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战康熙(六)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战康熙(六)

    作品:《伐清1719

    康熙望着帐内诸臣,脸上终于和缓了几分,连带着整个大帐内的气氛都微微放松了几分,一些大臣顿时在心里常常舒了一口气。

    “佟法海所言,朕深以为然。”

    望着跪在地上的臣子们,康熙多少还是有些怒其不争,便用一种教诲的态度对群臣道:“大军南征以来,多少次失利,还不都是因为对楚逆的了解不够,以致于处处落于被动,才酿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因此,朕以为决不可再被楚逆牵着鼻子走,大清国也不能再容忍这样的情况,你们,也得给朕好好想想,好好琢磨琢磨!”

    “特旨,擢升佟法海为兵部满尚书,逊柱从即日起领掌銮仪卫事大臣。”

    佟法海和逊柱二人同时领旨谢恩,佟法海自然是不用说,从一个从二品的广东巡抚,一下子就升到了从一品的兵部尚书,而且是实权在握,可谓是位高权重。而逊柱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他从兵部尚书到掌銮仪卫事大臣,也算是升任了,毕竟在目前的清廷当中,除了驻守边塞要地之伊犁将军和绥远将军拥有正一品品秩外,剩下的两个从一品武职便是领侍卫内大臣和掌銮仪卫事大臣了。

    这一番君臣问对,却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一直低调谨慎的佟法海,竟然在君前畅所欲言,还正好说到了康熙的心里,以此得到了康熙的看重,被提拔为了刑部尚书,这可是一朝青云直上啊。

    康熙环视了一眼众臣,脸上露出几分得色,这也是他在告诉诸位大臣:想要有糖吃,就得先把活干好!

    不过眼下光是这番还不够,康熙又开口道:“着川陕总督年羹尧勤勉督战,牵制楚逆有功,擢升为兵部汉尚书,嘉赏功绩。”

    得,又一个兵部尚书给出去了,这一幕让众臣都有些艳羡不已,不过也算是达到了康熙的目的,以高官厚碌来嘉奖肯做事的人。

    “如今我大清的江山社稷,所面临的局面错综复杂,楚逆咄咄逼人,以新胜之军牵动整个天下,台湾的朱一贵也在后面牵扯着大清,一旁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白莲邪教,这天下危局,已经远超三藩时了。”

    康熙的脸庞微微有些红润,只是红润的肤色里透着不正常的白,这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康熙如今已经快到了灯尽油枯的状态了。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列位臣工,我大清江山绝非爱新觉罗一族的江山,而是整个朝廷的江山!如今决战到来之际,诸位也需用心努力,方可保全我大清的江山社稷!若是诸臣用心用命,朕岂会吝啬嘉赏?”

    众臣连忙跪下,一同高呼:“启禀皇上,平定乱匪,匡扶天下,还大清一个国泰民安,奴才等义不容辞。”

    ...............................................................................................................................................

    康熙这边打完了气,也就将旨意给到了领侍卫内大臣普照,其中的内容自然是佟法海说的那一套,随后普照便领着两万绿营从鲁共山出发,一路直扑吕亭驿和大关。

    两万清军沿着小道一路行军,自从在鲁共山上待了一些日子后,这些清军便感觉实在是憋闷得狠,毕竟鲁共山只是一座小山,实在是相当无趣,因此一旦下得山后,众绿营兵便多多少少有些兴奋。

    只是与兴奋的绿营兵不同,此时的领侍卫内大臣普照,却感觉到了一种很不对劲的感觉,他潜意识里认为,自己这些人已经被康熙所放弃掉了,甚至是成为了吸引楚逆出城的诱饵,只是君命在前,普照也不敢多加质疑,只是不停地长吁短叹着。

    一旁的山东巡抚李树德跟在普照左右,不时小意奉承着:“普大人,这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咱们这刚刚到了鲁共山也没多久,好不容易修建起来的一些阵地全给浪费了。”

    普照哼哼了两声,“什么意思?皇上的意思,那咱们就得照办!李树德,你的山东兵最近这段时间可不安分,你作为山东巡抚,该懂得怎么做吧!”

    “那是,卑职自然知晓该怎么办.,绝不给大人添麻烦!”李树德一脸殷勤地奉承着,只是心里却感觉多少有些凄惨,如今的绿营兵到哪都是让人当炮灰,特别是从山东来的两万绿营,已经只剩下一万多人了,其他的都被拉去填壕沟了。

    只是军令如山,不敢有丝毫的违抗,李树德也只好召集了自己手下几个镇的参将们,将圣旨的意思进行了简单的传达,让众将都管好自己手下的兵,别闹事也别当逃兵,否则普照以圣旨的名义来杀一批人,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众将脸色都有些沉闷,他们当然知道如今士气低落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从练潭镇启程到孔城这段时间,绿营兵根本就没有拿到开拔的银子,没有了银子,那自然是人人心生怨恨,甚至还有人选择了当逃兵,毕竟没钱拿还送死的差事,可没人愿意干。

    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康熙为了鼓舞士气,特许八旗兵一路烧杀抢掠,这其中得到的好处可没绿营什么事,更是大大助长了绿营和八旗之间矛盾,自然也导致士气一路下滑,人心离背。

    李树德一看众将神色不对,当下也是颇为苦恼,只好硬着头皮道:“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出来一趟不易,我李树德哪怕不做这个官,也得让大伙平安回去。”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却也不好过于拿捏,当即便应下了,只是大人们有大人们的烦心事,这底下的绿营兵,也有他们的乐趣。

    “老陈头,你这条腿都瘸了多久了?咋还能跟着咱们一块走呢?”

    “嚯,俺不跟你们一块走,俺能去哪?这朝廷的大人们说走,那俺也只能跟着走哩。”

    上百名清军在队伍后面零零散散地走着,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山东的绿营兵,一个个穿着破破烂烂的绿营号褂,手里拿着长矛短刀,还有一些人背着鸟枪,散漫地跟着大部队走着。

    二月份的天气已经没有那么寒冷,淡淡的阳光晒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可是所有人都不会忘记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里,一路行军下来,光是冻死冻伤的绿营兵就多达千人,这些人大多都是被草草一埋就了事了。

    老陈头一路上靠着坑蒙拐骗,好不容易活过了这个冬天,如今眼看着又要去打仗,他的眉头紧紧皱着,“天娘哎,这仗啥时候能打出个头....”

    “老陈头,打到我们都死球了,这仗怕是能打完了哩。”一旁的绿营兵丁发出讥笑声,而其他人也是一脸绝望而自嘲的模样。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