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扑朔迷离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扑朔迷离

    作品:《伐清1719

    宁渝心里虽然已经接受当皇帝这件苦差事,可是心里却始终有些担忧,虽然说经过了这一连串的大战,现如今复汉军的绝对主力已经被他握在了手里,可是在很多时候,也必须得考虑到复汉军老一辈的想法。

    “父亲身体自然是最重要的,可是我毕竟没有父亲那么高的威望,若是贸然上位,会不会有人不服气?”宁渝试探道。

    “有人心里不舒服是正常的,这也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咳....咳......”

    宁忠源又咳嗽了几声,脸庞微微有些红,随后便接着说道:“你放心,该扫除的障碍,为父会为你扫除,有些人既然不听话,那就干脆让他们闭嘴.....成大事者,不应该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宁渝心里一动,他联想到了崔万采前面说的那些话,这一次复汉军内部搞不好真的会来一次大换血,很快便又想到了在码头上杀掉的林秀夫,心里微微有些后悔,既然要准备大动,这个人也确实不应该就这么杀了。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用现在的想法去衡量当时的做法却显得有些愚蠢了,宁渝微微叹了口气,这一段时间下来,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当局者迷的状态,如今也应该跳出局面来看看了.......

    宁忠源似乎猜到了宁渝的想法,低声笑道:“你这个年纪能做到如今这个样子,就已经是天纵奇才了,这人事上的一些东西,以后慢慢学就好了,你有崔万采这样的好师傅辅佐,人心将来也只是你手里的珠子,随意摆弄了......”

    “孩儿惭愧,或许是迟钝了......”宁渝心里确实感觉到几分惭愧,严格来说他虽然是在前一路披荆斩棘,可是却是父亲等人在后面遮蔽住了宁渝的后路,否则岂能如此轻松,如今要改革,料理这些事情的首尾,还是落在了父亲他们身上。

    宁忠源悠悠道:“为父打了一辈子仗,其实懂得的大道理并不多,只是有些话却是要告诉你,人在江湖,尽可以讲一些仁义,可是一旦入了庙堂,切不可讲究小仁小义,你的心里要有大义,为了大义无论做些什么,都是可以付出的代价。”

    “救一人百人为仁,可是却是小仁,救百万千万者,方为大仁。”

    宁渝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磕头,“孩儿明白,所谓的仁义道德,不过是凡俗之念,这天下当有方正的君子,也当有为善的好人。可是当皇帝却不能成为这样的君子和好人,否则于国于民,皆是大害。”

    至此,宁渝心里的所有东西都被串了起来,他在努力的磨掉自己心里的那些局限,将来也能努力的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帝......

    回到了自家的宅院后,崔姒和陈采薇很快便迎了上来,在宁渝跟宁忠源详谈的时候,她们二人也在一起聊天,当然气氛也有些略微尴尬,只是二人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性子,因此气氛比宁渝想象的还要轻松许多。

    二人虽然因为入门顺序论了尊卑,可是崔姒年纪比起陈采薇而言,其实还要略小一些,她对陈采薇之前的那段江湖生涯倒是颇感兴趣,二人聊了许久都是在聊这些方面的东西,见到宁渝回来,不由得感慨道:“采薇妹妹着实受了许多苦头,这江湖初听起来潇洒肆意,可是背后的辛酸血泪也不少呢。”

    宁渝微微一笑,“寻常人常常以没见过的感觉到好奇,再加上说书先生的一番渲染,也就让许多人以为这江湖多么潇洒,实际上那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的故事,常常都是人编出来的,为的自然是让其他不知情的人,一头栽进江湖这谭污水里面去,再也出不来.....”

    陈采薇见崔姒脾气甚好,此时心里也放下了警惕心,低声感慨道:“说起来或许不信,自打我出生以后,父亲便常常带着我东躲西藏,既要防备官兵的追缉,也要提防江湖中人的暗算,后者行事往往更要狠辣一些.......所幸后来嫁给了夫君,如今才过上了以前都想不到的好日子哩......”

    这才是真正的心里大实话,说起来陈采薇出身也不算差了,好歹之前也是白鹤道总舵主之女,后来还成为了白莲教圣女,吃穿用度也是顶好的,可是白莲教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四处流动的邪教,真要细论起来,比起一般的大户人家也好不到哪里去,跟宁家这样的富贵比起来便差了许多。

    三人说说笑笑之间,时间却是过的飞快,难得宁渝这几天还算空闲,因此也能多陪陪二人说话。

    等到夜色降临之后,陈采薇颇为识趣地先行离开了,她当然明白宁渝一直呆在了江宁,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与崔姒相聚,便将时间留给了崔姒,以解相思之苦。

    等到没了他人在场,夫妻二人也就少了许多顾忌,特别是对于崔姒来说,更是多了几分激动和羞涩。

    “夫君,前些日子我陪祖母说话,却不料祖母说了一番话,却是有些难以启齿.....”

    话还没说完,崔姒的脸上便出现了一抹飞霞,看上去煞是可爱,让宁渝心里都有些痒痒的。

    虽然宁渝心里已经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却故作不知,一本正经地打趣道:“却是什么事情难以启齿?你我夫妻二人本是一体,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崔姒没有听出宁渝语气的戏谑之意,只是轻轻扭了扭身子,低声道:“姒儿身子一直未曾见喜......祖母便多问了两句......”说完话也不敢抬头看宁渝,脸上更显得红了几分。

    只是过了许久,崔姒见宁渝没动静,便悄悄抬头瞥了一眼,却见宁渝正一脸坏笑地望着自己,当下便知道自家的夫君正在打趣自己,当下便有些羞恼:“你个坏胚子,就知道寻人家的开心......”

    “嘿嘿.......”宁渝低笑了几声,“为夫若是不坏,你如何才能见喜?”说完便飞扑了过去,二人闹成了一团。

    一夜春宵自然无言,只是此时的武昌城内,并非处处都是这般和谐,至少对于影子总部来说,如今堪比人间地狱。

    位于武昌城西有一片低矮的楼阁,上面没有什么装饰物,也没有挂上匾额,可凡是复汉军内部的人都知道,这一片楼阁便是目前复汉军影子的总部,此地又被称为影阁,堪称是天底下最为恐怖的地方之一。

    影阁表面上并不出奇,大部分的阁楼只有三层高,可是只有影子内部的人明白,这三层楼又被称为是阳阁,何为阳阁?那是能见光的地方,所有面子上的东西,都是在阳阁里进行的,包括像影子的选拔还有相关授勋等事情,都是可以见光的。

    然而影子真正的核心部分在影阁的地下,一共分为四层,被誉为阴阁。每一层的占地面积都是非常大,其中第一层是影阁内部军械、后勤装备的存放地,而第二层则是审讯室,第三层是影阁的秘密关押地,最后一层则是影阁的机密档案库。

    当初为了修建影阁,宁渝还专门从前线调拨了许多清军俘兵,特别是大量的八旗兵都被安排去修建影阁,可是等到这七层影阁建好之后,所有参与修建俘兵就彻底销声匿迹了。

    宁千秋沉默着一路走进了影阁当中,然后从密道内直接下到了地下第二层,这里面有许多人正在被审讯,只是原本就位于地下,再加上墙面也做了相关的隔音处理,因此这些人的惨叫声,并不会传到其他地方去。

    “启禀大人,那几个士子都是软骨头,很快就已经招了,他们都是听信了林秀夫的蛊惑,准备随他一同登船北上去京师......属下以为,他们没有说谎。”

    一名脸上带着块胎记的中年男人,毕恭毕敬地对着宁千秋禀告,他嘴角带着几分不屑的笑容,看来整治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士子,并没有让他感觉到几分满意。

    宁千秋微微叹口气,他心里虽然有了几分预感,只是听到结果时依然感觉到几分失望,不过很快他便转移了注意力,“那个胖子......什么来头?”

    “郑家放出来的棋子......或者说连棋子都算不上,不过这个胖子手里有一份行船文书,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安排林秀夫等人出逃......”

    “郑家......”

    宁千秋点点头,“郑家参与进来的程度到底有多深?这件事非同小可,一定要弄清楚!”

    中年人似乎早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他毫不犹豫道:“属下以为,郑家参与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不大,他们似乎并不知道林秀夫背后藏着的那些人......和事。”

    “那林自言呢?”

    “林自言在知道林秀夫身亡的消息后,便一头撞死了......”

    宁千秋脸上露出了几分冷笑,这里面若是没有鬼,他可以把宁字倒过来写!甚至可以说,从一开始林自言出卖满清暗谍这件事,这里面似乎就透着一些诡异的东西。

    “现在这些东西还远远不够,影子需要从林自言和他的那批暗谍名单上着手,一定要深挖细查,这个过程中无论牵涉到谁,一定要严查不误!我手里有大都督的调兵手令,若是情况危急之时,可以自主在都督禁卫旅调一个营以下的兵力!”

    这是宁渝在走之前给到宁千秋的一个保障,复汉军一个主力营的编制是五百人,一般来说是会配有火炮的,用来做这件事实在是绰绰有余了。

    “这几个士子也不能就这么放过,拿他们去威胁他们家族,想不吐出点东西可不行......”

    宁千秋仔细想了想,随后低声道:“针对程家和郑家的监控一定要再上一个层次,我要了解他们的一举一动,至于胖子那边,先审再说其他。”

    “是,属下明白。”中年人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光,作为影子,他们最大的乐趣便是从寻常人最难以注意的角度,切入进去递出一把匕首。

    程家此时也是一片肃穆的气氛,程家老太公一手抚须一手执着拐杖,望着面前跪着的一干子侄后辈,脸上带着几分冷意。

    “你们都说说,汉阳码头一案,跟你们到底有没有关系!”

    跪在下面的一名程家中年人低着头,他是程老太公的第四子程望,在程铭去担任复汉军第三师师长之后,他便开始操持起了整个程家的家务。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启禀父亲,程家上下绝不会参与此事.......二哥在福建打仗,程家人心里是有数的.....”

    “哼,没有就好,老夫跟你们都说过,这做人最忌讳的是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若是这件事跟我程家有关系,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到时候就算楚王爷不怪罪下来,老夫也得亲手砍了他!”

    程远芝微微叹了口气,他望着这些灌注了无限心血的后辈们,却是感觉到了几分失望,眼下除了一个程铭还算可造之才以外,剩下的却是一蟹不如一蟹。

    相较而言,宁家不仅出了一个宁家天才宁渝,其下还有好几个能干之辈,甚至就连宁家不肖宁千秋,如今也开始在影子里展露出了峥嵘一面,这让程远芝都有些好奇,莫非这宁家祖坟风水就好到了这个程度?

    说起来其实也很玄乎,在宁家起事以后,便有人打起了宁家祖坟的主意,声称宁家祖坟藏风藏水,更有一条大龙横贯其中,为真龙潜地,等到他日,真龙必定会一飞冲天,成就一番伟业。

    这话说的虽然不尽不实,可是后来复汉军的发展却完美契合了这段话,宁渝在安庆击垮了康熙的清军主力后,许多听过这段话的人无一不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宁家这真龙,确确实实应在了宁渝的身上,否则朝廷的二十万大军,怎会如此不堪一击?

    当然了,这封建迷信的东西,宁渝听了虽然只是笑笑便罢,可是宁家其他人却不敢随意等闲视之,就连宁忠源都开始或多或少信了几分,还专门安排的一个营的兵力去看护宁家祖坟,还特意给了封号,唤作护陵卫,以防宵小窥伺。

    见到程远芝如此生气,这倒让其他的程家子侄感到几分不解,不就是几个人想要跑到北边去吗?至于这么大动静?这先前跑的人也不算少啊......只是眼下这扑朔迷离的情况,也着实让人多了几分担忧。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