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科幻 > 数据废土 > 第一千零二十六节 噩梦
  • 第一千零二十六节 噩梦

    作品:《数据废土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陈兴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翠丽丝对阿丽雅的宣战进行还击。

    因为刚才的事情,他不得不采取避嫌的措施,不敢替阿丽雅说话,也就没有办法阻止翠丽丝向北方联盟宣战。

    尽管他能看得出来,阿丽雅那边是先遭到了挑衅,然后才进行宣战。至于谁是幕后黑手,要么就是蕾西,要么就是索拉。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来,索拉暗箱操作的可能性占了绝大多数。

    刚才的视频里面,作为背景板的蕾西和叶阳白柳神色都有些无奈,似乎骑虎难下。

    但不管背地里是什么原因,双方都进行了宣战。君无戏言,南北战争已成定局。

    陈兴思前想后,问题都出在索拉身上。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无论他做什么都是白搭。他在这边拉架,那边却在煽风点火。救火的速度肯定不如放火的快,特别是明网主脑权限巨大,能做的暗箱操作多不胜数,防不胜防。

    所以陈兴决定,暂时放下所有事情,火速前往白象城解决掉索拉。

    至于翠丽丝和阿丽雅,就让她们母女打吧,他实在没有精力两头跑了。劝架不成还被当做坏人,吃力又不讨好,实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陈兴从皇宫出来,就马不停蹄地召集雷光团和大师团的人员,准备赶往中部荒野。

    火咀等人刚在餐厅坐下,还没来得及吃上几口饭,就被陈兴催着上路了。

    因为担心索拉操纵航班,陈兴不敢乘坐飞机,带着众人坐马车出了城,然后坐上大巴,驶上通往泰泽拉的高速公路。

    陈兴这边前脚刚走,翠丽丝后脚就把白夜风华召进宫内,要求她集结部队,率先向北方发起进攻。

    “丞相大人那边……”

    白夜风华鼓起勇气,朝着水雾中的朦胧魅影提出异议。她的潜台词就是,“你家宝贝儿不同意我打,我到底该听谁的?”

    水雾中传出濡软粘稠,却又饱含危险的嗓音,“我让你打仗,又没让你不尊重丞相大人。”

    白夜风华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继续追问道,“那我到底是……”

    “好了,不要再问了!”雾中的声音打断了她,“你是冰蓝城的大统领,应该怎么做,不需要问我。”

    “我只要结果!”

    拍案定论,然后白夜风华就被赶出去了。

    白夜风华站在烛火大厅外,望着缓缓关闭的双扇大门,表情有些生无可恋……

    与此同时,在通往泰泽拉公国的高速公路上,六辆荒野大巴呼啸而过。

    车窗外,大批人员行走在道路两侧的减速带上。全部背着半人高的军用背包,有男有女,一个接一个,人数非常多。从撕掉肩章的军服上看,应该是退伍的士兵。

    只不过,这些退伍兵都显得十分年轻,没有到正常的退休年龄。

    陈兴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就是前段时间被他下令解散的护国军。南宫宣武不敢违抗命令,回去就动手了。但遣散一支百万人的大军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这些应该就是陆陆续续被遣散回家的对象。

    大巴车一路开过去,长达几百公里的道路都是遣散的护国军士兵。他们三三两两,神色颓然,既失落又有些不甘心。

    陈兴神色冰冷地看着这一切,这就是叛国的下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把枪口对准他就只能回去种田。

    夜晚时分,车辆抵达东望堡,找了个高速路附近的餐厅吃饭。

    东望堡位于冰蓝城与泰泽拉公国之间的边境上,自古以来就是守卫王都的最后一道防线。与西面的铁血堡平齐,依托龙牙龙尾两大山脉进行防守。

    但步入现代战争后,固定的城堡反而成了炮弹的活靶子,如今也只是作为象征意义。

    不过在龙牙、龙尾两大山脉上的布防,依然具有重大的战略价值。

    按照王国的惯例,第一道防线是泰泽拉公国和护国军,第二道防线是铁血堡和东望堡,以及龙牙、龙尾山脉。

    如今龙涎河坐拥两大至尊,与诺伊斯又有直系血脉关系,等于坐拥

    三大至尊,而且还是天榜排名靠前的存在,应该不会有国家想不开跑来招惹。

    只不过,南北战争打响后,会不会有国家想浑水摸鱼,这就很难说了。

    由于陈兴通讯被索拉截断,黑表一直处于罢工状态,他干脆下令所有人都关闭,免得用不上还受人监控。

    因此泰泽拉公国也没有收到他入境的消息,没有专人接送,也没有特别优待。

    第二天早上,车队连夜穿过泰泽拉公国,进入中部荒野的地界。

    尽管没有明确的标识,但宽敞的沥青高速路变成了破破烂烂的老旧公路,八车道缩成了两车道,围栏变成了无拘无束的红色荒野,就意味着进入了无人管辖的中立地带。

    天空万里无云,地面空旷开阔,远处东侧高耸的红岩火山群依稀可见。

    大巴的车速降到了每小时八十公里,但这对糟糕路况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快的了。

    时间到了傍晚,车队停靠在路边上,休息吃晚餐。

    再往下连道路都没有了,夜晚赶路容易出事儿,要等到明天天亮才出发。

    陈兴坐在一块凸起的红土岩上,一边吃着饭盒里的军用口粮,一边望着无边无际的黑暗。

    置身于荒野,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焦躁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多年的佣兵生涯,已经将他和荒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难以分割。

    他突然有点儿怀念当年的佣兵生活,虽然没什么钱,每天餐风露宿,朝不保夕,但内心却是平静的。不像现在,每时每刻都在担忧,在算计,在思前想后,愁着愁那,活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当然,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走上这条路。试问天下,又有谁不想成功,想要默默无闻地度过一生?

    成功的好处很明显,有钱,有权,有漂亮的异性,能做很多想做的事情。为了更好的生活,苦点儿累点儿,都是值得的。

    只是他现在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就像吊在半空,不上不下,安稳不下来。

    “老大,在想事情呢?”

    大猫抱着酒瓶爬上岩石,递给陈兴倒了一杯。

    陈兴接过来,现在是十一月底,天有些冷了,一口灌下去,顿时全身暖和起来。

    “这什么酒?”陈兴喝道了熟悉的味道。

    “青稞酒,家里酿的,便宜货。”大猫说道。

    “哦……”陈兴恍然道,怪不得味道这么熟悉,上一世大猫经常带给他喝。那时候他们没什么收入,不会花太多钱在享受上面,喝的都是家里寄来的酒。

    “没想到混着混着,你就成了宰相,太厉害了!”大猫有些感慨地说,“这样的成就,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呢。”

    “运气好吧。”陈兴说道。

    “肯定有运气成分,但有实力的原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着,这个人将来肯定有出息,跟着他准没错。”大猫说道。

    “真的假的?”陈兴有些不相信,当时他也就是刚上精英级,而是还被流放到黑死大陆,今天不知明天事,未来一片茫然。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他问道。

    “具体什么原因……”大猫想了好一会儿,挠着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感觉,感觉这个人可以。”

    “那就是我有魅力啰?”陈兴笑着说道。

    “魅力是肯定有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兄弟跟着你。”大猫认真地说道。

    “哈哈哈!”陈兴大笑三声,既没肯定,也没有否认。混到现在这个样子,他对自己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依仗的都是外力,能够抓在手心里的,也就只有身边这群兄弟了。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太弱小了。

    “老大……”大猫露出犹豫的表情,“你说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建国?”

    “怎么,对我没有信心吗?”陈兴问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大猫摇着头,“我就是想说,建不建国都无所谓,有这个心就行了。”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

    看你最近憔悴了不少,多注意休息,该休息就休息,别想太多。”大猫关心地说道。

    陈兴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我憔悴了吗?”

    大猫从兜里面出一面小镜子,“你自己看看,胡子都很多天没刮了。”

    陈兴一眼看去,镜子中的男人胡子拉杂,眼圈发黑,看起来确实有些憔悴。

    “不好意思,最近睡眠不好,让你们担心了。”陈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兄弟们都理解你,别太难为自己了,尽力就好,没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做成,就算不建国,大伙也能开开心心过日子。”大猫安慰道。

    “我知道了。”陈兴拍了拍大猫的肩膀,“不用担心我,我会想到办法的。”

    “嗯!”大猫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后跳下岩石,“老大,早点儿睡,明天还要赶路。”

    baimengshu.com

    片刻之后,喝完青稞酒的陈兴回到车上,靠着座椅,缓缓闭上眼睛。几天来的焦虑,让他身心疲倦,感觉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可睡到半夜,他突然惊醒过来。他做了个噩梦,梦见了极其惨烈的战争景象。

    天空布满血色,摇摇欲坠,大地四分五裂,熔岩四处翻滚。

    挥舞着镰刀的女恶魔与长枪大剑的荆棘女王在空中剧烈碰撞。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天崩地裂。

    每一次的交锋,都会带来巨大的震荡。地动山摇,熔岩喷发,巨大的空间冲击波排山倒海地冲向四面八方,掀翻所有接触到的物体。

    道路破碎,建筑倒塌,岩石化作齑粉,所有的一切都被无情地摧毁。

    浩劫之下,天地哀鸣。

    地面上,两道高挑的身影狠狠地撞在一起,刀剑无情,疯狂地劈砍捅刺,刀刀致命。

    战场另一边,长枪大盾的女神官以枪支地,浑身浴血。

    她的对面,身材高挑的长裙女倚在半截电杆上,腹部被前后捅穿,痛苦地喘息着。

    两人脚下尸体横陈,有的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有的浑身冒着电光,垂死挣扎,有的身首分离,倒在血泊之中。

    一架支离破碎的机车旁,躺着一具脖子扭曲的女尸,漂亮的大眼睛空洞无神地望着天空,充满了绝望和痛苦。

    看着一个个曾经美好的面孔变成人间炼狱,陈兴呼吸愈发地急促,骤然惊醒过来。浑身被冷汗浸透,那梦境真实无比,仿佛就在眼前发生的,令人心惊胆寒。

    后院起火,画面惨烈异常。

    “不,不是真的……”

    陈兴摇晃着脑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只是做梦而已,不是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说服了自己。

    惶恐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深入骨髓的疲倦,身体如同灌了铅,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

    尽管已经醒来,但陈兴坐在椅子上没动,只感觉脑袋晕沉沉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舒服。

    车上众人陆陆续续地醒来,司机小杨揉了揉脸,爬到驾驶座上,准备发动车辆。

    刚拧动钥匙,抬头看向前方,小杨突然呆住了,瞪大眼睛看着前方。

    “老,老大……”

    他伸手推了推陈兴,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前方。

    “怎么了?”

    陈兴皱着眉头,声音有些不耐烦。

    “前面,前面有情况!”小杨的声音里带着颤抖。

    情况有些反常,陈兴一个抖机灵,彻底清醒过来。

    透过玻璃窗望去,天地间一片朦胧的土黄。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刮起了漫天沙暴。

    黄沙之中浮现无数瘦长人影。三到四米的高度,狗头人身,腰细如竹竿,手持双头大刀,在风沙之中迈步而来。

    陈兴脸色一变,立即下令,“全体人员,准备战斗!”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种时候出现,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相邻推荐:柯南世界的荆棘法则食戟之盖世龙厨完美重生快穿之大佬上线中随身带个传奇系统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我能看到世界属性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生存竞技场我能看见状态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