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区区十万人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区区十万人

    作品:《伐清1719

    革新五年六月,宁渝所率领的禁卫师抵达天津码头,只见码头上除了随处可见的军人之外,还有大量的直隶百姓们,他们在宁楚的治理下开始逐渐摆脱先前的贫困状态,因此大多都自发地前来迎接皇帝。

    在欢乐的气氛当中,天津知府袁忠泉也老老实实带着官员们,站在码头前面迎接皇帝,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这是宁渝下船之后所见到的第一幕场景,却是让宁渝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很快又重新平静了下来。

    然而,对于官场中人而言,往往惯于察言观色,皇帝的神情变化自然不会瞒过他们的眼睛,顿时场中气氛便出现了一些微妙变化。

    天津知府袁忠泉心中一个咯噔,连忙轻声道:“启禀陛下,臣等绝无组织百姓前来迎接圣驾,实在是百姓感念圣上,自发前来迎接之故,臣实在不忍拂逆民意,故而未曾劝离,还请陛下明鉴。”

    宁渝这才露出了些许笑容,用一口湖广话慢条斯理道:“既然情有可原,朕也就不怪罪你们了。只是百姓感念朝廷,官府也需要做好引导,朕于两京来往密集,倘若每次这般迎接,实属扰民之举,更易出现踩踏之惨事,当引以为鉴。”

    “陛下恩德,臣等知晓。”

    揭过这一道小风波之后,宁渝也就乘坐着御辇朝着京师出发,而随驾的禁卫师也将会一同前往,到时候会在京郊大营中进行休整,准备后续的北征之事。

    说起来,宁渝对这一次北征多多少少是感觉有些仓促的,倒不是担心打不过俄人或者是准格尔,而是担心毕竟才拿下漠南蒙古,对于漠南蒙古的控制也才进入初始阶段,如果再一口气拿下漠北,只怕朝廷会力有不及之处。

    不说其他,光是官员配备便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像漠南蒙古就被划分为三个省份,上上下下的官员配备就不是一个小数,而将来拿下漠北蒙古之后,又要划分三个省份左右,这样一来就需要更多的官员,如果想得更远一些,一旦征服了准格尔汗国,那么又将需要大量的官员建立统治。

    对于宁渝而言,如果只是击败准格尔,虽然能够算得上赫赫战功了,即便是朝廷上下也都是颂扬之声,可是对于宁渝而言,却还是有些不够,因为战争绝不仅仅只是战争,无论是在经济方面还是政治方面,都需要考虑到。

    可是眼下局势却不一样了,原本预计策妄阿拉布坦还会继续领导准格尔汗国一到两年,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准格尔汗国即便要打喀尔喀三部,也不会有那么快的进展,还会顾忌到宁楚的反应——可是现在的局势却变化得十分迅速,噶尔丹策凌的上位使得双方的战争变得提前了。

    宁渝心里也明白,局势不会跟着自己的想法走,眼下既然已经出现了变化,那就跟着变化走好了,只要坚决彻底地打垮噶尔丹策凌,到时候北疆的局势就还是由大楚来主导。

    等车架抵达了京师之后,次辅李绂、枢密使宁忠义还有孙嘉淦等人当下便迎接了上来,众人的神色中透着些许振奋。

    “臣等拜见陛下,陛下圣体安康。”

    “朕安。”

    宁渝挥了挥手,然后便坐在养心殿上的御座上,平静道:“先前朕在南京的时候,原本还以为准格尔汗国的动作不会这么快,毕竟策妄阿拉布坦已经老了,无论他多么枭雄一世,都难以掩盖老迈这个问题。”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都已经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毕竟先前的康熙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无论他曾经多么英明一世,可是在岁月面前终究显得是那么虚弱,而策妄阿拉布坦也不会例外。

    宁渝终究只是随口一提,他明白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不过既然要打,朕也不会担心,此战一旦开启,那么什么时候结束将由我们决定。”

    “为了准备这一战,朕让内阁准备了三千万银元的军费预算,,其中一千五百万由特别军费划拨,另外一千五百万会进行战争国债发售,而这也仅仅只是第一笔军费,如果不够将会继续发行战争国债。”

    听到宁渝的话,众人纷纷点头,他们已经通过先前的战争国债尝到了甜头,特别是在北伐结束之后,大量的战利品和土地使得大量国债进入了偿还阶段,让不少人都赚到了钱,因此发行国债,将更容易被百姓们接受。

    宁忠义在知道皇帝的决心之后,心中自然大喜,他朗声道:“陛下,眼下军队方面已经准备妥当,而漠南诸部也派遣了许多族人参加复汉军,目前被编入了独立第一骑兵师,其中师长由孛儿只斤根敦担任,副师长王木生,参谋长董玉和,暂定满编人数为八千人。”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宁渝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这个师的战力如何先不论,但是至少可以说明这半年以来,漠南蒙古诸部族已经开始逐渐融入到大楚中来,而这也充分说明了前面漠南蒙古对策的成果,这对于后续收复漠北蒙古和漠西蒙古具备很重要的意义。

    “好,有此一举,更能说明人心之向北,咱们这一战已经有了八成的胜算!”

    就在众人兴奋之际,孙嘉淦却拱手道:“陛下,当下尚有一策未用,若是陛下能用之,当有十成胜算。”

    “哦?孙卿难道还有什么良策不成?”宁渝脸上略微带着几分犹疑,而一旁的次辅李绂却露出一丝了然的微笑。

    孙嘉淦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轻声道:“陛下当前仅有一后一妃,虽有上古先圣之风,可毕竟后宫凋敝,于国不利。当下正值亲征蒙古之际,还请陛下在蒙古选妃,一来充实后宫佳丽,二来笼络蒙古人心。”

    宁渝的脸色顿时有些阴沉,他一向都反对将国事与自己的私事牵扯在一起,可是这个孙嘉淦却好像不知道一样,还是大大咧咧献上了这样的计策。

    当然,宁渝心中知道,与蒙古和亲是清廷能够笼络蒙古的一个非常好的政策,几乎贯穿了整个清廷的前中期,像努尔哈赤在一统建州女真之后,便迎娶了科尔沁部博尔济锦氏,用通婚的方式成功的分化了察哈尔蒙古,同时也拉近了满洲与蒙古的关系。

    而后到了清廷入关之后,清廷为了更好的笼络蒙古人,控制其举动,便依旧保持与蒙古的联姻,像顺治也好,康熙也好,其实都与蒙古有过和亲举动。

    而眼下孙嘉淦便也是出于这个心理,来给自己献上的和亲政策,无论如何其实也不能怪他,只是让宁渝自己心里有点不舒服罢了。

    “孙卿,朕以为后廷之事与前朝之事不应该牵扯太深,此计就算了吧。”宁渝的神色还是比较和颜悦色的,他不想为这个问题去打压这位颇具能力的重臣。

    然而孙嘉淦还没有说话的时候,李绂却又开口了,他低声道:“陛下,臣以为孙大人所言甚是,至于陛下所言后廷之事,可亦是天下之事,若是能够通过和亲之策,促进与蒙古诸部族的关系,又何尝不可呢?相信喀尔喀三部之所以犹豫不决,便是缺少了陛下的亲自表态罢了。”

    宁渝微微一怔,他有心想要反驳,可是自己的那些话却又很难说出口,毕竟李绂所言不无道理,在这个时代想要让人相信对方的诚意,那就是跟对方做亲戚,无论是和亲也好还是联姻也罢,都是一种战略上的对策。

    “也罢,孙嘉淦,你就去漠南和漠北走一趟,告诉他们,朕准备在蒙古选妃,然后出兵漠北,击败准格尔!”

    “是,陛下。”

    孙嘉淦脸上大喜,有了皇帝的这一道旨意,将来的漠北之战,恐怕会有更多的部族站在大楚这一边了。

    ........

    郓春城,如今大清名义上的行都所在,然而出现在此地更多的却是金发碧眼的俄人,不得不说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在郓春城中心,便是当今大清国皇帝乾隆的所在地,而这处所谓的皇宫也只是简简单单的四重院子,并不显得多么起眼,而在皇宫旁边的几件小房子当中,则住着当今大清国的柱石老臣徐元梦、张廷玉以及其他的宗室大臣。

    而在一件小房子里面,此时却是一片愁云惨淡的景象,大学士徐元梦脸色灰白地躺在床上,胸口处则几乎看不到起伏的动静,唯有两颗还在转动的眼珠子,却在告诉所有人,他徐元梦还没有死。

    张廷玉此时正坐在病床前,脸色也是灰暗无比,他双手握着徐元梦的手,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毕竟没了这位大学士,大清恐怕要更加颓唐了。

    “善长公,俄人刚刚派人来说了,他们要准备打仗了,到时候会跟楚逆交战,要求咱们也要出战——哎,这屋漏偏逢连夜雨,您又躺下了,大清该怎么办呀?”

    徐元梦努力地抬了抬头,却感觉浑身上下都十分费劲,终于他选择放弃了,低声喃喃道:“不能......不能打........俄人狼子野心......靠不住.......”

    张廷玉心中一悲,叹气道:“可不是,这俄人无非就是希望咱们的人去给他们当炮灰,到时候谁管咱大清的死活?只是眼下咱们的兵权都在他们的手里,固然有几个佐领还能听咱们的话,可是他们的处境也不好了........也不知道皇上到底怎么想的.......”

    一说起皇帝来,徐元梦却是轻轻叹了一声,连同张廷玉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原因便是当今的大清皇上,已经彻底不想再考虑大清那摊子烂事了,每天就借酒浇愁,然后和几个宫女终日玩乐。

    徐元梦轻轻闭上了眼睛,喃喃道:“衡臣啊,复兴大清是不想啦,你将来要是有机会,就投了宁楚吧........只要能保住皇上一条命就成........”

    听到徐元梦吐出这么一番话来,却是让张廷玉有些愕然,他轻轻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片惨然,“眼下宁皇帝恨不得杀了下官,又如何能够接受下官投效?善长公实在说笑了。”

    只是此时的徐元梦却是再也没有了生息,他终于死在了郓春,而双眼却始终都睁开着,脸上则彻底失去了红晕,几乎变成了一根又瘦又小的干柴。

    当乾隆皇帝得知徐元梦身故之后,他并没有表示太多的悲伤,只是跟张廷玉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宁楚短时间还不会打过来——就继续投入到了自己的繁衍子孙的大业中,他似乎已经将亡国的悲痛彻底隐藏在了心里,再也不会表露出分毫来。

    然而就在张廷玉将徐元梦葬下之后,萨拉务拉伯爵便派人过来,将张廷玉请了过去,而张廷玉自然是无力拒绝,跟着一名俄人军官到了郓春城内最高的一座城堡中。

    萨瓦乌拉伯爵似乎心情还不错,他看到了张廷玉进来以后,还颇为热情地打了一声招呼,还让人给张廷玉泡了一杯温热的黑茶。

    “张大人,咱们眼下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知道哪个?”萨拉务拉伯爵甚至还开始跟张廷玉开起了这样的小玩笑。

    张廷玉并不习惯萨拉务拉伯爵的玩笑话,他轻轻叹口气,“坏消息莫不是要跟楚逆去打仗?”

    “不,这是好消息。”

    萨瓦乌拉伯爵放声大笑,然后意味深长道:“只有打仗,我们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对于俄罗斯帝国而言,自然就是东方的统治权,而对于你的大清而言,便是曾经的土地,当然不包括远东。”

    张廷玉已经不对恢复大清抱有任何期望了,即便是有俄人的帮助,他也不认为能够击败宁楚,只是眼下寄人篱下,自然也不好表示明确的反对,只是脸上挤出一丝干瘪的笑容。

    萨瓦乌拉笔伯爵似乎并不在意张廷玉的想法,而是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至于坏消息嘛,也不算那么坏,宁楚比我们想象中拥有更多的势力,根据准格尔汗国的老对手传来的消息,他们这一仗似乎至少会有十万人。”

    说到这里,萨瓦乌拉伯爵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当然,也只不过是区区的十万人。”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