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当大王的机会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当大王的机会

    作品:《伐清1719

    九月的寒风穿过了漫长的河西走廊,从乌鞘岭到古玉门关似乎都能感受到这种寒意,而在这一片北国之地,却还没有真正进入到寒风腊月的时候,倒也有不少的商旅顺着河西走廊进入西域,寻找财富的集聚地。

    在华夏人的心中,西域永远都是充满了艰险和神秘的地方,正所谓西域以孝武时始通,本三十六国,其后稍分至五十馀,皆在匈奴之西,乌孙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东西六千馀里,南北千馀里。东则接汉,阸以玉门、阳关、西则限以葱岭。

    而就在河西走廊通往西域的这片土地上,永远都无法忽视一个地方——星星峡,因为这里是由河西走廊入东疆的必经之处,也是一处极为险要的关隘,四面峰峦叠嶂,两旁危岩峭壁,倒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因此也常常是漠西之咽喉重镇。

    随着一阵清脆的马蹄声扬起,只见一队商旅正准备通过星星峡上的守军检查,他们将自己的行李箱子全部打开后,接下来能做的就是在寒风中苦苦等待,等待着例行检查的结束,并且封上一包赏银。

    这仅仅只是星星峡里十分常见的一幕,因为每个月都有许多商队从此经过,他们贩卖着一些能卖或者不能卖的东西,抱着发财的心思来到了漠西,冀图于将自己手里的东西卖上一个高价,而当地驻守的准格尔兵丁们也会分上一杯羹。

    然而,也不知究竟是怎么了,往日里来者不拒的准格尔兵丁们,此时却开始装模作样真正查起了行李,甚至还屡屡开始翻检马车,将那些商队诸人的身上也搜捡了一遍,一副秉公执法的模样。

    “大人,俺们就是一些苦命人,这好不容易拉点货过来.......您可得高抬贵手啊!”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用一口不算流利的蒙古语低声道,他在这条路上走过太多次了,因此都或多或少懂一些蒙古话。

    然而这一次,对面的兵丁却只是冷冷地望了他们一眼,直接用汉话回答道:“俺们都是年大帅的兵,可不是那些蒙古骚鞑子!”

    老者顿时舒了一口气,在他看来既然同为汉人,应该不会太为难才是,当下脸上堆满笑容,也换成了一口汉话。

    “这位大人,俺们都是这左近的老乡啊......这过去星星峡不是都是那些蒙古兵守着嘛,俺们一时没看清,认错了大人还请勿怪,不知这里是哪位大人为首?”

    说着话的功夫,从后面走过来了一名汉子,他身上穿着棉甲,腰上斜斜地挎着一柄腰刀,一脸不屑地望着众人。

    “哼,骚鞑子你们就认得,本老爷你们就不认得!今日倒要让你们知晓,本大爷乃年帅麾下亲卫年五,来这星星峡专查楚逆谍子!”

    老者脸上笑得越发灿烂了,他连忙转身从旁人手中接过一个小包裹,然后递给了年五,低声道:“年大人,俺们也不是不懂事,这一点点小心意还请年大人先收着,这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哈哈哈哈.......”

    年五大大咧咧地接过老者递过来的包裹,放在手里微微掂量了一会,接着又瞅了瞅这一行商旅的马车,只见上面装着的都是一些寻常的商货,便笑了笑:“你们倒是识趣,大爷也不妨告诉你们,今日幸亏你们遇到的是我年五年大爷,要不然想过这星星峡,却是比登天还难!”

    老者连忙点头称谢,然后笑=一脸不经意地问道:“听说现在年大帅兵强马壮,手底下还有许多火器,这是不是马上就要打回俺们甘州了?”

    年五听了这话却是笑容一敛,不过却也没有生疑,毕竟寻常商旅都会关注这些事情,以便于乱中取利,见这小老儿会做人,便低声嘱咐道:“哎,可不敢胡说勒,你没听说啊,这准格尔前线大军都败了,连大汗都死了,这些骚鞑子往日里就喜欢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没想到也有这天......反正你们这趟走完就别再走了,还不知道复汉军什么时候就打过来了,到时候要让你们遇见,搞不好买卖就全泡汤了!”

    原来自从年羹尧投靠准格尔以来,双方之前虽然面子上还能维持个你好我好,可是毕竟当年西北大军同准格尔打了许久的仗,双方之间仇恨已久,因此私底下的小摩擦也是不断,特别是在原来大汗噶尔丹策零眼里,年羹尧他们终究是汉人,便准备在战事结束后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可是没想到还没等到战事结束,他自己就先战死了。

    因此对于年羹尧麾下的士兵而言,他们对宁楚充满敌意,可是对准格尔也是带着许多愤怒,平日里说话也不甚客气,什么骚鞑子什么蛮子之类的不绝于耳,就连年羹尧也未加阻止,似乎乐于见到眼下这一幕。

    老者对于年五的好意自然是全盘接纳,他一面道谢一面点头保证就来这么一次,然后便又将马车上的两匹蜀锦给搬下来,留给了年五,便带着商队一路畅通地通过了星星峡,只是在离开的前一刻,他望着星星峡上越来越模糊的守兵身影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没错,他们并不是所谓的商旅,而是复汉军军情处派驻在西北的情报人员,而他的代号叫做赤狼,这一次穿过星星峡前往固勒扎,目的便是去对接当地的相关情报工作,刺探准格尔汗国的军事调动情报,以便于全方位支持接下来的战事。

    “年羹尧所部驻守哈密一来,为表示诚意,一直将星星峡的防务都交给了准格尔人,可是眼下他们却以查备暗谍的名义进驻星星峡,这其中固然有外部因素,但是我们也需要提防一点,那就是目前的准格尔汗国,已经发生了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事情。”

    老者望着面前的一名属下,神色中带着些许谨慎,他轻声道:“夜枭,这一次你要重点关注哈密的一切情报,特别是要盯紧两个人,一个是年羹尧,另一个是小策凌敦多布,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盘算,不过有一点,值此大战前夜,一定要注意情报工作的原则,不能盲目暴露自身。”

    夜枭是一名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严肃地点了点头,道:“属下明白,此行哈密首要便是潜伏下去,保全自身,若无关键要紧事,不可启动信鸽,唯独等到黎明前夕,方可苏醒。”

    在目前的军情处情报工作原则中,有几条铁律是不能违背的,其中像潜伏获取情报人员与情报发出人员永远都隔着一条线,他们被称为信鸽,信鸽知道情报传递方式,但是不知道情报破译方法以及情报人员身份信息,由此保证情报的安全。

    其中像夜枭就属于资深的潜伏人员,自然也明白这里面的凶险所在,不过所幸的是,如今的哈密虽然驻守大军,可是也因为时局的变化开始变得混乱,龙蛇混杂之下,便更加适合他这样的人去潜伏到底了。

    老者微微沉默,他现在必须要马上赶往固勒扎,因此不可能在哈密停留,可是眼下年羹尧所部的变化,却使得他心里多多少少忐忑,或许这条老狼已经又产生了别样的心思了........

    ........

    “没错,咱们不能再这样了......”

    大营中,年羹尧穿着一身深色的长衫棉衣,眼睛中带着些许忧色,整个人都显得十分低落,而在他的身旁处,一名中年文士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正是年羹尧的幕友胡期恒,二人都是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

    原因很简单,自从年羹尧投靠准格尔汗国以来,他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并没有真正安稳下来,反倒是准格尔汗国侵入草原之后,局势却是让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妙,先是策妄阿拉布坦想让他们成为挡住复汉军陕甘大军的挡箭牌,接下里在策妄死后,又变成了噶尔丹策零的眼中钉。

    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都死了,此外准格尔大军也全军覆没,更关键的是还把复汉军给引过来了,这一下可真是要了年羹尧的老命了!

    毕竟年羹尧自家知自家事,虽说手里有所谓的三万大军,可是这些人士气低落,战心底下,且缺衣少食,甚至连火药都入不敷出,若是真到了打仗的关口,只怕士兵们连开枪都得盘算着打了,至于说军中其他物资,更是少之又少。

    年羹尧想到这里,便恨恨开口道:“先前给老鞑酋上书索要的那一应军需物资,一直找借口拖着不给,一直到今年他们要跟宁楚相争,这才调拨了一小批物资,还派了个小策凌过来监视老夫,实在是欺人太甚!”

    说到这里年羹尧又深深叹口气,面露愁容道:“可是眼下咱们又该如何是好,前些日子陕甘的复汉军再次增兵,只怕他们不日就要打过来了!”

    胡期恒作为年羹尧的首席策士,他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愧疚,毕竟当初谋害岳钟琪投奔准格尔汗国的主意,就是他出的,可是眼下这一计策不仅仅没有改善年羹尧的处境,反倒让自家主公变得进退两难。

    “大帅,咱们眼下绝不能成为准格尔汗国的棋子,也绝不能再跟复汉军相争,否则倾覆只在眼前!当避其锋芒,取边地以自立!”

    胡期恒脸色一狠,低声道:“眼下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既然他们不给,那咱们干脆就抢!”

    “抢?抢何处?”

    年羹尧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哈密城,然后摇了摇头道:“此地尚有一万准格尔军,他们人数虽少,可是战力强大,火器齐全,绝不是咱们这三万人所能对付的,而且就算抢了,咱们眼下也无处可去。”

    毕竟这年头混到年羹尧这个份上的也是少数,他不光是得罪了宁楚,还得罪了大义军,以致于无论是东进陕甘还是南下青藏,都已经成为了死路,眼下唯一能依靠的便是准格尔汗国,就算抢了也无处安稳。

    胡期恒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低声道:“大汗,咱们现在身处局中,可不能像往常那样自迷了.......要说眼下最好抢也最应该抢的,便是固勒扎了。”

    固勒扎,准格尔汗国的首都,也是河西走廊的精华之地,每年从固勒扎经过的商队,都会在这里留下更多的财富,而经过了策妄阿拉布坦的发展,固勒扎还拥有相当的火器生产能力,不要说火枪,就连火炮都可以生产——而眼下这座城市,却几乎是一座空城。

    年羹尧眼神顿时眯了起来,这并不是他觉得胡期恒在开玩笑,而是在认真考虑这个建议,毕竟通过目前的情报了解,准格尔汗国现在可是处于有史以来最为虚弱的状态了.......

    良久,年羹尧终于还是摇了摇,咬牙道:“就算准格尔在前线大败,就算噶尔丹策零已经战死,可是咱们恐怕还是不能小看固勒扎,就从哈密这一万人就能看出来,他们既然没有急于把小策凌调回去,就说明准格尔人认为固勒扎没有风险。”

    胡期恒微微一笑,“没错,根据目前情况来看,固勒扎的确有一定的实力,可是咱们不要忘记,他们在明处,咱们在暗处,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未尝不能试一试——”

    “合适的机会?”

    年羹尧有些狐疑地望着胡期恒,他对于自己这个老朋友还是很了解的,很显然他已经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胡期恒脸上露出微笑,“听说小策凌已经秘密回去过一次固勒扎了,或许这一次他回来会有求得到大人的地方,到时候大人不妨可以先应下来,以等待时局变化.......”

    年羹尧哈哈大笑,望着面前忽明忽暗的灯烛,顿时心中忧虑尽去,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够维持住这几万大军,那么世间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卖的,无论是大清还是准格尔汗国,也都将会成为他的垫脚石。

    “或许将来有机会,我也能当个什么大王之类的........”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