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新旧碰撞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新旧碰撞

    作品:《伐清1719

    宁渝听完宁罗远解释后,却是笑了,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江南沈家在别的方面不好说,在领会皇帝心思上却堪称独到,因为沈家为了自保,做下的这几件事情都正符合宁渝的想法,也是宁渝一直希望士绅们去做的事情。

    首先沈家将自己手里的田地卖出,就说明他们充分明白了宁渝的意思,也是这一次危机的根源——宁渝根本不希望这些大族将田地死死攥在手里,若只是拥有个几十上百亩根本没事,就算是有个几百亩,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可如果手里有几千亩甚至是几万亩地的时候,可就别怪皇帝翻脸了。

    要知道,自从宁渝在登基以来,想要奖赏勋爵或者是宗室,从来不授地,通常授出的爵位,本身都是空头爵位,其贵重与否只看年金多寡而已,跟土地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因此甚至有人觉得宁楚的爵位不如明清的爵位值钱。

    不仅如此,即便是皇室本身,宁渝也无意多掌田地,而是将所有的资金都放在了皇室财团上,每年皇室的花销,也都是从皇室的财团身上出,而皇室实际拥有的土地大概也就一千来亩,也是用来作为相关的产业园使用。

    宁楚不是没有土地的,仅仅没收的旗田还有满清的官田,就已经有几千万亩了,再加上长期以往坚持的拓荒政策,目前宁楚掌握的耕地足足多达五亿三千万亩。

    而这些田地,一大部分是由宁楚的士绅地主掌握在手里,还有一部分是由富农和普通农民掌握在手里,剩余的一部分则是作为宁楚的官田,主要是作为军功田,授予给入伍的士兵,以及立下战功的士兵们,还有一小部分是租给了破产的流民耕种。

    因此,当勋臣派和皇室本身都不掌握土地的情况下,宁渝针对士绅地主出手是必然的,只是看时间的早晚而已,而如今士绅地主竟然主动来捋虎须,宁渝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了。

    如今的沈家为了保全自己,直接将自己持有的耕地平价发卖,便是表达了一个意思——不想跟朝廷对着干,另外他们还派人联系商会,要求将卖地的资金投入到工商之中,也就代表了另一个意思——紧跟着朝廷的脚步走。

    光是这两点,宁渝对沈家的观感就好不少,再加上沈家给春苗基金捐献银元,这就让宁渝对沈家更有好感——因为春苗基金是皇后目前所主持的一件德政工程。

    所谓的春苗基金,便是指针对孤儿的救助基金活动,不过跟宁渝当年救助那二百孩童的目的不一样,春苗基金所救助的孩童不限性别,不限年龄,只要在十四岁以下的孤儿,都可以享受到春苗基金提供的帮助。

    通过春苗基金,孤儿们可以进入到雏鹰营的附属机构当中,接受相关的教育,不过这种教育与雏鹰营的军事化训练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而这些孤儿们将有机会在十四岁后,通过考试来判定是否具备进入雏鹰营的资格。

    无论如何,春苗基金从运作开始,便已经在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两年来救助的孤儿已经多达了一万余人,在宁楚的高层当中名声彰显,已经有不少人向春苗基金捐过款,而这一次沈家捐助的十万银元,也算一笔很大的金额。

    “沈家做事还是比较得力的.......”

    宁渝低声笑了笑,“眼下的士绅们,实在是太不懂朕的想法了,若是有沈家在前面当个榜样,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听到了这句话,宁罗远微微点了点头,他明白沈家是不能继续动了,便做了一个顺水人情,笑道:“陛下,在之前那沈家的家主给臣也送了一点小礼物,他希望能够得到陛下的恩准,让沈家长子沈惟俊入南京国立大学读,臣不敢有所隐瞒。”

    “他这是故意送给朕看的,要不然怎么也不会给你这个六角楼看门人送的,一件小事罢了,你去办就行了。”

    宁渝叮嘱了一句,随后轻声道:“眼下真正的要事还是明日的士子集会......登闻鼓朕会让他们敲,可至于是什么结果,现在还是说不准,可是唯独有一件事情要做好,那就是在士子集会之时,把那些藏在后面的老鼠,都要给朕揪出来!”

    “如今有了名单,不过是按图索骥罢了,臣已经做好了准备。”

    “恩,下去吧。”

    “是,陛下!”

    等到宁罗远退出之后,宁渝才轻轻叹了一口气,与士绅集团的反复纠葛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如今终于能够得到一个算总账的机会......可是宁渝心里也清楚,即便再怎么打击士绅集团,将来他们依然会顽强地继续生存下去。

    真正的原因还是在于士绅一家独大,宁渝明白这一点并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无论是扶持勋贵还是扶持阉宦,都没办法与士绅实现真正的抗衡,眼下扶持的资本力量还比较薄弱,也很难实现正面交锋,只能让宁渝亲自来布局了。

    就好比宁楚眼下的这个所谓朝廷,虽然看上去还不错,比清廷廉洁一些,高效一些,忠心一些,单纯一些,可是利益是不会变的,立场也是不会变的,他们只在乎自己的身家富贵,只在乎生前的荣耀能不能继续传承下去罢了。

    对于宁渝而言,他能做的并不是将这个朝廷直接踹散架,而拉一派打一派,扶持新生力量,直到资本的力量开始大于士绅,或者实现持平,到时候问题虽然不会变简单,可是宁渝只需要居中调节就可以了,并不像现在这般费劲。

    “等到这件事结束后,朕好歹也能稍微过几年省心的日子了......”

    宁渝喃喃道,手里拿着朱笔,在宁罗远刚刚呈递的折子上,狠狠画了一个叉,红色的笔迹看上去血淋淋的,却是显得杀气十足。

    .......

    革新三年,五月初八,天色才刚刚亮起一点微光的时候,在南京城内主干道,也就是在朱雀大街左近开店的店家们,一个个已经收拾妥了一切,拆下了门板要开始准备迎客做生意,却不料刚刚开门的时候,就被吓了一跳。

    因为在他们眼前可以看到,此时的朱雀大街上已经站着了许多人,约莫足足有数千人之多,他们一个个穿着长衫,手里或是拿着折扇,或是举着孔圣人的画像,簇拥在了一起,神情严肃而愤懑,朝着午门的方向前进。

    好家伙!这是唱得哪一出?

    店家们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看着士子们的方向,前面可就是紫禁城的午门,那边上是有登闻鼓的,这么多人难不成是去敲登闻鼓的不成?

    在南京城里,敲登闻鼓本身就是一件稀罕事,因为随着如今的大理寺制度得到革新以来,基本上没有所谓的冤情,需要去惊动天子,从初审到复审,再到最高大理寺,中间会有好几道过程,可以更加全面的覆盖。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然而,这一次不一样了,这些士子们没有去找大理寺,而是直接准备敲击登闻鼓了!

    沈洛川和许翟二人就混在了士子当中,除此之外还有徐姓士子,他们三人脸上带着几分兴奋之色,因为当这么士子都出现在朱雀大街上,他们的诉求也就越发轻易被皇帝所接受了。

    一想到一切都可以回归到原来的样子,沈洛川心里便有些振奋,他望着天边初生的太阳,不由得感慨道:“许兄,徐兄,今日便是我等飞黄腾达之时.......等事罢之后,或许也能谋得一官半职做做。”

    “沈兄,今日我等都听你了,咱们走吧!”

    “沈兄,小弟以你为马首是瞻,只为澄清玉宇,一扫阴霾!”

    在二人的吹捧之下,沈洛川心里也是有些隐隐得意,他年少便有文名,只是这文名还没等到转化成实际的名望和财富时,复汉军就已经打了过来,以致于沈洛川一直都没有参加科考,特别是宁楚在建国之前举办的第一次科考,也是因为沈洛川心里畏惧的缘故,没有前去参加,生怕将来会连累到他身上。

    可是沈洛川也没想到,由于他前面畏惧的缘故,没能及时参加科考,以致于等到革新二年想参加的时候,却因为报名人数太过,被直接刷了下去。再到革新三年,科举改制,沈洛川一个从来没学过新学的人,却是再也考不上了。

    一想到考不上了,沈洛川心里便有些着急,他这才愤然地拉上了同窗好友许翟,一同来到南京,就是为了讨个说法。

    如今见到这么多人跟他一样,沈洛川心里的失落感便淡了些,可是却又升腾起了一丝幻想,倘若朝廷下旨恢复到从前的时候,他指定能考上一个进士的,到时候入翰林院,然后就可以轻轻松松当大官,何必像今天这样为了一个秀才苦苦挣扎?

    就在士子们开始朝着午门的方向前进时,混在队伍后面的还有三个人,便是沈惟俊、周维清、王用其等人,他们也是一早就过来了,只是有意不往前面挤,一直都在保持着低调的姿态。

    周维清望着前面拥挤的士子人潮,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等他们闹,闹够了咱们也就能解脱了.......”

    王用其小心地望了望周围,脸上带着几分担忧之色,“要是军队来了可怎么办?咱们眼下这个位置是不是有些太近了......要么咱们别跟他们混一块吧。”

    周维清冷哼了一声,“你个王用其,平时就知道你胆子小,可也不知道小到这个地步......真有军队出来,事情也就闹大了,事情越大咱们反而越安全!”

    沈惟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二位兄台不必争执了,无论会不会出动军队,跟咱们的关系都不大......今天带二位过来其实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控制好态势的发展......”

    “没错,咱们联系的士子们都在这里头呢,他们现在拿了钱,敢不办事?”

    周维清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神色,他自从将这个计划禀告了父亲之后,还受到了夸奖,与此同时也得到了这些大族们的看重,因为这的确是一个可以将士绅们摘出来的好办法,毕竟法不责众嘛........

    一旁的沈惟俊只是微微一笑,却是不再说话,三人便静静地望着士子们结成了一只庞大的队伍,开始朝着午门的方向前进。

    然而,当士子们还没抵达午门的时候,却受到了另一拨人的阻拦,他们便是那些通过了科举试的新学士子,也可以说是预备官员。

    这些人当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商贾之子,再加上一些原先的失意士子,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选择学习新学,却没想到一下子就考上了秀才,而且马上就要授官了,这让他们喜出望外的同时,也分外重视自己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上千名新学士子早就知道了这些腐儒的打算,他们也不甘示弱,挡在了那群旧学士子的身前,不让他们通过午门去敲登闻鼓。

    在新学士子当中,当初与朱毓彦结伴的好友秦礼、薛言,二人此时也在这人群里面,正在跟旧学士子进行对峙。

    二人当初在知道好友朱毓彦要考陆军军校的时候,还有些隐隐失落,只道今后便难得一见,而后二人在领取了新学的课本之后,回去也是好好钻研了一通,发誓要考个秀才回来。

    当然,像薛言这般有名师教导的,自然是轻轻松松就通过了新学科举试,而秦礼虽然无名师教导,可是自己也还算聪颖,加上新学考试内容粗浅,因此也成功通过了考试。

    双方在午门前僵持着,谁也不肯相让,一时间也是越说越气,却有人开始动起手来,尽管这些士子们平日里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辈,可是在前途面前也是不肯相让,一个个挥舞着王八拳便打成了有一块。

    “恁娘的,你来啊!”

    “娘希匹,你过来啊!”

    尽管大家手里都没有拿兵器,再加上打起来也不成体系,可是遭不住有人下黑手,仅仅只是过了片刻,便有士子已经头破血流倒在了地上,只是说起来也怪,平日里无处不在的巡逻警察还有城卫,此时却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一直放任着他们厮打。

    因此一时间,喊打喊杀声,怒吼厮叫声,却是响成了一片,双方就这不分彼此地打着,让人看着都觉得眼晕。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