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希望之地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希望之地

    作品:《伐清1719

    江宁城,牵灯挂彩,人来人往甚是热闹,倒不是复汉军有什么大喜事,而是如今江南各省的四五百名商贾,应复汉军大都督邀请,已经齐聚了江宁城,为的自然便是刚出台的《江南工商管理条例》。

    为了这一次的盛事,连同湖广商会和江西商会也曾派了代表前来,目的自然是见证《江南工商管理条例》,也会自身日后的改革奠定基础,因此这一次的大会,实质上是复汉军麾下工商行业的一次大整合。

    针对这件事,宁忠源也曾打算过要来参与,可是处于种种考虑,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主要还是担心势力之间做不好平衡,特别是在宁忠源亲自参与后,整个大会恐怕会变了味道,这就失去了宁渝的初衷。

    当然在召集这次大会之前,许多江南商贾心里还是颇为忧虑,特别是程、王、谢、张等江南豪商,对于目前的复汉军还是抱着警惕的心态,他们不相信清廷,但是也不代表相信复汉军,所有人都在观望。

    不过先前的湖广商会也跟江南商会有过沟通和合作,特别是江南程家跟湖广的程家还带着点关系,因此在程家家主程远芝的一封信件之后,程家便决定率先参与,他们的参与也就带动了其他的许多大商,以至于绝大部分的商家都参与了进来,除了一小部分别有用心的商贾以外,江南的商贾却是都到齐了。

    复汉军在江宁城内的一处空地上临时搭建了彩棚,里面都是一些简单的桌椅板凳,再加上一些茶水点心罢了,虽然十分简陋,不过胜在地方宽敞,同时容纳四五百人也是绰绰有余,再加上空旷明亮,倒也显得颇具格调。

    许多商贾们此时正围坐在一起,既有大商号的掌柜,也有中等商家的东主,都在沟通着最新的消息,毕竟这一次大会关系到大伙的未来前途,因此也不得不多加谨慎,就算到时候有什么变故,也能一起应对。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在众人当中,江南程家家主程万度颇受众人的重视,在这一次大会当中,也是他率先响应复汉军的号召,因此许多人都以为他有一些内部消息,此时都围在了程万度的身边,想要了解一些东西。

    “程爷,这个所谓的工商管理条例,对咱是好事还是坏事?”

    谢家家主谢殊脸上透着几分紧张,他深知做生意得跟官府保持着距离,不能太疏离也不能太热络,疏离了有了事没人能摆平,太热络搞不好就被人一口吞下去,这复汉军如今的门路还没摸清楚,心里多多少少就有些紧张。

    程万度四十出头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听完谢殊的一番话,心里便有几分不屑,也不接这个话茬,只是转头道:“诸位,眼下有桩天大的买卖放在你们面前,可是你们却视而不见,实在是有些眼拙了......”

    “哦?天大的买卖?”

    一听这话,众人就有些奇怪了,大家都是出来做生意的,凭啥就你看到了买卖?

    程万度笑了笑,“咱们商贾子弟,打小都是听的各位商家前辈的事迹,远的有那范蠡吕不韦,近的有那大清八大皇商,这些事情都进了狗肚子不成?要我说,你们就是格局太小,要是这回事做成了,咱就算成不了吕氏,这八大皇商的位子,倒是可以想办法捞到手!”

    一听八大皇商,众人心里便有了谱。要知道,如今的大清朝里,晋商堪称是天下独一号,占尽了天下商贾之利,其他地方的商贾跟晋商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但是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大清开国时的八大皇商。

    “八家商人者,皆山右人,明末时以贸易来张家口,曰:王登库、靳良玉、范永斗、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本朝龙兴辽左,遣人来口市易,皆此八家主之。定鼎后,承召人都,宴便殿,蒙赐上方服馔。”

    说白了,这八大皇商其实就是八个大汉奸,他们通过张家口的贸易活动,暗中为清军输送军需物资和情报,甚至在清军最困难的时候,给清军提供粮食,兵器,火炮。明军有需要的物资,也会被他们勾结官吏输送给满清,到后来连明军的兵力和布防图等情报,也都会被出卖给清廷。

    因此,这八大皇商为大清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后来清廷夺了天下后,也没有忘记他们,在顺治初年,顺治便将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八位山西有功之商,召入京城赐宴便殿,还入籍内务府,封为皇商。

    在列位商贾看来,若是能够为复汉军效力,获得一个皇商的资格,那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收获,当下很多人便开始盘算,彼此之间也在交头接耳,让整个场地变得有些乱哄哄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棚外涌进来许多穿着大红军衣的复汉军士兵,他们身上背着火枪,一个个昂首挺胸走了进来,每步站着一人,却是将整个大棚内外变得固若金汤一般,接着这些士兵们哗啦一声整齐跺脚,看上去气势非凡。

    “大都督到!”

    宁渝穿着一身月白色长衫,脚上踏着一双福字履走了进来,身后则是跟着宁忠景、宁忠信、李绂以及吴敬梓等人,众人如同众星拱月一般,让宁渝整个人的书生气倒是减少了许多,也显得更加温润如玉。

    宁忠景和宁忠信都是从武昌赶过来的,为的便是能够通过这一次盛会,来见证

    望着宁渝那张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面庞,程万度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慨,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无数人的命运,甚至能够决定许多人的生死,可是他还是那么的年轻。

    “复汉军如今已经全面收复江南,本督终日忙于军务,未曾有机会跟诸位细谈江南的未来,还请诸位见谅。”

    宁渝脸上带着笑意,话语里却是把在座商贾的地位给抬高了许多,“江南的未来”这话一下子就让在座众人的心气高了许多,多少有了些被重视的感觉。

    “今天来,主要是希望将来的江南,能够成为我复汉军真正的未来希望。世人都说,我复汉军的根基在于湖广,可是在本督看来,复汉军的未来却在江南。”

    “江南的未来,则是在于商贾。可历代以来,商贾都受人鄙薄,处处受限,想要安安稳稳把生意做下去,实在是难之又难,除了把自家的命脉交付人手,便没了其他办法。”

    “本督在湖广的时候,人言楚地多人杰,可是本督以为江南才子不逊于湖广,商贸之风更是大盛于湖广!因此,这一次的工商促进条例,就放在了江南,等到江南做出了成绩,便会向其他诸省推而广之。”

    众人心里听得火热,可是又怕新法于己不利,当下便紧张问道:“大都督看重江南,江南亦不会负于大都督,可是这新法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宁渝微微一笑,拍了拍手,李绂随后站了出来,将《江南工商管理条例》一条条公布了,讲到前面取消四民限制后,众人脸上都有几分喜色,他们虽然不是特别在乎这个东西,可是谁也不想无缘无故变成下等人不是?

    众人都是一脸喜色,只是他们心里也清楚,这有得必有失,前面都是保障商人的权益,后面想来就是对商人的要求了,因此喜色还未敛起,心里却是多了几分紧张。

    “伪清税收种类繁复,积弊甚多,就好比光是盐税一项,就分为灶课、引课、杂课、税课、包课,朝廷课银繁重,还有茶、矿、酒税亦是多番征收,除此之外,清廷各省亦设地方税种,层层盘剥下来,以至于小民深受其苦,商亦不能得利。”

    一番话却是说到了众人的心坎里,他们相视一眼却是苦笑了一声,这不仅仅是大清的问题,这历朝历代下来谁又不是呢?别说解决了,到了大清朝更是加了又加,以至于这个年代的商贾都是巴结一方权贵,才能避开这些索取。

    宁渝见到众人陷入深思,趁热打铁,高声道:“从今天开始,我江南商贾将再也无需忍受这些苛捐杂税,根据《江南工商管理条例》规定,自即日起,江南商贾将通行工商税,取消一切其余地方杂税和关卡,从此在我复汉军内行商将畅通无阻。”

    “大都督之言若真能实现,我江南商贾上下,无不视大都督为再生父母!”

    程万度脸上带着泪水,连同其他的商贾们一起,黑压压一片跪在了地上,磕头不止。

    从商,从来都不是一件比其他行业更轻松的事情,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几乎意味着艰难险阻时刻相伴。先不说竞争对手,光是沿途关卡的盘剥,再加上乱七八糟的商税,就足以使得商家轻轻松松就能破产。因此宁渝今天的这一个制度,却几乎为他们营造了做梦也想不到的营商环境。

    为了这个环境,他们愿意付出巨额钱财,愿意付出辛苦,因为只要有了这个环境,他们在将来甚至能够赚回更多的利润!

    谢殊暗自思忖了一番,却是跪在了地上:“大都督所言,莫不是要让咱们成复汉军的皇商?若是如此,奴才愿意奉献家产!”

    得,好端端的气氛被这个家伙个给破坏的干干净净,宁渝一听这话却是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我复汉军无需皇商,更不要奴才!”

    这一下子却是让谢殊意识到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心里不由得大悔,却是暗自责怪程万度起来,这出的什么狗屁主意!

    “小民该死!小民该死!”

    一旁的商贾们也有些不太明白,他们以为这样的待遇只有皇商才有,当下与谢殊一同心思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听宁渝的口气,却蛮不是这么一回事,心里便有些疑惑不解。

    李绂连忙出来打圆场,他指了指众人,然后叹息道:“你们实在是糊涂,我复汉军如今收复江南,要建立的是咱们汉人的天下,又哪来的奴才一说,至于皇商,更是不必,你们想要这样的条件,很简单,只需要遵循咱复汉军的条款即可。”

    一听这话,程万度却是明白了过来,他试探问道:“莫不是《江南工商管理条例》上,还有些其他的说头不成?”

    “正是。”李绂接过了话头,“我复汉军是将苛捐杂税都取消掉了,那么工商正税自然也有所调整,原先的工商正税税比太低,如今暂定为十中取一。”

    十分之一的税看似比如今大清的工商正税要高出许多,可是只要把那些苛捐杂税加上,商贾所需要交纳的税收其实是远低于大清的,在座的众人无一不是人精,心里自然很快便算好了这一盘账。

    “可是大都督,咱们这条例能实施多久呢?”有人在底下小声问道,引起众人一片赞同。

    毕竟这再好的条例,还不是官府手里的鞭子,说改就能改的,官府到时候真要是修改了,他们也没有丝毫办法去对抗。

    宁渝微微有些沉默,他当然明白这些人的担忧,其实这里面是缺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一环,也就是所谓的根本大法——宪法。没有了宪法的限制,有疑虑是再正常不过了的,可是,他现在还不能给。

    当然眼下这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宁渝自然也是做好了相关的准备,他微笑着点点头,却是挥了挥手,只见几名士兵却是将一个精铁打造的柱子抬了上来,上面还蒙着一层细布,看上去倒有些神秘的味道。

    众人有些惊讶,只见宁渝伸手将细布给扯了下来,那个柱子的真实面貌很快就透露在众人上面——那上面被刻下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文字,字字铁笔银钩,工整详细,正是《江南工商管理条例》文本。

    “诸君心中之忧虑,亦是本督心中所忧。因此今日特铸条例法柱,将会陈放在江南工商总会的大堂里,人人皆可看法,人人需得依法,若有违者,天地所不容!”

    “本督宣布,江南工商总会,今日正式成立!”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