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十四爷要奋起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十四爷要奋起

    作品:《伐清1719

    康熙遭遇大败,甚至即将不久于人世,这些消息在清廷其他人心里自然会百感交集,可是对于鄂伦岱而言,却是一件喜上加喜的大好事。

    原因很简单,鄂伦岱对于康熙早就怀着深深的不满,这位出身高贵的公子哥,似乎天生就被其父给娇惯坏了,十分嚣张跋扈,连同他的弟弟佟法海,父亲佟国纲都深受其累,甚至后来佟国纲还给康熙上奏折“请诛其子”,闹得满城风雨。

    康熙四十七年的时候,鄂伦岱与阿灵阿、揆叙等及汉人尚书王鸿绪等私相计议,并与诸大臣暗通消息,甚至在纸上写着八阿哥的名字,随后转奏康熙,请立胤禩为太子,因为这件事让康熙大为恼火,也是导致整个八爷党倒台的序幕。

    到了转年康熙四十八年,鄂伦岱随康熙巡幸热河,当时康熙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可是鄂伦岱且不说没有丝毫担心君父的身体,反而带着乾清门的侍卫进行互相比试射箭游戏做乐,这下也就彻底惹怒了康熙,他让侍卫五哥将鄂伦岱绑起来鞭打了一番。

    到了康熙四十九年的时候,康熙再一次斥责鄂伦岱结党,可见康熙根本没有忘记鄂伦岱的所作所为。从那之后,鄂伦岱也就被康熙给彻底冷落了,甚至在前两年被发配去蒙古管驿站去了,与流放几乎无异。

    后来还是十四阿哥在出征西北后,跟皇帝讨了旨意,将鄂伦岱从蒙古要到了边疆,在西北吃了几年的沙子后,整个人也是被磨砺了一大圈,开始学会了隐忍。

    “十四爷,京城有密信来了!”

    鄂伦岱将信件交给了十四阿哥胤禵,此时的胤禵三十岁出头的年纪,脸庞黝黑无比,身上穿着一身素净的长衫,正在侍女的服侍下,梳洗自己的头发。

    一听说有密信来了,胤禵也不顾忌正在梳洗的头发,猛地一抬头,却有几根发丝被侍女给拗断了,那侍女一见手中的发丝,当即诚惶诚恐地跪了下来。

    “求大将军饶命,奴婢该死.....”

    胤禵也不顾那屡被拗断的发丝,一把接过密信读了起来,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到最后直接抽出鄂伦岱挂着的长刀,返身一刀杀掉了侍女,其余的侍女太监瞬间跪在了地上,等着这位爷出尽心里的气。

    “该死的贱婢....该死的老四.....”

    胤禵的脸色有些阴狠,也不顾身后的尸体,当下便朝着鄂伦岱问道:“这消息是否属实,皇阿玛如今到底是死是活?”

    鄂伦岱脸上流下几滴冷汗,他咬咬牙道:“此信乃奴才当年在宫里的暗桩传出,绝不会有错,再说,皇上这一次大败,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

    “楚逆......老四......还有我那个亲爱的八哥,哼哼,他们现在可是都在盯着我呢......”

    胤禵的脸上有些怒意,接着又强自忍耐了下来,他不同于他的那些个笑里藏刀的兄弟,向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常被人称赞性格秉直,可是大家都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好词。

    鄂伦岱虽然狂妄自大,可是绝不代表此人毫无手腕,他向着那些奴婢们挥了挥手,等到这些人全部退下后,这才跪下道:“十四爷,当下大争之世,奴才愿鼎力助十四爷登上宝位!”

    胤禵有些犹豫道:“可是我毕竟在朝廷没有什么根基,以前八哥门下虽然有一些人转投我的门下,可是若八哥振臂一呼,我又该如何?”

    鄂伦岱脸上闪过一丝阴狠,“我佟佳氏在京城也是有根基的,若是皇上真的死了,到时候无非是那几位大臣为主,奴才暗中串通,想来也可以为十四爷造成一番声势,到时候十四爷在外按兵不动,奴才在内串联接应,大事自可定矣。”

    “鄂伦岱,若是将来我能侥幸继承父皇遗志,你便为抚远大将军!”胤禵颇为动情道,他实在是不擅长演戏,若是老八处于这个境地,怕是早就哭出声来了。

    “我大清的江山,怎么也得我这个大将军王来继承才是.......”

    且不说京城里的波云诡谲发展到如何境地了,可对于此时的宁渝而言,却是难得的休闲时光,他正穿着短褂带着一帮子人,在球场上飞驰着。

    “刘栋,快点传.....”

    “宁四,你个人高马大的货,居然连个小个子都防不住!”

    一脸气恼的宁渝,望着宁四憨厚的笑,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只见球场上面,一只灰蒙蒙的球状物,划作一道弧线,飞进了球门当中,只留下守门员在原地欲哭无泪,而另一边则是爆发了一阵欢呼声。

    没错,宁渝闲下来以后,便拉着侍卫营的小伙子,做了一个简易的足球场,然后用猪膀胱和猪皮缝制了一个类似于足球的玩意,就这么兴高采烈地踢了起来。

    大伙虽然脚法奇臭,颇具后世风范,可是经不住这游戏太有意思,玩得倒是有滋有味,甚至有人被踢断了腿,还想着继续上场,以展现自身的雄风。

    大伙在球场上你来我往,踢了好一会功夫,最后宁渝带球突入对方禁区,一发

    一旁等候许久的董策却是拿着毛巾迎了上来,笑道:“大都督弄出来的这个足球,倒是颇为神妙,看似与蹴鞠相似,实则大为不同,球场上的一番冲杀,倒颇有兵法的味道。”

    宁渝笑了笑,接过毛巾擦着汗,感慨道:“我大军怕是要到五月才能出征,眼下这两个月的时间,我怕这些小伙子们都闲出毛病来,就设计出了这么一个玩法,既能强身健体,也可模拟战场冲杀,培养一下默契度。”

    “可是当年大都督在雏鹰营时,却没有弄出这个足球来,未免偏心了些。”董策却是开着玩笑,带着些许嬉皮笑脸的感觉。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哼哼,彼时每一日都极为宝贵,我恨不得你们每个人都能成为真正的天才,也好将我说的这些东西全都掌握下去,如何有时间陪着你们玩这些?”

    宁渝想到了当年度过的那些艰难日子,却是叹了口气,“现如今咱们是终于熬出头了,至少三年以内,清廷再也没有反攻过来的实力。”

    董策感叹道:“可惜当年的那批雏鹰少年,如今尚存者不到一半.....一百多人都倒在了战场上,再也不能看到大都督的这些壮举了。”

    说到此时,气氛却有些沉闷了起来,他们仿佛都想到了当年的模样,其实距离此时并不遥远,也就三年左右,可是这三年的时间里,却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也经历了太多的磨炼。

    董策却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歉意地笑了笑,将另外一封书信递给了宁渝。

    “武昌来的信函,似乎是因为白莲教,又开始惹什么乱子了。”

    宁渝拆开了信,简单的看了看,接着又将信件折叠了回去,笑道:“一两个跳梁小丑而已,算不得什么,只是言语中似乎在催促我抓紧东进江南。”

    “眼下立马东进,却是有些不现实......我大军刚刚经历了一系列的大战,士兵本身就疲惫不堪,再加上火药、枪械以及一应物资,还未准备妥当.....”

    “这个我知道。”宁渝负手慢慢走着,那信件捏在手指间不时拍动着,“如今局势不同以往,清廷短时间是抽不出时间来了,我大军多做些准备总是好的,只要一举拿下江南,大势自然便握在我手中了.....”

    “只是,我心中实在有些不安.....”宁渝脸上露出几分苦笑,“却又不知这不安从何而来。李先生怕是还需要一段日子才能回来,我可是又要忙碌几分了。”

    安庆城自从被复汉军彻底攻下以后,此地便恢复到了往日的宁静,只是战乱给这座城市带来的危害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尽管宁渝最后是不战而降,可是整个城市的生机依然没有恢复过来,一到了午夜时,城外便有野狗叫声,那是野狗们在扒四处的死人吃。

    原先的提督衙门如今也被改成了复汉军都督府,几名站地笔直的侍卫营哨兵,背着枪在门口站岗,还有许多侍卫营的兵正在列队巡逻,防止还有满清余孽意图不轨。

    宁渝坐在书房当中,翻阅着厚厚一摞的奏章,自从拿下了安庆府之后,复汉军也不是彻底开始休息了,他很快便派了两个团去南岸拿下了池州府和徽州府,从而与江西连成了一片,只是光是占领地盘还不够,大量的官员都需要分派下去。

    如今都督府的吏员,都是从武昌调来的一批青年才俊,大多数也都是读过书的,还有一些人是从复汉军当中调拨来的,虽然说能识得一些字,可是也相当有限,至于前面那批精干的吏员,都已经被分配到各府县去当官去了。

    可是光下去也不够,宁渝除了安排官吏以外,也将许多伤残无法继续服役的复汉军士兵,给安置在了各州县,并将他们的田地都挪到了安徽这一带,还将其中的一些人委任了典史,以协助复汉军管理地方,平息祸乱。

    可是光从军队里安排人下去也不够,还得扩充军队的实力,不过眼下宁渝也不着急,到了四月份,从武昌将会调拨两万新兵充入原来的各师编制当中,另外还将守备第一师一同调集过来,到时候宁渝的手上就有了两个主力师,四个守备师,人数将高达五万两千人。

    “安庆府桐城县战乱既平,当以安置流民为先,只是先前便有清军抢掠地方,如今却是钱粮不足,还望都督府调集钱粮以支援我桐城....”

    宁渝手里执着朱笔,在呈递上来的奏折上画了个红圈,随后又在旁边写道:“一应钱粮所需,汇聚成册报上都督府,或分轻重缓急,以安定地方。”

    现如今的桐城县令,正是当初从湖南投奔过来的曾静,虽然能力十分有限,可是在复汉军中也算是兢兢业业,宁渝观察许久之后,觉得此人并非完全无智,反而对普通生民百姓颇具仁爱之心,便将他派到了受兵祸最为严重的桐城做了县令。

    只是桐城作为这一次大战的主战场,又接连遭到了清军的大肆杀戮,地方早已残破不堪,十室九空,他这个县令却是做的不容易,如今跟宁渝写来的奏章里,倒有几分字字泣血的感觉。

    想到了此事,宁渝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已经将整个桐城县的赋税免去了三年,顺带着还送过去了不少的物资支援,只是大军东进再即,能够做的也就这些,再加上其他的地方上也不太容易,若是过于宽厚未免有人说三道四。

    而此时陈采薇正好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她手中搭着一条毛巾,听到宁渝发出的叹息声,也没有去过问,只是将水盆端到了宁渝的脚下,便扯过来一把凳子,坐在上面开始脱宁渝的靴子。

    宁渝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他自知自家天天在外面跑,那双脚已经臭成了什么德行,再望望陈采薇玲珑剔透的小脸蛋,便将脚往回抽。

    “夫君,勿动。”陈采薇一把抓紧靴子,她的眸子里仿佛藏了一潭碧水,清澈无比,“这水里我撒了一些青盐,用来泡泡脚却是能够去乏。”

    平平淡淡的话语,却是有着莫大的杀伤力,宁渝也就没有再执意抽回脚,他脸上带着些许不好意思的笑。

    “臭,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怕是闻不得......”

    陈采薇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将靴子整个给脱下来,随后又抱着另一条腿,开始脱靴子。至于那一股浓郁的脚臭味,却仿佛根本没闻到的模样。

    “我记得小的时候,我便一直都是在东躲西藏的环境中长大,有时候清军逼得紧了,教里的那些姐姐妹妹们,还会带着我去山里躲清兵,那时候还小,大家伙挤在一块,谁都不敢说话,就这么一待好几天......”

    宁渝听明白了,合着这个小仙女成长的环境已经恶劣到这个地步了,那时候要是这般躲着生活,别说脚臭了,估计尸臭都得习惯了。

    陈采薇将宁渝的两只脚按进了水盆里开始慢慢搓洗,也不说话,只是就这么洗着,却让宁渝感觉心里无比地温馨,他望着面前的这个女子,第一次开始用一种柔和的目光去审视着她,没有任何的阴谋诡计,没有任何的尔虞我诈。

    或许,这才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