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种痘之法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种痘之法

    作品:《伐清1719

    实际上这一次国资管理司锁推进的招商项目,并不仅仅局限于矿产冶铁行业,而是包括了国资掌控的多种产业,比如修桥铺路,比如水利建设,还有相关的配套产业,比如已经在整个大楚开始风靡的石灰业。

    除了这些傻大黑粗的重型工业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相关产业在进行引进,比如种茶制茶、瓷器烧制还有养蚕制丝,它们在国资管理司的引导下,扩大了相关的产业规模,并且开始尝试大规模出口。

    如今工商部下属当中有一个海外贸易司,将会定期在广州、上海等地举行对外商贸大会,其目标客户都是从西方来的海外商人,并且为国内相关产业前线搭桥,从而促进对外贸易的发展,光是因此征收到的关税,都是一笔天文数字。

    正因为如此,眼下工商部几乎是整个大楚最为热门的部门,而旗下的国资管理司更是一颗老大的香饽饽,许多人甚至不惜耗费巨额钱财,就是为了能够跟国资管理司里的小吏吃上一顿饭,因为他们手中的资源实在是太多了,稍微漏下一点,那都是无尽的好处。

    作为国资管理司的副司长,邓林出身也不一般,他原先是复汉军当中的一名副师长,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脱下了军服转入了政界,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工商部国资管理司的副司长,不过其性格禀直,因此即便权力大增,可是他依然保持了本色。

    “这一次项目是否能够推进,我们国资管理司自然会提供帮助,可是关键还是在于你们双方的合作诚意,孝感县有资源,你们二家商会有资金,能够联合便能实现双赢,国资管理司只会负责监管整个项目的过程,是否足够公开透明。”

    听到邓林这一番话后,刘统勋感觉自己不能再沉默了,他十分诚恳地说道:“孝感县名为帝乡,可是陛下从未偏袒视之,也从未有任何的减免政策,此乃天下至公。可是作为一县之父母官,本官不能就这么看着百姓继续穷困下去......”

    “这一次项目落地,孝感县能拿出来的诚意不算最多,但是下官可以保证,一定会为贵方创造良好的项目落地环境,一应的相关政策也会出台......”

    崔玉和程默然对视了一眼,随后才笑道:“刘大人的意思我们都懂,这方面也会成为我们考量的一项因素,只是咱们这一次到底在哪里进行投资,还需要进行一定的综合考核,还请刘大人能够理解。”

    “理解,理解,诸位请!”

    .........

    “恭喜陛下,诞下龙子!母子一应安全无忧,还请陛下放心。”

    “恭喜陛下,龙子出世!天下吉祥!”

    ........

    革新元年十月十七,崔姒终于诞下了婴儿,这让宁渝大大松了一口气,望着怀里的小娃娃,他的心里感到几分欣喜若狂的感觉,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以后,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是我的儿子!

    宁渝抱着手里的小娃娃,望着他皱皱巴巴的小脸,心里却是多了几分忧虑,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叶天士,“叶太医,皇子是否无恙?”

    “启禀陛下,目前无恙。”

    叶天士也只能这么说,其他的也没有更多的保证,毕竟他也只是大夫,不是神仙。

    在这个年代,孕妇生育不亚于过一道生死关,一个新生命诞生,很可能需要付出母亲的生命,特别是产褥热,几乎能够夺走四分之一母亲的生命,可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有产褥热,因此中医要求坐月子要坐百日,不单不能梳头洗脚(洗澡更是免提),还不能见风,种种禁忌,都是因为产褥热的可怕。

    宁渝作为后世人,自然知道产褥热的由来,纯粹是因为各种细菌、支原体、衣原体引发的产褥感染,可是在这个年代里,他根本没办法让人们理解什么是细菌。由于医学的落后,连接生这件事情,都充满了危险,更不用提到其他的了。

    在这一方面,宁渝并非没有做任何努力,他让人制造出来产钳,还让所有人用石灰水洗手消毒,然后再帮助接生婆用来接生,为了保证崔姒避免产褥热,他让人打开门窗保持通风,从而尽量防止空气太过于污浊。

    尽管这一系列的做法没有得到理解,可是宁渝是皇帝,即便是不理解也要去执行,因此经过了这么一番努力后,宁渝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可是当他的儿子出世时,更多的忧虑又重新涌上了心头,因为新生儿的夭折率实在是太高了!

    新生儿的夭折率之高,都不用看普通平民百姓,光是看名为天下至尊的康熙皇帝,就能发现一个令人诧异的高死亡率——康熙皇帝一生繁育皇子和公主多达五十五位,可是真正能活到成年的,只有二十七位,死亡率高达51%。

    要知道,平民家庭婴儿夭折还可以归结于民之贫苦、饥饿抑或战乱频频、瘟疫横行所害,可是对于清廷皇室和勋贵而言,这一点并不成立。可是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中,依然有一半的死亡率,它也意味着当婴儿一旦出生之后,他的一只脚便踩在了鬼门关上,稍有不注意便是夭折的命运。

    “陛下.....”叶天士神色里有些凝重,“殿下还未出花,尚需做好心理准备。”

    民间有谚,“生了孩子只一半,出了天花才算全。”

    宁渝沉默了片刻,他听过这个民谚,当然也知道天花在这个年代的恐怖,天花病毒自从问世以来,便带走了大量的生命,无论是天家贵胄,还是乡野村夫,只要感染上了天花,那么生死便由天定。

    熬过去了才算成人,没有熬过去,就权当只生了一半。

    天花病毒几乎是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叶天士之所以跟宁渝说这么一句话,其实还是担心皇帝太过于开心,若皇子一旦出现了天花,恐怕会有很大的几率死去,到时候恐怕会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导致伤心过度的情况,因此才冒着风险提醒了这么一句。

    宁渝心里明白,天花病毒真正灭绝要到20世纪了,因此想要在这个时代免除天花的威胁,只能选择种痘,便沉声道:“叶太医,种痘法可曾有效?”

    叶天士沉思了片刻,随后轻声道:“陛下,老臣对于此法不甚了解,可是太医院有一位太医却是专研此道,他唤作俞茂鲲,不如将此人唤来。”

    “嗯,也好。”

    宁渝听到叶天士这般说,却感觉此人名字有些耳熟,可就是有些想不起来,只得将疑惑放在心里,反正他的目的是让太医们想办法弄出牛痘来,其他倒也无所谓了。

    过了片刻之后,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走进殿中,作揖行礼,低声道:“微臣俞茂鲲见过陛下。”

    宁渝瞧了一眼此人,只觉得相貌虽然平平无奇,可是一双眼睛却极为有神,心里便多了几分好感,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俞太医,你对于种痘法可有研究?”

    俞茂鲲轻声道:“微臣十分了解种痘法,如今正在编写一部关于种痘法的书籍,只是眼下还没有编成,或许再过三年,微臣便能将此书献给陛下。”

    “此书何名?”

    “呵呵,微臣目前还没有想好,暂定为《痘科金镜赋集解》,还请陛下赐名。”

    宁渝听到这里的时候,脑海里却突然回想起来,他在前世曾经听说过康熙年间的一个奇人,唤作俞大家,专治种痘,虽然名气没有叶天士那么大,可是他编写的《痘科金镜赋集解》,却成为后来医家参考的方向。

    “此名甚好,不必改了。只是还请俞太医给朕讲讲现如今的种痘法吧。”

    俞茂鲲谦卑地点了点头,随后开始介绍道:“种痘之法已有一百五十余年,相传起于前朝隆庆年间,有异人丹徒之家专司种花者,种痘者八九千人,其莫救者二三十耳,堪称神异,微臣也只不过是得先人之妙手。”

    “此法乃取痘疮浆液放于幼儿鼻中,或将痘痂研细,用银管吹入儿鼻内,使其种花,百日内便可出花痊愈,谓之种痘法。”

    宁渝当然知道种痘的具体过程,他还知道后世的种牛痘之法,其实也是从人痘法转变而来,关键就在于这个过程中,人痘法始终存在一定的危险性,而牛痘法的危险系数会更低一些,因此宁渝才想着将牛痘法告诉俞茂鲲。

    “种痘法一出,确实造福民众万千。当年康熙皇帝还曾下令在全国各地种痘,朕虽然立志推翻清廷,可是对于康熙皇帝此举还是颇为敬重,亦愿意立志效仿之。”

    俞茂鲲一听之后,瞬间大喜,高声道:“陛下圣明,若是能够在南方全力推广种痘,则天花之毒无需担忧,百姓也不用遭受天花之苦。”

    “朕确实要推广种痘,可是不是现在这种人痘。”

    “不种人痘,该种何痘?”

    这一下子使得俞茂鲲大为惊讶,他自问是这天底下最懂种痘之法的人,可是也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其他的痘可种。

    宁渝微微一笑,“朕先前出征之时,曾遇奇人种牛痘,该法与种人痘相似,只不过痘苗换成了牛痘而已,其毒性得到减弱,因此给幼儿种痘更加安全。”

    “可是.....可是此法从未见于典籍......”

    俞茂鲲有些结结巴巴,尽管他心里已经有几分相信,可是终究没办法一下子推翻自己毕生所学,也只得这般反驳。

    “先前的人痘法亦曾未见于典籍......”宁渝脸上带着几分决心,“种牛痘之法可先用于皇子身上,若是有效可以向全国普及。”

    “陛下不可!”

    叶天士与俞茂鲲同时摇头,“岂有拿天家子嗣冒险的道理?臣等尽力制成牛痘法,或许可在民间寻找幼童接种,更为妥当。”

    宁渝心里知道,牛痘法安全性更高,接种根本不会有事,岂会放过这个刷名望的机会?

    “你们不必再说,皇子虽为天家身份,可是更应该和朕一样,为万民造就福祉,牛痘法就先用于皇子身上,一旦成功后,便可以立即向全国推广。”

    见宁渝态度坚决,二人也只得同意下来,先行退下去研究这牛痘之法。

    可是宁渝闹出来的这个牛痘法,还要先用于皇子身上,却是引起太后恼怒,还专门派人来,让宁渝前去长春宫给个解释。

    宁渝心里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遭,倒也没有什么好奇,等到了长春宫之后,却发现不光是脸色不愉的太后在,就连太上皇宁忠源也在一旁,不过他倒是显得颇为淡然。

    “皇帝,若是国事本宫不该干涉,可是你所说的牛痘法,从未得到过验证,如何能够用在本宫孙儿身上,更何况这还是你的嫡长子!”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宁渝脸上露出几分苦笑,也只好耐心解释,“母后,牛痘之法相对于人痘之法更为安全,使用以后皇长子将来也不会再经历天花之厄,此举并无风险,更何况皇家当以表率,这样万民才会放下心来。”

    太后见宁渝执意如此,便有些着急了,冲着宁忠源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这可是咱们的孙儿,可不能有半点闪失!若是真有闪失,如何跟崔卿交代?”

    “呵呵......你先别生气,其实渝儿此举倒也说得过去,只是朕想问一句,此法果真比人痘安全?”宁忠源脸上带着几分凝重之色,宁渝小时候是接过人痘的,因此对这方面还算知晓一些,倒不至于那么担心。

    宁渝严肃道:“父皇大可放心,牛痘之法相对于人痘而言,其毒性并没有那么猛烈,因此只会更加安全。”

    宁忠源见儿子给出如此承诺,也就渐渐放下心来,反过头来安慰太后,“此事朕看来也还算靠谱,毕竟渝儿不是那等信口开河之人,如果此事真的能做成了,对于百姓而言,也的的确确是件好事,更能以此收纳人心!”

    “可是.....可是.......为何非要先用在皇孙身上......罢了,你们父子二人,以后可不要后悔便是!”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