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七十三章 仙子
  • 第三千七百七十三章 仙子

    作品:《万古神帝

    喜禅教,与奉仙教、幽冥邪教齐名,为姹界的三大古教之一。

    该教佛修修的是欢喜禅,他们认为,天地万物皆因阴阳双性的结合而产生,利用“空乐双运”,产生悟空性,从而达到以欲制欲的目的。

    但,真正能以欲制欲的佛修,却少之又少,更多的都在追求力量和欲望的路上,佛性渐失,坠入迷途,进入邪道。

    正是如此,喜禅教也就从最初的佛道一脉,沦为了姹界的鼎盛邪教。

    出手擒拿张若尘的六位大神,乃是喜禅教胭脂神王座下的六大高手,夜罗弥、毗罗奴、千罗浮、歆尼、真尼、迦尼。其余神境佛修,站在远处,千姿百态,观察着坐在神舰上的张若尘。

    真尼是太白境的修为,面露媚态和好奇的神色,声音娇吟:“临危不乱,好镇定,这是西方佛界的哪位高僧?”

    张若尘右手持佛珠,拇指抡动,淡然的站起身,看向众佛,道:“贫僧,静修!”

    “他已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直接超度了吧!有神王掩盖天机,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所为。”歆尼眸中露出寒芒。

    夜罗弥拦住歆尼。

    他是太虚境修为,为胭脂神王座下的第一高手,双手合于腹下,呈定禅印,道:“我听过你的名字,据说你出生昆仑界,曾是帝皇,是昆仑界那位女皇的父亲。”

    张若尘并不是故意占池瑶的便宜,只不过在西天佛界对静修更加熟悉一些,道:“俗世如前世,早已与贫僧没有半分关系。”

    得知了静修的特殊身份,六位大神再不敢轻易杀他。

    片刻后,威名赫赫的胭脂神王,从九层白塔中走出。

    她乃是喜禅教当代教主“定论佛主”最宠爱的明妃,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穿一身无尘无瑕的白色佛衣,圣洁得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美貌更胜歆尼、真尼、迦尼,但眉宇间散发出来的春态,却与身上的圣洁格格不入。

    传说,以胭脂神王的修炼天赋,根本无法突破到无量境,是定论佛主付出了巨大代价帮助她,才修成神王身。

    胭脂神王体态微丰,胸臀曲线美妙,烟视媚行的盯着张若尘,道:“既然是池瑶女皇的父亲,直接杀了,倒是可惜。来近些,让本座好好看看。”

    她素手纤纤,向虚空探去。

    “哗!”

    张若尘的身体,被空间涟漪吞噬,下一刻,已出现到胭脂神王身前。

    张若尘近距离的盯着她,眼神从她脸上每一处精致的五官上滑过,鼻尖传来诱人的芳香,但,心如止水,眼似菩提。

    胭脂神王也在观察他,心中大感惊奇,道:“好一个静修,心境竟如此了得。若本座破了你这颗无欲的佛心,是否会给那位池瑶女皇造成沉重的打击?”

    张若尘感到不解,为何胭脂神王如此恨池瑶?难道是因为,池瑶的美貌胜过她?

    张若尘却不知,修欢喜禅的邪道异佛,对容貌有着痴迷的追求。定论佛主虽然宠爱胭脂神王,但却不止一次在她面前提到池瑶和月神的名字,心中怎会没有嫉恨?

    胭脂神王冰沁的玉指,在张若尘脸颊上划动,美眸含笑,始终观察着他的眼神变化。

    虽说胭脂神王这种佛蕴和魅惑相结合的气质,对天下任何男子都有致命的诱惑力,但,张若尘连无月都能从容应对,更何况天下别的女子?

    胭脂神王甚至在媚法中释放了神魂攻击,却依旧无法撼动眼前这个佛者的佛心,心中生出挫败感,却又很快转化为争胜之心,娇笑道:“请神僧进塔。”

    喜禅教的众佛,皆露出了然的笑容,知晓一旦进塔,静修的佛身和佛心皆休想保全。

    张若尘本就想了解九层白塔中的情况,自然是老老实实向塔中走去。

    “神王,那边传来了最新的消息,过来一起商议。”另一辆车架上的那座黑色宫殿中,响起一道低沉的神音。

    胭脂神王望了过去,心知正事要紧,于是吩咐道:“比丘,你先带他去第四层塔的莲花池!”

    “哗!”

    胭脂神王破空而去,进入黑色宫殿。

    比丘尼是九层白塔的看守,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长发自然在背后垂落,在中段的地方用一根紫色发带轻轻系住。

    她是上位神的修为,亦是胭脂神王的弟子,身上却带有少女的清纯和天真烂漫,丝毫不像是一个邪修。

    走进白塔,塔门自动关上。

    比丘尼在前面领路,传音道:“不要露出任何异色,这座白塔的器灵始终观察着我们,它如同是胭脂神王的另一双眼睛和耳朵。”

    xiaoshuting.cc

    张若尘早就看穿她的身份,因此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比丘尼继续传音,道:“等胭脂神王回来,肯定会先采补了你的修为,再破你的佛心,令你沦为心甘情愿跪伏在她脚下的奴仆。我现在就想办法,放你和蚩刑天逃走,但能不能逃走,得看蚩刑天本事够不够大。咦,你为何不好奇我是谁?”

    张若尘以自己的声音,道:“仙子变化之术高明,将胭脂神王都骗过了,想来修为已达到无量境,为何不亲自出手呢?”

    走在前面的比丘尼停下脚步,转身盯向张若尘。

    并不怕被白塔的器灵洞察,因为刚才张若尘已经释放出场域,衍化出二人继续在安静前行的幻境。

    比丘尼的容貌和身形快速变化,身材和模样长大到十七八岁,气质娴静淡然,佛蕴空灵,正是西方佛界的慈航仙子。

    张若尘变化成了自己的容貌,道:“仙子果然不是寻常佛修。”

    慈航仙子,曾与洛姬、纪梵心她们并列九仙美人图,谁能想到她的修为已达至无量,将同代修士远远抛在了身后。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张若尘。

    当初张若尘化身为六祖传人“元尘”去西方佛界,借婆娑世界修炼精神力的时候,就被修为远不如他的慈航仙子窥破真身。

    当时,慈航仙子说出了一句张若尘至今都无法理解的话。

    她说,“我本无法识破你的真身,但你进入婆娑世界经历了三百世,而我就是婆娑世界。”

    婆娑世界,是佛门始祖迦叶留下的始祖界,为何慈航仙子会说她就是婆娑世界呢?

    慈航仙子如今的高深修为,更让张若尘意识到她当初那句话有非同一般的深意。

    慈航仙子盯了张若尘半晌,显然以她的心境,也需要时间才能消化眼前的惊人变化,道:“姹界发生了变故,本是封山了的喜禅教和幽冥邪教,在暗中向坐镇奉仙教的蚩刑天、鱼苍生、八翼夜叉龙发动了袭击。蚩刑天和鱼苍生被擒拿,八翼夜叉龙身负重伤,逃进了虚无世界,但,有两教的高手前往追杀,能否逃走,不好说。”

    张若尘道:“喜禅教和幽冥邪教哪里来的胆子,敢同时得罪昆仑界、千星文明、天龙界?”

    “这看似是三大势力,但你应该很清楚,在天庭内部,昆仑界、千星文明、天龙界早已是同进共退,是一股势力。很显然,喜禅教和幽冥邪教是得到了另一方势力的支持,这方势力很可能比你们更强大,或者更强势和狠辣,他们不得不站队。”

    慈航仙子又道:“正是想要弄清楚他们背后之人是谁,和他们此行的目的,所以我才化身为比丘尼,想要跟上去看看。”

    张若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仙子当时为何在姹界?”

    “奉仙教主陨落,天宫有意整顿姹界,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本是去姹界传道,想要引喜禅教的佛修改邪归正,哎,算是恰逢其会吧!”

    慈航仙子道:“若尘大长老似乎怀疑到了我的身上?”

    张若尘想到了阿芙雅当初的分析,她认为始祖迦叶有大问题,西方佛界与长生不死者有非同一般的联系。

    不过,相比于阿芙雅,张若尘更信任慈航仙子。

    在张若尘认识的所有女子中,慈航仙子是为数不多如天姥、千骨女帝、洛水寒,让他心中完全不会产生任何非分之想的女子,因为,她们是一类人,都是极度的专注于自己追求的道。

    正是如此,无论修为高低,张若尘对她们都有一种别样的尊敬,或者说是欣赏。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我从未忘过我们以前并肩作战的友谊,但我心中有两个疑惑,实在是不吐不快。不知仙子是否能够解惑?”

    慈航仙子虽是佛修,却并不介意他人称呼她为仙子,早已无色无相。

    慈航仙子知道张若尘想要问什么,有些为难,道:“若尘大长老既然信任我,可否容我今后再回答你这个问题?”

    “好!”

    张若尘并没有去问今后是多久。

    若慈航仙子想要告诉他,肯定会主动来找他。

    而且西方佛界,张若尘也肯定会再去一趟。

    “以我与仙子的友谊,若尘二字的后面,不需要加大长老这个称呼。”

    张若尘谈笑说出这句后,又问道:“仙子可曾在附近星空感应到战斗波动?”

    “感应到过符纹的波动,就像恒星一般在星空中闪烁了一下,便消失不见。位置大概就在这片星域吧!”慈航仙子道:“若尘此来,是为了这件事?”

    张若尘凝思,道:“或许胭脂神王和嘉鸿邪神秘密来到这里,也与此有关。”

    嘉鸿邪神就是刚才呼唤胭脂神王前去商议秘事的那位无量境修士,是幽冥邪教教主之下的第一号人物。

    张若尘和慈航仙子,变化成了静修和比丘尼的模样,来到第四层塔,站在了莲花池畔。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决定先不采取强势手段,静观其变。

    “妖女,有什么事冲着我蚩刑天来,我修为深厚,肉身强壮如龙,欺辱一个有家有室的老人家算什么本事?我蚩刑天无惧无畏,任你采补。来啊!”

    蚩刑天被锁在一朵莲花中,身体只有蚂蚁大小,但发出的吼声,却是震得四周阵纹和神纹齐齐闪烁。

    池水涟漪,不断向外扩散。

    相邻推荐:我不会武功无量劫主至尊vip充值系统地表最狂男人我的聊天群不太对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骑士征程深渊里的修骑士万道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