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水师大战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水师大战

    作品:《伐清1719

    在日本的幕藩体制当中,尽管幕府拥有绝对优势的经济力量优势,可是作为体制中外样大名们,也拥有着非常强大力量,可以说在某些时候并不亚于幕府。

    外样大名主要是指关原之战前与德川家康同为大名的那些人,还有些战时曾忠于丰臣秀赖,而战后降服的大名,简单来说即曾经都是德川家的敌人,而这些人通常拥有十分雄厚的实力,但是在幕府内没有任何的权力,而且多处于偏远之地。

    相对于幕府所掌控的力量而言,外姓大名并不算差,像加贺藩拥有一百二十万石领地、萨摩藩拥有七十万石领地,而仙台藩拥有六十二万五千石领地,而幕府目前掌控的领地也才四百五十万石。

    当然了,外样大名之间也并不团结,而且关系也是极为错综复杂,像池田氏、黑田氏以及细川氏等大名,就跟德川家关系一直都还好,而关原之战之后臣服的毛利氏、岛津氏以及上杉氏等大名,自然相对要差一点。

    因此,雪晴仓久给出的这个建议,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毕竟大部分外样大名跟岛津家根本不可能穿一条裤子,大伙还是比较希望能够讨好德川家的,因此不会冒着惹怒德川家的风险,去帮助萨摩藩。

    尽管如此,可是岛津继丰决定依然按照雪晴仓久的建议去办,毕竟眼下也没有了更好的主意,而且这件事里还有宁楚这样的庞然大物,其他大名即便是出于唇亡齿寒之忧,应该都会帮上一帮。

    只不过就在岛津继丰四处串联之际,宁楚的第六师却已经在上海码头前准备登船,到时候将会直接出发到九州岛,进攻萨摩藩,在拿下萨摩藩之后,便转头进攻琉球。

    毕竟不光是岛津继丰心里着急,宁楚这边也急——打完了萨摩藩之后,怕是就要开始准备北伐了,大伙可看不上萨摩藩这点蝇头小利,唯有北伐,才是众人心里真正的目标。

    一队队的复汉军士兵,背着长长的燧发火枪,登上了宁楚海军准备好的船只,大概能够同时搭载近五千人出海,因此正是复汉军第六师的两个团的编制。

    在众人登船的大背景下,几名复汉军的将领站在了码头前,望着这足以令人振奋的一幕,脸上都带着几分骄傲之色。

    “两个团的兵力,对付一个萨摩藩,怎么看也够了。”

    第六师师长邓子亦语气淡淡的,可是却充满了自信,在他看来以目前复汉军的战力,还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对手,四千人肯定是够了的。

    而一旁的海军提督邱泽却多多少少有些遗憾,他望着面前的战船,不由得叹口气道:“这些战船基本都是俘获清军的,我们自己的没有多少。如今在福建、上海等地的造船厂里,倒是有一些新式三桅战舰在造,可是真正等到服役——怕是到明年了。”

    自从宁渝将水师改成了海军之后,几乎人人都能感受到宁渝对海军的深重期望,专门从预算里分出一笔钱来建设造船厂,建造新式战舰,并开设海军院校,这些举措可是都需要花很多钱的,甚至都引起了陆军的一些不满。

    因为这些拨给海军的钱,本质上也是从他们身上扣下来的,如果没有扣的话,陆军今年别说再编十个师,就算再编二十个师,那也是有把握的。

    “邱将军,我曾经听陛下说过,海军建设与陆军建设并不相同,陆军一年即可成军,十年便成精锐,可是海军却往往需要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将来且还有得熬呢!”

    邓子亦嘿嘿一笑,他倒是对这里面的内情了解的不少。

    邱泽并不以为意,冷哼道:“可是陛下也曾说过,未来的大楚,将会拥有一支无敌于世界的舰队,才能保证大楚在全世界的利益!”

    或许宁渝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军队里,已经隐隐出现了海陆之争的苗头,尽管还只是处于萌芽的状态,可是随着陆海军的同步发展,未来的分歧或许也将会进一步加大。

    等到了第六师两个团的兵力全都上船之后,邓子亦也随同海军提督邱泽上了他旗舰,准备直接出发九州岛,进攻萨摩藩。

    ........

    萨摩藩位于日本最西方向的九州西南部,领地控有萨摩国、大隅国和部分日向国属地,石高足有七十万石,堪称雄藩,因此对于萨摩藩而言,他们是绝对不愿意束手就擒的,超过八千人的萨摩藩兵被动员起来,誓死保卫萨摩。

    这些萨摩藩兵人人手里拿着铁炮,人人士气高昂,而且还有几十门火炮布置在岸防阵地上,在如今这个时代也算得上难得一见的精锐了!

    岛津继丰望着聚集起来的萨摩藩兵,脸上带着几分志得意满的神色,对身旁的雪晴仓久骄傲道:“军师,纵使幕府此次暗施阴谋诡计,本将军也有信心将楚寇给赶走,就凭咱们的这八千藩兵,在日本何人能敌?”

    岛津继丰这番话还真不算什么大话,因为萨摩藩的战斗力在历史上就是这么牛,是经历过了一系列大战的考验的!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萨摩藩成为最先接触西方的诸侯,其铁炮(即火枪)技术的发展,远远超越了其他大名,因此战斗力也得到大大的提升,而岛津家也犹如旭日东升,势力蒸蒸日上,先后战胜了大友家的四万大军和龙造寺的三万大军,甚至还打死了龙造寺家家主龙造寺隆信。

    当时的萨摩藩几乎是以无懈可击的姿态,彻底平推了九州岛,然而当时九州外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丰臣秀吉完成了本州的统一,并成为了天下人,因此萨摩藩也不得不选择向丰臣秀吉称臣。

    到了后来的万历朝鲜战争,萨摩藩因为处于九州,而成为秀吉侵朝军队的主力,在当时的朝鲜战场上,萨摩军由于十分疯狂好斗,战斗意志特别顽强,因此在中朝联军眼里都十分棘手,甚至朝鲜军还将当时率领萨摩军的主将岛津义弘称之为“鬼石蔓子”。

    除了这些原因之外,岛津家的武士也一向以能吃苦,勇猛好战著称,因此岛津继丰才会怀有这么大的期待。

    然而,雪晴仓久却没有那么高的信心,无论萨摩藩曾经多么善战,可是毕竟这么久没有打过仗了,而对面的宁楚却不一样,他们就是从战火里滚打出来的,真要打起来能有个好吗?

    “将军,此战若是能不打最好还是不要打......毕竟咱们能赢一次,难道还能赢十次百次吗?特别是幕府还在旁边虎视眈眈,只要咱们稍显军威后,我愿替将军前去跟楚军主帅议和,想必他们也会审时度势的。”

    岛津继丰眉头微微一皱,他尽管从内心里认可雪晴仓久的意见,可是却多少还有些不信邪,难不成那楚寇真是铁打的不成?

    “军师所言极是,不过左右都是要等前线打完,那就先打再谈!”

    革新三年三月,宁楚海军并第六师两个团的兵力,抵达鹿儿岛附近海域,准备进行登陆并直接进攻岛津家所在的鹤丸城,以斩首战术彻底达成战略目的。

    鹿儿岛位于九州最南端,几乎没有任何战略纵深可言,而岛津家所在的鹤丸城,虽然位于山上,四周都是绝壁,可是它本身就位于前沿,因此在历史上就不止一次被攻陷过,而这一次宁楚的计划就是直接占据鹤丸城,逼迫岛津家让步。

    当宁楚遮天盖日的战船从遥远的海面上接近鹿儿岛时,所有在鹿儿岛的岛津家藩臣,都多多少少有些心理阴影,这么庞大的一支舰队,应该如何消灭呢?

    萨摩藩本身也是有水师的,只是萨摩藩毕竟还不是那个经过改革的萨摩藩,原有的战船只有零零散散的三五十艘,还都是一些小船,而统领这一支单薄水师力量的人,是岛津继丰的心腹水岩牧之。

    “家督,此战恐怕是九死一生,臣愿意以死报答家督大人!”

    面对宁楚上百艘战船,水岩牧之脸上带着一抹悲壮之色,他当然知道凭借萨摩藩的三五十艘小型战船,想要打赢对面宁楚的水师,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这一回怕是只能以死报答藩主了。

    一旦下定了决心,水岩牧之也就管不了那么多,径自传下了命令,让战船多载火药等物,起航拦截宁楚的战船,若能近身便点燃船上的火药,同宁楚的战船同归于尽。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玉石俱焚的打法,疯狂而绝望,可这也是水岩牧之唯一想到的有效战法,因为若是使用寻常的铁炮等物,怕是萨摩藩战船根本无法对宁楚高大的战船造成任何威胁,到时候之后被白白击沉。

    随着水岩牧之的命令,萨摩藩停靠在鹿儿岛码头上的几十艘战船,在经过了近半个时辰的准备后,选择起航去拦截正在朝着这边行进的宁楚战船,而这些萨摩藩水兵心里多多少少也清楚,这一战怕是难以幸存,因此倒是人人满怀悲壮之心。

    望着正朝着自己方向前进的萨摩藩战船,宁楚海军提督邱泽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他们恐怕根本都没有见识过宁楚海军的火力!

    尽管眼下宁楚海军战船大多都是缴获自清军的战船,可是宁楚海军是将其进行过翻修的,至少在炮位上增加了许多,而且都是十八斤的火炮,威力相当不同凡响,绝不是曾经的清军战船所能比拟。

    “传令,展开第一轮试射,留下面前这一支水师。”

    邱泽一边用千里镜望着萨摩藩的方向,一边极为冷静地下达了命令,他虽然不屑于萨摩藩水师的作战方式,可也对其勇气表示了一定的敬意。

    只是,这个世界早就不是靠勇气能玩转了,否则眼下兵临城下的就不一定是复汉军了。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数十艘萨摩藩战船乘风破浪,开始一点点拉近与宁楚海军的距离,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紧张之色,自从征琉球之战过后,萨摩藩其实就没怎么动过刀兵,如今突然上阵难免会有些不太适应。

    “轰隆——轰隆隆——”

    当宁楚战船与萨摩藩战船距离拉近之后,宁楚战船上的火炮率先发出了怒吼,而萨摩藩战船上的佛朗机炮,终究由于距离过于遥远,而根本够不着。

    一发发弹丸落了下来,在萨摩藩战船周边激荡出一朵朵水花来,尽管眼下还没有命中,可是任谁都知道,战船被命中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只要距离继续拉近,密集的火力终归能够碰到几只死耗子。

    一直到一刻钟之后,宁楚的火炮终于建功,而且密集的弹丸一下子命中了四艘萨摩藩水师,剧烈的爆炸直接将那四艘小船给炸沉到了海底,而上面的水兵则根本连逃都来不及逃,就被战船一同裹挟进了海底。

    正在旗舰上督战的水岩牧之眼神一凝,心里也清楚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萨摩藩水师根本接近不了宁楚水师,便连忙让手下的人吹响了号角,这个信号是告诉其他的所有战船,不用再继续结成战阵行驶,而是各自散开阵型,直接朝着宁楚的战船全速行驶。

    “哼,要不顾一切拉近距离吗?”

    旗舰上的邱泽望着萨摩藩水师的举动,不由得冷冷一笑,他当然明白萨摩藩水师这一举动的用意,无非就是彻底放弃战阵之法,只为求得一个贴近的机会——至于贴近后的战法,无非就是火攻或者是满载火药撞击了。

    像这样的举动,根本不可能瞒住老于战阵的邱泽,毕竟他也是从清军福建水师出来的,经历过的水面战事实在不少,对方的意图简直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东西。

    “传令下去,全军保持阵型,放慢速度,全力打击!”

    宁楚旗舰上的水兵很快就打起了旗语,将邱泽的命令贯彻下去,既然萨摩藩水师想要拉近距离,那他们就放慢速度,制造更多的打击机会!

    残阳如血,海面上响起了一阵阵轰鸣声,伴随着四处激荡的水花,仿佛在奏响一曲最后的挽歌。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