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八爷党覆灭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八爷党覆灭

    作品:《伐清1719

    雍正脸色铁青,望着面前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的奏折,他深刻的感受到了来自清廷内部的压力,这股压力发端于江宁的失陷,在金门岛之战大败后得到了迅速的发酵,最终变成了一把刺向雍正的刀。

    “请罢西北战事,与罗卜藏丹津议和,以允禵为帅兴兵伐江南!”

    折子里的这三条要求便是刀,它们并不是那些迂腐的汉臣呈递上来的妄言,而是八旗内部呈递的折子,更准确来说是各大旗主连同八爷党在对雍正发难!

    这些人在经历了雍正登基之后的种种变乱后,强自忍耐了下来,如今却是终于寻找到了机会,借着江南被攻下的机会,掀起了八旗内部的躁动,以此来打击雍正的威信,从而为自身寻得一条出路。

    廉亲王允禩、怡亲王允祥还有张廷玉、隆科多以及其他王公大臣和各部尚书等人跪在地上,低着头沉默不语,似乎各自都有各自的一番心思。

    “列位臣工,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雍正环视了跪在地上的群臣一眼。

    怡亲王允祥脸上带着几分愤懑之色,高声道:“启禀皇上,奴才以为这些奏折实在不值一驳,我大清如今局势艰险,更应该审时度势,罗卜藏丹津此贼居心叵测,背后更是有策妄为策应,若是我大清与之议和,该贼子恐怕会狮子大开口,从我大清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更何况年将军和岳将军的兵锋已经抵达了巴塘、里塘、黄胜关等处,再加上福宁安也率军屯驻吐鲁番及嘎斯泊,实质上截断了叛军入藏之路,罗卜藏丹津已经处于我军包围当中,眼看着毕其功于一役,如何能和谈?”

    说到这里,允祥却是怒视了允禩一眼,这一次推动议和主要便是八爷党中人,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别人或许不明白,他老十三心里可是清清楚楚。

    允禩面无表情,只是轻声道:“启禀皇上,怡亲王所言固然有理,可是却也忽视了我大清如今的关键所在。西北战事从皇考之时,一直延续到现在,前前后后数十年的投入,自然不能轻废。可彼时我大清富有四海,以全天下之力自然能够支撑我大清继续西北的战事,可如今江南已失,楚逆在旁虎视眈眈,西北一战不停也得停了。”

    雍正的眼里闪过一丝怒火,他自然能够听明白允禩的话外之意,就连当初皇阿玛都没能彻底收拾了西北,现如今你何德何能能收拾西北之敌?话里的意思自然是不看好他雍正的决定了。

    张廷玉沉默不语,兵部尚书托赖只好硬着头皮道:“廉亲王,如今江南的局势却是再难改变,满保和杨宗仁在闽浙只剩下几万绿营兵,再加上几万团练,在楚逆和朱逆的夹击下,江南实难得保.....”

    允禩只是悠悠叹了一声,意味深长道:“若是君臣同心,上下用命,以十四弟为帅征伐江南,自然是能保住的。”

    这话几乎是在公然指责雍正并没有真正想要保住江南,而是选择了一味废弛的态度,这才导致江南局势再也不可收拾。

    “皇上,为了我大清着想,奴才斗胆罢西北战事,以允禵为帅兴兵伐江南!”

    允禩跪了下来,脸色坚定如铁,再多的阴谋诡计,再多的勾心斗角,终究免不了面对面的这一刻。或许,这一幕也是他想要看到的吧。

    很快,一些八爷党的大臣们和八旗的几位旗主,也出列跪了下来,他们彼此都没有看其他人一眼,动作却显得十分默契,却好似演练了许多遍一样。

    “请皇上罢西北战事,以允禵为帅兴兵伐江南!”

    “还请皇上三思啊,大清江南膏腴之地,决不可轻弃......”

    “皇上,奴才愿意领军伐江南,重收江南故土!”

    一时间殿内变得鸦雀无声,大臣们自然明白了过来,眼下的这一场争端,将会是新朝的第一场大政之争,在朝野根深蒂固的八爷党,自然不会等待着被雍正连根拔起,他们开始选择了反击。

    望着这些跳出来的大臣和旗主们,雍正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冷笑,他心里的怒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跳出来好啊,跳出来了,朕才能更好的去将你们一网打尽!

    朕要收拾的是天下,不是江南的一隅,既然你们都跳了出来,朕也就不再客气了!

    “皇考在位之时,就时常教导于朕,天下形式胜于棋盘,绝不能计较一子一地之得失,若是计较江南一地,大清将失去整个天下!”

    “我大清如今面临这般局面,关键在内而不在于外,若非先是湖广总督满丕贪索无度,又岂会惹出楚逆之乱?这其中的因由,尔等亦应反思。若是这内弊不除,纵使平了江南平了湖广,将来也会重演旧事!”

    雍正提起旧事自然另有深意,那满丕虽然已经战死,可是他当初却是八爷党的人,当时雍正还曾给康熙上折子严惩满丕,却被爱面子的康熙给拦下来了,也就不了了之,如今重提满丕,自然是要把里面的事情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矛头指向的,自然就是台下的八爷党众人。

    “尔等今日鼓噪,若是为了大清考虑,朕不会怪你们,可是若是尔等是为了一些别的想法,就算朕饶了你们,大清的列祖列宗也不会放过你们!”

    雍正扫视了众臣一眼,最终定格在了廉亲王允禩身上,这一幕自然也就被大臣们尽收眼底。

    廉亲王,估计是要栽了。

    “朕以为,廉亲王允禩若肯实心办事,部务皆所优为。论其才具、操守,诸大臣无出其右者,可资于理,朕甚爱惜。可惜其心术之险诈,诸大臣亦无与之比者,朕亦不能纵容之......”

    “皇考当年亦曾言称:‘春秋之义,人臣无将,将则必诛。大宝岂人可妄行窥伺者耶?胤禩柔奸成性,妄蓄大志,朕素所深知。’如今允禩仍不肯悔改,朕实难再忍,暂交宗人府议处。”

    终究是王弟,雍正也不想失了体面,最终还是一个交宗人府议处的决定,只是跪在地上的允禩却是整个人都已经瘫软了,他重重吐出一口气,环视了一眼身后的八旗王公大臣们,只见那些原本支持他的各旗旗主们,此时都是一副漠然视之的态度,他终于是明白了过来。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奴才领旨谢恩。”

    允禩脸上流淌着泪水,接了旨意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算是彻底垮塌了下来。

    次日,雍正再一次下发诏书,以吴尔占、色尔图、苏努、鄂伦岱以及等“无知妄乱,不安本分”,遣往盛京居住,夺其属下佐领,谕称:“从前伊父获罪于皇考,贬其亲王之爵,伊等怨望,肆行诽谤。”“伊等希图王爵,互相倾害,陷伊宗嗣于死地。”连同苏努之子勒什亨革职,发往西宁。

    过了数日,雍正再一次谕诸王大臣,言称:圣祖生前,因允禩种种妄行,致皇考暮年愤懑,“肌体清瘦,血气衰耗”,伊等毫无爱恋之心,仍“固结党援,希图侥幸”,朕即位后,将允禩优封亲王,任以总理事务,理应痛改前非,输其诚悃,乃不以事君、事兄为重,以允禟、允禵曾为伊出力,怀挟私心。诸凡事务,有意毁废,奏事并不亲到,敬且草率付之他人。

    这么一套组合拳下来,算是彻底把八爷党给连根拔起,甚至连同亲近允禩的皇三子弘时在这件事里也吃了发落。整个八爷党算是彻底烟消云散,众臣都已经认定了一个事实,新君可真不是闹着玩的,大伙还是赶紧配合着吧。

    趁着当下的这个机会,雍正皇帝再一次就八爷党一事发出诏书,亲手写下了一篇《御制朋党论》,算是给八爷党给敲下了最后一颗钉子。

    “夫罔上行私,安得为道?修之所谓道,亦小人之道耳…朋党之风至于流极而不可挽,实修阶之厉也。设修在今日而为此论,朕必诛之以正其惑世之罪。”

    宁渝捧着这篇《御制朋党论》,脸上却是有几分惊喜,这雍老四做事还真是挺狠的,也怪实在了一些.......

    实际上在雍正这一篇《御制朋党论》之前,欧阳修曾经也写过一篇《朋党论》,只是彼时说的朋党论不算什么贬义词,还提出君子有朋,小人无朋的说法,说白了就是皇帝需要朋党,因为有朋党竞争,这皇位才能做得安逸,要是没了朋党,反而不利于江山社稷。

    严格来说,这种想法其实也很常见,毕竟皇帝不怕没人做事,最怕底下的人做事都连通一气,有了朋党皇帝可以更好的掌控权柄。可是如今放在雍正身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在他看来,这天下有朋党就会有斗争,有斗争就会影响做事,因此朋党是大大的不好。

    李绂对于康熙的了解颇深,对这个老四的了解反而比较浅显,他苦笑着摇摇头道:“世人皆知雍亲王行事脚踏实地,因此由此情况是很正常的。”

    宁渝有些苦恼道:“这天下有朋党太正常不过了,就连我复汉军内也是分为朋党的,毕竟底下的人要做事,难免会抱团。若是凡事都由皇帝做主,恐怕天下也会乱了。”

    说道这个时候,宁渝对于这几个劳模皇帝颇为佩服,从洪武到雍正,二人都是那种不眠不休的做派,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抓在自己的手里,所以还要什么朋党,大伙都听自己的多好。

    当然,这二位也不是人人都能学来的,朱元璋是自己创业打天下的,这年轻的时候身子骨比较强壮,吃得消这么大的工作量,可是雍正就不一定了,宁渝知道他在后世是早死的,但是到底是累死还是吃药吃死的,却记得不太清楚了。

    李绂微微一笑,却是从怀里掏出一份折子,呈递给了宁渝,低声道:“《江南工商管理条例》目前已经拟好,还请大都督过目。”

    在宁渝的心目当中,是准备将目前打下来的江宁,来试验自己的新工商管理条例,以此来论证自己的理论,只要在江南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那么就可以在目前的复汉军当中全面推广开来。

    这一次的《江南工商管理条例》说起来是针对工商的,却在里面也夹杂了许多私货,可以说实质上是对现状的一次改革。

    宁渝在这一次的改革当中,首先第一点就是否定了传统的‘士农工商’说,而是建立了新的户籍制度,这种户籍制度打破了传统的职业世袭化,也取消了各民之间的不平衡,说白了,大家伙不管是干什么,在地位上是彻底实现了平等。

    这一步其实本来是很困难的,哪怕在复汉军内部当中,也有很多人以为那些泥腿子跟他们不是一类人,还有人觉得商贾皆该死,就算不死也该重重收税的,当然这些想法自然也不是主流,只是想要纠正过来却十分困难。

    宁渝也不指望这新观念一日就能普及开来,所以在《江南工商管理条例》当中也只是简单提了一句,关键的一点主要在于给工商解绑,让他们能够放开手脚。

    除此之外,宁渝还正式将盐铁专卖制度给确定了下来,复汉军境内的所有盐铁资源都收为官营,并且禁止私人参与到经营和买卖当中来,特别是为了控制境内的资源不会外流,特别是不会流逝到清廷手里,还专门制定了战略物资交易管理办法,简单来说,所有私人士绅想要交易战略物资,除了向复汉军报备之外,就只能选择走私。

    当然,在《江南工商管理条例》当中,还有关于税收的调整,那就是在原来的商税、矿税和盐税的基础上,重新调整为工商税,该税相对之前的商税要重上许多,可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它却是切实地改变了这个时代商贾身上的负担。

    因为在《江南工商管理条例》中,彻底取消掉了复汉军境内的一切关卡,不会再有以往那种每到一地就会重收一遍税的情况,堪称是商家的最大福音。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