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速克清江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速克清江

    作品:《伐清1719

    “着江南提督高其位宜当速克清江,不可迁延日久,以免楚逆南窜他省,屠戮生民....”

    一名太监站在军营大帐之中,一板一眼念道。

    “奴才领命。”

    高其位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七十多岁的人跪来跪去也着实不方便,不过站起身子的时候,脸上就开始带着笑,他望着传口谕的太监,悄悄递过去了一枚玉佩。

    “李公公从前线一路奔波,着实劳苦了些,这些辛苦费还望李公公不要嫌弃。”

    那太监看也不看那玉佩一眼,塞进了袖口里后,笑道:“前些日子高大人可是跟那楚逆打了一仗?却为何没有继续攻下去?”

    高其位并非是什么爱护士卒的好将军,实在是因为他自己都觉得强攻打不过,这才选择了放弃,可是这番话却不能直接说出来,因此给到皇上和查弼纳的解释都是死伤过于惨重,难以为继,应此改强攻为围攻。

    有此前因,高其位当下也只能苦笑道:“公公有所不知,这楚逆枪炮甚利,训练也颇为得法,因此我军若是强攻,则损失惨重,而围攻之策更加稳妥,势必能将这些逆匪消灭殆尽。”

    太监轻轻点点头,叹息一声道:“将军可知,如今北线态势一片良好,年总督已经打到了郧县,若是再克此城,将会一路直下武昌。皇上这边更是调拨来了数万绿营,一旦拿下信阳,楚逆则再无回天之日。”

    高其位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若是到了那个时候,你高其位和查弼纳还在跟南下的复汉军打来打去,倒霉的可就不是别人了,正是老兄你自己!

    听到此话,高其位不由得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谦卑道:“还请公公向皇上禀告,奴才未曾领悟皇上真意,是奴才该死,奴才一定会拿下这清江城。”

    太监听了这一番话,也只是微微点头,连饭菜都没有吃上一口,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这一番事情,关键是原因还是在于南下的那只复汉军,也就是独立第一师造成的麻烦,正因为他们南下赣州,对其他诸省造成了严重威胁,才导致参奏查弼纳与高其位的折子越来越多。

    许多大臣都参奏查弼纳与高其位尸位素餐,甚至还有人认为查弼纳手握十万大军,却迟迟不肯西进,有不臣之心,虽然这些言辞并非主流,可也能看出这二人目前的麻烦之多。

    为了这件事,连查弼纳也给高其位带来信件,言辞中也不太客气,甚至还说出了‘廉颇老矣,尚能披甲上阵,君何如?’这样的话,这让高其位感到深深的耻辱。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如今朝廷内外都在催促高其位,速速攻下清江城,这已经让高其位无法稳坐高台了,他很快便召集了众将,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攻城。

    由于上一次已经有了攻城的经验,高其位心里也有了几分底,并且也对如今的攻城手段进行了改良,只是当高其位望见那一座看似不甚坚固的小城时,却依然感受到几分战栗。

    七月底,停歇了半个多月的攻城战再一次打响,对于宁渝而言,却是一个好消息,说明之前的手段似乎提前见效了。

    原本宁渝是想等到独立一师拿下赣州后,便一路北上攻克抚州,随后切断高其位的后路,逼迫查弼纳引兵南下,从而彻底解除复汉军东面的威胁。

    可是令宁渝没想到的是,光是独立一师攻克赣州府,就让广州的清军坐不住了,在管源忠的过度反应下,传导到康熙那边时却成了另外一幅模样,再加上办团练一事的影响,让康熙对大臣的用心产生了怀疑。

    在这种情况下,查弼纳和高其位根本无法自辩,最好的辩解方式就是赶快拿下对面的楚逆,才能跟康熙皇帝证明,自己还是一个好臣子。

    望着城下的清军整顿集结,然后开始向着城墙发起冲击时,宁渝却明显感觉到清军士气已经不如前些日子了,不仅仅如此,连高其位的战意似乎也没有那么浓烈。

    战场上的势说起来很玄妙,其实也很简单,关键就在于攻必克战必胜,像宁渝率领的第一师打了不知道多少硬仗,每战都能获胜,以致于士兵心底的气势很高,打起仗来也是信心百倍。

    虽然说这样一来,容易陷入骄兵必败的陷阱里,可只要指挥者能够保持一颗清新的头脑,那么就可以将这股气势转化成战斗力,从而助推战力的增强。

    可是清军就不一样了,自从跟复汉军交手以来,几乎就没有占过便宜,在复汉军枪炮声一响的时候,许多人甚至都想着往后跑,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太高的战斗力。

    整个战场的局势跟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清江城头上的雷式炮发起轰鸣,再夹杂着排枪的声音,两股声音在此交织在一起,却是构成了最为残酷的一幕。

    许多清军士兵根本接近不了城墙,就被直接打死在了城墙之下,而此时清军子母炮以及威远炮的反击,却显得有些无力,除了一些铁弹正好落在了城头内,便几乎没有其他的伤亡。

    浓密的硝烟将整个墙头都遮盖住了,无论是城墙上还是城墙下,都布满了浓烟,除了耳朵里能听见枪炮声,便再无其他了,然而战争的残酷不会因为如此而变得简单。

    一批又一批的绿营官兵被送上了城头,又随后被赶了下来,这个过程当中浮尸无数,也有许多清兵想要逃跑,却被高其位布置下的督战队一刀给砍了脑袋,挂在了旗杆上。

    “进则生,退则死。”这是战前高其位发布的命令,没有商量,没有妥协。

    然而这种不顾伤亡的打法,并没有真正对复汉军造成太大的伤亡,也没有让清军的阵地往城内移动分毫,一批批的清军被投入到城头上,然后被吞噬掉,无影无踪。

    高其位一旦下了决心,就不会再有分毫的反悔,眼见得自家伤亡越来越大,心里反而更加踏实了几分。

    “这一战,我等有进无退,楚逆枪炮虽然凶猛,可是并非毫无破绽。”

    高其位凝声道,他身后的绿营将佐们却感到一股寒气从心底而生,这个人实在是太疯狂,如果能够把楚逆拿下,恐怕把所有人都送去死,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这一战的关键所在,是在地下。”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