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竞争上岗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竞争上岗

    作品:《伐清1719

    在中西文化当中,内阁制度都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不过尽管都叫内阁制度,可是中西方的内阁制度却基本是两种东西,它们之间的差异之大,绝非一个词语能够涵盖。

    众所周知,华夏的内阁制度是源自于大明,其出现本身也是因为一个非常有名的历史事件之后——即胡惟庸案,这一案件的特殊性自然无需多言,总之朱元璋废除了两千多年的宰相制度,改变了皇权与相权之间的界限。

    当皇权过于庞大的时候,帝国繁重的政务都会堆积到皇帝一个人身上,即便是长时间007工作的朱元璋皇帝,也会感觉到辛苦劳累,而到了他的子孙后代的时候,由于没有老朱这么奇葩的能力,于是果断分权给了官员,也就导致了内阁制度的出现。

    也就是说,华夏的内阁制度是源于皇权的过于集中,而导致不得不出现的分权现象,因此明朝皇帝内心并不想给那些为自己干活的大臣们以太高的官位,也就导致初期的内阁大学士们,几乎都是以顾问的身份参与到政事当中,官品则只有小小的正五品。

    与此同时,由于皇帝对大臣们都不放心,因此明朝的阁臣们只有建议权,也就是票拟的权力,没有决策权,也就是没有披红的权力,因此早期都是阁臣票拟,由皇帝本人来披红,从而保证皇帝拥有最大的权力。

    可问题是,即便只是披红,皇帝每天也需要007上班,这对于皇帝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因此披红权力也就慢慢过渡到了皇帝最信任的人手中——即内廷的太监们,他们开始读书学习,参与到政治当中,而就像前面所说的,他们的角色并不是阉党,而是保皇党。

    这一制度延续到了清朝,而即便是清朝改头换面的军机处制度,也无非就是内阁制度的一个翻版,并没有超出这个局限的范围。

    可是,无论是明朝的内阁制度还是清朝的军机处制度,并没有达成皇帝真正想要的状态,而且恰恰是因为明清的这两种制度,才导致内阁的权力责任划分变得困难,甚至导致文臣集团的权力过于泛滥。

    简单来说,内阁或者是军机处的作用是在于辅政,因此皇帝是必须要给与内阁一定的权力,而由于没有了宰相,导致六部的庶务是被下放到了部阁,使得尚书们的权力变得更大,这样一来内阁统筹六部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可问题就来了,内阁拥有巨大的权力,可是权责却并不一致,所有的责任都实际上归属于皇帝本身,而皇帝又天然不会承担责任,也就导致出现了问题,全朝廷虽然都是责任人,可是却没有人能真正承担得起责任,又不敢对皇帝问责,只能选择不了了之。

    其次,在法理上面,内阁由于没有宰相之名,自然也无宰相之责,因此即便是更换内阁首辅,也无法对首辅进行问责,因为他们明面上并没有权力。

    像嘉靖时期的严嵩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严嵩无宰相之名,而有宰相之权;有宰相之权,而无宰相之责。”这句话正是说出了内阁制度的弊端所在,而且正因为首辅权责不一致,也才使得明朝党争纷纷,像严嵩被徐阶击垮,而徐阶又被高拱逐走,这也反映了内阁本身的不确定性。

    明朝的内阁制度本身并不够全面,更谈不上完美,它本身由于不够健全,才会出现崇祯十七年时间内换掉了十九任首辅的笑话,而朝廷长时间陷入这种无意义的内耗和党争中,也才使得明朝的败亡。

    因此,宁渝在建立大楚之后,虽然也建立了内阁制度,可是心里也一直希望能够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改变,而改变的方向,自然是要让内阁权责一致,即责任内阁制度。

    宁渝望着脸上带着迷茫的众人,语重心长道:“朕是要真正跟内阁共同治理天下的,绝不只是让内阁作为一个只会票拟的部门,这披红之权,早就应该授予内阁嘛!”

    内阁诸臣听到这里,顿时心头一颤,可以说但凡进入内阁中的大臣,谁都不会去奢望能够披红,要知道本身有了票拟制度,再加上披红制度,就等于是半个皇帝了,谁敢要这样的权力,那不是在等着找死吗?

    “臣等不敢,还请陛下收回圣命。”崔万采顿时心里一慌,连忙拱手拒绝,他要是敢答应下来,只怕明天就会有人要参奏他居心叵测了。

    宁渝摇了摇头,道:“这披红之权自然不是白白给你们,你们还是先听朕说完。”

    “是,陛下。”大臣们心中尽管有无限疑惑,可是眼下也只能先看看再说。

    “在朕看来,既然要让内阁名副其实,自然也需要加强内阁的地位,日后内阁将会全面参与到行政当中,所有的内阁大臣都将会冠以从一品的职位,拥有相关事务的票拟和披红权力,但是所有的消息都需要对朕以及国咨院进行汇报,且内阁不得对枢密院进行干预。”

    宁渝先是抬高了内阁的地位,然后笑道:“内阁的任期依然是五年一届,其中内阁将由党派当中产生,你们都可以下去光明正大注册党派,到时候通过党派的身份来参与下一届内阁执政选拔,在国咨院具备优先票数者,并且通过朕的相关审核后,将成为下一任执政内阁。”

    “获得组阁权力的党派竞选人,将会在朕的任命下成为内阁首辅,而败选党派则为在野党,职掌都察院以及大理寺,形成制衡制度。”

    “所谓的国咨院,即所有的侯爵以上的贵族,以及军队代表,还有各省地方代表,各行业先进代表组成,每年内阁需要在国咨院上进行述职报告,只有内阁报告通过国咨院以及朕,才能参与下一财年的收支统计中来。”

    “倘若没有通过审核,朕有权直接罢免内阁,并且宣布提前竞选责任内阁,只是流程上还需要从前面国咨院进行,到时候将会选拔出新的责任内阁出来。”

    “每届责任内阁竞选之前一年,原国咨院自动解散,重新由皇帝圈定新任国咨院人选,并且针对前任内阁总结汇报进行审定,以及针对新任内阁就职报告进行审定。”

    “另外,所有参与竞选的党派都必须要符合法律,要接受国咨院以及朕派出来的核查,所有的财政账目都需要公开处理,任何党派都不得接受国外势力的政治献金,亦不得接受其他任何个人的捐款。”

    .......

    经过了宁渝这么一番解释,众人不由得目瞪口呆,这皇帝可是直接鼓励大家组成党派来进行竞争,这可真是华夏历史上开天辟地头一回了......

    也就是说,从这一天开始,就算想要当官,也不要想着卸任就完事,因为下一任组阁还需要党派来竞选才行,也就必须要给国咨院以及皇帝一份满意的答案,若是答案不够满意,那么下一任换党派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对于宁渝而言,他的权力并没有因为内阁权力的扩大而有所局限,因为在法理上面,组成内阁必须要受到皇帝和国咨院的审核,而国咨院人选也都是由皇帝一手圈定,因此也就注定皇帝的权力还是总览一起,但是在政务上的责任,却过度到了内阁手中。

    也就是说,如果内阁干得不好,那自然就是内阁的责任,到时候宁渝可以光明正大进行重新组阁,使得民怨归于内阁而不归于皇帝,如果内阁干得足够好,皇帝也拥有足够的筹码对其进行限制,使其不会对皇权造成影响。

    至于宁渝规定的内阁不得干预枢密院,更是长期践行的政策,这一政策决定了皇帝始终拥有掀桌子的权力,也可以使得军队与政界的联系更加分散,有利于皇帝掌握手中的权力。

    崔万采当然意识到了这个制度背后所隐藏的问题,当下苦笑道:“回禀陛下,只怕这么一来,每任责任内阁任职之时,都会对朝廷官员任职造成冲击,只怕不利于官员长期为政,特别是对于地方官员而言,更是大忌.......”

    宁渝轻轻点了点头,崔万采这番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如果每任内阁上任后,岂不是都要把对手赶到一边去,把自己的人提拔上来?那么这么一来,又如何延续政策的连贯性呢?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宁渝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准备的,他站起身子笑了笑,道:“朕不管你们到时候会怎么做,反正相关的议案都要呈递到朕还有国咨院的手中,再加上都察院的辖制,想来你们不会肆无忌惮破坏规则。”

    众人当然也能听明白这里面还有一句话,真正肆无忌惮破坏规则的人,也无法继续得到皇帝和国咨院的信任,那么这个内阁自然也就维持不下去了。

    眼下所有人都已经听明白了,以后想要参与政治就必须要抱团了,必须要结党才行,只有结党才能真正承担起政党的责任,才能有资格参与到执政内阁的竞争当中,而成为了内阁首辅,也就有机会能够形成自己的执政团队,从而确保内阁里面不会出现打架。

    而且由于皇帝和国咨院的限制,再加上军队的独立地位,等同于内阁的权力不会集中到某一个人的身上,哪怕是内阁首辅也无法对皇权造成威胁,而执政内阁想要维持地位,执政政党想要持续执政,也就必须要给皇帝和国咨院一个交代。

    众人的神色中夹杂着几分焦虑和期待,他们明白当责任内阁制度形成后,再想要当一个左右逢源的阁臣是不可能了,他们必须要有自己的执政主张,也必须要去努力贯彻自己的理念,否则将再也无法在宁楚的朝廷中生存下去。

    用宁渝的话来说,他宁愿臣子们在执政的过程中逐渐摸索前进,哪怕犯了一些错误也没用关系,但是他绝对无法容忍那等和光同尘不做实事的臣子,像这样的人对于国家才是真正的大害。

    在这一次殿前谈话结束后,宁楚内部两个新型党派悄然产生,其中由勋臣派核心人员宁忠海和程望组成了一个名叫‘保皇党’的派系,其宗旨便是维护皇权的稳定和大楚的兴盛,而另一个则是由士林派组成了一个叫做‘清流党’的派系,他们的宗旨跟保皇党差不多,但是多了一项维护士绅地位的内容。

    自从两党成立之后,便开始兴办大肆报纸,宣传党派宗旨,并且开始吸纳新生力量,从而为五年后的竞选做准备,至于在此同时,南京城内其他大大小小的比如‘青年党’‘进步党’以及‘楚民党’等等党派也开始产生,只是他们由于地位所限制,并没有‘保皇党’和‘清流党’那般喧嚣的声势。

    当党派政治产生之后,所造成的影响并没有立刻呈现出来,可是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却成为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他们赫然发现一条通往权力巅峰的捷径,那就是组织自己的政党去角逐执政内阁,便有机会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内阁首辅。

    虽然执政内阁需要皇帝批准,也就意味着内阁首辅还是要通过皇帝的批准,可是在大家的眼里,这依然要比过去的道路更加清晰许多,因此一时间加入党派者人数众多,在整个大楚境内形成一股新的波澜。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