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效仿班定远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效仿班定远

    作品:《伐清1719

    深夜的紫禁城处于一片漆黑,除了巡街兵丁的灯笼以外,便再无一丝光亮,就算是偌大的皇宫当中,也只有奉天殿是一片灯火通明,其余的宫殿陷入了一片黑暗,让人看着都有些心惊胆战的感觉。

    宁渝坐在龙椅上,望着面前厚厚一摞奏折,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次宁忠景回武昌视察兵工厂,崔万采也有另外一番要事要做,很多奏折也就只能他亲自来处理,特别是一些急事和要事,更是丝毫耽误不得,只好忙碌不停了。

    当然在奉天殿里,也不仅仅只有宁渝一个人,其中枢密使宁忠义也在奉天殿当中,此时正一脸愤恨地望着次辅崔万采,而一旁的都察院院正李绂则是幸灾乐祸地喝着茶水。

    “皇上,福建一战基本结束,我军马上就可以挥师两广,并西出一路大军进攻云贵,在今年年前便可以彻底拿下南方,到时候以一军攻川陕,一军攻山东,东西两路齐平并进,这天下也就有了七分。可是在这个关键时候,内阁为何否定我军新编十个师的计划?”

    宁忠义平时一个沉默寡言的性子,可是眼下却被逼的连着喷了一大通唾沫,可见心里气成了什么样子。

    崔万采无奈地擦了擦脸上的口水,瞧见宁渝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当下便叹口气,轻声道:“否决枢密院的计划,并非崔某一人能做主的,这事情首辅宁大人在去武昌之前便已经定下来了,内阁诸君也都听到了......答案就是不可!”

    宁忠义一听说是自家三哥否定的,当下也就不敢再炸刺了,只好苦口婆心道:“崔大人,宁某是一介粗人,也不敢干预政事,只是军情似火,咱们若是想要早一点打到京城去,这新编十个师不能再少了!”

    目前复汉军整个编制都已经重新调整过了,五军都督府下规划了十个正式野战师,番号从第一师到第十师,到今年下半年便能彻底完成规划目标,此外还有一个皇家禁卫师和一个皇家近卫旅,都是归属于宁氏皇族的,除了皇帝亲自下令,任何人都不得调动他们。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目前枢密院能够调动的兵力就是十个师,再去掉四个防备清廷和一个防备白莲教的师,剩下其实只有五个师是可以动的,而这五个师都已经在江南和福建就位了,因此在其他方向,兵力其实并不足以支撑西征。

    可问题就来了,西征是枢密院已经准备了许久的计划,会动用五到六个师,沿着长江而上,打开一条通道出来,把云贵二省纳入到宁楚的版图当中,从而实现西南方向的战略计划。

    正因为如此,为了配合西进的战略要求,还有届时北上的规划,枢密院便设立了一个新编十个师的庞大计划,几乎是将目前的复汉军再复制一个出来,而这份计划的背后也就是大量的钱粮,因此就需要拿到内阁方面去进行沟通。

    可是这份方案几乎是把目前的军费再翻上一倍,这是如今的宁楚财政根本无法负担的东西,因此当首辅宁忠景看完以后,当下便也急眼了,在内阁会议上把自家的四弟骂了个狗血淋头,直接决定不许,由于这个计划在内阁上就搁浅了,因此根本没有机会呈递给宁渝。

    只是后来宁忠景去武昌巡视,这个通知的事情也就变成了次辅崔万采,黑锅也被这位给接过来了。崔万采性格虽然忠厚,可是原则性也极强,他对于这个计划同样不支持,主要是实在太穷兵黩武了。

    复汉军的军队,跟清军那种一条绳捆来以一大片的绿营不同,来了以后就要发田地的,此外再加上相关的火枪、火炮还有那些零零散散的,合在一起不是一笔小数目,可是目前的宁楚财政制度刚刚革新,存起来的库银实在是难以支撑。

    宁忠义心里大概也清楚,也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对于他来说,这个计划也不是关系到他一个人,而是关系到整个复汉军的大计,因此也不得不力争。

    “陛下,当下局势下,我大军完全可以在两年内北伐平定中原,兴复我汉室江山,此时扩军之行,实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宁渝微微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王叔,这份方案还是先缓缓吧.....我大楚要的不是一片残垣断壁的江山,更不是万民流离失所,眼下若是一味北伐,恐怕会葬送我大楚如今的大好局面,朕实在是不愿意放过眼下这个机会。”

    宁忠义不懂,可是他明白自家这个侄子皇帝,乃千年都难得一出的天才,既然他这般说了,当下也就沉默不语了。

    宁渝心里清楚,这是军方势力膨胀后的必然结果,特别是在目前宁渝打下的框架下,战争才更加符合他们的想法和利益,可是宁渝心里明白,眼下宁楚的重心已经不在外患,而是在于内忧了,若是一味北伐,真正崩溃的是这个国家。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正因为如此,宁渝才会布置出白天的一切,目的就是逼和清廷,然后双方便可以开始比拼内力的阶段,达成这一点的时机已经到了,只是还需要一个引子罢了,允祥作为这个引子将会变得很合适......

    崔万采是最接近宁渝想法的那个人,也最明白这一切的根由,只好轻声道:“皇上,今日白天这出戏是唱完了,这下一步是不是该开门见山了?”

    宁渝微微沉默了一番,轻轻摇头道:“这件事不能咱们提,现在我们才是占据主动权的一方,先晾他们几日,然后通知外交部,我要宴请刘如汉的使者和朱一贵的使者,这件事的声势造得大一些。”

    “皇上这一出下来,实在是妙啊!”崔万采感慨了一句,他发现宁渝现如今是真的将人性给拨弄得清清楚楚,这一套连环计下来,却是切中了当今清廷君臣的心底去了。

    实际上,此时在驿馆当中,允祥和张伯行二人都在奋笔疾书,将今日的所见所闻给写了上去,这些文字将会安排河南的清军用八百里快马给送回去,第一时间呈递给雍正皇帝,以备决策。

    只是就在允祥和张伯行二人写完后,却发现彼此的脸都是一片惨白,甚至可以说,白天的那一幕幕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们的心神,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化解,这样的恐怖是前所未有的,就仿佛来带了一片新世界。

    当然,如今的宁楚于他们而言,确确实实是新的世界,至少满大街的人都没有带辫子,反倒是他们,虽然头上还顶着早已习以为常的辫子,可是怎么看怎么怪异。

    “张老大人,本王心绪实在难安啊........”允祥看过了这一场操练后,再想一想大清的兵丁,心里是越来越冰冷。

    张伯行活了七十多岁了,也从来没见过这个啊,老头子甚至以为这都是假的,可是那些爆炸声和那上万名复汉军的士兵,却总是真的,因此思来想去,也只能悲哀地表示,宁楚在器物一道上,远远超越了清廷。

    不得不说,过去的清廷达官贵人在对付复汉军时,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特别是对方所表现的一切,都好像还留有余地一样,这让清廷王公大臣们深为不安,如今张伯行被这一场枪炮却是给打醒了。

    “宁楚用枪炮控扼人心的法子,实在是太妙了,老臣以为,若是我大清能够照搬这一套下来,想必也能做到这一点,到时候练出二十万新军出来,便足以与宁楚一战了........”

    张伯行却是像突然转换了思想一般,他原本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物,如今见到了复汉军的这些作为,自然也就有了新的想法。

    “是啊,只是眼下的关键就在于时间,咱们必须要跟宁楚议和......得给皇上挣足发展的时间才行!”

    允祥与张伯行二人畅聊了许久,眼睛红通通的,第二天一大早便去求见皇帝,却没想到人刚刚走出门没几步,便被笑眯眯的崔万采给拦下来了。

    “二位,老夫正要前来寻你们,却不巧碰上了,不知二位可有要事?”

    允祥连忙拱手道:“崔大人,本王此来特意是想要觐见陛下,有要事相商,还请崔大人予以引荐。”

    崔万采虽然知道他们的来意,可是这时候却装作不知情,笑道:“哟,可不太巧,皇上这两日行程已经满了,怕是没有机会跟贵使相见,若是贵使实在有紧急之事,也可与老夫商议一番。”

    张伯行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他很快就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当下也开口道:“崔大人,陛下若是这两天没时间,咱们也可以等一等,还希望崔大人能够向陛下转告,我二人千里迢迢来到南京,自然是有大事要说的。”

    崔万采抚须微笑,这在场的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岂能没听懂张伯行言语里的南京是何意?只是眼下放长线钓大鱼,当下也就不接这个茬,只是拱手笑道:“既然如此,本官一定禀告。”

    等到崔万采离去之后,允祥和张伯行回到驿馆中以后,二人对视了一眼,都发现对方的忧虑,皇帝有事不见,这与昨日的态度几乎是截然不同,不由得二人不多加深思。

    “只可惜我大清埋在江宁的探子,基本上都被影子和军情处给拔干净了,也不至于落得如此这般下场,哼,这件事的根由还是孙文成......若非是他投靠了楚逆,我江南大局岂会败坏如此?”

    允祥脸上带着几分怒气,说起来在江南大战之后,清廷的人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查出了这里面的首尾,对于孙文成这个在江南大变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叛贼,自然也是恨之入骨,曾经屡次派遣杀手想要暗杀孙文成,可是孙文成心里也清楚,不光自己小心,而且还加入了影子,以致于杀手们也是有去无回。

    张伯行抚须沉思了良久,方才缓缓开口道:“老夫当年也做过几年的江苏巡抚,跟江宁的望族也算是有些交情,只是这交情也是有薄有厚,老夫去讨个消息倒也不是什么问题,只是这以后可就没办法了.......”

    允祥闻言大喜,连忙催促张伯行,“张老大人,咱们眼下最为紧急的事情,还是要谈清楚宁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要能搞清楚这一点,其他的代价也就值得了......”

    张伯行无奈叹口气,便写了张纸条子递给了亲信,然后便送他出门去了,只是消息传递需要时间,二人也只得在驿站里下棋消磨空闲。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那亲信才急匆匆跑了回来,在张伯行的身边耳语了一番,却是让张伯行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一旁的允祥早已经忍耐不住,连忙问道:“张老大人,这一番到底如何了?”

    “王爷,宁渝今天一直在会见刘如汉和朱一贵的使臣,虽然不知道谈了些什么,可是能肯定的是,这件事于我大清绝非好事........”

    张伯行缓缓开口道,脸色愈发显得阴沉,“如此一来,咱们便彻底有进无退了.......”

    何止是有进无退,简直就是生死一线,表面上看这一次是清廷跟宁楚的谈判,实际上是跟刘如汉和朱一贵摆在了天平的两端,若是复汉军愿意跟清廷妥协,那么清廷最多再面对刘如汉的进攻,可是要是对方跟刘如汉和朱一贵合作,那么清廷势必难以抵挡......

    允祥越想心里越发阴沉,“可是前不久复汉军跟朱一贵在福建就大打出手.......”这番话还没有说完,允祥自己便说不下去了,所谓的大打出手,也就是那么回事,双方真要想和谈,自然会从其他地方找补利益回来......

    “王爷,如今这一次事关我大清之生死,你一定要去想办法见到皇帝陛下,至少不能让他们达成协议.......”

    “那张老大人您?”

    “老夫这便去召集人手,若是事有不歹,便全力扑杀白莲教使团.......”

    张伯行年纪一大把,可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杀气却是让允祥都感觉浑身一冷,好家伙,这是要效仿班定远来着......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