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到底谁求谁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到底谁求谁

    作品:《伐清1719

    里维望着约翰信誓旦旦的面孔,不由得迟疑了几分,他当然明白约翰之所以如此有信心的原因,那可是相当令人着迷的东西,如果真的能够在华夏风靡开来,自然能有相当大的利润空间。

    这个让约翰和里维都感到颇具信心的玩意,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指鸦片。

    当然,鸦片在华夏也并不是什么罕见的玩意,早在唐代就有少量的输入,当时被称为‘阿芙蓉’,在元明时期甚至还成为了一种贡品,从东南亚进入到皇宫中,直到清朝时期,鸦片都只是作为一种药品而存在,人们还远远没有清楚地认识到鸦片的危害。

    因此,在宁楚立国之前,清廷虽然不能说遍地都有鸦片的踪影,可是对于那些权贵们而言,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稀罕物,就连当初的宁家里,也曾经出现过这种玩意,后来被宁忠源给彻底销毁了。

    在宁楚建立之后,宁渝自然对鸦片深恶痛绝,在他的严令打击下,很快《禁止鸦片法》就火热出炉,在当时的宁楚领土上全面禁绝鸦片,铲除鸦片种植产地,甚至还组织军队打击鸦片走私贸易,还焚毁了不少鸦片,由此鸦片也成为了海关里第一类严禁禁止进出口的物资。

    在宁楚的铁拳打击之下,鸦片逐渐在华夏基本消失,除了一小部分医用和军用麻醉药物以外,寻常人再难以见到鸦片的踪影。

    可是,在宁渝全面禁绝鸦片的时候,此时的大不列颠却在进一步有意放纵鸦片的使用,像英国东印度公司每年都会将大量的鸦片,送往英国国内以及欧洲各国进行贩卖,甚至连当时的英国医学界,都在大规模使用鸦片治疗。

    像什么头痛啊,发烧啊,咳嗽啊,甚至连抑郁症和月经不调这种问题,都让英国大夫们用鸦片来解决问题,当然问题虽然能够解决,可是也留下了一大堆的瘾君子,甚至是英国临床医学奠基人托马斯.悉登汉姆都声称,“没有鸦片,医学将不过是个跛子。”

    因此,当中西方的贸易逆差已经开始越发扩大的时候,来自欧洲的商人们,已经开始尝试着用不同的商品来进攻华夏市场,只是其他的商品都很难奏效,唯独鸦片成为了当时华夏销量比较高的商品,因此这对于欧洲的商人们而言,自然是一个大大的好消息。

    里维心中依然有些担忧,道:“可是,那位伟大的陛下已经全面禁止鸦片在华夏销售,咱们即便能够弄到货源,可是也没办法大卖啊......”

    约翰大咧咧道:“大使阁下已经前往了南京,到时候这个问题肯定是能够解决的,咱们眼下可以先考虑把货物囤积起来,到时候等到华夏开放禁令之后,咱们就是第一批进入华夏的货品,价格肯定会高很多,想想那丰厚的利润,简直能让上帝都犯罪!”

    “希望如此吧.........”

    里维在心口悄悄画上了一个十字,只是他内心的不安并没有为之消散,反倒越发浓重了起来。

    .......

    时间很快就迈入了革新五年三月,在经过了一个寒冷的冬天之后,解封的不仅仅只是大地,还有一些人心中的野心。

    在此时的漠北草原上,数千骑兵正在展开血腥的厮杀,火炮、火枪以及马刀,它们将战争的烈度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每时每刻几乎都有大量的骑兵摔落在马下,鲜血几乎染红了整片战场。

    一队骑兵在炮火和弹雨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其中一人身上带满了血迹,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马背上,随着马儿的起伏上下摆动,看上去却像是死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等到了后方的营帐中时,一名身材魁梧的蒙古人跳下马来,将那名浑身是血的汉子背了下来,朝着帅帐的方向快步跑去。

    “大汗,策凌身负重伤,生死不知.......死伤太惨烈了,咱们赛音诺颜部上千人就那么一会就没了........大汗,不能再这样了!”

    诺尔布浑身带着血迹,他朝着帅帐中央坐着的土谢图汗旺札勒多尔济高声叫道,很显然对方将赛音诺颜旗放在最前面的行为,已经让他十分不满。

    土谢图汗旺札勒多尔济脸上露出一丝不满,他朝着身旁的另外一名蒙古王公道:“达什敦多布,本汗的所作所为,难道还要向你再解释一遍吗?”

    那名叫做达什敦多布的蒙古汉子正是如今赛音诺颜旗的旗长,因此在清廷时又被称为札萨克和硕亲王,只是这位大扎萨克眼下却表现出几分虚弱之色,似乎身体一直都不太好的样子。

    “大汗,臣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将这个以下犯上的人杀了吧!”

    土谢图汗旺札勒多尔济心中实在是恼怒,自从准格尔入侵漠北蒙古以来,喀尔喀三部几乎每战都会失利,死伤更是惨重无比,不得不依靠辽阔的草原进行周旋,可是眼下已经退无可退,只能不计伤亡地抵挡准格尔军的进攻,而在这个过程中,赛音诺颜旗自然不可避免地被推上了战场,损失也是惨重无比。

    可是眼下喀尔喀三部谁没有牺牲过?不说其他的,就说他土谢图汗的直属部落里,死伤难道就少了不成?

    达什敦多布听到土谢图汗旺札勒多尔济这句话,顿时心里一慌,他可不敢杀掉策凌手下的大将,特别是在土谢图汗的命令下,否则整个赛音诺颜旗的人心都将会离散。

    说起来,后世出名的喀尔喀赛音诺颜部并没有出现,它目前仅仅只是隶属于土谢图汗部的一个旗,最早是出自于达延车臣汗,达延车臣汗之孙诺诺和掌管喀尔喀左翼,其长子阿巴岱为土谢图汗部先祖,而其第三子图蒙肯,因排抑红教,护持黄教,被授予了赛音诺颜号。

    到了如今,赛音诺颜旗旗长达什敦多布是上一任旗长善巴的儿子,而策凌是善巴的堂弟,再加上先前得到清廷的扶持,因此在赛音诺颜旗里的实力相当不凡,拥有一大批的支持者,即便是旗长达什敦多布,也不敢对自己的这个叔叔有所不敬。

    特别是早年准噶尔蒙古大举入侵喀尔喀部的时候,当时的赛音诺颜旗旗长善巴选择了内附,而策凌便在善巴的命令下,带着祖母格楚勒哈屯﹑弟恭格喇布坦投奔清朝,受到当时的康熙重用。

    清廷以其为成吉思汗十八世孙图蒙肯嫡嗣的理由,赐居京师,教养于内廷,后来到了康熙四十四年的时候,还把和硕纯悫公主嫁给了他,而这一整套流程下来,使得策凌对清廷无比忠心,还主动跟随傅尔丹进击准噶尔﹐擒其宰桑贝坤等百余人。

    因此,在当时的清廷眼里,策凌是理所当然的自己人,跟其他的蒙古人是不一样的,而对于当时的喀尔喀三部而言,策凌却不再是自己人了。

    当然,眼下清廷基本覆灭,剩余的势力也无法对土谢图汗部造成什么威胁,因此原先隐隐在土谢图汗部颇具名望的策凌,反倒成为了众人的眼中钉。

    眼下,当达什敦多布听到土谢图汗多有不满之意后,并不是真的要维护这个叔叔,实在是因为赛音诺颜旗里面无人可用了......

    如果再把策凌得罪完了,将来无论是他这个当任旗主,还是下任旗主,都很难按下旗内的反对声音,这无疑于给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

    “大汗,臣以为此人可小惩大诫,绝不可直接一杀了之,否则容易使得军心骚乱.......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还是让他战死在沙场上吧!”

    土谢图汗冷笑了一声,却并没有反对,道:“昔日孙嘉淦劝说本汗向宁楚求援,可是策凌却大言不惭地说他能够挡住准格尔,可眼下准格尔都打到了巴彦乌兰山了,距离昭莫多还有多远,你算过没?”

    说起这个,达什敦多布脸上的冷汗就下来了,当初的策凌对忠于清廷的,对于宁楚自然是万般厌恶,而在他的大力反对下,导致孙嘉淦的建议被否决,只得无奈地留在了土谢图汗身边,期待有一天随着局势变化,能够说服土谢图汗。

    可是达什敦多布心里也明白,在这件事上面土谢图汗是绝对在装糊涂,他本人当初就不愿意向宁楚求援,担心变成下一个漠南蒙古,因此在在策凌建言后顺水推舟否决孙嘉淦的提议,使得宁楚朝廷怨气归于策凌。

    而如今土谢图汗确确实实已经快打不下去了,又不愿意向策妄阿拉布坦投降,心里便想着改弦易辙,重新回到大楚的怀抱中——而策凌便成为了向宁楚交差的替罪羊。

    达什敦多布无奈地探口气,眼下既然策凌昏迷不醒,只能让他这个旗长代劳了,“大汗所言极是,策凌思虑确实不周,才造成眼下困局。因此臣以为,眼下当需要跟宁楚进行求援了,否则一旦昭莫多有失,车臣汗部也就危险了。”

    土谢图汗旺札勒多尔济微微点了点头,他也不想着对策凌赶尽杀绝,只要他不挡路就行,不过眼下此人昏迷,却正好是给孙嘉淦解释的一个机会,当下便派人将孙嘉淦请到帅帐中来,而至于原来叫嚣的诺尔布,则被重新押回到战场上去。

    话说两头,孙嘉淦当初在刘统勋的劝说下,成为了宁楚的说客,目的便是为了将漠北喀尔喀三部说来投奔宁楚,可当时的策妄阿拉布坦才刚刚侵入准格尔,喀尔喀三部还是颇有抗敌信心的,因此对孙嘉淦自然不感兴趣。

    后来战局急转直下,特别是大策凌和小策凌率军后,几乎每战必胜,而喀尔喀三部自然也就被打懵了,先是扎萨克图汗部被全面占领,紧接着就是土谢图汗部关键要地乌里雅苏台失陷,再到如今巴彦乌兰山一战失利,三部已经感觉到脖子上的绳索越来越紧了。

    在这种情况下,孙嘉淦发现身边的蒙古人对他的态度却是越来越好了,从最开始的不闻不问再到奉若上宾,这种转变却是跟喀尔喀三部的处境有很大的区别,这也使得孙嘉淦心中微微得意,看你们这些人还敢嚣张?

    到头来说白了,还得靠他孙某人从中牵线搭桥。

    当孙嘉淦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帅帐的时候,很快就闻到了一地的血腥味,接着抬眼细看,正好看到了生死不知的策凌,惊讶道:“可是战事不顺,策凌将军怎会变得如此?为何不去叫人前来医治?”

    土谢图汗旺札勒多尔济心中冷笑,他当然能看出孙嘉淦的装模作样,不过他也不以为意,反正给他看一眼就算完事,很快便挥了挥手,让人将策凌抬下去医治。

    唯独土谢图汗在做完这些后,才仔细地盯着孙嘉淦,笑道:“这些日子孙先生身居漠北,可曾还习惯这漠北的气候?”

    孙嘉淦大大咧咧地找了一张椅子,往上面一坐,随后才笑道:“有什么不习惯的?这羊羔肉也好吃,这羊奶酒也好喝,孙某人在山西可过不了这么安逸的日子。”

    土谢图汗冷哼了一声,他何尝听不出孙嘉淦语气中的讥讽味道,用安逸这个词来形容如今岌岌可危的喀尔喀三部,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笑话。

    “孙先生就不要逞口舌之痛快了,你要明白一点,眼下我喀尔喀三部也并非只有向大楚求援这个选择。”

    土谢图汗脸色阴沉,他也不想再去耍嘴皮子功夫,而是采取了赤裸裸的威胁策略,意思很简单,你们倘若给不了一个合适的条件,那么他宁愿去投靠准格尔汗国!

    孙嘉淦脸色阴沉,道:“或许土谢图汗错误理解了孙某的意思,眼下不是我们求你们,而是你们求我们!”

    “倘若喀尔喀三部想要投降准格尔,孙某也无法阻拦,大楚也无法阻拦,可是陛下震怒之下,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希望土谢图汗能够好好想想。”

    真要说起威胁,谁怕谁啊?

    就靠目前宁楚的国力和武力,他蒙古人还真没有什么可以谈判的资格,好好听话自然就跟漠南蒙古一样进行改造,如果不好好听话,那么不妨用武力解决!

    反正迟早也要跟准格尔打一仗,就算再加上一个元气大伤的漠北喀尔喀三部也无伤大雅,无非也就是一锅端了的事情。

    有了陛下旨意作为保底,孙嘉淦现在一点都不慌张,甚至还有闲心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