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六百零五章 贪婪与疯狂
  • 第六百零五章 贪婪与疯狂

    作品:《伐清1719

    南京证券交易所,此时已经成为了一片喧闹的场景,只见数百人此时都拥挤在了交易大厅里,手中挥舞着银行开具的汇票,正在高声叫嚷着。

    “涨了——涨了——”

    “真涨了,看来打仗还真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啊!”

    “哈哈哈哈,还是陈老板眼光好,在战前就已经大批买入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亢奋的神色,却是浑然不见平日的淡定,不过此时在交易大厅上面悬挂的黑色木板上面,正有人用粉笔写着一个个数字,并将其他的数字擦掉。

    原来,自从巴达维亚之战胜利的消息传回国以后,铺天盖地的报纸宣传自然不提,可是真正影响范围更广的则是南京证券交易所,因为在大量的胜利消息助推下,使得所有跟南海开发和对外商贸的股票迅速飙升。

    短短几天时间里,这些股票的价格都涨了两倍有余,甚至还有更多的人挥舞着汇票,要求继续买入这些股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当这一仗结果出来后,未来摆在他们面前的便是一片真正还未被挖掘的宝藏。

    不过好在如今的大楚,到处都是一片投资的蓝海,反倒是资金成为了稀罕物,因此像这样的狂潮也不会持续太久,毕竟胜利的消息一个个传来,可以投资的地方也越来越多,似乎赚钱已经变成了轻松而自在的事情。

    当然,在所有人为之狂欢的同时,最受关注的自然是南京证券交易所上真正的巨头,其中像皇室商会代表,还有程家商会的代表,以及其他几个大商会的代表,成为了所有人追捧的对象,因为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是大有深意之举,跟着他们就算吃不了肉也能捡着骨头啃啃。

    不过此时这几个巨头并不在一楼大厅里,而是都聚在了顶层的小房间里面,正在进行着一项十分艰难卓绝的谈判。

    在房间当中此时已经分成了两片领域,其中一片便是各大商会负责人,而另一边则是大楚工商部左侍郎白广国,以及海外贸易司司长宋子勤。

    而作为皇家商会总掌柜的崔玉自然也坐在商会这一片,而他的身旁则是皇室财团总经理何子茂,此时众人面前都摆放着一摞厚厚的资料,似乎还有被翻阅过的痕迹。

    白广国四十多岁的年纪,刚刚从地方上调上来的ꓹ 他原本是前清投降的官员ꓹ 后来因为官声卓著受到了崔万采的赏识ꓹ 于是便将他留在了地方为官ꓹ 政绩斐然ꓹ 便又被提拔到了朝廷中枢ꓹ 成为灼手可热的工商部左侍郎。

    要知道ꓹ 在目前行政院下属的诸部阁当中ꓹ 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叫做“铁打的农业部ꓹ 银铸的外交部ꓹ 金不换的工商部!”

    意思也很通俗易懂,农业部由于是朝廷根本之政ꓹ 因此官员需要长时间进行施政ꓹ 根本不可能轻易挪窝,可是又没有什么真正的好处,毕竟农业税这些跟农业部可没什么关系,捞不到油水ꓹ 再加上又轻易升不了,因此并不为寻常人所喜ꓹ 只有那些真正喜好农事技术的官员乐意待在农业部,于是被人称为‘铁打的农业部’。

    至于外交部的原因就比较简单了,皇帝宁渝现在很看重这个部阁衙门,进入这里面的官员都是青年才俊,前程早早就已经铺好了,甚至官品都比寻常的部阁要高,清贵无比,因此又被称为“银铸的外交部”。

    而所有的部分当中,唯独工商部是人人都颇为艳羡的,进入此部门后,权力立马就上涨了一大截,特别是能够开始主导项目之后,很多地方的官员都恨不得天天上工商部来蹲着,来给自己所在的辖地捞一些好项目下来,这个过程中自然是油水多多。

    不过暂且按下这些不表,白广国身为工商部左侍郎,仅仅位于工商部尚书宁忠海之下,身份地位非同寻常,能够前来南京证券交易所,自然也是为了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这一次大楚能够获得胜利,是很不容易的,自然也是需要付出很多心血的,不过好在如今已经胜利,且不日就会彻底接管荷兰东印度公司所有的财产,包括上千座种植园,还有数量庞大的劳工.......”

    白广国呵呵一笑,“不过这些东西我也就不多说了,反正你们面前的资料里面,基本都已经很齐全了,当然有一些目前还没有被完全掌握到,但是相信这里面的价值你们都能明白才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自然明白白广国话语中的意思,他们对桌面上的资料也都看过了数遍,对其价值的盘算也都心里有了数,可是人人都明白,此时也不光是跟朝廷在做买卖,也要提防身边这些个竞争对手,顿时便人人都不说话了。

    不过身为皇家商会的总掌柜,崔玉心中自然有一股不同于他人的傲气,率先开口道:“朝廷这一仗花费巨大,已经影响到了今年的其他方面的开支问题,我们作为商界得力之士,自然也要尽一尽绵薄之力,只是在商言商,崔某正因为是皇家商会掌柜,才不得不小心守住,否则出了纰漏可没法跟那些位交代。”

    一旁的海外贸易司司长宋子勤顿时笑了笑,轻声道:“崔掌柜,咱们往大了说那可都是陛下的臣子,岂能让你有难做的道理?不过我们也不是代表的自个,那也是朝廷派咱们来的,相爷们眼下也急着呢。”

    崔玉默默地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才轻声道:“价钱自然有商谈的余地,可是生意能不能做成,咱还得要上一句话。”

    “什么话?”宋子勤不由得有些愕然。

    白广国皱了一下眉头,却是接过了话头:“崔掌柜的意思我们自然能明白,眼下局势还没有彻底厘清,你们是担心这煮熟的鸭子给飞走了——”

    崔玉的眼皮子迅速垂落了下来,他只需要说上这么一句话就够了,而且这句话也不是为皇室商会而说,关键是要让此地其他的商会放心,那就是朝廷对南洋的重视程度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更高,绝不会轻易放弃。

    说白了,对于这些商人而言,家国情怀只是调剂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主菜,他们要看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其中自然会关心一点,那就是大楚能不能保证他们在花了钱以后,可以安安稳稳吃到这只鸭子呢?

    毕竟巴达维亚之战虽然胜利,可是荷兰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还要等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其次光是对付了荷兰人也还不够,毕竟南洋还有爪哇国的土著,要是他们起了歹心怎么办?

    白广国心里对这一套自然是清楚的,他并没有去很直白的进行保证,而是微微笑道:“不瞒诸位,到时候就算是要吞下这只鸭子,那也是皇室商会先吃,要是连他们都抓不稳这只鸭子,到时候陛下可饶不了我们这些人!”

    一旁程家商会负责人程潜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不得不说白广国这句话回答的十分巧妙,毕竟这等于是在说,连皇帝都开始拿钱出来押宝了,你们还担心亏了不成?就算亏,那也是皇帝自己亏的最多。

    有了这一番话,众人心中的疑虑虽然没有全消,可是至少也消去了七七八八,接下来自然也更好谈谈这笔买卖具体怎么做了。

    就在大鳄鱼们开始商讨着怎么切肉的时候,此时南京证券交易所门口也出现了两个人,正是从上海赶来的沈惟俊和仆役春三。

    对于沈惟俊而言,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实际上就在南京证券交易所刚刚开业的时候,沈家大公子就来这里探底了。

    只是在当时的沈惟俊看来,这个所谓的南京证券交易所蕴藏着很大的风险——如果他把自家棉纱行的股份拿出来交易,固然能够收拢一大笔资金,可是却会导致自家的股份稀释,也就是说不光收益会降低,将来还会导致自家的棉纱行控制权落入他人之手。

    不得不说,具备十分朴素金融知识的沈惟俊,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具备很强的风险意识,他从根本就不相信其他人,也就不愿意进行证券化了。

    至于此时沈惟俊前来,则是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购买股票,因为从他敏锐的眼光里可以看出,眼下只要购买跟南洋有关的股票,将来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赔本——因为朝廷不会停止在南洋的进一步行动。

    一旁的春三好奇道:“爷,这些人都在干啥呢,他们咋比俺们赶集还热闹哩......”

    “他们啊,他们在炒股,可以赚大钱!”

    沈惟俊一边盯着黑板上的粉笔字,一边漫不经心得回答着。

    春三听了赚大钱这个词,顿时就来劲了,他学着沈惟俊盯着黑板敲,可是大字不识几个的他,哪里看得懂这个,却越看越觉得无趣,不由得有些大失所望。

    “爷,那你说,我能炒股赚钱吗”

    “不能。我可告诉你,你存下那点银子可不容易,千万别扔到这里头了,到时候可别连死都不知道怎么写!”

    沈惟俊神情严肃地告诫着自家仆人,然后才转过头望着那帮子依然吵吵嚷嚷的人们,顿时悠悠叹了一口气。

    “虽然我还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风险,可是我有种知觉,今天在这里的人,或许指不定哪天就有几个得去跳河!”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