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战康熙(八)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战康熙(八)

    作品:《伐清1719

    孔城,漫天的旗帜席卷着大地,数不清的清军排列着整齐的队伍,一路往吕亭驿方向而去,他们的身上大多数都背着八旗火器营的鸟枪,身上穿着或黄或白的棉甲,一看便是八旗的精锐。

    康熙十分罕见地没有待在行辇,而是穿着一身的铠甲,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护军营的簇拥下缓缓向前,只是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甚至透着不正常的青色。

    一旁的八旗护卫营士卒们,都是用着最为热诚的态度,簇拥着皇帝前行,他们的眼神里固然有着对皇帝的尊崇,可是也压抑不住其中的迷茫,他们已经走了太远太远了。

    从京城一路南下,穿过了山东,走过了河南,还在义阳三关前整整相持了三个多月,如今又来到了庐州,来到了桐城,来到了孔城,他们的再多战心,都已经被磨成石头了。

    清廷的大臣们也大多都是穿着甲,武将们大多骑着马,一路走在前面,而文官们缀在后面,还有一些不会骑马的文官,基本上都被留在了孔城里。

    张廷玉虽然也是一个文官,可是他并没有留在孔城,而是一路骑着马跟着康熙,脸上倒没有太多的为难之色。毕竟他也是汉军八旗出身,骑马也是从小便学的,只是对于这一仗,他始终感觉存在一些不安,似乎感觉这一仗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新晋的兵部尚书佟法海也骑着马,与张廷玉并列而行,一旁众人便知道这二人有事攀谈,便主动离开了这二人的交谈范围,只是很多人却很好奇,这位新晋的兵部尚书找一个吏部左侍郎谈什么?

    张廷玉心里也是有些好奇,但是他的性子向来是喜欢后发制人,因此面对如今的这个康熙红人,态度亦是不卑不亢,并没有想着过多去巴结对方。

    佟法海也不以为意,若是早在两个月前,该是他去仰视面前的这个人才对,如今一朝崛起,佟法海也没有得意忘形,只是淡淡笑道:“衡臣兄,多年不见,咱们却是生疏了。”

    从这一句话里,佟法海就显得相当不简单,因为他仅仅只比张廷玉大一岁,而且二人都属于十分早发的青年才俊,张廷玉二十八岁高中,法海二十三岁高中,且都改庶吉士,在南书房行走过,可以说二人早年的履历都是金光闪闪一般。

    当然在后来的康熙四十七年,因为一废太子案的缘故,法海受到了十三阿哥胤祥的牵连,被卷在了里面,以致于被直接闲置了整整八年,一直到康熙五十四年才复起,到康熙五十五年的时候才做了个广州巡抚。而此时的张廷玉,已经是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了。

    往事不堪回首,这句话对于佟法海而言自然是感触颇深,可是张廷玉却不是很习惯这种亲热,他为人低调谨慎,在眼下这个关键时候,与佟法海接触过深并不是什么好事,低声道:“陶庵兄,你我二人一别多年,却是沧桑了。”

    佟法海笑道:“前些年的时候,我一直在家闭门读书,将这一生所学却是反思了又反思,如今方能体会到衡臣兄的为人之道,堪称沧海横流。”

    张廷玉脸上毫无表情,只是拱手谢道:“陶庵兄实在谬赞了,小弟如何也担当不起。”

    佟法海似乎也不想再继续深谈下去,他只是微微一笑,望着张廷玉道:“衡臣只要能一直坚持自己所行之路,将来想必也能成就一番大事业。”

    话音刚落,佟法海便双腿轻轻一夹马腹,赶到前面去了,而张廷玉却开始陷入了深思,这句话绝非只是本意,这其中的奥秘似乎......

    对了,张廷玉想到了一个月前田文镜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心中顿时起了一个激灵,这二人看似说的话截然不同,可是实际上的意思完全是一致的,依然是在未来的夺嫡之路中,让张廷玉在岸边冷眼旁观。

    也就是说,佟法海是十三阿哥的人,而十三阿哥也是支持雍亲王的,再加上年羹尧被擢升为兵部汉尚书,可以说这一次获利最大的依然是雍亲王,整个兵部都被拿捏在手上了。

    康熙皇帝骑在马上左右顾盼,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一眼自己的江山了,如今临战在即,他的心里也是一片火热,千般万般谋算,终于要面临眼下的这一场了。

    佟法海骑着马跟在康熙的身后,低眉顺眼道:“启禀皇上,奴才已经给派人给平郡王发去了密信,约定在桐城的楚逆出兵,便立刻发起进攻,截断复汉军的后路。”

    “可惜,讷尔苏的行踪早早便让楚逆给勘破了,否则在隐秘的情况下出兵,此战的胜算至少可以再加一成。”康熙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微微有些阴沉。

    佟法海低声道:“皇上且不用担心,那支伏击普照的楚逆已经是我大军的囊中之物,已经逃不出去了,待我三万五千人的大军及时赶到,便可彻底消灭该部楚逆。”

    “若是桐城内的楚逆出城营救,则我大军与其正面相抵,等平郡王的骁骑营大军直插楚逆后路,两面夹击之下,则楚逆再无一丝机会。”

    康熙微微有些沉默,他问道:“若是楚逆断尾求生,则又如何?”

    佟法海微微叹口气,他自然明白康熙心里还是有许多不甘,只是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清军再去想更多了,只好小心翼翼道:“若是复汉军不出城相救,则平郡王在黄家铺按兵不动,随时做好策应的准备,待我军消灭该一部楚逆之后,便转攻北硖关,为我军打开一条通道,等到大军过关之后,平郡王的骁骑营都是马军,想来也能轻易摆脱复汉军的追击。”

    大旗呼呼作响,遮住了透射来的阳光,一部分阴影笼罩在康熙的脸上,让人看不穿他的表情,只是轻轻发出了一声叹息,这其中有多少心酸和无奈,或许只有康熙自己才能明白。

    想当初,从一开始雄心勃勃地选兵南下,到如今带着大军仓皇北逃,中间也仅仅只花了一年的时间,到头来损兵折将无数不说,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康熙望着孔城,就如同之前抛弃的那些地方一样,他的脸上带着失落与悲伤。

    “朕,或许已经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