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严正抗议的大英帝国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严正抗议的大英帝国

    作品:《伐清1719

    在宁楚正式施行两京制度之后,各国驻宁楚的大使馆也分成了两批,其中南京和京师都有相应的使馆区,像英国、法国以及瑞典已经率先进驻使馆区,而日本、朝鲜以及荷兰也都紧随其后,唯独俄人却始终没有正式同宁楚进行建交。

    原因并不仅仅只是两国现如今陷入到紧张氛围,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俄人从一开始就瞧不上宁楚,结果等到宁楚进军草原之后,俄人再想建交的时候,宁渝反倒没有送口,仅仅只丢下一句话。

    “一切都等打完了再说!”

    瑞典大使埃里克松伯爵神情有些疲惫地从马车上面走下来,他几乎在接到宁楚开战消息之后,就连忙都从南京抵达上海,然后乘坐从上海到天津的海船一路赶往了京师,目的便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面见暂驻京师的大楚皇帝陛下。

    这一路千里迢迢赶过来,埃里克松伯爵自然不仅仅只是庆祝皇帝陛下的伟大胜利,而是因为楚俄战争的爆发,使得他看到了将俄人牵制在远东的绝佳机会,由此便可以让欧洲的瑞典得到一丝喘气的机会。

    埃里克松伯爵接过身旁秘书递过来的公文包,便快步地走向了使馆区,他在面见皇帝之前,还需要做好一些前面的准备工作。

    当埃里克松伯爵走进使馆之后,里面已经坐着一名瑞典军官,他正恭恭敬敬地提着公文包等待着,见到埃里克松伯爵的身影时,更是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表示着自己的恭敬。

    而这位瑞典军官便正是跟随埃里克松伯爵一同抵达南京的武官,名叫普雅廷,他比埃里克松伯爵更早抵达京师,目的便是为了能更加近距离观察宁楚在北方的战事情况,因此埃里克松伯爵还专门向宁渝请求派此人跟随大军北上,并亲眼见证过宁楚同准格尔军的交战过程。

    毕竟先前宁楚的崛起,大部分都是打的是清廷,并不是跟俄人直接交战,埃里克松伯爵即便心中看好宁楚,也希望能够在战场上进行客观的评判——这将会决定宁楚同瑞典的事实同盟,如果宁楚确实很强大,那么瑞典将会同宁楚进行更加密切的军事合作和经济交流。

    见到埃里克松脸上的疲惫,普雅廷不由得关切道:“伯爵先生从南京一路赶来,想必也十分辛苦,不过这个国家确实真的太大了。”

    确实,根据他们这些西人的眼光来看,宁楚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大帝国,即便比起俄罗斯要小一些,可是也小不了太多,根本不是欧洲那些国家能够比拟。

    埃里克松坐在了松软的沙发上面,从仆佣手中接过一杯伏特加,十分满足地喝了一口,才感叹道:“是啊,这一路上确实非常颠簸,不过据说他们在开发一种叫做铁路的东西,从南京一路连接到上海,据说一旦通车后,就能够快速抵达上海乘坐海船,全都是用上好的铁制作的——上帝啊,他们真的太富庶了。”

    实际上不光是埃里克松这么感叹,无论是什么人在经过那条还在修建的宁沪铁路的时候,都会发出感叹,那么多的铁被铺设在碎石子路面上,怎么看都有些过于浪费了。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只有真正见过试研制出来火车的人,才会明白铁路有多么强大,它将会成为彻底改变一个国家的强大所在,有了铁路的存在,传统的一切都会发生变化。

    普雅廷虽然也见过铁路,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因此对这个话题也并没有过多深入,而是开始轻声汇报自己在北方的所见所闻。

    “伯爵先生,大楚陛下如今已经多了一个头衔,叫全蒙古大汗,并且彻底成为了整个蒙古的主人,实在没有想到当年震惊欧洲的蒙古人,已经被削弱到了这个地步,不过有了蒙古的庞大土地,这位大楚陛下依然没有满足,他在上个月彻底拒绝了同俄人的会谈,并且下令像远东的俄军发起了进攻。”

    普雅廷说到这里,脸上不由得带着几分钦佩,低声道:“在战前的时候,我还以为华夏人只能用人数去压制俄罗斯人,可是根据前线返回的一些细节表示,大楚皇帝陛下的军队进展十分顺利,已经彻底清扫了郓春一线的外围堡垒,开始向内线发起进攻,或许到明年春天的时候,我们能够得到一个意外的好消息。”

    听到这里的时候,埃里克松脸上不由得带着几分振奋,毕竟眼看着自家老对手眼下受挫,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值得庆祝一番,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疑问,“宁楚的军队实力究竟如何?他们用在与俄人战争的军队到底有多少人?”

    “首先,他们的战斗力十分强大,不仅火器齐全,而且他们的士气和组织能力都不亚于俄国人.......”

    普雅廷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地说道:“至于宁楚到底出动了多少人同俄人作战,这个情报实在是太机密了,我们在报纸上也很难找到蛛丝马迹,只是可以肯定的是,在北疆的漫长战线上,宁楚无论投入多少军队,都是有可能的。”

    埃里克松心中一动,他很快就想到了在这一战之前同准格尔的交战,笑道:“看来宁楚皇帝陛下应该还有一支强大的骑兵才是,否则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取得对准格尔人的胜利,就是不知道,他们在跟哥萨克交战的时候,到底还能不能取得胜利。”

    普雅廷也不由得点了点头,在大北方战争期间,他也是领略过那些来去如风的哥萨克骑兵威力,心里更是有些戚戚然,如果说当时瑞典的火器始终占据优势,那么在骑兵方面则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哼哼,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俄人都觉得哥萨克骑兵天下无敌,甚至就连我们自己也很难兴起对哥萨克人的反抗.......若是宁楚想要获得对俄罗斯人的胜利,就必须要战胜哥萨克才行!”

    埃里克松若有所思,他大概已经明白自己需要在宁楚皇帝面前说一些什么了,或许经过这一次的战事,瑞典与俄罗斯帝国的关系又需要进行新的时期了。

    .......

    清溪书屋中,宁渝正一脸严肃望着面前的英国大使皮埃尔以及法国大使艾廷顿。

    “朕要告诉你们的是,只要俄罗斯人没有退出战争,即便大楚要跟俄人打一百年的仗,我们也要坚持打下去!”

    清溪书屋中,宁渝正一脸严肃望着面前的英国大使皮埃尔以及法国大使艾廷顿,语气中透着十分坚决的味道。

    实际上,在埃里克松赶往京师的途中,宁渝就已经开始了同英法两国的外交,而英国大使皮埃尔在很早之前忙完南京的事物之后,就已经赶到了京师,而法国大使艾廷顿则是阿尔弗雷的属下,也驻扎在京师法国大使馆。

    英国大使皮埃尔微微有几分诧异,他没有想到宁皇帝的决心这么深,便故意试探道:“那么陛下对荷兰的战事呢?”

    宁渝装作一副气恼的神态,高声道:“朕自然是希望第一时间同荷兰开战,主要是我的海军舰队还没有完成最后的准备,只能再等一等了.......但是你们应该都明白,朕是希望同英法合作的,彻底驱逐在南洋的荷兰人,只是还需要时间罢了。”

    法国大使艾廷顿则轻声笑了笑,他望了一眼英国大使皮埃尔,然后开口道:“以目前大楚的实力来看,驱逐荷兰人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是对付俄国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陛下选择更改战略方向,或许也有其他的原因。”

    宁渝微微沉默,然后才轻轻开口道:“只是朕觉得,若是对荷兰之战中,英法没有明确的表示,朕实在有些不太方向。”

    听到了这里,英国大使皮埃尔和法国大使艾廷顿算是彻底明白了,眼前这个皇帝就是一个鸡贼的货,他或许等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军队准备,而是希望等到英法率先同荷兰开战,到时候他才愿意加入进入,以保证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原先所表现出对荷人的那些义愤填膺,全部都是在做戏罢了。

    皮埃尔顿时有些无奈,自从西班牙继承战争的结束,荷兰人就已经惨遭重创,可是英国老爷们依然没有下定决心彻底摧毁荷兰海军霸权——倒不是担心打不赢,而是担心即便要打也是一场惨胜,到时候只会让如今的法国人坐享渔翁之利,而法国人的心思也有这么几分意思,这才使得荷兰人依然苟延残喘,可是海上实力也依然犹存。

    当然,随着宁楚的崛起,也给这样的博弈增添了几分不确定性,但是他们还是希望能够让宁楚成为一柄枪,来试探如今依然庞大的荷兰人。

    宁渝自然不甘心就这么当枪,便一方面继续坚持北方的战略重心,另一方面就开始表态自己要为北方的冻土,再跟俄罗斯人打上一百年——至于荷兰打不打,看你们的想法吧。

    果然,当楚俄战争爆发之后,英国人和法国人也就坐不住了,他们开始上门试探宁渝的决心。

    只是皮埃尔依然有些吃惊,因为在他看来,为了北方贫瘠的土地,跟俄罗斯人争斗收益很明显不如去获取南洋的土地,也不知道宁皇帝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皇帝陛下,我想你应该并没有真正认清俄罗斯,他们绝不是鞑靼人所能相提并论,即便能够获得短暂的胜利,可是能够得到的也只不过是北方的冻土,实在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

    宁渝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看来急于想要打破荷兰人在东方贸易霸权的英法,在如今还真是有些力不从心.......若是等到时间在过去五十年,到时候英荷依然会爆发一场战争,而这一场战争也彻底奠定了英国在东南亚的优势地位,到时候他们只会巴不得宁楚跟俄人纠缠!

    不过现在这个阶段,宁渝决定还是要继续多要一些好处才行,否则将来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朕倒不是不能同时对荷作战,关键是我大楚海军实力有限,若是能够得到两国的支持,拖住荷兰在欧洲的主力舰队,那么这一仗自然就能打了!”

    皮埃尔跟艾廷顿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却是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犹豫,如果仅仅只是拖住荷兰海军并不会有什么损失,可是这样的话,就跟最初的目的违背了,他们希望的可不是宁楚获得一场轻松的胜利,而是跟荷兰人两败俱伤才对。

    “陛下,你应该明白,海军的调动事关重大,如果只是为了这个原因,而跟荷兰海军发生交战的风险,并不会被我国所接受。”

    皮埃尔带着些许苦笑,而法国大使艾廷顿也是这个态度,他们还是希望能够由宁楚同荷兰先交战,然后再决定是否加入其中。

    宁渝冷哼了一声,轻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也不必劝朕,如果眼下急于跟荷兰交战,他们的海军足以彻底封锁我大楚的对外贸易,这样于贵我两国都是损失。如果这是最终的结果,那么朕还不如先打俄人的好。”

    还没等二人作何反应,宁渝再次开口道:“此外,根据我国工商部海外贸易司的规定,所有的鸦片都属于违禁物,禁止从海关进口,并且会受到严重的打击,眼下有司报道,英国商人约翰以及里维二人涉嫌贩卖鸦片最新,已经被执行逮捕,将于下月执行宣判死刑,还请知悉。”

    皮埃尔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宁楚皇帝的强硬却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而一旁的法国大使艾廷顿显然有些难看,毕竟涉及到鸦片贸易的也不仅仅只有英国商人,要是有了这么个例子,只怕将来的同华夏贸易,还会再起波澜。

    “陛下这么做,是在伤害我们大不列颠的感情,我将代表大不列颠提出严正的抗议!”皮埃尔有些恼羞成怒,他深知鸦片贸易的威力,绝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宁渝反倒是咧开了嘴,没想到这大英帝国也有严正抗议的一天啊!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