫战场了,十二头猛犸长毛象拖着木头磙子,一路将残余积聚的雨水全部排出了谷外,刘震撼等着若尔娜等得心里也一阵发焦,干等也不是办法,于是给自己找了个事干,骑着革瑞恩飞上了天空去查看了一次血精灵口中的“上天梯”。

    离火焰山谷大概一千码左右的确就达到了地底天空的极限,地底的天空和地面相差不大,也有山峦起伏和连绵的沟壑,只不过是倒着的罢了,在献祭之火的照耀下,刘震撼能清晰地看到一个个井梯和里面修葺好的台阶上坡,这种宽阔犹如一个篮球场大小的井梯究竟是谁修建的,又是怎么倒着修建的,真是让刘震撼一个劲想不通。

    爱琴大陆无论是地底还是地表之中,上古的奇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那些一座座山一般的石头神像,现在地底世界中这些奇妙的井梯,在这种超越了如今的人力和科学技术的史前奇迹面前,刘震撼觉得自己就连发出的感慨也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进了井梯之后,沿着湿答答的台阶向上攀登了大概五百级左右,井梯到了尽头正面的泥墙上被掏出了好大一个洞,左手靠里位置有一尊石头雕刻出的卧牛,古朴雄健,足有一头大象那么大小,脚下的地上铺着细小的碎石夯砸成的平台,非常平整,右手边五百码处只有一堵泥墙,细心地听,可以感觉出这堵泥墙后面隐隐传来着水涛之声。

    正面泥墙上的这个洞非常大,大水就是从里面冲出来,再由台阶滑下去,变成甘霖,落在了怒焰大陆从没有下过雨的土地上。这面大洞是那么的巨大,几乎占了这面五百米长的泥墙的一半大小,破口的形状很抽象,应该是先由两千名穴居人挖通了,后来被大水狂冲,拓宽到这么大的,在那种铺天盖地的大水狂冲之下,穴居人不知道被冲飞到哪去了。

    刘震撼看到墙上的泥有点闪亮,用手指头捏了捏,抠到了一把黑黢黢的湿泥,身上的献祭之火“咝咝”地向泥洞深处摇摆,洞里面有隐约的水流淙淙和叮咚声传出,刘震撼拿脑袋伸向里探了探,里面太黑了,是被大水硬冲出的槽道,刘震撼扶着冰凉的湿泥壁,一脚深一脚浅地向里面走了起码二十米深,就象穿过火车隧道一样,靴子上沾着沉重的烂泥,总算摸到了一个大山洞面前,献祭之火照出了面前一片粼粼的波光,刘震撼取出了空间戒指中的夜明珠照了照,前面没路了,是一片水面,高高的洞顶上还不时有水滴落在水面上,丁冬丁冬的声音就象在弹着一面冬不拉。

    刘震撼想象了一下,照他现在四周查看的情况来看,这里原本应该是一个被裹在了泥土之中的大水泡,有没有和别的地方连接他就不清楚了,或许深潭一样的水波下面连着别的地方也说不定。

    这个嵌在泥土深处的大水泡被凿通之后,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高于穴平面的水全部冲了出去,现在所剩下的水刚好和凿出的洞口持平,如果不是有外面的碎石台阶,那些穴居人是挖地三尺再向前开掘,今天火焰山谷上空的那场雨可能还得更大一点。

    也亏了火焰山谷离这场从天而落的大水间隔了一千米的高度,高空中激荡着的朔风把这场大水吹得辐射分散开了,倘若是直接灌在火焰山谷上空,这么大的水柱,估计能把火焰山谷里的所有东西全部砸进地面。

    一股股凉飕飕的阴风穿堂而过,刘震撼举着夜明珠照来照去,满脑子想发现点邮差水晶卡嘉瑞德宝石之类的糊涂心思,找了半天也没什么发现,他让革瑞恩潜下水去看看,潮汐领主死活不肯,说这里阴森森的,害怕。

    再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刘震撼又骑着革瑞恩回到了火焰山谷,一大帮寇涛人鱼拖着剥下来的矮人盔甲和美杜莎武士的尸体正“吭哧吭哧”吃力往火焰山谷里拖呢,这些寇涛人鱼的眼睛全部红的跟血染过了似的,估计是云秦金人清理大水的时候,那些石灰水一股脑涌进直布罗陀河里,把他们的眼睛给刺激的。

    看到比蒙领主大人从天而降,一个个寇涛人鱼谄媚地向领主大人点头哈腰,叽里咕噜地不知道说什么废话,堤丰巨人酋长扬科勒哭笑不得地给领主大人翻译了,原来这些寇涛人鱼是在夸那些矮人的味道好,他们从来没吃过。

    刘震撼被这帮寇涛人鱼说的恶心死了,一想到这些家伙将那种煮了三分熟的灰矮人吃下肚,刘震撼真是有一种想把他们赶尽杀绝的冲动。

    菲高好歹帮这些寇涛人鱼说了两句好话,这次狙击战之中,也多亏了这些寇涛人鱼帮了点小忙,菲高和这些美杜莎雇佣军,前面要挡着山谷中冲出来的矮人,后面要拒着石桥上从对岸上冲过来的摩尔军队的预备队,不是这些寇涛人鱼虽然没什么威力,却也算密集的水箭在一旁支持,菲高和美杜莎武士们两头作战,开始的时候肯定顶不住,虽然后来这些寇涛人鱼看到形势不妙,偷偷地溜了,不过壹条和革瑞恩那时候刚好赶了过来,好歹还是完成任务了。

    既然对方总算有点功劳,刘震撼也没难为这些寇涛人鱼,和颜悦色地将他们的王交还给了这些寇涛人鱼,并让这些寇涛人鱼只管来拿山谷里的尸体,只要将盔甲和鹰毛给留下就行。

    寇涛人鱼们高兴坏了,连那个刚刚被释放的人鱼王也一个劲地和刘震撼叽里呱啦地说着废话,根据堤丰酋长的翻译,他们倒是很有意项和刘震撼结成同盟,如果他们知道这个一脸亲切的领主大人现在是没时间和他们罗嗦,将来腾出手来肯定会把他们全给灭了,不知道这些寇涛人鱼还会不会这么积极地和这位领主大人结盟。

    森蚺武士奥拉朱旺看着跟自己一起来到地底的美杜莎武士死了这么多,放声大哭起来,刘震撼看着他实在可怜,问道:“当初企鹅管家贾巴尔先生雇佣你们是多少钱?”

    “一套全身盔甲一个人。”森蚺武士拿手拼命地抹着眼角。

    老刘叹了口气,觉得这人命也忒不值钱了。

    “别伤心了,人生不能复生,我在原有的基础上,给你们每个阵亡的战士外加十个金币和一套盔甲的抚恤。”刘震撼自己也颇有点后悔,如果没开战之前给这些家伙一人一身已经淘汰的藤甲,也许他们也不会如此损失惨重,现在想想又有点内疚。

    森蚺武士垂着头,不说话。

    “你们美杜莎消失了这么多年,没回到祖国之前是在哪生活的?”刘震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拿眼角瞄了瞄这位森蚺武士。

    森蚺武士听到这个问题,脸色略微有一丝慌张,但很快就掩饰住了,淡淡地说道:“我们以前在落日大沼泽南方的盆地里,落日大沼泽太难走了,一路上回来,我们整整走了半年。”

    刘震撼很满意这个回答。

    老刘很豁达地想通了,美杜莎当年是不是变节投靠了海中的那迦,这一点对于翡冷翠并不重要了。现在摆在面前的是这些美杜莎是穆里尼奥主祭的人,老刘从森蚺武士奥拉朱旺刚刚稍纵即逝的表情变化,再综合以前的一些线索,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这些美杜莎肯定不是从南方的盆地迁徙回来的,他们可能很早以前就投靠穆里尼奥了。

    至于海那迦和美杜莎有没有关系,这一点有待商榷,疑点甚多。

    老实说,刘震撼虽然很看得起穆里尼奥大人,不过他还没认为穆里尼奥有让海那迦依附他的能耐。那迦好歹也是一个拥有主权海中国度,他们连强大的西雅海国和亚力士海国也没有投靠,又怎么可能去依附一个小小的比蒙王国祭祀?

    刘震撼也发现自己真不是块思考的料,一想到作为比蒙之中号称“英雄水族”的美杜莎为什么会在海陆大战之中神秘消失,再想到他们现在又陡然出现,又依附着对自己有着明显敌意的天鹅主祭......再加上翡冷翠那次被那迦和塞壬的偷袭,又从塞壬那里获悉艾薇尔身在翡冷翠的消息是来源于那迦,那迦又是怎么知道艾薇尔在翡冷翠的?

    刘震撼真是越想越是一脑门子的乱七八糟,越往深处考虑,脑袋就越是涨人,于是他干脆不想了,反正谜底迟早有一天会揭晓的。

    现在他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就算是这些美杜莎投靠了穆里尼奥大人,天鹅主祭也没有那个实力将他们全部装备上重型甲胄,瞧瞧这些美杜莎武士基本上都是穿着一些简陋的皮甲,刘震撼真是不胜唏嘘,可惜了这帮雄壮的蛇人武士了。

    狗屁倒灶的事情一处理就是半天时间,若尔娜仍然还的没有消息,刘震撼倒把一大堆的敌人给等来了。

    听到山谷外面响起了一声声震天的擂鼓声,刘震撼带着所有的武士们站在火焰山谷的U型缺口掌了一眼,老刘脱口就是一句:“靠他妈B!”

    直布罗陀河对岸又布满了大量的军队,天空的牛鹰人就象是野田里的蚊子群,黑压压的一大片,地面上灰矮人组成了一个又一个方阵,一直没入了黑暗之中,看不到边际。

    两个身高在五米,浑身象是石头堆起来的巨汉,玩命地正在河畔边狂敲着挎在腰上的巨型皮鼓,两根巨大的兽骨鼓槌抡动的象风车一样,鼓声一声大过一声,几乎把天地都要给震破。

    一幅血红色的巨幡下,有两队人数不等的血精灵聚集着,人数较少的那队血精灵脖子上环绕着血色光球,人数较多的那一队腰上系着长剑,几十个骑着猪脸巨魔蝙蝠的摩尔精灵四处游弋着,呼喝着响亮的口号,每一只巨魔蝙蝠的脖子上系着个明晃晃的油灯盏,在漆黑的空中非常显眼,一对瓦蓝瓦蓝的肉翼上下拍击着,眼珠子里满是绿幽幽的摄人光芒。

    “我是不是看错了,那两个大块头是山丘巨人吗?我怎么看着他们的胡子那么象灰矮人似的?”刘震撼指着那两个正在敲鼓的五米高巨汉问身边的黛丝。

    “才半天时间,他们来的真快。”黛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一个劲关注着对方的战阵,语气紧张地说道:“看来他们在第二层黑域大陆可能聚集了另外一批后援部队,漏网逃脱的牛鹰人传递信息实在是太快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把那几个血精灵魔法师放一个回去,说明一下情况。”刘震撼沉着地对古德说道。

    古德应了声诺,飞快地跑回去了。

    “娜娜不在,那迦也不在!我们根本就没给这些血精灵证明我们所说的话有多少真实性,万一那个放回去的血精灵反水怎么办?”黛丝捏着拳头,心急火燎地问道:“壹条也不在,我们的獒人战士大部分肋骨都被震出了裂闷,灵魂巡游者的不死牛头武士也只剩下了十几具缺胳膊少腿的,武器的损耗也那么严重,这真要打起来,没有那迦的风系法力启动传送魔法阵,我们连退回翡冷翠的机会也没有啊!”

    “还能怎么办?”刘震撼笑了:“打呗。”

    “居然连灰矮人的“山丘之王”也出动了。”堤丰巨人酋长扬科勒一阵啧啧:“看来摩尔精灵今天不把火焰山谷踏平是不会 休了。”

    “山丘之王?”刘震撼总算明白了那两个巨汉居然真的是灰矮人,一阵摇头苦笑:“矮人怎么可能长那么高?”

    “矮人本来就和我们巨人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血缘关系。”堤丰酋长也苦笑道:“山丘之王就是矮人之中罕见的变种,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我们巨人之中也有很小的几率诞生出个头不超过一米五的矮小巨人,这种矮小的巨人,在我们巨人的习惯中一般是叫做“拿破仑”。居住在南方的波拿巴山谷中的堤丰巨人们,他们之中就有一个“拿破仑”,和山丘之王倒是一对天生的对手,只可惜没生在我们火焰山谷。”

    果果站在刘震撼肩膀上,眨巴着小眼睛,一个劲地打量着那两个巨大的矮人。

    “果果会给壹条发出指令的,我们先谈判,如果对方不相信,我们只有打了。”刘震撼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欧比斯拉奇!老子的云秦金人还没到冷却时间呢,真是他妈的!”

    “领主大人,我怎么看您的“高岑”似乎伤痕累累似的?为什么不修理好它?有一具似乎还坏了。”堤丰酋长一听老刘提起金人,忽然想到了似的,开口就很奇怪地问道。

    “高岑是什么?”刘震撼问道。

    “高岑就是巨人语之中的机械傀儡的意思,据我们祖先传下来的老一辈的故事里,在很久很久之前,在大陆任何地方都会出现的地精商人,非常擅长制造机械傀儡,以前来地底行脚的地精商人,由于自己的体力不行,还一度请我们堤丰巨人帮忙,帮助他们制造过高岑。”堤丰酋长耸了耸肩膀:“您的高岑似乎有一点特别,它们的身躯真的是太可怕了,不知道谁设计了它们,一定是个伟大的设计师。不过您的高岑好象不是由精密齿轮和滚轴驱动的,反倒象是一种魔法驱动的高岑,不过毁坏了就应该及时修理,要不然就可惜了。”

    扬科勒这番话一出口,凝玉、歌坦妮、茉儿、黛丝和刘震撼的眼光登时变了,两个权杖祭祀和奥特加大师的嘴张得象个觅食的霸王地行龙。

    只有小修女扁了扁嘴,低声说了句:又是杀人的武器。

    “对,现在地表的高岑都是用魔法驱动而不是机械,我们地表称这种高岑叫魔像或者魔偶。”刘震撼死死盯住了堤丰酋长,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好厉害,都快跳出腔子了。

    老刘现在浑身的肌肉完全绷紧了,连眼前迫在眉睫的敌军暂时也顾不上了,用最肉麻的语调问巨人酋长道:“亲爱的扬科勒,听了你的讲解,真的让我了解了很多事情,但是我最想了解的是,你......你会不会修复高岑?”

    说完了话的刘震撼眼睫毛一霎也不霎地凝视住了堤丰酋长扬科勒,生怕漏过一个表情。

    “当然会。”扬科勒眨巴了几下大眼睛说道。

    刘震撼闭上眼睛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嘴里一连串地念叨着战神显灵,坎帕斯在上。

    “堤丰巨人但凡是学习过有关铸造的东西,就永远不会忘的,我们堤丰巨人可是天生的铁匠!别说修复高岑,就是制造一个高岑,我们也不是办不到,祖先从地精商人那里得到的高岑设计图版一直没有丢失,高岑的结构和原理我们成年的堤丰哪个不研究?不过嘛......”堤丰酋长扬科勒语气稍微顿了一顿:“......制造一个高岑远比修复一个要复杂多了,一万多年前地底世界成为了放逐地表罪犯的场所,地精商人也离开了地底,他们的离开使我们堤丰巨人失去了标准型号的卷尺,高岑身体内部用来作为驱动力的精密的齿轮和滚轴,每一个衔接和尺寸,对精密度的要求都高的恐怖,光凭我们的经验去目测,制造一个成功的高岑只怕得让我们火焰山谷的堤丰铁匠什么事也别干,整整忙活十年。”

    “你就吹布尔吧!那怎么没见你们造出一个高岑来?”奥尼尔捧着大肚皮一阵放肆地嘲笑。

    “亲爱的奥胖,高岑是需要有人去驾驶的,驾驶舱只有地精的身材才能坐进去,我们制作一个高岑能干什么?” 堤丰酋长乐呵呵地拍了拍河马诗人的肩膀:“再说了,我们堤丰巨人这么强壮,花十年时间去制造一个和我们一样强壮的高岑,倒不如娶个老婆生个小巨人更实在。”

    “你再叫我奥胖,我请你吃生活。”奥尼尔努力吸了吸自己的麦酒肚子,恶狠狠地挥了挥拳头。

    巨人酋长扬科勒亲密地搂住了河马诗人,一阵哈哈大笑。

    “如果给了你们精密的卷尺,你们制造一个高岑需要多久?”刘震撼一面抽空观察敌军的动态,一面冷静地凝视着巨人酋长。

    “有刻度精密的卷尺的话,我们火焰山谷中所有的堤丰巨人一起动手,大概半年左右就能做作出一尊成功的高岑......第一次可能制作时间要稍微长一点,毕竟以前没做过,以后熟悉了可能会更快一点也说不定。”堤丰酋长扬科勒微笑着看着刘震撼说道:“李察大人,您的魔偶要比我们制作的高岑厉害多了,不需要驾驶员的,有空我帮您修复它吧......当然了......如果您需要一尊高岑的话,只要您能实现和平解决我们和堕落精灵之间的争端,给怒焰大陆带来期盼已久的和平,为您效劳是我们怒焰大陆的所有原住民的荣幸....老实说,能够亲自动手制造一尊高岑,也是一个堤丰铁匠的梦想,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就没有这个机会罢了。”

    巨人酋长几乎代表着承诺的话一出口,两位权杖祭祀就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俩觉得李察这货只要应付过今天这个场面,不出一年他绝对可以组建起一个高岑战队,数量上可以和庞贝帝国的八尊"剪刀手爱德华"举办一个面贴面舞会。

    “你为什么不跟我早点说?”老刘幸福的眼泪岗岗的,老子这次在人类国度走了一遭容易吗?民用商品敲诈了整整一个空间戒指啊!刻度精密的卷尺算什么?我敲诈了最精密的北纬日晷刻度仪,游标卡尺,钻石刻刀、表盘式卡尺、数显分厘卡尺、刻度分厘卡尺、带表卡尺、外径千分尺!就是为了剃刀山的铁匠们买的!

    “您没问我。”堤丰酋长抱歉地耸了耸肩膀。

    “老子今天就是豁出这点家底子,也要保住这座山谷!”刘震撼咬牙切齿地说道。

    “天王祭祀该改名叫高岑祭祀了。”奥特加大师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仰或是庆幸跟对了人,又仰或是羡慕地仰天长叹了一句:“我帝波罗他大爷!”

    ****

    补足昨天的,知道你们得骂我。

    昨天做了个提纲,新书的,关于我的老本行,写怎么做菜的。呵呵,不算不务正业吧?(未完待续)

    相邻推荐:比蒙传奇寂灭天骄末世超级商人生肖守护神至尊无赖变脸武士人道天堂莲花宝鉴老婆大人有点冷总裁误宠替身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