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除旧迎新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除旧迎新

    作品:《伐清1719

    随着除夕一天天逐渐接近,武昌城内也开始张灯结彩,准备欢度这一年到头来难得的喜庆日子,相比起过去两年,今年的武昌城终于能够安安心心过一次大年了。

    在除夕之前的前三天,宁忠源表示为了酬谢大伙辛苦了一年,特意召开了一次特大的宴会,这一次宴会当中,将会请到目前复汉军各个体系当中的中高层,像政事堂、枢密院还有监察院各部都有安排,还有军内团级以上的军官也都会参与这一次宴会,由于宴会被安排在东湖岸边罗家山下,因此又被称为东湖之会。

    说起来,这次的东湖之会自然不是一场单纯的宴会,而是宁忠源已经筹谋已久的一次聚会,目的是为了在这一次会上,彻底奠定来年复汉军立国的一些事情,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确定宁渝登基一事,要在人心上把这件事给落实下来。

    宴会所在地位于东湖岸边的一处空地之上,此处已经建立了一座高台,虽然并不奢华,可是却相当阔大,上面已经摆放了许多桌椅,可以同时容纳上千人酒宴,看上去倒也显得十分威武,台上还写了两个大字——珞珈。

    尽管还没有到规定的时候,但是已经有许多人前前后后抵达了高台,他们或许三五成群,或许独自一人,人人眉眼带笑,尽情享受着胜利的味道。

    是啊,仗打到了这个地步,一个国都打出来了,也该享受享受了。

    在他们的心里,或许是将自己当成了什么名将名臣之类的,满心以为这铁打的江山,是他们一点点啃下来的——但是在宁渝看来,在座绝大多数人的价值并没有达到不可取代的地步,毕竟大多数仗都是宁渝带人打下来的,再加上复汉军本身的装备和战术,对清军也是属于碾压状态,因此并不需要将领多么强大。

    “珞珈?此为何意?”

    前来与会的众人当中,大多也都是读过诗书的,可是看到了台上大大的‘珞珈’二字,便纷纷引经据典,可是过往的典故当中,确确实实没有关于‘珞珈’的典故,便有些令人不解。

    当然,这卖弄文采之事,也会有专门的人出马,状元彭启丰作为楚王府侍从室行走,如今即将结束观政生涯,因此也是有资格来参与此宴,也受到了许多人的重视,他们不由得纷纷看向了彭启丰。

    彭启丰这一次前来,身边也聚集了几名好友,见众人要他来解惑,当下也不甘示弱,便仔仔细细看了几眼,细细沉思了下来,不过想了许久,终于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珞者,石头也;珈者,头饰也。此珞珈确实未曾出现在典故当中,不过我知道咱们这里便是罗家山下,莫非是将‘罗家’改成了‘珞珈’?

    “翰文兄果然大才,小弟实在是佩服不已。”

    一声清朗的声音传来,却引起了众人的好奇之心,便纷纷望向了来处,却见到一名年轻人正快步走了过来,正是跟彭启丰同列三甲的吴敬梓。

    彭启丰望了一眼意气风发的吴敬梓,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艳羡,他虽然是状元之才,如今也位列要职,可是跟吴敬梓比起来,反而没那么重要,因为朝中众人都知道,吴敬梓是被宁渝给亲自要过去的,这其中代表的意思,自然令彭启丰都有些羡慕了。

    谁不知道等到复汉军立下一国之后,宁渝就是妥妥的太子?等到将来,那就是妥妥的皇帝,到时候在宁渝身边的人,自然都能鸡犬升天。

    当然这个时候的彭启丰还不知道宁渝马上要登基的事情,他热情地拉过了吴敬梓的手,向着周围的士子们介绍道:“诸位,这位便是吴敏轩,来头大的吓死人,当然其一身的文采也是让我颇为钦佩呢。”

    吴敬梓微微一笑,跟周边的士子们互为一礼后,才瞧了瞧台上的‘珞珈’二字,笑道:“翰文兄所言非虚,此‘珞珈’者并非出自典故,实则是将‘罗家’改成了‘珞珈’,这其中的手臂,便是出自于大都督。”

    听到吴敬梓提到了宁渝,当下所有人都齐声赞叹,有人夸这一改动几乎有点石成玉之妙,将俗气的‘罗家’变成了非凡的‘珞珈’,还有人以为,这珞珈山听起来就高雅脱俗了许多,于此地举行盛会正是理所应当之举。

    众人一番交谈之下倒是颇为热闹,不过也不止是这些文人雅士在这里卖弄风骚,复汉军的武将们也是雄赳赳气昂昂的神态,像董策、许成梁、李石虎等人几乎引领了所有的风头,在人群当中也是极为扎眼。

    在李石虎身旁,还站着一名右眼蒙着黑布的年轻汉子,正是一战攻上江宁城头的郝昭,不过由于战事的缘故,他的右眼也为此彻底失明,还曾受到过宁渝的亲自嘉奖和宁忠源的借鉴,也算是给自己挣下了不小的功劳。

    为此,郝昭也受到了禁卫师的师长宁祖毅的认可,将其直接提拔到了新组建的禁卫师里面,在群狼环伺的禁卫军里,一举坐上了禁卫师一团团长的宝座,成为了武昌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

    在这一次的大会当中,禁卫师负责全方面的安保事物,不过由于郝昭现在的身份,倒也不必亲自去盯着,因此也就陪同着刚刚到武昌的几名老上司,一同谈天说地。

    许成梁微眯着眼睛瞧了郝昭一眼,哼哼道:“第二师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的人才?要不是老宁下手快,老子估计也得跟大都督要你!”

    董策嘿嘿一笑,高声道:“许成梁,你的二师现在可是担负着西北的重任,郝昭过去怕是浪费了人才......”说完后,一众**子便笑个不停。

    许成梁当然知道自己这个老对手不会放过奚落他的机会,只好无奈道:“你以为老子愿意......那年羹尧是个什么东西你们不明白,当初还在打的时候,他就一直坚守不出,咱们当时的任务是固守,不允许随意扩大战线,也就放过了那老小子......”

    “可是没想到啊,后来这老小子竟然直接去了青藏,这一下子可好,咱想找他打都没机会了......只能等时机合适以后,大都督一声令下,老子就砍了年羹尧的狗头!”

    说起来也巧,当初的第二师除了在长沙打了一场大战以外,其他时候并没有多少参战的机会,作为主力师一直在郧阳府跟清军反复纠缠,只是看到了其他主力两个师在江南打过来打过去的,心里不免也有几分羡慕。

    当初的第二师师长宁忠义在整军过后,也就不再担任了第二师师长一职,由副师长许成梁接任,他跟董策二人也算是都上升到了师长位置上,不过董策后来到了大都督府担任参谋处处长,相对来说要比许成梁要领先一步。

    众人一片吵吵闹闹的时候,一队队王府侍卫走进了会场,接下来便是宁忠源、宁渝、程远芝、郑先还有崔万采等人,一同走了过来。

    等到宁忠源坐了台上的主位之后,宁渝等人分成两派坐了下来,而其他的人也都纷纷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这上千人便成为了目前复汉军的最核心力量了。

    “起!”

    随着一声令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红色的官衣瞬间变成了一片海浪,他们手中举杯望着宁忠源,眼神里带着几分狂热。

    “为楚王贺!楚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阵阵呼喊声如同浪潮一般席卷而来,在所有人的心里,复汉军是一个自己亲身参与进来的传奇,一个席卷了南方诸省的传奇,一个掀翻了鼎盛大清的传奇。

    在这个传奇当中,固然有战无不胜的宁渝宁大都督,可是更关键的还是宁忠源,没有他率先带着众人走上了这条路,许多人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因此这一声楚王万岁确确实实喊得真心实意。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特别是对于从雏鹰营出身的孤儿而言,他们对于宁家和复汉军所赐予的一切,都难以忘怀,特别是董策和许成梁二人,他们几乎是同时想起了当年在寺庙里的那段日子,若是没有宁渝伸手,恐怕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会活生生饿死。

    正因为如此,他们对宁渝和宁家的忠诚,几乎都是最高的一批,用董策的话来说,无论众人是师长还是团长,可首先都是宁家的家奴,也是宁渝的家奴,他们不会因为这个身份而感到耻辱,只会觉得无尽的荣耀。

    宁忠源望着台下众人,心里亦是无比激动,尽管没有喝多少酒,可是他依然感觉到一股眩晕,那是一种令人沉醉的味道,或许这就是当皇上的感觉,一声令下,整个天下便为之颤栗。

    “这个天下,是孤的,可也是你们的!”

    宁忠源环视了众人一眼,一口将碗中酒饮尽,众人被宁忠源的一番豪情给打动,纷纷饮尽碗中酒,高呼万岁,声震数里。

    一连串细密的鼓声响起,数十名身着重甲的复汉军士兵手中执剑而出,他们在高台上伴随着鼓声舞剑,寒光冷冽,却又透着无限豪情,看得众人齐声叫好。

    宁渝一脸微笑望着台下的舞剑武士,心里却是也来了兴致,便齐声高声道:“启禀父王,孩儿愿为父王献上剑舞。”

    众人听说大都督要亲自作剑舞之乐,当下一个个也是兴奋莫名,宁忠源也是哈哈大笑,“吾儿剑舞,当为今日此会之盛典!”

    宁渝起身拔剑,走到武士中间,一板一眼舞动了起来,他毕竟是从小得名家传授,只见一柄长剑在他的手上上下翻飞,动作并无太多的美感,可是胜在气势非凡,倒也让众人看得目不转睛。

    众君臣当台大舞尽显豪情,可是在一旁坐着的郑先,却感觉有些心慌意乱,他望了一眼宁忠源,可是对方却没有看他一眼,接着又瞧了一眼一旁坐着的程远芝,后者却是对着他微微一笑,神情里颇具几分深意。

    “致斋,当日在武昌城倡义之时,你也曾像今日这般心绪不宁了.....”

    过了好半晌,程远芝才悠悠吐出一句话来,他实在是不愿意看到郑家在这个关键时候彻底倒下,这对于宁家和程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郑先听到了这句话时,却是心神一震,他当然不会认为这句话是程远芝随口道来,当初在宁忠源起兵反清时,郑先亦曾动摇过,可是毕竟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实在是改变不了这个关系,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宁家走了,而当时的程远芝可就曾提醒过他。

    因此,如今听到了程远芝说这句话,郑先心里却是明白了过来,眼下的局面跟当日亦有几分相同,若是愿意跟着宁家走,那自然是平安无事,若是心里存了几分别的心思,到时候程家可是不会帮他的。

    “程老太公,我郑家走到这步也是咎由自取,只是还请程老太公将来多铎照拂一二......”

    郑先神情里头透着几分苦涩,他自然明白眼下的大势是什么,可是正因为明白这个大势,才让他感觉到抗拒。

    程远芝瞧了一眼正在舞着剑的宁渝,笑道:“我这好外孙千好万好,可唯独有一点不好,那就是对人太过于仁慈了些。致斋,若非有他,你郑家如今可不是眼下这模样.....”

    郑先心里一凛,长长叹了口气,也就不再多言了。

    在众人欢庆之时,武昌城内却迎来了再一次的戒严,一直未曾出现的枢密副使宁忠义和禁卫师师长宁祖毅身穿铁甲,出现在了城东门处,许多复汉军士兵从城外依次进入城内,他们手里端着长长的火枪,腰间的刺刀发着寒光。

    “这马上都要除夕了,这武昌城也该清理一下了,要不然拖到过年去,怕是面子上就不好看了。除旧迎新,旧的要是不除,这新的怎么会来?”

    宁忠义脸上带着几分冷意,他望着宁祖毅低声道:“今天这一战虽然不能用火炮,可光靠两个团想来也够了。”

    宁祖毅脸上微微一笑,“哼哼,对付那帮子狗东西,何须火炮?一个时辰,我给大人一座干干净净的武昌城!”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