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烈焰焚城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烈焰焚城

    作品:《伐清1719

    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江户城中的搏杀却并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激烈了起来,不过原本响彻天际的喊杀声也逐渐停歇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低沉的厮杀声和刀剑劈砍声,浓郁的血腥味道几乎压住了烟火气。

    在如今江户城中,本来只有八千多人在驻守,虽然后面临时征召了一些武士和浪人,可是也只有一千多人,而在楚军逐渐突破江户过半区域的时候,城中幕府军终于开始发力,他们先前就集中了一批预备队,专门在楚军乏力之际冲出来,打一个措手不及,先前的几次攻势都是被这么赶出了城中央。

    “板载!”

    在张景的脑海里,已经不止一次两次听到这句口令了,他只感觉到在短短的这几个小时时间里,已经有接连好几波的幕府军士兵从各种墙角里冲了出来,他们挥舞着武士刀,面带狰狞扑了过来。

    当然,这些人虽然占了一个出其不意的优势,可是在正面相对的时候,却很难真正突破全身披甲的掷弹兵,因此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是这种悍不畏死的表现,却使得张景有些惊讶。

    要知道,张景可不是什么刚刚当兵的小毛头,而是掷弹兵最早的一批老兵,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他所经历过战事已经有数十场了,堪称真正的沙场百战锐士。

    然而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张景却很少见到这般精悍的敌人,几乎只有在面对八旗京营精锐和准格尔部精锐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这般的压力——要知道,像八旗京营精锐和准格尔精锐可都是从小习武长大的,绝不能用寻常兵士来计较。而如今在日本这弹丸之地,却已经出现了许多这般的敌人。

    “躲开——”

    就在张景神情恍惚的时候,一名士兵突然压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扑倒在地,而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两声枪声,只见在前方一处还未搜捡的残垣当中,有两名日本幕府兵正手持铁炮对着这边,枪口处已经升起了寥寥青烟。

    很显然,若不是刚才战友舍命相救,只怕张景很大可能会被枪弹命中,而在这个近的距离里,铅弹很有可能会击中张景的头部,到时候无论穿多厚的甲也就无用了。

    “砰砰——”

    一旁其他的楚军士兵眼疾手快,连忙手持手铳冲上前几步,只用数枪便将那两名幕府军士兵击毙在残垣之中,在确定敌军已经战死之后,张景这才从地上爬起,只觉得后背一片冷汗。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张景往残垣中看了两眼,这才将心放了下来,他大口喘着气坐在了地上,望着救自己的士兵,却是勉力地笑了笑,“此番却是要多谢兄弟,要不然我这条小命可就彻底没了。”

    “营长,你可别跟俺客气,这倭寇要害人,咱不管是谁那都得救!”

    那士兵脸色黝黑,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大白牙,看上去却是傻乎乎的。

    张景拍了拍士兵的肩膀,正准备说一些鼓励他的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紧促的哨声传来,却是让张景心中一惊,他连忙用手往下压,众人很快便找好了掩护的位置,手里平端着枪。

    过了半晌之后,只听见一阵剧烈的轰炸声响起,随后便看到剩余一般的江户城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焰,无数江户百姓从屋子里面逃了出来,他们哭喊着叫嚷着,互相推搡着往前挪动,却是让张景和一旁的士兵们有些莫名其妙。

    很快,又是一阵枪声和爆炸声传来,只见浓密的烟雾之中,却是冒出来了许多人,一下子让张景等人紧张了起来,纷纷抬起了枪口面对着烟雾中人,只待一声令下便将他们全数击毙于当场。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烟雾里却传来了一阵哨声,似乎颇有规律一样,张景仔细一听却是将心放了下来,他也连忙派遣传信兵吹着哨子,将信息传递了出去。

    又是过了半刻钟之后,从烟雾里走出来了一些士兵,他们的胳膊上绑着足够醒目的血条布,当张景看到的时候顿时放下了心来,他做了一个手势之后,众人便心里明白,对面都是战友,当即将枪口微微朝下竖着。

    “他娘的,这些畜生一样的倭寇,真是该天杀!”

    一名留着大胡子的汉子身形出现在张景的眼前,他脸上都是黑色的烟尘,身上还留下了许多肉搏过后的痕迹,鲜血汩汩地留着,一副吓人的模样。

    张景松了一口气,冷声道:“老杨,你们不是在另一个方向吗?怎么从对面过来了?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杨便是另一个营长,名唤杨武,他直接歪躺在张景的身旁,便从兜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点烟,吸烟,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等到烟雾袅袅升起的时候,他才重重地叹了口气。

    “妈了个巴子,打得什么烂仗?!”

    “到底怎么回事?”

    杨武深深吸了一口烟,仿佛情绪才稍微松缓了一些,平静而低声道:“那些小鬼子简直他娘的不是人,他们对自己人动手,杀人、强奸、抢掠,当老子的营突进去之后,他们为了阻拦我们的进攻,还大肆纵火,把剩下一半的江户都给点了!”

    “老子特么就没打过这种仗,这帮畜生根本就没考虑过这是他们的城,也没考虑过里面都是他们的人,还连带着我们的营死了一百多号!”

    张景神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他指了指身后的方向,“那咱们眼下是不是要撤了?可是参谋长那边还没有消息!”

    杨武轻轻啐了一口,将香烟丢在了地上,用靴头踩熄,头一不回地重新往烟雾里面走,一边走着一边低声道:“我去接应参谋长,至于我剩下的人你就先带出去......”

    “老杨——我去吧!”

    张景伸手想要挽住杨武,然而却被杨武躲过,他回过头来低声道:“我刚刚从里面走出来,这里面我比你熟!趁着火势还没有完全烧过来,赶紧撤!”

    张景深深地望了一眼杨武,便不再相劝,而是急促地吹起了哨子,将杨武带来的人紧急整合在了一起,然后便下达了往城外突围的命令,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火势肯定是无法扑灭的,而距离烧到这里来的时间,就已经不多了。

    城外,钱英的眉头紧锁着,他望着烈焰正在熊熊燃烧中的江户城已经望了许久,该派出去的援兵也早已经派了出去,可是回过头来他同样也陷入了深深的不解,江户的这把火到底是怎么烧起来的?

    要知道,光靠火炮其实很难在短时间内大规模引燃江户,像这种情况只有可能是城内人故意纵火所致,而楚军在目前攻势顺利的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绝不会主动引火。

    那么真正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幕府军要放弃江户了,甚至不惜将江户变成一座死城来拖住楚军,而引火直接烧掉江户,便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堪称是一条绝户计。

    “偌大的江户城,说烧竟然就烧了........”

    钱英感觉到一阵头疼,他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对于这样的敌人,他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这何止是杀敌三千自损一万.......

    在经过了多番救援之后,邓子亦带着掷弹营残军和其他的后续军队成功退出了江户城,由于处置迅速得当,损失并没有特别大,其中战死者仅仅只有四百余人,再加上其他营所付出的损失,楚军一共付出了一千五百人的伤亡代价。

    当然,对于幕府军而言,他们伤亡总计多达六千多人,如果再算上这一场大火和战乱的缘故,江户百姓死伤达到了数十万人,整个江户城几乎沦为了一座废墟。

    半个月后,朝鲜雇佣军分批乘船抵达了江户,他们将会归属于征日都督府的指挥序列之下,开始展开在日本的作战计划,而楚军则收拢军队,准备联合西南诸藩针对京都展开进攻,而到了年底的时候,征日之战也才刚刚拉开序幕。

    ........

    南京城,国家大剧院中此时汇聚了整个大楚的军政高层人员,从内阁到枢密院的在京要员都在陪同着宁大皇帝观戏,其中舞台正在上映一出新戏,名为《天山》。

    这一出所谓的《天山》主要讲述了一个故事,即当年的复汉军新兵梁满囤在受到国家的召唤下,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从军,远赴天山同已经归顺大楚的准格尔部族携手抵御俄人入侵的故事,故事情节曲折,情绪感人肺腑。

    宁渝坐在看台下面,认真地观赏着这一处新戏,不时地点着头。对于他来说,前世的回忆似乎已经越来越模糊,而对于这个时代已经完全融入了进去,甚至对这种以前并不会感兴趣的娱乐活动,也会产生些许好奇和欣赏。

    “哗啦啦啦——”

    当演出结束之后,宁渝率先鼓起了掌,而坐在一旁的其他大臣们也都纷纷鼓起了掌,整个氛围和谐有序,看上去剧目演出的确十分成功。

    对于像这种有利于爱国情绪的新剧,宁渝一直都是以身作则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支持,并且他也希望能够将新剧的形式逐渐推广到民间,成为民间的一种娱乐形式,这至少要比过去戏台上的那些情情爱爱要好上很多。

    特别是在目前的整体计划当中,文化的力量也受到了宁渝的重视,他不光要做到从军事上扩张出去,也需要从文化上扩张出去,让更多的人接受到华夏文化的魅力,才能更好地去推行后续政策。

    毕竟对于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而言,软实力也需要得到重视。

    “陛下,由于江户大火的缘故。英国人向我们提出了建议,他们希望能够调解楚日两国之间的纷争.......”次辅宋恩铭微微低着头,轻声地汇报着目前的最新情况。

    宁渝冷哼了一声,“英国人倒是手插得远,可是他们用什么身份来参与我天朝的事务?告诉英国人,管好自己的事情。”

    “是,陛下。”

    宋恩铭心里早就猜到了皇帝的反应,因此也并不惊讶,毕竟如今的英国虽然在努力地在加强自己的影响力,可是毕竟不是后世的大英帝国,在很多事情上也不得不看大楚的眼色行事。

    只是在这件事当中,英国人的插手却使得宁渝心中的警惕,对于这些洋鬼子来说,他们如今对于亚洲的兴趣是越来越大了,特别是英国进入亚洲的过程中,甚至都开始选择跟他们的宿敌荷兰人合作,就像这一次,日本人同英国人的小动作里,很明显少不了荷兰人的插手。

    自从当初将荷兰人从南洋赶走之后,由于荷兰本身势力的收缩缘故,无力再对亚洲展开任何动作,因此也只能选择默认荷兰东印度公司实力的受损,可是这不代表荷兰人会白白忍下这口气,他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挽回过去的损失,而同急于进入亚洲的英国人展开合作,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至于原本就拥有深厚荷兰关系的日本,在这个时候自然也会进入到荷兰人和英国人的视线里,他们未尝不希望将日本变成对大楚的一颗棋子。

    宁渝在脑海里很快就理顺了关系,可是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觉得深深的恼怒,那就是一个区区的英国,眼下居然也敢动他嘴里的肉,这未免有些太过于嚣张了。

    对于目前的大楚来说,整个亚洲也好,还是澳洲也罢,早就已经被视为自己盘子里的肉了,将来的美洲也是要好好分一杯羹的,可是到头来却依然有人在觊觎亚洲,这使得宁渝自然有些恼火。

    当然,国际关系并不是取决于个人的好恶,宁渝也不打算为此而扩大事态,但是有一点却需要做,那就是得给英国人一个教训才行,他并不是一个只会被动防守的人,眼下既然英国人希望借助荷兰人和日本人进入亚洲,那他自然也要在欧洲拨弄拨弄矛盾才行,就比如历史上的七年战争,为什么就不能提前爆发呢?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