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三皇共世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三皇共世

    作品:《伐清1719

    “我就是皇帝陛下派给你们的援军。”

    伊丽莎白站在营帐中央,她已经换下了身上的黑色衣服,穿上了自己华贵的长裙,还戴着华丽的珠宝,美艳的容貌与眼下的营帐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在宁祖毅、钱英等一众复汉军高层将领的眼里,他们的眼神中透着诧异与怀疑,毕竟无论在什么人看来,像这样美艳的女子更应该在皇宫里喝茶,而不是在眼下乱糟糟脏烘烘的营帐里,面对着自己这些糙汉。

    然而,皇帝的确派人送来过命令,这个女人也的确是皇帝派来的援军,她将会成为打开海参崴城门的关键,因此众人也只是怀疑,却没人会因此而去质疑。

    宁祖毅望了一眼沙盘上的海参崴城,他对这个乌龟壳子早就已经受不了了,如果真有人能够打开城门,无论什么办法他都会去尝试的——包括让眼下这个公主进城去劝降。

    当然,有些话他也是要提醒一二的,毕竟眼下这个女人实在太好看了,宁祖毅可不敢保证进了城还能出得来,倘若将来皇帝反悔了可咋整?

    到时候宁大皇帝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可爱的小公主,问他宁祖毅要人,那他到时候交不出来,只怕除了单人匹马去冲击海参崴坚城以外,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伊丽莎白公主,本将倒并非怀疑你的身份,而是觉得此时入城,只怕无法保住公主殿下的安全,若是.......若是公主没有太多的把握,还是早些回京师吧。”

    伊丽莎白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转身往营帐外走去,只是到了门口的时候,才轻声道:“将军,无论我有没有把握,这里都将会决定我的命运。”

    众人沉默,他们望着伊丽莎白一个人走向了海参崴,那道小小的身影显得充满了决绝的味道,或许她并没有底气,但是眼下的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着,宁祖毅带着众人站在了阵前,他们在等待着一个最终的结果。

    倘若超过三天的时间ꓹ 那么宁祖毅便会发起攻城ꓹ 无论能不能攻下海参崴,至少也能向皇帝有个交代。

    只是站在一旁的钱英,却感觉到有些不对ꓹ “大都督ꓹ 你说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属下似乎觉得陛下对这个伊丽莎白很看重又很不看重ꓹ 你说不看重吧,又不会那么老远花那么多心思把她弄回来ꓹ 可是弄回来以后又立马派到海参崴来劝降ꓹ 这要是真被杀了或者怎么着了ꓹ 这不是白费心思了么.......”

    宁祖毅微微一笑ꓹ 他望着依然毫无动静的海参崴,轻声道:“陛下天纵奇才,在他的眼里,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用法ꓹ 他这一次之所以要如此考验伊丽莎白,肯定是后面会大用此人,若是她无法通过考验ꓹ 将来也就不用在她身上浪费资源和时间了。”

    钱英轻轻叹了一口气ꓹ 他眯着眼神看着远方ꓹ 心里却是认同了这个答案。

    很简单,因为他也是这么通过考验过来的,否则他也不会有今天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只是一个时辰,海参崴城上就升起了代表投降的白色旗帜ꓹ 而伊丽莎白则带着萨拉务拉伯爵,还有城内大大小小的俄罗斯官员们走出了海参崴,只是除了伊丽莎白以外,所有人的神色中都带着些许忐忑。

    宁祖毅自然不会茫然相信对面的敌人,他一方面派遣了军官前去接洽,另一方面反倒下令让所有的士兵做好备战状态,因为他绝不会否则敌人会有发起诈降的可能。

    不过好在的是俄军一切都表现极为正常,他们老老实实排好队伍,将手中的火枪放在了城外的空地上,然后在另一边排好了队伍,等待着复汉军的接收。

    “咱们终于胜了.......”

    钱英发出了一声感叹,尽管是一个俄国女人前去劝降,尽管这个过程波澜不惊,可是他们从内心依然感受到一种狂喜,这意味着围城将会结束,他们取得了在远东战场上的最终胜利。

    一切都显得那么有条不紊,复汉军将俄军战俘们关押在了军营之中,并且将军官都给单独关押了起来,唯独只有萨拉务拉伯爵,则是一直老老实实跟在了伊丽莎白的身后。

    伊丽莎白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兴奋之色,她只是走到了宁祖毅的身前,轻声道:“将军,陛下交给我的任务已经成功完成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宁祖毅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十分关心的问题。

    伊丽莎白微微一笑,轻声说出了一个答案。

    “因为我是彼得大帝的女儿。”

    ........

    宁渝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九月份,很显然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以目前的形式来看,萨拉务拉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因为只要伊丽莎白站在他的面前,萨拉务拉伯爵就会明白圣彼得堡发生的一切,而以他的身份和立场来说,先不说眼下无法从海参崴脱困,将来就算侥幸逃回到圣彼得堡,也会受到保守派的清洗。

    反倒是伊丽莎白的带来,给他提供了一个全新的选择,那就是帮助伊丽莎白打回去,到时候只要能够重新夺得大权,萨拉务拉伯爵所能够获得的回报将会远远超过想象。

    一方面是走不通的死路,另一方面则是有可能重新获得荣华富贵的新路,萨拉务拉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当伊丽莎白乘着海船到了天津码头的时候,宁渝亲自带着禁卫军来到码头上等候,礼节庄重无比,却是与第一次给与的态度截然不同。

    “恭喜你,伊丽莎白,你终于成功的证明了自己。”

    宁渝微笑着走上前来,他轻轻握住伊丽莎白的小手,扶着她坐上了御辇。

    望着已经截然不同的对待,伊丽莎白心中砰砰乱跳,她当然知道宁渝的所作所为当中存在这拉拢的心思,可是她依然感觉到兴奋不已,甚至小脸都有些红扑扑的。

    原因很简单,这是她第一次不是因为身份和美貌而获得认同,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得到了认可——虽然这份努力里面也含有不少的水分,可毕竟给她带来了与众不同的体验,而这便是她前二十年所未曾体验到的感觉。

    说到底,宁渝两世为人的经验,完全能够明白像伊丽莎白这样的小姑娘,最需要的并不是呵护和照顾,因为她过去的二十年里已经体会够了,她真正需要是尊重,是身份对等的认同。

    既然如此,宁渝就给她尊重,给她认同,带她体验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伊丽莎白心中飘飘然,她用一股发自内心的仰慕目光,望着面前的年轻皇帝,整个人都似乎在燃烧起来,现在的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陛下,我已经完成你的考验。”

    坐在一旁的宁渝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没错,比朕想象中要更好,这让朕也相信,现在的你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女皇。”

    伊丽莎白眉头微微皱了皱,强笑道:“现在的我还并不能成为女皇,至少安娜此时还坐在女皇的位置上。”

    宁渝不置可否,轻声道:“你并不是一无所有,除了朕的支持,你还拥有三千多名俄罗斯士兵,他们会支持你成为女皇,不过在此之前,我们东方有一句话,叫做名不正则言不顺。”

    “名不正则言不顺?”伊丽莎白有些不太理解。

    宁渝微笑道:“朕已经为你准备了登基仪式,你将会在世界各国使者面前进行典礼,以彼得一世陛下的后裔身份,成为俄罗斯女皇陛下,而安娜,只不过是一个虚假的皇帝。”

    伊丽莎白眸子睁得圆圆的,她甚至都顾不得自己还在御辇上面,高声道:“陛下,你是要让我成为一个流亡的女皇?如果回不去圣彼得堡,我的身份是公主还是女皇还重要吗?”

    “很重要。”

    宁渝轻轻皱着眉头,他不是很想去给伊丽莎白解释这些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又不能不去说,“圣彼得堡终究能够回去,但不是现在,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带着你的部下先打下西伯利亚,成为实质上的西伯利亚女皇。”

    “实质上的西伯利亚女皇?难道不是你的傀儡么?”倔脾气的伊丽莎白又开始赌气了,她不太喜欢这种被人完全操控的感觉。

    宁渝伸出手去,勾住了伊丽莎白的头,轻声道:“朕要的并不多,只有叶尼塞河以东的地方,才是朕感兴趣的领土,至于叶尼塞河以西,都将会成为你的帝国,当然现在这些地方还没有进入我们的掌控,不过这一天并不遥远。”

    叶尼塞河,是西西伯利亚平原与中西伯利亚高原的分界,而叶尼塞河以东,既包括了绝大部分的中西伯利亚和所有的东西伯利亚。

    伊丽莎白沉默了,如果答应这样的条件,则相当于将俄罗斯帝国过去一百多年的扩张成果尽数吐出,像这样的历史责任,岂能是她所承担的?

    在年轻而稚嫩的公主想来,将来与大楚的边界完全可以以上一次与清国的条约为基准,即便是有所退让,也只是在东西伯利亚上做做让步,至于中西伯利亚则完全没有考虑过退让的可能。

    “陛下,我......我或许很难答应这么苛刻的条件.......”

    宁渝放下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没关系,朕可以自己去取,只是到时候朕也没有必要同你达成协议,朕也可以跟安娜谈判,相信用你来换一个中西伯利亚,还是有这个可能的.......”

    “不,陛下......”

    伊丽莎白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她慢慢滑跪了下来,双手抓住宁渝的腿,抬头仰视着宁渝,脸上泛着泪花,好一副可见尤怜的模样。

    宁渝嘴角噙着笑,微笑道:“伊丽莎白,对于每个人来说,选择都是很重要的,它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出现......或许现在的你,还不太明白机会的珍贵,实际上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早就做好了抓住机会的准备,可是幸运之神从来不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你的确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命运让朕能在你危急的时候拯救你,可不是让你跟朕讨价还价。你可知道,你的姐姐安娜为了这个机会,已经在库尔兰等待了多少年吗?”

    宁渝的话就仿佛恶魔的低语一般,在伊丽莎白的耳边环绕着,她没有见过安娜,可是她却深深了解过安娜的过去,在那十几年的时间里,安娜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思考过去和未来呢?

    或许有大量的仇恨,也有许多怨气,然而这些都汇聚成为了支撑安娜的东西。

    命运的安排,让安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那么她伊丽莎白呢?

    伊丽莎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惶恐,她绝不会屈服于安娜,哪怕付出一切的代价,她也要重新带领罗曼洛夫回归到俄罗斯帝国!

    “陛下,我愿意.......”

    当夜,宁渝在寝宫中召见了伊丽莎白,二人一通胡天黑地之后,却是让宁渝好好体验了一次来自异域的风情味道,只觉得全身通泰。

    望着床榻上玉体横陈的伊丽莎白,宁渝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幸好一切条件都在昨日已经谈好了,否则他还真不敢肯定自己能够一直狠下心去,毕竟对着这样的美人铁石心肠,多多少少也是挺为难人的。

    不过说到底,宁渝同伊丽莎白发生的这一切,并不只是单纯的男女之爱,更多还是添加了一些别样的味道——因为伊丽莎白不可能真正进宫成为他的妃子,那么为了在实质上支持伊丽莎白,情妇这个身份似乎会更加合适。

    当然,对于伊丽莎白来说,这些也是她所急需的,毕竟在将来重新夺回俄罗斯皇帝得宝座之前,她必须要仰仗来自东方的势力,而宁皇帝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选。

    公元1728年9月21日,伊丽莎白在宁渝的扶持下,以彼得一世之女的身份宣布安娜一世为不合法之君王,声称自己才是真正合法的俄罗斯皇帝,并在京师组建流亡政府,以表示抗击安娜政权的决心。

    同年十月,缅什科夫在圣彼得堡宣布彼得二世暴亡,并正式公布自己将登基成为俄罗斯皇帝,与此同安娜所代表的贵族军再一次发生大战,史称“三皇共世”。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