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密折参奏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密折参奏

    作品:《伐清1719

    张廷玉跪在地上,闻着殿内若有若无的檀香味道,不知为何心里却多了几分慌乱,这份慌乱是并不是无来由的,更多的便是来自于上方的这个皇帝。

    雍正不同于好名的康熙,做事更加实在,不会被虚名所累,可是也就意味着在某些方面,他比康熙更难对付。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束缚到皇帝。不过对于明君来说,并非无迹可寻,虚无缥缈的身后名才能让皇帝稍微顾忌那么几分。汉文唐宗莫过于此,还有那位已经死去的康熙同样如此,因此只要抓住好名这一点,臣子也能跟皇帝进行博弈。

    可是雍正就不同了,他更像洪武皇帝,对于虚名并不是那么在乎,真正在乎的是自己屁股下的皇位,所以对于那些官僚才能下狠手,对于士绅才能步步紧逼,甚至连同自己的根基八旗集团,也能进行牺牲,在这样的皇帝面前,他张廷玉纵然是再怎么能把握帝王心思,也难免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雍正微微沉默了片刻,低声道:“自皇考驾崩,朕践祚以来,未尝不一日战战兢兢,生怕将这偌大的江山,付诸东流......凡事到了临头,朕才深知其难。”

    张廷玉听不出来雍正藏在背后的真实含义,只好硬着头皮道:“皇上登基以来,天下局势却是一日好过一日,西北用兵屡获大胜,朝中吏治日益清阔,这都是皇上的功德。”

    雍正却是冷哼了一声,“朕在藩邸四十余年,凡臣下之结党怀奸,夤缘请托,欺罔蒙蔽,阳奉阴违,假公济私,面从背非,种种恶劣之习,皆朕之深知灼见可以屈指而数者,较之古来以藩王而入承大统,如汉文帝辈,朕之见闻更过之。”

    一番话却是说得张廷玉大汗淋漓,这其中的意思他自然能够明白,雍正明面上是在针砭大清吏治,实际上却是在向康熙政局发出质疑!

    这可是天底下最为大逆不道之事,张廷玉心里听得心惊肉跳,可是面上也不敢跟着雍正附和,他跪在了地上,将额头贴在地上贴得死死的。

    “哼.....今之居官者,钓誉以为名,肥家以为实,而曰‘名实兼收’,不知所谓名实者果何谓也......”雍正却不肯放过他,眼睛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张廷玉,冷笑道:“我大清有今日,这些督抚大员的功过是非,张爱卿应该有所耳闻吧。”

    说起来雍正也着实惨,世人都以为康熙驾崩之后,给雍正留下的是一个强大的帝国。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康熙好名,对于臣下也是多有纵容,特别是在康熙五十年以后的十年时间里,常常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至于百弊丛生。

    如今的大清,说起来算得上一个病恹恹的巨人,看似强大,却几乎被复汉军一根手指头给戳倒,这恰恰便说明了,大清之患在内而不在外。

    张廷玉听到了这里,心里却是有了几分谱,低声恳切道:“皇上,奴才以为当今天下人心玩愒已久,因此才有弊端丛生,皇上兴利除弊,以实心,行实政,便可根除大清的内患。”

    雍正感叹道:“正是如此,兴利除弊,以实心,行实政,爱卿这句话却是说到了朕的心头出,朕以为,政事中有应行应革能裨益国计民生者,若果能深知利弊,亦著各行密奏,如何?”

    张廷玉心里一惊,他下意识便反映了过来,密折制度在大清朝不算什么稀奇事,至少在前几年的时候,康熙皇帝便给过几个心腹大臣密折参奏的权利。

    这种所谓的密折制度,通常只有心腹大臣才知晓,他们在缮写密折时须亲自为之,不可假手于人,一切听闻皆可上报。写毕将奏文写在折叠的白纸上,外加上特制皮匣,皮匣的钥匙备有两份,一份交给奏折官员,一把由皇帝保管,任何人都无法开启。然后会安排家人将密折送往京城,中途是不允许经过驿站的,必须直达御前。

    密折的恐怖之处,在于皇帝是允许和鼓励下级官员可直接向皇帝弹劾上级长官,也就说只要有密折制度,大臣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盯着,好比在一省当中,督抚、布政使、按察使、道台都可以独自上折密奏,更奇妙的是,广大臣僚可以用密折越级言事,必定会引起上下猜疑,这种情况下还有谁敢一手遮天?

    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张廷玉心知等到了明日公布了这一项旨意,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是他张廷玉谏言的,只是这一顶黑锅,很明显就是雍正要他扛上的,他也不可能推脱。

    “奴才知道了。”

    “那你先退下吧。”

    雍正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相信张廷玉是一个聪明人,做孤臣孽子才能得到皇帝的信重,若是像隆科多一般四处结交,才会让他真正的不放心。

    从修明史到密折参奏,雍正一步步梳理着朝政,他的眼睛微红,看上去却是甚为疲惫。毕竟这数日的时间里,雍正都是休息的两个时辰左右,因此整个人的精力都有些不济,只有在困乏的时候,才会选择服上一颗既济丹。

    对于目前的雍正来说,只有忙碌起来,才能让他的精神得以放松。至少眼前的事情已经开始变得好转了起来,钱粮虽然少了半壁江山,可是只要他认真梳理,勤俭节约,将来未尝不能重新夺回来,再说他楚逆的内部就那么好调理么?

    只要坚持过了这一段时间,大清的新式火炮火枪造起来,再加上西人传教士的调理,要从几十万国族健儿之中选人才,未尝不能练成一支压垮楚逆的新军.....毕竟大清富有四方,将来无非再来一次南征罢了!

    雍正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上扬了几分,特别是刚刚服用的既济丹,药效却是开始发挥出来,使得雍正的脸色都变得红润了几分。

    京师,石头胡同历史悠久,早在明代修建城墙时,皇宫所用石料曾存放这里,故名石头胡同,如今也算是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

    石头胡同靠里面有一间新开的茶馆,双层的砖木结构三面合围,上面还有一些客房,下面挂着一块黑色的大招牌,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唤做‘望春茶楼’。

    茶楼里面有一个先生正拿着惊堂木,正在说着自己编的话本,那话本的内容主要就是讲大清朝入关的那些个破事,不过话本编的却是极为精彩,正说到洪承畴归降大清这一节的时候,却是招来了满堂彩。

    “说得好!爷们赏你几个铜子儿.....”

    一群老少爷们却是将手里的铜钱撒将过去,惹得那说书先生也是连连作揖。

    这群不把钱当钱的主,自然都是京里的旗下大爷们了,他们平日里也无事可做,便常常寻摸着京师的各处吃喝玩乐的地,到处闲晃荡,还有人闲来无事就去写了那么几段评书,给了那铁嘴先生,在京城的茶馆里四处串讲。

    当然了,那些段子里都是关于大清朝当年怎么抖威风来着,以往大伙也都是听腻了,可是随着大清朝在南方屡次大败,这一段却又重新火了起来,八旗大爷们也想靠着这几段故事,来回味一下当年八旗也曾阔过的日子。

    一名小茶童里里外外忙乎着,年岁看着不太大,可是眉眼里透着机灵,一口一个爷叫得欢快,因此也讨得了不少赏钱,他将那些铜子塞进自己的怀里,便朝着后院奔。

    “掌柜的,前院的大爷们赏下来的,您点点。”

    茶童懂事,知道这钱自己一个人吞不下来,因此每回得了大爷们的赏,便先交给掌柜的,而掌柜的照理会将那些铜子分成两份,七成归店里,三成归茶童,双方也都相安无事。

    掌柜的姓姚,去年从山东过来的,一口山东碴子味,后来也不知怎的,在京城却是开了一家茶馆,每日里便是经营这些汤汤水水,倒也过得自在。唯独有个兴趣便是养鸽子,后院却是养了不下数十只,只是在京城也不算什么,毕竟这玩鹰玩鸟的,实在是忒多了些。

    “掌柜的,俺回来了。”

    一名长相粗壮的伙计,肩上挑着两担米进了院子,他是姚掌柜的侄子,性子粗疏,不过卖得一把好力气,因此倒也颇受掌柜的看重,视为左膀右臂。

    “掌柜的,今天京城里的这粮价却是又涨了,现在这一石米三两二钱银子,比起去年都快翻番了。”

    姚掌柜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这粮价的起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只是淡淡问了句:“可曾打听了,有没有粮船到京城?”

    “不曾呢,听人说今年江南的粮是彻底没了,这北方的粮也周济不上来,现在这个价格也还没涨到头呢。”

    “恩,你先下去吧。”

    等到伙计走了以后,姚掌柜却是走进了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里,然后从里面找出了纸币,然后将墨水粗粗浸润了几分,便开始写了起来。

    “八月二十四,京师粮价三两二钱,未曾有粮船抵京。”

    写完以后,姚掌柜便将纸条给卷了起来,塞进了一个竹筒当中,然后去后院抓了一只鸽子,绑在了鸽子的脚上,给送上了天。

    眼看着鸽子消失在了天空中,姚掌柜的脸上才浮起了一丝微笑。

    .............

    从京城到江宁,足足有两千多里路,可是对于鸽子来说,中间却只需要中转两次即可,这一条用信鸽搭建起来的通信之路,却是关系到目前宁渝的大计。而这个大计的关键就是在于粮食。

    实际上在宁渝的心里,怎么打清廷是分为两条路,一条路是通过武力攻取江南的方式,来尽可能减少清廷的财源和粮源,另外一条路便是利用今年粮食的特殊情况,来套取清廷的财富,抽干清廷最后一滴血。

    因此自从占据了江宁之后,宁渝便开始利用之前在京城内的影子,来专门只做一件事,那就是每天去查看京师的粮价,以此清廷目前的粮储压力。只有在清廷的粮储压力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宁渝才会进一步通过粮食来放大,对清廷的民心造成打击。

    “今年最迟到十月份,便会有上百万的灾民,涌到京师去......”

    李绂看着舆图上密密麻麻的地名,整个人都有几分颤栗,这一仗看上去仿佛没什么,可实际上却是对清廷挥动的一次突袭。它的核心部分便是以灾民为矛,利用粮食来压向清廷,若是清廷还想继续在中原顽抗下去,那么就不得不把库存里的存粮给拿出来!

    宁渝微微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这一计谋的残酷之处,可是为了胜利......他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战火已经烧遍了每一处角落,就算是复汉军,如今也拿不出那么多的粮食来,甚至可以这么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组织这一场饥荒的发生。

    “此计更为狠毒的一点,便是等到京师的存粮耗尽之后,清廷也没办法从其他地方获得更多的粮食,到时候就算不用打,他们也很难坚持下去......胜负已经易手了。”

    可以这么说,若是再给雍正三年时间,这天下就成了两分格局,可是现如今宁渝只需要半年时间,就能彻底摧垮雍正的财政和稳定局面,到时候就算他是大罗神仙转世,也难以救下大清。

    大清,实际上从今日起便已经亡了!

    宁渝站直了身子,望着李绂,脸上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味道。

    “拿下苏州,咱们就先停下来吧.....得给江南人一个选择的机会。”

    李绂却是苦笑了几分,他当然明白宁渝这番话的意思,什么叫给江南人一个选择的机会?实际上是在警告之前在江宁作乱的那一批江南士绅,眼下不再有所谓谈判,想要什么我们自己来拿,大家只用手里的刀枪说话就行了。

    当然,如果是投降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现如今就是这么一个投降的机会,只要拿下苏州,整个江苏除了北方的徐州以外,就全部落入复汉军之手,不得不容他们多多思虑一番了。

    可以说,在对待江南士绅方面,宁渝可是比对湖广士绅狠多了。当然这其中除了复汉军坐大以外,也是有宁渝的一番深思熟虑在里面,因为江南即将成为他手里聚宝盆,这自然要先打扫一番,才能更好的去在江南构建自己的想法。

    至于那些被扫走的灰尘,没有人会在乎。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