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十九章 火炮
  • 第十九章 火炮

    作品:《伐清1719

    自重生以来,宁渝这还是第一次到汉阳城宁府。

    瞧见那几位怯懦的妇人,拉着两名孩童向自己问好时,宁渝却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妇人是他名义上的姨娘,而这两名孩童是他的庶出弟弟,分别叫做宁熙与宁杰,一个十岁,一个只有八岁。

    其实宁渝还有个嫡亲的姐姐,只是这姐姐已经嫁给了隔壁黄州府的知府公子,寻常也难得回来一趟。

    这时节毕竟比不得后世,交通也好,通信也罢,都不是那么顺遂心意。

    宁忠源瞧着这位如今已经一表人才的儿子,心里甚为满意,如今什么光景?休说这城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子弟,就是寻常的商家子弟,一个个都惫懒无比,骄纵妄为。而他宁家有子如此,堪称祖宗保佑了。

    晚饭吃过。宁忠源便拉着宁渝进了书房,让府中下人沏上两杯茶,这茶也是宁渝在云梦搜集的山茶,宁忠源尝过后觉得不错,便一直在书房里常备着。

    宁渝将拜师一事简单说了一说,中间环节虽然隐去了不少,但是依然让宁忠源啧啧称奇:“这夫子脾气还是如此,跟当年也没啥区别,不过渝儿,你可要好好学,这夫子是个真有本事的人!”

    宁渝却是想到了一节,将那陈世恩的事情也说了,特别是最后那句威胁的话,在宁逾眼里,这句话似乎并非寻常。

    宁忠源听完轻哼一声,道:“前些日子里,总督府传来消息,要查录军营兵备武器,这件事本来也就是走个过场——可是那老小子,竟然仗着自己握着抚标,便上书巡抚大人,要重点检阅咱城防营的兵备,还要看我城防营演练!”

    “说什么汉阳城关系一府安危,更关系到整个湖广行省之安危,万不可懈怠。可那老小子什么底细老子还不清楚?仗着张巡抚的关系,把好好的一个抚标折腾的七零八落,所谓的兵备早就被卖空了。”

    说到这里,宁忠源又叹口气道:“我这城守营不说战力如何,可在这湖广一带也是数一数二的,这别的倒也不妨,唯独这大炮却都是前明的货色,早已不堪用了,上个月还被那云梦的钱英给讹走了几门。”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宁渝听到这里,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毕竟还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道:“父亲,这番却还是我惹出来的麻烦,这个问题我来想办法解决。”

    宁忠源笑道:“你这混不吝的小子,杀个把人算个什么事,我宁家的人,又岂会真的怕了谁?你莫担心,这些日子我在找隔壁府的那些参将游击做交易,准备高价买个几门炮回来,也不妨事。”

    宁渝微微思索了一会,道:“这怕是难了,这次绝非我汉阳一府检查兵备,这临近的州府恐怕也会面临这个问题,想也想得到那帮兵油子会做出什么,别说你去买炮,恐怕他们也想到处去买炮,而且,在暗地里还有个陈礼在盯着您的一举一动,恐怕这么做还会被人抓到把柄。”

    宁忠源连茶叶一起倒进了喉咙,然后狠狠的将杯子放在桌上,道:“这番却是我栽了,也不过罚俸降职罢了,待过了这段时间,我再去找那老小子的晦气!”

    宁渝有些好奇,道:“父亲,我宁家好歹也是军门世家,这造炮对我宁家来说也不陌生,毕竟曾祖父老人家就是造炮起家的,如今咱家作坊铁料也都不缺,为何不让家族帮忙铸造?”

    宁忠源苦笑道:“你小子岂会明白造炮的奥秘,你老子我也是从小接触火炮的,这时间上是来不及,如今离检阅之期,不过一月,即使强行铸成,一经试射便会炸膛,如何能用?”

    宁渝知道宁忠源说的意思,这年头造炮主要通过泥范铸炮法的方式来铸造大炮,在铸炮前需要以炮模口径为基数,用泥先制成外模和内模,接着用起吊装置将外模吊套于轴心合一的内模之外,用青铜或钢铁溶液浇注其中,即可铸成炮身。

    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就算泥范做好后需要自然阴干,如果强行用炭火烘烤,经常是外干内湿,浇铸时水分蒸成潮气,致使所铸火炮常有蜂窝状孔穴,发射时容易炸裂,这也是宁忠源为何说强行在一个月容易炸膛。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用铁模铸造。再过一百年以后,浙江嘉兴县丞龚振麟痛感中国泥模整体铸造法的不切实用和烦琐,而立志改革,后来在1841年发明了铁模铸炮法,而这个方法比欧洲还要早三十年。

    毕竟泥范只能使用一次,每次铸炮都需要重做,而铁模可多次使用,不用清洗炮膛,消除了泥模铸炮多蜂窝易炸膛的缺陷,缩短了铸炮周期,时人称其为:“至去冬以来,浙江铸炮,益工益巧,光滑灵动,不下西洋。”

    宁渝想到的也是这个法子,道:“父亲,前些日子里,我从一本前朝的杂书上看到,铸炮或可使用铁模,便可多次使用,也不会因为泥范外干内湿而导致炮身出现孔洞,自然也不会炸膛了。”

    宁忠源有些半信半疑,道:“你说的这个法子,真的可行?”

    宁渝笑道:“无论行与不行,咱们都可以试上一试。父亲你可以先联系隔壁州府,我可以先试验这新的铸炮法,二者若是其一可行,也便是成了。”

    宁忠源此时却来了信心,道:“或许这前朝的火炮技术大多流失,以致于此法没有流传下来。这大清朝所掌握的火炮技术,也并不比前明强到哪去,这一百多年来的铸炮,不过都是在红衣大炮的基础上改进而已。”

    这话宁渝倒是深以为然,其他时代和国家的造炮技术都是在不断上升的,唯有这大清朝,却是一年不如一年。

    再过八十年以后,嘉庆四年时清廷打算将前朝的一百六十门老古董——“神枢炮”翻新一下,重新拉到战场上去,还没有开始动工,就先定下了一个很威风的名字——“得胜炮”,可是改进过后才发现,新的得胜炮的射程还不如老古董神枢炮。

    满清糟糕的铸炮手艺在后来的战争里吃尽了亏,一鸦战争前,关天培为了改善虎门炮台的防御态势,新造大炮四十门,经过试射后,四十门变成了三十门,因为其他十门都炸膛了,其中一门炸膛大炮的炮身孔洞,能“贮水四碗”。

    后来清军的失败也就可想而知了,先不说这中间有什么猫腻,单纯从铸炮技术来说,唯独满清造炮技术是在缓慢下降的。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