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都没有退路了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都没有退路了

    作品:《伐清1719

    新会,扼粤西南之咽喉,据珠三角之要冲,历朝以来便是控制广州的军事要地,对于这一次复汉军跨海登陆作战计划而言,也是重中之重。

    从崖海到新会,只有仅仅数十里地之遥,可是这两个地方却上演了人类历史上极为罕见的惨烈一幕,崖山有大宋君民蹈海赴义,新会有附清百姓自愿相食。

    郭定安望着几十里以外的新会城,却是不自觉想起了宁忠义的那一番话,还有一个故事。

    “攻新会在于攻人心,守新会同样在于守人心。”

    这句话其实并非宁忠义所说,而是宁渝的意思,只要打广州,新会总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这个地方守的也不是广州,而是大清的忠义气节,若是将新会的人心给打开了,那么这一仗才叫真正的胜利了一大半。

    宁渝的那句话不好懂,但是那个故事却很直白,或者说就是新会历史上发生的一件事,使得郭定安感觉到几分棘手。

    顺治十一年,大明西宁王李定国联合郑成功夹攻夺取广东,以图兴复南明的大业。而其中攻广东的关键之处,便在于广州西南的新会,时人言‘克新会,则广州可下。’

    问题是新会并没有那么好攻克,顺治十一年二月,李定国聚集全部主力挥师入粤,一路势如破竹,到了四月的时候,便开始全面围攻新会,然而当时坚守新会的主力则是清军绿营,一支刚刚投降的部队,可是他们却在这一战当中死死坚守住了。

    这一支绿营军队在面对李定国的围城攻坚时,所采用的的对策极为残忍,他们屡屡将百姓驱逐出来当挡箭牌,而李定国不忍心造成杀戮,以致于屡屡放弃了进攻,给了城内的清军机会。

    新会的百姓们之所以选择支持清军,原因也很简单,当时的清军为了坚守住城池,一方面利用李定国的心软,用百姓当挡箭牌,另一方面则是在新会城内大肆宣扬清军若是一旦失守,将来重新夺下城池必定会屠城,用这个将百姓们给下注了。

    李定国从四月围攻新会,一直围攻到了七月份,整整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成功拿下新会,而在这个阶段当中,新会城内清军缺粮,便让百姓家家户户贡献一人作为‘口粮’,城内百姓相食实在是惨不忍睹,围城一直到了十二月,城内的百姓便已经被吃了一万多人。

    新会解围之后,李定国大军与清兵援军激战数日,结果二十万大军皆丧生于圭峰山下,精锐尽失。新会被清廷表彰为忠义之地,实在是多了几分讽刺的味道,但是这件事也给复汉军敲响了警钟,那就是若是他们进攻新会,是否会遇到这种情况?

    宁渝不得不防止这种情况出现,他告诉宁忠义的那句话,便是应对这种情况的答案。宁忠义心里明白,如今郭定安心里也明白。

    唯有速攻和猛攻,打断某些人内心的幻想,才能确保新会大局的稳定。

    “轰隆——”

    复汉军的火炮发出怒吼之声,超过二十门火炮将弹丸狠狠抛在空中,砸向了脆弱的新会县城城墙,而那上面的清军士兵,不过寥寥数百人,他们惊惶失措地向后跑去,显然没有考到复汉军为何会从这个方向过来。

    只是还没等复汉军的火炮打完三轮,只见一些老弱妇孺被推上了城墙,他们的脸上挂着泪水,望着城下的复汉军,如同望着七十年前的大西军,在渴求对方能够停手,容许百姓们逃得一命。

    很快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复汉军的士兵们望着城墙上的那些人,有些目瞪口呆,他们好歹也是过去打了不少仗的,这沿途攻城拔地亦不在少数,可是这么公然用百姓当盾牌的举动,还真没几次,他们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动手。

    就连已经下定了决心的郭定安,当他真正见到了这一幕人间惨剧时,原本应该挥下去的手也停住了,这一招实在是太毒辣了,公然屠杀百姓的罪名,没有人能担得起。当年的故事,难不成还真要重演?

    “咱们新会是忠义之地,当年李定国贼子能够在我新会城下折戟,今日楚逆亦当于新会大败,大家不要怕!”

    一名身着儒冠的中年士子走上了城墙,他头上留着辫子,脸上洋溢着一种狂热,何为护道?这便是护道,决不可让楚逆贼子乱了人心!

    当年的新会之战当中,清军之无耻令人发指,可是最无耻的地方在于,他们吃着百姓的骨肉,却用言辞将其包装美化一番,仿佛这些死去的百姓,突然多出了许多光彩一般,以致于流毒极深。

    新会城墙上群魔乱舞,官员士绅们将百姓推上了城头,上面还架着大大的油锅,望着下面的复汉军,冷笑声不绝于耳。

    “他们不敢打的!我们只要站在上面,他们就不敢动手!”

    “咱们一城的百姓,熬过了七十年前的围城,难道还熬不过今天?”

    “忠......烈!咱们这满城的百姓,都是忠烈!”

    ..........

    喧哗声中裹挟着浮躁的味道,伴随着新会县令王世杰的到来,达到了一个最高峰,他脸上带着几分狡猾与残忍,望着那些士绅百姓们,露出了笑意。

    “新会乃皇上亲赐忠义之地,如今我等全城百姓,更当以身奉道,虽然咱们没有兵,可是咱们有一城的百姓!更有对朝廷的满腔热血!”

    在王世杰看来,面前的这股敌人虽然强大无比,可是只要他能够鼓动百姓守城,势必能够坚持到广州方向的援兵,到时候未尝不可重新上演旧事,一战而定,到时候这头功,非他王世杰莫属,官路更是一片畅通。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死伤一些百姓,那也是正常的,朝廷也不会怪罪下来......忠义嘛,放到哪里去说都不为过,这才是真正为大局考虑!

    眼见得城墙上的百姓越来越多,复汉军的将佐终于忍耐不住,他们齐齐涌到郭定安的面前,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攻城。

    郭定安望着面前的新会城,心里思绪万千,跨海登陆之战原本就无限风险,若是因为有老弱妇孺在前面挡着就选择放弃,那么他置这八千弟兄的生死于何地?置枢密院的命令于何地?置皇帝陛下的用心为何意?

    “攻新会在于攻人心,守新会同样在于守人心。”

    天下的人心,绝非新会一地之人心,还有宁楚的人心。

    宁渝的这番话意思很简单,既然新会的士绅官兵以人心为武器守新会,那么他郭定安也将以宁楚的人心为武器攻下新会!

    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新会,才是对这些百姓最好的交代!否则一旦拖延下去,最终受伤最深的依然是百姓!

    七十年前的李定国不懂这个道理,他的仁慈并没有换来百姓的生存,反倒让更多的人卷入这场大变之中,成为了时代下的一抹苍凉的血。

    “攻城!”

    “轰隆——”

    复汉军的火炮再一次发出了轰鸣,虽然能看出有意避开了聚集的百姓,可是这依然让许多百姓感到心惊肉跳,他们不同于军队,自然不可能在炮火下继续坚守,便蜂拥着朝城下冲去,而城下的清军士兵们持刀肆意砍杀了数人,却依然止不住溃势。

    王世杰有些傻眼了,他以为根据复汉军好名声的弱点,是决计不会这么攻城的,可是没想到真打起来也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他忙不迭地带着人开始朝着城下而去,只是还没有走到半路上,却让飞来的一颗开花弹给炸飞了天。

    新会城顿时变得一片大乱,百姓们开始从另一个方向逃窜,而复汉军也没有在意,他们有条不紊地击溃了新会城内的几百清兵,然后将禁卫师的旗帜插在了城墙上,宣告新会已经被复汉军攻下,整个过程耗时半日。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这其中固然有复汉军突袭的缘故,以至于新会城没有做好及时的准备,再加上郭定安的果决,使得王世杰等人的筹谋彻底泡汤,才得到这么理想的结果。

    只是当郭定安踏着血水,一路走进新会城时,抬眼望去那口大油锅,却奇迹般地没有被打翻,心里不由得感叹一声,当年的那些百姓,被推下这口油锅时,恐怕也是百感交集吧。

    时也,命也,实在令人感慨万千。

    .........

    新会城的失陷,很快就传到了广州,毕竟双方距离实在是太近太近,当管源忠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感觉到了不妙,新会是什么地方他很清楚,那里关系到整个两广清军的后路,如果新会不保,则大军退路也不得保。

    在焦虑之下,管源忠连忙请来了两广总督孔毓珣、广东巡抚年希尧和广西巡抚甘汝来等人,等到众人到了以后才发现,这位广州将军如今都已经手脚冰冷地瘫坐在了凳子上,甚至连众人的到来都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诸位,新会失守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惊住了众人,他们虽然都不懂军事,可是也明白新会的重要性,可以说广东一面临海,唯有三面是陆地,而此时东边的惠州和北边的韶州都已经在复汉军的攻势之下,唯独西面的新会,是清军最后的安全退路。

    如今退路被截断,其中所代表的意思,也就不言而喻。宁楚的这一举动,几乎是将两广的清军给彻底包了饺子。

    “楚逆如何越过广州占据新会的?这实在是难以想象!”孔毓珣皱着眉头,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这简直匪夷所思。

    实际上管源忠在最初得到消息的时候,同样下意识怀疑过该消息的真实性,可是等到他亲自派亲信去查访从新会逃出来的百姓后,才不得不确认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听到孔毓珣询问,管源忠抿了抿嘴唇,有些无奈,“据说他们是跨海远渡而来,在崖海上岸,然后一举突袭了新会.......”

    众人听到这里默然,这一点着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也没能想到,复汉军竟然能够通过水师,一举拿下了清军的后路。

    “为今之计,只有想办法夺回新会,楚逆渡海而来,占据新会不过只有数千人罢了。若是我军全力进攻,还是有机会的......只是咱们需要防止楚逆继续重演旧事,因此必须要消灭楚逆的水师,才能让那只孤军成为无水之木。”

    甘汝来抚须低低叹口气,“水师应该不用过于担心,楚逆的水师力量薄弱,也就那么几十艘小船,在朝廷的水师面前,并没有太多的有效手段。可是楚逆占据新会的这几千人,却如同肉里的毒刺,需要早日拔掉才行。”

    “打,必须要打下来!”

    孔毓珣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望了一眼众人,低声道:“别的都还好说,唯有新会若是拿不下来,咱们这几把老骨头,就算想埋在大清都不可能了.......”

    守在新会的复汉军没有退路,他们这些吃了一辈子大清俸禄的大清官又和谈退路?特别是这几人的背景就非常深厚,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从一开始就跟宁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此战绝非没有机会,咱们不能再给楚逆时间和机会了,这一战不光是各位的督标抚标尽出,八旗驻防兵也会一起进攻新会......必须要趁着他们还没有站稳脚跟,将他们赶出新会,赶出广东!”

    管源忠的脸上露出几分厉色,他不能再靠着绿营去打了,无论是为了他自己的身家性命考虑,还是为了广州城里的几万旗人,都要用心用力去打才行,这是在给他们自己挣活路......

    “来人,通禀全军,明日会同各营齐攻新会,不得有误!”

    “给福建水师提督吴琳下令,让他尽起水师拦截楚逆水师,决不可再轻易放其一船一板逃走,若是此战得胜,本将军为他向圣上请功,封官得爵不在话下,若是不胜,让他自己跳海吧!”

    这位在广东盘踞了二十多年的广州将军,终于不再选择继续隐忍下去,或许只有在这种生死关头,才能逼出管源忠骨子里的血勇。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