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兽血沸腾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太子诞】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太子诞】

    作品:《兽血沸腾

    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刘震撼在得意洋洋炫耀武勋,接受人类千恩万谢,海族大本营却爆发了一场两位王者担当主角的口水大战。

    将所有下属赶走之后,西雅海皇贝肯鲍尔和亚力士女王朝河兰话不投机,还没讲上两句就起了口角。

    “嗯哈~人类法师大举进攻沙巴克海慕联军?嗯哈~要调集风暴术士与他们全面对抗?”塞壬女王朝河兰尖酸刻薄地讥讽西雅海皇的目光如炬:“贝肯鲍尔陛下,因为您超前的眼光,我们刚刚弄到手还没焐热的忘忧谷又送还给了人类!我倒想问问您,接下来我们每天的盐耗亏空该怎么填补?我们下一步的军事计划该怎么开展?”

    “盐?继续在爱琴东部刮地三尺不就行了!”西雅海皇明知理亏,却又不愿落了面子,仍然嘴犟舌硬:“我们现在控制了将近两千万人类,这些奴隶反正将来一个不留,干脆现在就把他们的食盐全部截留下来!军事计划你急什么,我们能打下一次忘忧谷,自然也能第二次打下来!”

    “今天不是蠢人节,您也别跟我开玩笑。”塞壬女王嘴角的那颗黑色美人痣频频抽搐,发出了最轻蔑地冷笑:“盐可是生活必需品!谁也缺不了它!你不给那些人类奴隶吃盐,半个月之内他们不造反才怪!别忘了,我的美人鱼陛下,咱们在大后方用于监控和威慑两千万人类奴隶的军队仅有一百万!”

    “你怕什么?一个是正规军,一个是连血也没见过的乌合之众,就算后方只有五十万战士,我们也一样能宰光胆敢造反的人族杂碎!”

    “好吧,就算盐的问题被你解决了,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今天你也看到了,那么多比蒙祭祀,我们的战士们只要发动冲锋就等于送死!空有那么多风暴术士有什么用,法术再厉害没有战士顶上去还是竹篮打水,我们又不能光靠风暴术士全面占领爱琴领土!”

    “这事你也要怪我?我哪知道比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祭祀!”

    “不怪你怪谁?不是你撤走所有的风暴术士,比蒙祭祀能在珊瑚海防线上空如入无人之境吗?”

    “贱人!”贝肯鲍尔陛下被说中了痛脚,恼羞成怒:“你要真是未卜先知,就该早点站出来提醒我!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放什么事后空炮!”

    “我现在真后悔,要不是和你们西雅乡巴佬搭伙,我们亚力士肯定已经打下了爱琴大陆!”

    “想分道扬镳?好啊!求之不得啊,我早就盼望这一天了!别忘了安尔乐法阵是西雅的专利,滚蛋之前,记得先把我们的离水法阵留下!”

    “哈哈,你老糊涂了吧?到嘴的肉谁会吐出来?”

    互相推诿和讽刺谩骂整整持续了半天时间,直到口水渐渐说干,郁闷发泄完毕,两位海皇才平心静气坐下来,重新商讨研究下一步的战略计划。

    老练成熟的政客都是这样,什么时候该翻脸,什么时候该合作,他们肚皮里各有一本明帐。

    比蒙祭祀使用“狂化战歌”,专门针对体质不够强悍的海族炮灰兵种进行反向加持,这俨然已经成了海族目前最感困扰的心病,不尽快解决这个瓶颈难题,海族有再多的军队也无法重新夺回忘忧谷——当然了,有这么多风暴撕裂者术士在,战歌图腾柱业已失效的比蒙和人类也拿海族军队没什么办法。

    一想到自己兵力优势这么巨大,却被对手死死摁在原地,接受毫无营养的对峙僵持,两位海皇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把打破局势的希望寄托在向北国和南方进军的两支偏师身上,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就算他们能够完成大范围的迂回,突袭人类的背后,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

    多洛特公国的天险隘口伊夫堡再次跳入了贝肯鲍尔陛下和朝河兰陛下的视线,如果能尽快夺下这个战略重镇,应该远比等待两支偏师扯开空档更加实际!

    但是这又立刻牵扯到了原先的问题上,比蒙祭祀会那么轻易就让海族军队达成战略意图吗?以比蒙空军的机动能力与魔法传送阵蛙跳作战的速度,任何一支落单的海族军队,只要风暴撕裂者术士的配备稍有不足,肯定免不了要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海族军队共分五大部分,分别是阿尔卑斯湿地中的主力军团、围困沙巴克的海慕联军、进军火鹘山脉的北国军团、向卡瑞姆多南方穿插的南部军团,还有留守已攻占城市的百万驻军;将近两万名风暴撕裂者术士乍一看很多,均匀分派到这五支臃肿庞大的军团里就有点捉襟见肘了,毕竟海族没有空军,炼金机械也不够先进,根本无法有效抵御敌军航空兵的突袭。

    祭祀,空军。

    两位海皇把目光重心聚焦到了这两个海族军队的克星兵种身上,想要成功夺取爱琴,想要继续向爱琴增兵,想要打破僵局,必须先摆平这两大天敌!

    “爱琴东部既然已经是我们的地盘,人类先进的机械文明我们也理当吸收才是,让那些人类奴隶帮我们全力打造重型器械!”朝河兰女王用翅膀搔了搔秀发:“只要开出赏格和惩罚条令,我不相信我们弄不到上好的重型器械!”

    “是时候调拨点内政人才过来了,这些人类奴隶看来暂时还不能乱杀,也不能把他们逼的走投无路,海边的晒盐田我们也要赶紧着派人手恢复生产。”贝肯鲍尔陛下恶狠狠地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咱们先熬粪煮盐挺过难关,我们俩要带头吃,树好榜样!

    塞壬女王张大了嘴,好半晌没说出一句话,“熬粪煮盐”如同晴天霹雳,在她脑海中嗡嗡作响。

    “光有重型器械,防空能力还是太死板,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再筹集一支空军才行!”西雅海皇继续说道:“对此我倒是有个提议,爱琴现在有个地方恰好盛产空中战士,而那个地方的土著居民又是公认的缺乏气节的墙头草,所以我们不妨去收买他们,花多大代价都可以!”

    “需要我们塞壬赶紧飞过去跑一腿是吧?”朝河兰陛下猜出了美人鱼皇帝指的是谁,自从把十来万娜迦军队俘虏回去,明眼人都知道卢塞恩离出乱子已经不远了。

    “求人不如求己,其实关键还是咱们自己要有空军!他妈的!幻兽!咱们的水纹龙龟可比爱琴乡巴佬的幻兽资源丰富多了,没道理咱们弄不出幻兽空军来啊!”贝肯鲍尔陛下皱了皱眉头:“女王陛下,你记不记得海洋里有什么魔兽是具备元素改造能力的?”

    “我不是比蒙祭祀,对魔兽没什么研究。”

    “海洋比陆地广袤数百倍,陆地上能办到,我们海洋就一定能办到!我不相信找不到改造元素能力的海洋魔兽!你想想看,我们海洋中谁像比蒙祭祀那样,对魔兽最有研究?”

    “您可别把话说的太满!海洋地大物博,比陆地资源更丰富是不假,但是陆地上有的,我们海洋中还真未必就有!海底有帝波罗和香帕吗?海底能生火煮热食吗?海底有取之不竭的传送水晶吗?”塞壬女王侧头想了半天,“若说海洋中谁对魔兽最有研究,怕是要数普莱恩族虾人,他们是海神的仆人,研究海洋中的一切是他们的责任。”

    “普莱恩海神侍祭?咦……你这一说我倒是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对抗比蒙祭祀,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同类型的加持法师与他们对抗!人类在海加尔大战用的是神甫和僧侣,魔族当年用的是黑曜毁灭者,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尼普顿和安菲特里忒的神仆拉上战车呢?他们可是我们海洋中最好的加持类法术使用者!驱散狂化作用那是轻而易举!”

    “嗯!要不您把湛蓝海龙一族也拉上战车得了!美人鱼陛下,请原谅我的直白,您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这不是异想天开!”贝肯鲍尔陛下很有把握地笑了笑:“我坚信这世界上没有谁不能收买,关键是看你给的价格够不够份量!海神仆人夹杂在我们两国中间,在海底世界哪有他们普莱恩发话的资本,您以为他们不想来到陆地,享受阳光和绿色,星空和蓝天?那些宗教疯子,你只要对他们说,这是将海神的福音传播到蒙昧世界的好机会,可以彻底取代野蛮地表种族崇拜伪神的亵渎信仰,他们就要动心!湛蓝海龙一族也不是不可以收买,现在爱琴龙族已遭重创,我们又有离水法阵,海龙一族愿意不愿意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上岸定居,我想它们只要脑袋里还有脑浆,就不会不考虑一下!”

    塞壬女王眯缝着漂亮的丹凤眼,陷入了沉思。

    如果海神使者普莱恩族虾人能来,比蒙祭祀将再无优势。

    如果湛蓝海龙肯上岸,海族大军将多出一支强大无伦的臂助。

    如果能再找到某种可以改善元素力量的方法,以西雅和亚力士两国现有的龙龟数量,足可以组织两千头重型幻兽组织起一支强力空军!海族牧民向来擅长训练海兽,只要龙龟幻兽一旦列装,就算不如比蒙祭祀与魔宠心灵相通那么强悍,指挥使用还是十拿九稳的!

    届时再加上人类奴隶制作的高品质远程重武器,再加上收买来的鹰牛空军……

    真要是那样的话,比蒙祭祀和比蒙空军这两大难题还算什么难题?

    “好办法!”朝河兰女王兴奋地飞到了空中:“我得亲自回海底跑一趟!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不妨先将军队修整一下,等我把这一件件事全筹备完毕,咱们再一股脑收拾人类和比蒙!”

    **

    年青的父亲用自己刚硬的胡须,亲昵地将襁褓中的婴儿扎的哇哇大哭。

    刘震撼的心情简直美的冒泡。

    刚刚打赢一场胜仗,紧跟着第二天,分娩期已经超期一个月的谭雅就帮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大胖小子;长得虽不算粉雕玉琢、骨骼清奇,却也跟果果一样肥头大耳,煞是可爱。用烟罗水晶塔测了测这对孪生小子的精神力赫兹,老刘惊喜地发现,爱琴这地方对血统如此重视还真不是没有原因,俩儿子个个精神力高的离谱,力气也大的邪乎,哭起来能把人耳膜震的发颤。

    好在老刘事先给小孩设计了很多名字,要不这一炮双响就得临时抓耳挠腮了。

    “老大叫刘抗美,老二叫刘援朝,怎么样?”对于孪生小子的名字,老刘当仁不让地以中国方式命名,其实他对自己名叫震撼一直很有意见,这个名不但土的掉渣,还看不到半点革命主人翁的精神风采。

    这方面他有过深刻教训,十年浩劫中,哥哥的老子被打成右派,作为黑五类狗崽子的哥哥差点因为名叫“镇东”被扣上了“镇压东方”的大帽子,后来好不容易把名字改成“明臣”,还是有人批判说这是为封建主义招魂。

    抗美、援朝这名多好,又红又专,寓意深刻。

    贞德和崔蓓茜肚子里的小孩,名字刘震撼也想好了,一个叫忆苦,另外一个就叫思甜。

    “这名也太傻了吧?”谭雅气的差点晕过去,作为史前文明之前的史前文明,水晶人为儿女起名都是以天空的星辰为名,虽说现在没有高端天文设备一览苍穹,谭雅在天空找两颗熟悉的星辰以上古名称为儿子命名还是轻而易举的。

    “好,好,好!”红土高坡上下只有安度兰老爹喊好,有点重男轻女的老封建自从亲眼看到两个带把的孙子诞生,乐的走路都有点不知道该先迈哪条腿才好。

    喊好的又何止是安度兰老爹,神曲萨满喜获孪生爱子这件大喜事,就如同两颗大号航弹从天而落,旋即轰动了整个比蒙王国。

    从萨尔国王到比蒙元老院,再到神庙系统,王国上下都长舒了一口气。

    比蒙现在不能没有翡冷翠,可是这个位置不是国王的权杖和宝座,无法用民主方式挑选继承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在比较老成和守旧的比蒙元老眼中,翡冷翠目前的统治结构还很不稳定,万一要是李察冕下出个三长两短,别看现在翡冷翠兵强马壮,届时还是免不了要树倒猢狲散。

    有了这对双胞胎小子,即使神曲萨满明天就战死沙场,翡冷翠也不会出现崩盘,比蒙王国的元老们也再不用为了神曲萨满动不动深入敌后、刀口舔血而感到提心吊胆、惶惶不安。

    这对大胖小子不是二少、三少这样来路不明的血婴太子,也不是果果、喀秋莎和马特拉齐这些宠物太子,更不是文泰克莱尔和“意念中的空气”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义子,他们是神曲萨满根正苗红的嫡系血脉!

    一个贵族豪门的延续和不倒,不靠别的,就靠这种血裔传承!

    刘震撼压根就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因为他有了后代而在暗中悄悄松了口气,在兴奋过后,他更多的是初为人父的茫然和对往事的缅怀。

    对于这个两年前还在乡下耕田种地,一年前忙着当兵打仗,最后莫名其妙被冲锋枪扫到异界的土包子来说,能有两个与他血浓于水的小生命在爱琴呱呱坠地,无形之中也仿佛是有了一根脐带,连接了地球与爱琴这两个不知有多遥远的时空位面。

    曾几何时,他是多么的担忧和揪心,他害怕自己从猫耳洞中突然醒来,他无法接受爱琴之旅只是一枕黄梁。

    同样矛盾的是,在眷恋爱琴的同时,他也深情思恋着地球故乡的一切一切。

    如果上天给他一个南柯一梦或者永远留在爱琴的单项选择,刘震撼一定会精神崩溃。

    没有语言能形容刘震撼的满足感和归属感。

    以前他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成功融入这个新的世界、新的国家和新的身份;直到儿子出生的这一刻他才恍然明白,原来自己作为炎黄子孙的灵魂仍然停留在爱琴与地球之外的精神星空中徘徊游荡,直到此刻才真真正正落户爱琴。

    他甚至开始乐不可支地胡思乱想,假如若干年后,星际宇航能够链接爱琴与地球,中国宇航员悚然发现这个陌生星球上也有华夏文字和炎黄子孙,那将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

    老刘觉得爱琴神圣巨龙和魔龙神使齐菲亚诺才是最大的爱琴侵略者!

    大模特的壳子上篆刻有中国文字,齐菲亚诺能把他直接从地球拖到这,根据魔法的双向传送必须取得固定坐标这个要求来看,说它们俩与地球一点关系没有,打死老刘也不信。

    以他现在的魔法理论基础,不难做出一个合理假设——或许是无数年前地球的元素潮汐濒临灭绝,这两个精通法术的倒霉鬼因为不甘心变成普通野兽,才拼命穿过时空溯流来到这里混迹江湖。

    这个推理并非毫无根据,爱琴以外的异位面,召唤法师们重点研究的神秘星界就是著名的低魔世界,元素潮汐正在星界逐渐逐渐消失,距离彻底湮没只剩时间问题。

    或许将来的爱琴也逃不脱这个命运吧?

    **

    区区一对孪生兄弟牵动了整个世界的神经,两大龙城、人类各大国度、杜宾王国、波拿巴美杜莎王国、唐藏帝国,甚至还有在爱琴大陆向来泥鸿半爪、神秘高深的凤凰城,全都派出了规格等同朝拜的礼贡特使,向爱琴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法师和萨满,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花王陛下送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

    圣保罗教廷、比蒙神庙和冰雪女神教为了争得这对宝宝洗礼权,还差点撕破脸皮。

    就连海族也特意派出使节,与驻守在忘忧谷的人类军队磋商,为了尊重爱琴最高法师喜获爱子,是不是近期内双方先暂时休战一段时间?

    规模如此庞大,影响如此深远,甚至让世界为之停摆的翡冷翠太子诞生礼,让每一个比蒙都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他们没有理由不骄傲,即使在比蒙大帝国时代,这样万国来朝的盛典也从未有过!

    这段各方休战的战争缓冲期,让刘震撼刚好可以安安静静地陪伴娇妻爱子,享受来到爱琴以来第一次拥有的宁静时光。

    这段时间里唯一没闲着的人大概就是隆美尔,在海族停止攻势,人类和比蒙偃旗息鼓,魔族杳无音讯,魔界三大海族和深渊界土著忙着蚂蚁搬家的时候,美帅带着麾下嫡系,从翡冷翠借了空军和太保团、仆射团,把矛头对准了两支慕兰军队。

    这两支慕兰军队各有五万人,一个向西北的剑桥绿洲进发,另外一个从陆路硬着头皮向东部的雪山脚下开拔,都是去森林中砍树伐木,为海慕军团的攻城器械作贡献。

    仗打到今天这一步不难看出,慕兰人其实才是爱琴战场最凄惨的倒霉鬼。

    他们本不该与海族这样的庞然大物贸然联手,狐狸与老虎结伴猎食,很有可能最后狐狸也会被老虎当成点心!

    时至今日,慕兰高端力量中的沙蜥骑士和顶级阿訇不是被刘震撼带人干掉就是被一颗传送阵地雷悉数报销,现在的慕兰大军空有百万人马,却没有一个真正的高手坐镇,食物补给也完全依赖海族施舍,进不得退也不得——这样蹩脚的盟友海族当然不稀罕,百万大军他们自己在海底稍微作一下预备役动员就能凑齐。

    自然而然,随着战争的持续发展,慕兰军人就难免沦落到了海族苦力的地步;吃人嘴软,因为补给被海族牢牢掌控,所以无论海族高层给慕兰军人派发多么危险的任务,沙漠战士也只有咬着牙硬上。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已经成了叱诧塔克拉玛戈大沙漠的慕兰军人如今的真实写照。

    窝心事又何止这一桩,伐木部队向来都是比蒙空军重点空袭的攻击目标,可是海族本部不但没有派出风暴术士加强伐木队的防空力量,反倒在后期准备撤回数量本就不多的慕兰阿訇,这让生性剽悍的慕兰摩羯们感到了无比的愤怒与羞辱。

    若不是海族高层见到慕兰战士群情激奋,网开一面,让所有的阿訇自行选择留在大本营还是参加伐木队,慕兰战士们很可能要和海族盟友好好讨教一下刀法。

    隆美尔通过伐木队的防空力量日渐减少,不难推断出其中的隐情,也正因为碰上了这样的变化,美帅迅速结束了空袭,重新更改计划,提前与慕兰军人的首领进行面对面的接触。

    四天过后,隆美尔找到了刘震撼,要求帮一下忙,尽快用魔法传送阵将他和麾下的杂牌军全部转移到爱琴东部海族军队的占领区去。

    “这么快就搞定了慕兰军人?”刘震撼真实有点惊诧,这才几天时间啊?看来自己还是有点小看了隆美尔在沙漠世界里的号召力,低估了他在慕兰军人心目中的地位——当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慕兰军队最近的处境是有点不妙,任何一个没有强大实力作后盾的盟友,一向与炮灰是同义词。

    “不会让你白帮忙,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在爱琴东部找到了一块不错的地盘,那里的地下有大量的煤矿储量?”隆美尔太了解如何才能让面前这个人迅速提高办事效率:“我可以先给你立下欠条字据,只要你尽快把我们转移过去,今后我就会陆续提供给你一大批炭精航弹!”

    “承你的情。”老刘顿时眼前一亮:“你也别客气,今后若是想改造幻兽,购买战歌图腾柱,只管拿航弹来以物易物,咱们是亲戚,算你八折!”

    “那是自然,日后我当然少不了要靠你帮衬才行!”隆美尔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一事不烦二主,因为是在敌后游击作战,所以……我还想跟你再借点人手。”

    “不行!”老刘立刻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我还要跟你借兵呢!妈勒B,说起来我是做了人类法师团最高负责人,但实际上呢?现在不但人类法师团还留在忘忧谷,老子把杜宾兽王和美杜莎祭祀也留在了那,你不留都不行,人类看你的眼神就跟溺死鬼看着一根浮木!夏宫卫队是我手头仅有的机动力量,这支部队可以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但不可能作为主力作战军团,因为我们的人数太少,所以你就别打他们的主意了!”

    “那你最近的计划又是什么?就这么在家相妻教子?做个贤夫良父?”

    “瞧你说的,你以为海族和魔族真是给我面子停战?他们现在是在找办法呢,找克制空军轰炸和狂化战歌的办法!你看着吧,只要他们一找到办法,立马就会来找翡冷翠的麻烦!”

    “笑话,人家不恨你恨谁?”

    “所以我在等,等他们来,反正魔法传送阵网络已经编备就绪,一有动静,我把比蒙全国和人类所有的高手都集中过来再给他们一个教训!哈!你知道我前段时间儿子出生时还和谁见了面……”刘震撼神神秘秘地砸了砸嘴,欲言又止:“……算了算了,不说,还是不能说。”

    “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拽的二五八万的凤凰城使者,你当我猜不出来?”

    “嘿嘿,真不愧是美帅。”老刘哈哈大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小鹦鹉马特拉齐和商羊不死鸟菲琳关系很亲密,凤凰城也有意和我结为亲家!这些不死鸟在爱琴的势力不算很大,我估摸着那位特使的弦外之音,好像是因为巨龙容不得别人染指爱琴。你也知道,我好歹是一系龙领的领主,深藏在落日大沼泽里的凤凰城想让我帮着牵牵线,和龙族在友好氛围下来上一次沟通,通融一下不死鸟今后在爱琴的活动范围,避免不必要的摩擦。”

    “没想到魔兽也够奸诈啊!”隆美尔哑然失笑:“凤凰族可不是一般的会看风向,龙族前段时间元气大伤,它们这时候进入爱琴占地盘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由你牵线?呵呵,这说白了不就是给龙城一个体面的台阶,不死鸟真要进入爱琴扩大影响,龙族现在还有能力拦阻么?”

    “怎么没有能力拦阻?妈的我不是龙族?兰若诗不是龙族?幻兽座龙和幻兽龙龟可都是虹霓龙领的巨龙!我们翡冷翠龙城不是摆设!”

    “扯淡!你少来这一套,你的贪婪无人不知,我不相信凤凰城使者就光个膀子过来和你谈事!冲你那口气,怕是不死鸟已经答应你,必要时刻前来助战吧?”隆美尔偷笑道:“到底能来几只不死鸟啊?看你得意的。”

    “魔兽的智慧不可小觑,早年在地底世界与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交手时,我就曾经有过不小的感触,火焰帝君它不是单枪匹马和我干,而是带着一帮子魔兽!”刘震撼撇了撇嘴:“龙族现在走的是高端路线,它们不但排斥异类,连同类之间都要时不时擦枪走火搞点内部争斗;不死鸟不一样,“南十字星神域大战”,商羊菲琳可是带着一票魔兽过来帮忙的!爱琴凤凰城的不死鸟数量也许很少,但你不要小看它们走低端亲民路线的统帅能力!”

    “这哪还是魔兽啊,都跟人差不多一样了!”隆美尔忍不住噗哧一口笑:“两大龙城上次被你害惨了,现在估计再不会理你了,没想到跟着又来一帮傻瓜不死鸟主动要求给你当枪手。”

    “那你呢?你要怎么样才能给我当枪手?”刘震撼目不转睛地看住了美帅,很突然地送上了招贤纳良的橄榄枝:“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动机,但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的确是帮爱琴和比蒙出了不小的力!你的能力我们比蒙上下有目共睹,就连萨尔国王都不止一次对我叹息过,为什么你不是我们比蒙的一员!”

    “别再随波逐流下去了,你有福克斯的血统,只应该留在比蒙王国!”爱琴第一大佬的目光炯炯:“爱琴所有兵家最想指挥的就是夏宫卫队,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给你指挥我冲锋陷阵的机会!”

    “你开什么玩笑。”美帅的笑容瞬间冰冷,背过了脸,不与刘震撼的目光对视。

    “你母亲,也就是海伦和我的姑母,那件事是一个遗憾,你得知道,任何国家都免不了这样的不幸事件!像我这样的国家领导人,要碰上这种事自然不会坐视,但碰不上、不知道也没办法,毕竟我们有太多的正事要处理,不能成天四处晃悠,期望惩奸除恶!你应该明白,因为你的出现,比蒙王国的法律得到了又一次完善,我们已经在努力,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们时间。”

    “这种偶然不幸事件为什么要发生我母亲的身上?怎么不是别人?”

    “你这是钻牛角尖。”

    “我就是钻牛角尖,咋了?”

    “我说句实话你别介意,只要国家经济上去,人民富足安康,你母亲那样的不幸事件就算再次发生,我也不觉得有哪里奇怪,毕竟这种事无法百分之百预防!你也别说我冷血,维护治安那是司寇判官和赏金猎人的事,出了事,不应该由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所有比蒙一起担负责任!”刘震撼叹了口气:“偏激,那会毁了你的一生!就算你去人类世界立下不世功勋又有什么用?

    难道战争结束后爱琴人类会接受你一个沙漠混血儿的效忠?

    难道会眼睁睁任由你占据他们的国土?

    要知道,你手底下都是一帮子无根浪子,以他们的身份,你想在爱琴站住脚,只有跑到特拉维夫狂战士才能生活下去的冻土漠野上才行!

    好好考虑一下吧。

    别忙着拒绝我,现在我是真心想帮你!

    没有我,比蒙一样不会接受你!”

    “谢了!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隆美尔明明已经动心了,嘴巴却依然硬的像钢铁,口气更是充满了嘲讽和揶揄:“不知道是谁和说过,自己从不需要礼贤下士的?嗯?”

    换作过去,刘震撼估计一巴掌扇了过去,但现在的他只是炮仗一样长笑,然后摇摇头,一边挠头发一边侧脸上下打量隆美尔,目光怜悯。

    两个人的境界一目了然,如果说过去的隆美尔还能直视老刘的话,今天站在翡冷翠领主面前的美帅,怕是连仰视他的资格都失去了。

    事实也证明,一个有着海纳百川气概的庸才,照样混的比胸怀灵珠的天才更风生水起,不是没有理由。

    “我想向你借调那些金精灵箭师,他们属于人类法师团,归你管。”沉默了一阵之后,隆美尔鼓起勇气说出了刚刚一直想说却没来得及说,或者说不知道怎么说和不太敢说的话。

    “他们自己同意不同意?”刘震撼皱了皱眉,提到这些金精灵箭手他就头大如斗。

    这些上位精灵的确是通过刘震撼和艾莉婕发布的“广寒月影仪式”获悉了爱琴现状,从万里之外的西方大陆赶回爱琴抗击野蛮侵略者的热血游子——在爱琴大陆南部的霍桑比克山脉之中,有他们金精灵的树屋部落和魔法传送阵,说他们是远方游子似乎并不确切,因为他们往来于爱琴大陆与西方大陆之间相当方便,可是金精灵现在大部分的部众的确不在爱琴居住,所以说他们是远方游子也不为过。

    这些金精灵的优点和缺点一样明显,自打人类庆功宴会上,金精灵箭师团团长霞飞满口回绝了老刘的招纳之后,因为魔箭手身份而被人类编入法师团序列的他们,等于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老刘的统治之下。

    这个结果还是蛮让双方感到尴尬的。

    上位精灵都有自己值得骄傲的理由,这五百名金精灵箭手,一律恩斐尔德金铠,一律金版纳霜战弓,一律龙鹰座骑——这种魔鸟能够喷射“面积型蛛网”,飞行速度犹如流星闪电,与踏雪无痕、箭术精湛、装备豪华的金精灵搭配,堪称是天造地设的空骑组合。

    可也正因为金精灵确实很有本事,所以他们难免自我感觉良好,眼高于顶。

    刘震撼让泥足巨人帮他们将座骑龙鹰的魔法改造成“面积型金属网”,大大增加了他们在空中的作战能力,也没能博得金精灵半句感谢的话语——老板大人有大量,不屑和这些金精灵置气,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夏宫武士可有点受不了。

    拥有唐藏教官的夏宫仆射已经是真正的箭罡羿手,依靠罡气芒刃制造大范围溅射杀伤,而同是魔箭手的金精灵,魔法只是起到辅助作用,杀伤还是主要依靠羽箭来完成。

    一个攻击涵盖范围巨大,另外一个以精准刁钻的攻击线路称雄,这两大魔箭手本是各有千秋;但是先前的芥蒂让自命不凡的金精灵碰上横行无忌的夏宫仆射,自然少不了同行冤家间的相互排斥。

    夏宫仆射并不光光是箭罡射手,他们中还有大量的神箭哲琴和金星射手,人人拥有出神入化的传统箭技;几番演武较量之后,金精灵虽然凭借精深纯正的风木两系魔法保住了一点面子,但是与装备超一流,箭法超一流,战绩更是超一流的夏宫仆射相比,未免黯然失色。

    金精灵团长霞飞与仆射团团长内德维德三次竞技,无论速射还是首发出箭又或者是花式箭法,统统输的一败涂地。

    这时候老刘如果站出来给金精灵一个台阶下,事情其实很好解决;但问题是老刘很有点受不了金精灵,尤其是他们的美女团长霞飞,那种鼻子长在天上的傲气让老刘暗暗发噱。

    上位精灵美女又如何?刘震撼什么时候对人逢迎钻营过?

    魔箭手又如何?这年头只要有好装备哪个人马箭手不是魔箭手?

    这么一来,既折了面子又下不了台的金精灵,处境当然十分尴尬。

    隆美尔借调翡冷翠空军去骚扰慕兰军人,也把金精灵一起抽调了过去,所以老刘才问隆美尔金精灵自己愿意不愿意跟他走。

    这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场面话,被人撬了墙角,无论勃然大怒还是顺水推舟都是傻B行为。老刘相信以隆美尔表现出来的风度与博学,对这帮待在夏宫卫队也无趣的金精灵发出诚挚邀请,是不会遭到拒绝的——此时不敲竹杠更待何时,以隆美尔的个性,他肯定还有一些隐藏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宝贝。

    “金精灵的确接受了我的邀请。”隆美尔苦笑着摊了摊手:“你不要怨我撬了你的墙角,谁都看的出来,金精灵和夏宫卫队并不合拍,你就不要为难我了,现在的我,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除了“炭精”之外,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秘密武器没拿出来?”刘震撼笑道:“你别忘了,我也很了解你的性格!今天你不说实话,休想从我手里拿走一根精灵头发!”

    “你现在手底下除了秃鹫人,根本没有其他航空兵种,按照你的“炭精”思路不难看出,你也准备走空中路线,和我借调金精灵空骑箭师应该就正是出于这个目的吧?”不等隆美尔发话,老刘继续说道:“爱琴空军太少了,目前人类也就只有电隼骑士、骏鹰骑士和部分教廷圣骑士,加 来还不到两百人,只能当斥候用,你一下子就想从我手里捞走五百空骑,心很大呀!虽说是借调,但你我都知道,这种借就是有借无还!哈哈!你很需要空骑……因为你要发展轰炸型力量……我有预感……如果现在我让你把炭精配方交出来,换取这支空骑的借调使用权限,你也一定会答应!”

    “太黑了吧你?”隆美尔跳起身,怒气冲冲地瞪住了老刘,一对拳头捏的喀吧喀吧作响。

    “别装了,我知道你还有压箱底的秘密武器,还不把炭精配方乖乖拿来!”刘震撼搓了搓手指头:“赶紧的赶紧的,废话少说。”

    等到隆美尔丢下配方,满脸铁青拂袖而去之后,海伦忍不住嗔怪老刘做的太过分了,反正金精灵这种桀骜不驯的下属翡冷翠又不欢迎,不如当人情干脆就送给表哥好了,况且他去海族占领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也是为爱琴正面战场减少压力啊!

    “你错了,你会这么说,证明你还不了解你表哥是什么人。”刘震撼搂住小狐狸的纤腰呵呵一笑:“要是我能让他吃一次明亏,我就把自个名字倒过来写。”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相邻推荐:比蒙传奇寂灭天骄末世超级商人生肖守护神至尊无赖变脸武士人道天堂莲花宝鉴老婆大人有点冷总裁误宠替身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