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战漠北(二)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战漠北(二)

    作品:《伐清1719

    在马克沁机枪出现之前,骑兵始终都是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关键手,也是双方主帅的最大王牌,而往往自古以来的战略大家,通常也都是运用骑兵的高手和天才。

    而在眼下的华夏当中,真正算得上有能耐的骑兵指挥天才并不算多,至少在目前复汉军当中,对于骑兵运用也只是处于初级阶段,只有寥寥数人善于使用骑兵罢了。

    可是对于蒙古人而言,他们从小就生活在了马背上,也从小就开始驱使牛羊群行动,而这些生活中锻炼的知识却与骑兵作战暗合,分进、合击、包围、群攻,几乎都可以从中找到影子,因此他们在骑兵作战的时候,也更加纯熟。

    对于眼下的准格尔汗国小台吉拔都而言,他就是一个十分擅长利用骑兵的将领,只见他亲自率领的骑兵千人队,几乎是全军中默契程度最高的骑兵队伍,所有人的方向都朝向了拔都旗帜所知的方位。

    “今日一战,合该我等出人头地了!”

    骑在马上的拔都,脸上浮现出一丝潮红,很显然他现在的心情十分激动,甚至双手都有些微微发抖,这对于这个常年生活在马上的汉子而言,是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情。

    拔都之所以如此激动,纯粹是因为在眼下的准格尔军中,作战方式跟过去已经大相径庭,他们跟清廷一样开始走上了火器这条发展道路,往往都是利用火器消灭敌军,以致于传统的骑射并没有得到太多的重视,而这一切都使得拔都内心深深为之失落。

    如今他就要向大汗证明,在无坚不摧的骑兵面前,火器只不过是孩童的玩具罢了!

    不仅仅只有拔都这么想,其他的准格尔汗国骑兵们也都深深憋着一口气,他们骑着战马,手中挥舞着长矛,马背上还挂着短弓,一路驰骋向前,士气如虹。

    “蒙古铁骑,确实不同凡响!”

    在复汉军大阵中,宁渝脸上带着些许赞叹,毕竟上万骑兵驰骋沙场的气势确实让人感觉到无可匹敌的感觉,可是宁渝心里也并不担忧,因为眼下的复汉军,在应对这种铁骑冲锋的攻势前,已经具备十分纯熟的经验。

    只见在复汉军阵后,大量的火箭弹终于展露出了身影,用这些发射速度更快的火箭弹来对付驰骋的骑兵,不仅具备良好的杀伤效果,而且其发射时的声势也更让对方骑兵容易发生混乱,因此成为了如今复汉军的制胜武器。

    “咻——咻——咻——”

    当复汉军士兵们齐齐点燃了火箭弹之后,无论是复汉军还是准格尔军,顿时都被眼前的惊人一幕所吸引,甚至有人不自觉都长大了口。

    只见天空中出现了数百道火焰,它们用一种无可匹敌的速度飞快地划过一道弧线,就仿佛是流星火雨一般,一头栽进了正在冲锋的准格尔军中。

    “轰隆隆——”

    剧烈的轰鸣声瞬间遮盖住了阵前的枪声,在一阵人仰马翻当中,数百冲在最前面铁骑顿时栽倒在地,而紧接着冲过来的战马似乎也被这种轰击给吓住了,不少马儿都已经开始往后调转马头,死活不肯再往前前进,以致于后面的马儿止不住势头,跟前面的骑兵撞成了一团。

    在无边的混乱之中,拔都拔出了自己的马刀,狠狠砍杀着前面的骑兵,一边砍杀一边道:“不要堵在这里,跟我冲,杀光他们!”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准格尔汗国的骑兵们也都纷纷效仿,他们径自直接砍杀着前方的将士,以便于给后续的大军扫清道路,只见血雨纷飞中,夹杂着大量的残肢断臂,看上去却显得十分惊悚。

    在火箭弹、火炮肆意轰击骑兵的时候,准格尔骑兵依然在努力往前,大量倒伏的尸体几乎都被骑兵给踩烂了,马蹄每一次踏上地面时,几乎都要陷进血水之中。

    “想活命,就跟我冲!”

    拔都手中举着马刀,另一只手控制着缰绳,脸上带着浓浓的血腥,他大声呼喝着手底下的士兵们,却是隐隐约约成为了全军的箭头,冲在了最前面。

    他不懂汉人说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意思,可是他心中也明白,这一仗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冲上去,才能活下来!

    而此时一直在阵后的复汉军骑兵们也开始动了,其中在最前面的便是宁楚的两个胸甲骑兵团,一共整整三千人排成了一个锋锐的箭头,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其他漠南蒙古人组成的冲击骑兵,加起来也有上万人之众。

    站在三千胸甲骑兵团最前面的箭头部位的,便是当今第一胸甲骑兵团团长宁承祖,他骑在一匹高大的阿拉伯马上,手中平平地端着骑枪,脸上则显得十分平静,似乎并没有把眼前的敌人真正放在眼里。

    要说起跟蒙古骑兵的交战,宁承祖是有相当的经验的,正是他在八里桥一战中彻底打崩满蒙马队,才迅速奠定了胜利,因此对于满蒙骑兵,宁承祖自然不会有什么畏惧,他有的只是无尽的战意。

    整齐而有序的马蹄声如同雨水一般响成了一片,相对于其他的复汉军,复汉军骑兵往往在很多时候都会显得十分沉默,他们并不会高声嘶吼,只是沉默地端着骑枪,然后等待着撞击的一刻发生,而这一刻就将决定死亡,要么是敌人死,要么是自己亡。

    瞧见了复汉军的骑兵开始发起进攻,拔都的脸上带着些许冷意,很显然汉人的骑兵让他感受到了威胁,那种整齐划一的节奏感,让他下意识想要逃离战场。

    “汉人骑兵?终于出来了!”

    对于拔都而言,只要将眼前的复汉军骑兵彻底消灭干净之后,他们就能直面复汉军的火炮阵地,而准格尔的士兵都带了铁锤和栓塞,到时候只要把栓塞打进炮管当中,那么这炮暂时就废掉了,此战也就赢了一大半。

    “杀掉他们!”

    在拔都发出如同狼一般的嚎叫,他带着身后的准格尔骑兵们,狠狠踢了一下马腹,却见准格尔骑兵的速度却是又加快了几分,而且原本宽松的横阵却是开始变得密集了许多,在漫天的烟雾之中,准格尔兵骑兵们的威势达到了巅峰。

    不得不说,即便是在这个枪炮即将大兴的时代,蒙古骑兵依然能够发挥出自己的强大,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他们,几乎拥有与生俱来的高超骑术,而长期游牧锁所锻炼出来的箭术,也使得他们在黑海、里海、乃至伏尔加河等地声名远扬。

    五百步,

    二百步,

    一百步,

    在距离逐渐拉近之时,拔都高高挥动手中的弯刀,他的目标是冲在最前面的一名复汉军骑兵,而对方则是举着一柄长长的骑枪,看上去拔都并不占便宜。

    可是拔都自己心里明白,他之所以选择用弯刀而不是长矛,便是他相较其他人更加灵活,自信能够躲过对面的骑枪刺击,而只要能躲过这一击,他手中的弯刀就能够看下敌人的头颅。

    “砰——”

    当双方骑兵撞在了一起的时候,骑枪所发出的剧烈碰撞声响成一片,无数名骑兵从马上纷纷跌落下去,而铠甲的摩擦碰撞声几乎让人牙齿都为之发酸。

    拔都的确躲过了复汉军骑兵手中的骑枪,可是他的弯刀也并没有真正命中对方的脖子,而是命中了对方的骑枪,将那杆长长的骑枪给砍成了两截,而此时一旁的另一根长矛却狠狠戳了过来,却正好戳在了拔都的铠甲上,将拔都的身体直接撞了下去。

    旁边的复汉军骑兵感觉到些许遗憾,他的那一矛若是戳中要害,或许还能击杀掉对面的敌军,可是眼下却只是将他打落马下,也不知究竟杀了此人没有。

    躺在了地上拔都感觉眼前几乎一黑,后续的骑兵冲锋踩在他的身上,几乎将他的骨头都给彻底踩断,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回想起了一切,从幼年开始第一次骑马,第一次射箭,再放养牧马,成亲生子,那些美好而难忘的场景很快就涌上了他的脑海里.......

    只可惜,这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躺在地上的拔都几乎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骑兵正在驰骋而过,越来越多的马蹄踏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就在此时的战场之上,复汉军骑兵与准格尔骑兵的冲撞,终于有了一个初步的结果,只见大量的士兵和马匹尸体倒伏在了土地之上,还有许多无主的马儿正在四处奔走,只不过颇为惹眼的是,倒下去的大部分都是准格尔骑兵,人数更少的复汉军士兵反倒伤亡较低。

    身在局中的骑兵们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位于阵营两端的君主们,却能看到刚刚那一瞬间的经过——复汉军胸甲骑兵团的三千骑兵,几乎就像一把锋利的长矛,直接插入了准格尔骑兵的阵营之中,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和障碍,所有胆敢挡在他们面前的敌人,几乎都被挑翻到马下。

    而有了这么一把锋利的长矛在前冲锋,后续漠南蒙古的骑兵们则是继续扩大这个伤口,他们的攻击能力虽然不如胸甲骑兵那么犀利,可是胜在数量众多,一时间也就遏制住了准格尔骑兵的攻势,双方开始缓缓进入了缠斗阶段。

    .........

    在骑兵作战陷入了缠斗的当口时,复汉军阵前也出现了十分惨烈的一幕,负责拖住复汉军步卒的准格尔军,几乎用一种不顾一切的打法,他们迎着复汉军的火炮轰鸣抵达到了阵前,与复汉军进行极为残酷的互相轰击。

    “砰——”

    “砰——”

    “咻——轰隆隆——”

    复汉军整整三个骑马步兵师排成了三条横阵,他们每一次扣动扳机,都几乎制造出了一片弹雨,将涌上来的准格尔军彻底击打在地,粉碎了他们的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掷!”

    阵前的一名复汉军少尉军官,手中挥舞着军刀,正指挥着士兵们点燃手中的手榴弹,随后便狠狠扔了出去,铺天盖地的小黑点也带来了大量的伤亡,只见准格尔军如同被割草一般,纷纷扑倒在地,血流成河。

    如果说在战前的时候,准格尔军的士气还算比较高昂,可是当战斗发展到了这个阶段时,士气几乎无可避免地低落了下去,其中很明显的一点就体现在准格尔军已经攻不动了,他们的数量尽管依然很多,可是却没了那种锐气。

    因此,在战局出现这种变化时,复汉军这边看得出来,准格尔军也能感受得到,他们当中开始逐渐出现骚乱,甚至有人开始往后退。

    噶尔丹策零望着眼前战场上的这股动静,眼睛中却是闪过一丝杀气,他恨不得将这些胆怯的鼠辈给一刀斩了,可是眼下战局混乱之际,却只能将胜利寄托在他们的手中

    “大汗,阵前局势不妙,或许应该早日考虑后路........”

    准格尔汗国大臣格策跪伏在地上,声音中带着些许颤抖,很显然他知道这句话将会触怒大汗,可是为了准格尔考虑,却是不得不说。

    可是,格策如果再不开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准格尔军彻底与复汉军厮杀在一起,到时候双方就只能你死我活,不倒下一个不算完——如果准格尔军占据优势或者是均势,那他自然也不会多话,可问题是眼下的局势对准格尔军却是越来越不利了。

    噶尔丹策零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退?往哪里退?”

    “漠北浩瀚,处处皆可藏身,还请大汗.......”格策硬着头皮回答道,可是他一边说着,浑身上下的冷汗却一直在流。

    “砰——”

    还没有等格策说完,噶尔丹策零却是狠狠将旁边的一张小几子给扔了过来,将他直接砸翻在地,而在格策晕晕乎乎之际,便已经听到了噶尔丹策零的咆哮声。

    “住嘴,该死的东西!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一旦我军退了,你以为复汉军会放我们从容离开吗?他们只会从背后将我们彻底击溃!”

    实际上,噶尔丹策零也不仅仅在责骂格策,而是他自己的内心也有些许动摇,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如果现在撤退,恐怕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