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炮兵对决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炮兵对决

    作品:《伐清1719

    帅帐中气氛沉凝如水,所有人都是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即便是大策零敦多布此时也不敢在汗王气头上劝谏,察罕更是冷汗直冒,因为执行大营护卫警戒任务的正是他的部署,可是偏偏却出了这么大的漏子,着实让噶尔丹策零无比气恼。

    “你们谁能告诉本汗?昨天过来探营的到底有多少人?”

    噶尔丹策零脸上流露出一抹阴冷之色,他虽然年纪轻轻,可是此时在准格尔汗国的威望却已经建立起来了。

    察罕顿时趴在了地上,小心翼翼回禀道:“启禀大汗,大概......大概有五十骑左右.......”

    “那击毙了多少骑?又活捉了多少骑?”

    “击毙有三十二人......暂无活捉。”

    “啪——”

    噶尔丹策零顿时暴露,他高声地用漠西蒙古语吼叫着:“这就是你们平时自吹自擂的王庭汗帐!这就是你们说的固若金汤!可是等到别人都摸到大营这边来,你们才发现,还没有把他们全部留下来,你们都是一群废物吗?”

    “大汗饶命!实在是太快了......我们的人实在追赶不及啊........敦多布大人,您是知道实情的啊!”

    察罕的后背几乎被冷汗浸湿了,花白的头发更是不时颤抖,整个人都有一种晕眩的感觉,顿时便慌不择言起来,却是把大策零敦多布给牵扯进来了。

    这一下可好,当他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噶尔丹策零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杀机,他便是依靠大策零敦多布作为内应才得以上位,因此对于内外勾结这种事情看得极为忌讳,而眼下负责王庭禁卫的察罕与负责征战的敦多布居然有联系,这简直是最大的挑衅!

    原本在一旁的大策零敦多布顿时心里一个咯噔,他狠狠地望了一眼察罕,立马跪在了地上,高声道:“大汗,臣的确知道实情,可是臣所知道的实情,绝不是察罕所说的那般!”

    大策零敦多布明白,眼下比起其他的事情,最重要的便是打消汗王的猜忌,因此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帮助察罕,反而需要再给他刺上一刀才行,这样虽然不可能彻底消除汗王的猜忌,可是却能避免眼前这一刀。

    果然,当他这句话说完后,察罕顿时心若死灰,而噶尔丹策零的眉头反倒舒缓了几分,他冷冷地望着大策零敦多布,一字一句道:“那你就说说,你所知道的实情吧。”

    大策零敦多布微微松了一口气,才低声道:“大汗,昨日之所以没有将这帮敌军全部留下来,纯粹是察罕夜间酗酒贪杯之过,以致于没能在第一时间集结部署追击,以致于在时间上晚了许多,才给了那些敌军逃窜的机会。”

    这件事摆明了要给汗王一个交代,因此为了自己活命,大策零也顾不得许多了,再说他对察罕这样的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

    噶尔丹策零顿时大怒,望着察罕高声道:“察罕,敦多布所言,可否属实?”

    “属实.......大汗,臣对大汗的忠诚可鉴日月,还请大汗饶恕臣一命,臣愿意入死营搏杀........”察罕跪在地上磕头不止。

    所谓的死营,便是指那些身犯死罪的士兵,或者是那些逃兵所在的地方,每逢战事一起,他们便会推着盾车,就这么冲在最前面,承受对方的炮火打击,也就是战前的炮灰罢了。

    看到察罕这幅神态,众人也不由得有些戚戚然,只是眼下大汗没有表态的情况下,谁也不敢再去求情了,毕竟前面大策零都差点被搅和进来了。

    噶尔丹策零阴冷的眼神微微一凝,挥了挥手,“下察罕入死营,今日一战,全看你的命数了。”

    “多谢大汗!”

    察罕脸上顿时如释重负,只要能够入死营,他就有机会保住自己的性命,总好过现在被一刀斩首。

    在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噶尔丹策零便带着诸将出了大营,来到了阵前,看到组织严密的车阵时,手中的马鞭指着车阵,笑道:“还以为他们昨晚就会选择逃跑,没想到居然还敢逗留在此地,却是不想活了。”

    大策零敦多布也站在一旁,他轻声道:“大汗,他们昨天探营想必已经有所收获,可是他们不逃跑,想来是有更大的图谋......”

    “他们想要固守待援,跟本汗在此地决战?”

    噶尔丹策零本身就是个聪明人,因此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一点,可是他却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冷笑道:“本汗在此地拥有六万大军,只需要切断车阵补给,到时候他拿什么跟我打?至于援军,也要看他们能坚持几天。”

    大策零敦多布也是摇了摇头,他同样有些想不明白,尽管汉人守城十分厉害,可是那毕竟是真正的城池才行,而眼下光是用大车围城的车营,如何能够顶得住火炮的一直轰击?只怕这些汉人是真的不要命了才对。

    “大汗说的是,无论如何,咱们打一打就明白了。”

    噶尔丹策零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传下本汗金令,大军展开合围,绝不可放任一人逃脱!”

    当号角声响起时,整整六万准格尔大军,分成了数路缓缓逼近宁楚车营,无边无际的士兵们拿着火枪和刀剑,数百面旗帜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蔽住了。

    ........

    车营中,许多复汉军士兵正在用配发的工兵铲掘土,然后用随军携带的麻袋装了起来,堆在大车上面进行加固,这也属于他们的日常训练内容之一,因此进程十分迅速,在准格尔大军展开行动之前,复汉军就已经初步垒成了一处壁垒。

    董策和孛儿只斤根敦二人正在一同巡视营垒,望着目前初具规模的营地,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其实按照原来的车营,他们也是可以坚守的,只是如果准格尔军用火炮持续轰击,则有可能会击毁大车,导致车营被破掉。

    如今通过沙土麻袋加固,那么就不用担心准格尔军的火炮威胁了,也就有了长时间坚守下去的底气。

    董策望着远方隐隐约约浮现的准格尔军,低声道:“他们的动作很快,最迟再过一个时辰,咱们这里就会被彻底合围,到时候就只能坚守到陛下来援。”

    “所幸我们的求援信使在三个时辰前就出发了,他们应该能够躲过准格尔的追兵,可以在两天内将消息传递到最近的军情处,到时候军情处会以最快的时间将情报传递到中路军,总时间不会超过三天。”

    孛儿只斤根敦在经过了昨夜这一番后,心中却是信心倍增,便接着董策的话头高声笑道:“陛下眼下的位置距离咱们应该有八百里到一千里,如果全力进军的话,最快将在五天后抵达巴喇和屯,最慢的话也只需要七天,也就是说咱们只需要坚持八天到十天,到时候就能等到陛下的援军。”

    “没错,如果按照正常的时间来计算,应该就是这样.......而这一次他们会断掉我们的补给线,幸好咱们扎营的时候找到了水源地,水源十分充足,全军上下也带足了十日的干粮,到时候若有欠缺亦可杀马取肉。”

    董策神情十分坚毅,他经历过太多次战事,像这种固守待援的情况也不少见,而他也向来以韧性十足著称,因此完全有信心能够在此地守住这十天。

    “接下来,只有一件事,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十天........”

    在统一了思想之后,几乎所有的复汉军士兵都了解了目前的现状,不过他们并没有多少担忧,毕竟构成眼下东路军的部队,所有的军官都是经过了北伐的老兵,哪怕是一个班长也都是经过了战事的洗礼,至于其他的新兵也都经过了完整的新兵训练,因此战力上并不会太过于逊色。

    特别是眼下的复汉军中,都会每天晚上进行文化课程教育,他们在士气方面和战心方面,都不会比老兵欠缺很多,眼下真正最欠缺的也就是作战经验了。

    而这一次复汉军东路军的火力也十分出色,所有的复汉军士兵都拥有一杆汉阳造燧发枪,营垒中央还专门构建了炮兵阵地,八十五门六斤骑兵炮分成了三处阵地,并已经亮出了自己黑黝黝的炮口,时刻等待着发射的命令。

    到了正午时分,准格尔军终于排成了堂堂正正之师,开始朝着复汉军的方向前进,他们的速度并不算快,不过阵型十分整齐,其中最前面的人身披盔甲,头戴护颈头盔,手持马刀和厄鲁特火枪,而后便是弓箭手,再往后便都是身披铠甲,头戴尖顶盔,手持马刀和梭镖的士兵。

    这些都并没有超出董策的预期,可是让他颇为惊讶的是,就在阵后居然又出现了许多火炮,这些火炮都被架在了骆驼身上,虽然口径不大,可是数量却零零散散有三百多门,着实令人大吃一惊。

    孛儿只斤根敦神色也有些凝重,道:“那些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骆驼炮了,绝不能小看它们。”

    董策听到‘骆驼炮’这个词,突然想起了军情处的一则情报,那就是在噶尔丹策零继位之后,便花费心思打造了一支军队,叫做‘包沁’,似乎就是一支独立的炮兵部队,类似于复汉军中的直属炮兵团,火器相当先进而强大,而且在瑞典使者访华期间,还专门聊到过一件事,那就是瑞典的一些炮兵技术因故流落到了准格尔汗国,甚至有个瑞典陆军中尉还做了策妄阿拉布坦的军事顾问。

    原来在过去的第五次俄瑞战争中,瑞典惨遭失败,而当时有个叫做雷奈特的瑞典陆军中尉在波尔塔瓦战役里被老毛子擒获,被迫加入俄军,来到了西伯利亚,后来在准格尔与俄罗斯的交战中,大策零敦多布在亚梅什湖大破俄军,将倒霉的雷纳特再次俘虏了过来。

    而当时的雷纳特已经受到了相当大的折磨,他为了好好活下去,便凭借自己掌握的火炮和炮术方面的知识,投靠了准格尔汗国,从而将准格尔汗国的火炮技术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要知道,即便是在当时的欧洲,瑞典炮兵也属于顶尖的水平,像号称“北方雄狮”的古斯塔夫.阿道夫国王以及享有“野战炮兵之父”美誉的托尔斯滕森将军,他们都十分重视火炮的运用,也相当重视火炮性能的提升,因此当时的瑞典火炮基本上属于独步天下。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因此,当雷奈特贡献出自己的炮兵知识后,策妄阿拉布坦如获至宝,立即委以重任,将他提升为整个准格尔汗国的炮兵开发和建设的负责人,成为了准格尔汗国有数的高层,并且还向雷奈特承诺,在建设好准格尔炮兵之后,将来可以放他回瑞典。

    这么一来,在雷奈特的指导下,准噶尔人制造出了十五门四磅炮,五门小口径炮,二十门十磅炮,具备了一定的兵工生产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雷纳特出身于瑞典炮兵,更加强调野战方面,因此给准格尔汗国铸造的都是火力也许并非顶级,但却更加机动灵活的野战炮,而不是那种笨重的红衣大炮,因此便形成了这种骆驼炮。

    董策神情微微有些凝重,根据眼下准格尔军表现出来的火炮实力,要比他预想的更加强大一些,绝不是清军火力所能相提并论,这对于目前的复汉军自然是一个不妙的消息。

    “看来这些人就是包沁,咱们的火炮应该会在射程和威力上有优势,可是数量上就远远不及他们,特别是他们并不是那种临时集合起来的炮队,而是已经长时间一起使用,这代表他们的训练水平更加高度趋一。”

    不得不说,噶尔丹策零在对炮兵的理解上远远超越了他的父亲策妄阿拉布坦,因为在过去的时候,炮兵大部分都是分属各营来使用,这样就会造成互相之间并不算熟悉,训练水平也不相同,然后在战前就会出现炮术水平层次不一的情况。

    而眼下噶尔丹策零早早就弄出了一个‘包沁’部队,便是将所有的火炮集中在一起使用,再加上有瑞典人的帮助,炮术水平绝不是清军能够相提并论的。

    “准备,目标敌方火炮,咱们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