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大决战之八里桥之战(五)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大决战之八里桥之战(五)

    作品:《伐清1719

    宁承祖脸上带着几分坚毅,他骑在了高大的阿拉伯马上,一杆火红色的复汉军大旗正在迎风飘扬,仿佛一团烈焰般,在积雪覆盖的大地上显得无比刺眼。

    而在宁承祖的身后,则是整整三千复汉军的胸甲骑兵们,他们身上套着坚固的胸甲,手里举着一杆骑兵火枪,马匹两边还挂着两柄六连发手铳,除此之外,还有一柄雪亮的骑兵马刀斜斜地挎在马匹上。

    在过去的古典骑兵战争时代,真正的王者始终都是枪骑兵,因为长长的骑枪不仅仅能很好的克制阵容齐整的敌方步兵方阵,对于对方的骑兵也有很好的冲击效果,像之前的法军枪骑兵,就用了长达两米七的长矛,能够优先进攻到方阵士兵,而清廷的八旗骑兵,也是典型的长矛加弓箭骑兵。

    然而,枪骑兵本身存在的限制也非常多,不仅仅会受限于使用的环境,其训练上也更加困难,根据来到宁楚的西人骑兵专家介绍,想要训练成熟的枪骑兵,需要进行足足五十五种不同训练科目,其中二十二种属于对骑兵项目,十八种属于对步兵项目,还有十五种基本训练。

    因此,想要在短时间内训练出一支能够上战场的枪骑兵,既不显得现实,也没有这么做的充分必要,特别是在这个火器时代,自然还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用火器取代长矛。

    由于骑兵冲锋都是有距离限制的,因此宁承祖所率领的三千骑兵,几乎都是慢慢朝着僧保残余马队逃亡的方向而去,准备在那里直接截住剩下的数千八旗马队。

    “清军马队过来了!”

    一名骑兵从远方本奔来,他高声呼喊道,脸庞红扑扑的,汗水几乎打湿了军服。

    随着骑兵的呼叫声,宁承祖不由得抬头望去,之间远方层层叠叠的人潮中,出现了一些黑压压的骑兵,他们此时都显得极为狼狈,不少人身上都挂了彩,还有更多的人已经丢掉了手里的长矛,仅仅剩下弓箭和马刀,完全不成阵型。

    宁承祖脸上带着一丝冷笑,随手拔出马刀,遥遥指向了天空。

    “冲!”

    复汉军胸甲骑兵团的编制不同于寻常不对,每团编制五个骑兵中队,每个骑兵中队为三百人,可以作为独立的战术单位,而每个骑兵单位则有三到四个骑兵连所组成。

    当宁承祖下令之后,整整三千马队分别按团里各中队一字排开,而中队里的每个连,都改为了四排小纵队,前后依次排开,形成更大规模的两列横队,宛如一道长长的海浪一般,场面显得十分巍然壮观。

    “杀啊!”

    望着远方排成整齐队列的复汉军马队,正在逃亡的清军骑兵们不由得瞳孔一缩,那些八旗参领佐领们,顿时暗暗叫苦,对面的复汉军马队很明显就不一般,光从这个阵型上就能看出对方的实力来。

    要知道,在战场上的时候,阵型对于双方而言都十分关键,尤其是对于马军来说,精髓并不是就这么一冲了事,而是要以更为完整的阵型去冲垮对方的阵型,从而彻底打崩对方的指挥体系,那么这一仗也就能赢下来。

    因此,在马战当中,保持阵型本身就是非常关键的因素,而清军原本经过了一番苦战,处于被包围的状态,阵型早就凌乱无比,如今面临复汉军的生力军马队突袭,自然是大事不妙了。

    只是,清军很难在这种环境下,重新构建自己的指挥体系,因此复汉军的骑兵几乎如同海浪一般,直接冲刷着清军的马队,手中的马刀更是在交错之间,大发雄风,将清军骑兵径直斩于马下。

    宁承祖高高举着马刀,他并没有让手下的骑兵们开枪,原因很简单,对付面前这股已经溃散的骑兵,根本没有必要动用宝贵的火器,毕竟马上无法填充弹药,打完后就只能下马装填,还不如直接以马刀冲锋。

    “杀啊!”

    复汉军的骑兵在宁承祖火红色的大旗号召下,始终保持着完整的阵型,雪亮的马刀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砍翻了大量的八旗骑兵,而八旗马队却几乎没有半点的反抗余地,仅仅只是片刻时间,便倒下了一千余骑。

    八旗马队本身十分善于骑射,只是眼前的环境让他们并没有骑射的空间,也没有了汇聚在一起的机会,但凡有八旗骑兵尝试着汇聚在一起,则复汉军骑兵就会以骑兵连或者是骑兵中队的方式,彻底将他们给击溃。

    在经过了几轮的冲杀之后,复汉军骑兵几乎以十分微薄的伤亡,砍翻了大批的八旗马队,而对方原本就经过了十分惨烈的搏杀,再加上这么一出截杀,其中的核心参领和佐领们或死或逃,因此八旗马队彻底没有了翻盘的希望,他们还剩下一千余骑,在复汉军的马刀下苦苦挣扎着.......

    .........

    在复汉军骑兵对包围圈中的僧保马队进行赶尽杀绝之时,多尔济所率领的八千蒙古马队也都到了场,他几乎完完整整看了一遍复汉军骑兵冲锋的过程,不由得深深倒吸了一口冷气,以复汉军目前的骑兵实力来看,根本就不像是一支新锐之师。

    复汉军骑兵的分进合击,再加上阵型的完整程度,无疑不表明了一点,复汉军的骑兵实力根本就不在蒙古人之下,或许他们当中个人的骑术并不高超,比不上从草原上长大的汉子,可是他们通过团体的配合,完全掩盖住了这一点。

    其中,让多尔济感觉到惊讶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复汉军的战马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几乎都是能够比肩河西马的良骏,而且他们的骑兵在冲锋的时候,始终都保持着紧密的阵型,并没有露出半分破绽,这实际上是非常难以做到的一点。

    就算是蒙古骑兵,也不是长于阵型,而是以超强的耐力,死死咬着敌人不松口,就好比草原上的狼群,用时间来战胜一切强大的敌人。

    可是眼下复汉军骑兵的分进合击,再加上阵型的完整程度,无疑不表明了一点,复汉军的骑兵实力根本就不在蒙古人之下,或许他们当中个人的骑术并不高超,比不上从草原上长大的汉子,可是他们通过团体的配合,完全掩盖住了这一点。

    就在复汉军对八旗马队进行最后的围剿时,蒙古马队也终于完成了集结,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多尔济下达冲锋的命令。

    然而此时的多尔济却犹豫了,他已经没有了必胜的信心,尽管他始终坚持认为世界第一的骑兵就是蒙古骑兵,可是在复汉军的骑兵面前,多尔济却认为,即便是蒙古骑兵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只怕代价也会变得巨大。

    “不管了,总得试一试,否则回去也没法跟大皇帝交差,若是楚逆骑兵只是花架子,就立了这一功,要是对方真是块硬骨头,那就一触即走........”

    多尔济在心里暗自思忖着,这个看似憨厚的蒙古汉子,实际上却拥有着不逊于他人的智慧与狡诈。

    “杀!”

    对于多济尔而言,他一旦下定了决心就不会再犹豫,更何况他心里还抱着一点小心思,那就是趁着复汉军马力没有恢复的功夫,来打一次突袭。

    随着多济尔手中的马刀狠狠往下一劈,八千余人的蒙古马队跟着多济尔,向复汉军的方向发起进攻,由于他们的距离与复汉军的距离有三里多,因此前面一直压着速度,等到了最后一里路程的时候,才会放开马力。

    八千余名蒙古马军在大地上奔跑着,他们似乎先前瞧见了复汉军骑兵的整齐程度,也在努力地使自己的马儿速度一致,然而无论怎么控制,却始终有些散乱的模样,与复汉军的如墙推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蒙古的马队开始发动之后,复汉军的骑兵团也开始整理着阵型,而在他们的周边,四处都躺着八旗马军的尸体,刺鼻的血腥味道几乎在告诉所有人,这里刚刚已经发生了一场你死我活的绞杀之战。

    宁承祖抹了抹脸上的血水,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笑容,他先前没有让手下的士兵们动用马枪和手铳,主要还是担心会有其他的清廷马军插手进来,如今果然是等到了,而且看样子不比僧保的马军实力要差。

    “收刀!”

    只听见一声呼喝声,所有的复汉军士兵齐齐地扬起手里的马刀,然后用粗布擦拭干净上面残存的血迹,随后便将雪亮的刀刃插回到了刀鞘之中。

    “举枪!”

    眼看着蒙古的马队开始逐渐进入了冲锋的一里范围内,又是一声高声怒吼,宁承祖和其他的两千八百多名骑兵,拔出了放在马匹上的骑兵火枪,遥遥地对着即将开始冲锋的蒙古马队。

    在火枪时代,胸甲骑兵抛弃了长枪,选择了骑兵火枪,自然也会有一套新的战法,因此复汉军骑兵在面对对面的蒙古马队冲锋时,依然保持着冷静的姿态,他们身上的精钢打造的胸甲,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蒙古马队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甚至都已经开始在马上伏着身子,夹着长矛,如同鹰隼一般,盯着对面列好阵型的复汉军骑兵们,幻想着将长矛狠狠插进对方的胸膛当中。

    眼看着蒙古马队的速度开始提升到峰值时,宁承祖手中的火红大旗开始挥舞了起来,接近三千名复汉军骑兵保持着整齐的步伐,平端着手中的骑枪,开始慢慢发力冲锋。

    多尔济瞧见复汉军骑兵开始发力之时,眼睛里却不由得闪过一丝不屑,因为在骑兵作战当中,对于速度的把握是非常重要的,而以目前的距离,根本不会等到复汉军将速度给提升起来的机会,到时候他们就会以最巅峰的冲锋速度,将对面的骑兵给挑成肉串。

    如果按照传统的骑兵对战方式,蒙古马队的想法自然是准确的,只有速度才能代表一切,谁更快,谁就能将长矛插进对方的胸口,而速度慢者,则只有死路一条。

    到了这个时候,多尔济甚至认为自己面前的这支骑兵跟刚刚的那支骑兵,根本就不是同一只军队,因为前者将骑兵的艺术玩到令人绝望的程度,而后者则似乎变成了从来没上过战场的农夫。

    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多尔济都已经不去想了,因为胜局他已经彻底握在了手心里,就算是长生天来了,也留不住眼前的这股骑兵。

    可是,就在双方距离只剩下短短的百步之遥时,复汉军骑兵却没有丝毫的慌乱,他们仿佛根本就没有将蒙古马队的冲锋放在眼里,这让多尔济心里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砰砰砰——”

    伴随着一声怒吼,复汉军的骑兵们齐齐开了枪,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白雾将他们的身影彻底包裹了起来,除此之外,还有两千多颗黑色的弹丸,朝着蒙古马队狠狠扑来。

    冲在最前面的蒙古马队几乎像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上,大量的血花从冲在最前方的马军身上溅射开来,他们纷纷连人带马,直接摔倒在了地面上,而仿佛是连锁反应一般,第二排、第三排的蒙古骑兵也纷纷摔了下去。

    多尔济虽然也冲在了最前面,可是不知道为何缘故,他身旁的骑兵倒下去了一大片,可是他自己却没有倒下去,而此时的他也看到了对面的复汉军,他们的手中举着一杆正冒着烟的火枪。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关宁铁骑?这怎么可能?”

    与其他人不同,多尔济毕竟是有来头的,他曾经从家族长辈的嘴里,听说过这么一支拿着火枪战斗的骑兵,可是对方似乎要比关宁军强悍太多了......

    宁承祖脸上挂着一丝嗜血的味道,他将火枪插在了枪套里,随后又拔出了马鞍上挂着的两只六连发手铳,而他身旁的骑兵也都纷纷如此,瞬间所有人手里的武器又换成了短小的手铳,而这一幕却是让对面幸存的蒙古骑兵,感觉到大为愕然。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