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九十五章 陈小公子
  • 第九十五章 陈小公子

    作品:《伐清1719

    复汉军士兵们有条不紊地举枪对射,并且还有扛着云梯,开始准备着攻城。自从大冶之战以后,清军便已经见识到了复汉军攻城之强势,如今成片成片的清军在复汉军炮火和排枪的压制下,被打得缩头缩尾,不敢随意还击。

    炮火的轰鸣声在清军的耳旁回响,而清军却难以还击,城墙上原来的子母炮和威远炮,在近些日子里的炮击中逐渐被毁了去,尽管他们也对复汉军的大炮产生了威胁——在炮击战当中,毁去了五门六斤炮和两门十二斤炮,可是在数量和性能的双重压制下,依然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

    足足六架云梯架在了墙头之上,复汉军士兵就这么向着城头攀去,中途也不时有人中箭从云梯上摔下,可是在整个攻城队伍中,却显得微不足道,如同一滴水被抹去,可是还有一整条溪流在奔涌向前。

    火红的身影在枪头上攀爬着,他们有的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有的是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可有点是一样的,他们的面孔都是黝黑而憨厚的,双手的骨节十分粗大,从放下锄头到握上枪头,也只用的很短的时间,这些来自楚地农村的汉子构成了如今复汉军的脊梁。

    他们在教导营的训示下,不仅仅只是掌握了对武器的熟练,还有日积月累对清廷的愤怒——若不是清廷,他们现在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几亩田地,种上自己的庄稼,娶上一个粗实的老婆,再生下一个胖胖的孩子,这才是他们所梦想的生活,而这一切都需要靠打败清廷才能获得。

    陈小五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如今他已经改名为陈武——在大冶之战后,陈小武的团长董策给他改的名字,这个从楚地农村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庄稼汉子,在大冶城之战杀了十几名清军,因功当上了连长,后来大扩军之后,手底下带着一百多人。

    无论是过去的庄稼汉陈小五,还是如今的连长陈武,其实本质都没有变化,他常常跟自己连的弟兄传递自己的成功学,那就是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就得多杀清兵。

    时间一刻刻流逝着,城墙上的厮杀也在不断持续着,两头巨兽正在给彼此放血,他们放弃了抵抗,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进攻上。纵使是胆小无能的清军,在守城战中的表现,还是颇为可圈可点的,至少在日落前,复汉军没有拿下这座雄伟的荆州城。

    二团团长邓方已经带人去城头上冲了三波,如今他自己身上都已经中了一箭,被抬下来时,满脸的血水,如同修罗一般。

    一整天的攻城战结束了,清军伤亡三千余人,复汉军也伤亡了六百多人,其中清军一部分的伤亡都是被炮火所造成的,剩余的便是在城头这座血肉磨盘里,被碾作了尘埃。

    夜色将晚时分,宁渝正在跟程之恩商量着次日的攻城,沙盘上的代表清军的旗子已经被取下了大半,火红的复汉军旗子已经占据了整个湖北绝大部分地方,而代表荆州的那个地方,却依然牢牢插着清军的旗子,看上去颇为碍眼。

    “禀告师座,有人自称是师座故人,想要前来拜访师座。”门外的传令兵过来禀告道。

    宁渝却有几分好奇,难道自己都已经这么有名了?还没有打下荆州就有士绅想来投靠?不过也算是一桩好事,倒也无需拒绝,便走出了中军营帐,前往专门的会客的帐子。

    在兵营边缘地带有一处专门划出来的会客帐篷,还专门修缮了一下,虽然不甚雅致,可在这兵荒马乱之地,也算是难得。

    宁渝掀开了厚厚的门帘,迈步走了进去,只是人还未看清楚里面的情形,倒先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幽香,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营帐内站着一名青衣少年,戴着一顶宽大的软帽,乌黑的发丝就藏在了帽子当中,隐隐露出一角,不过仅凭这一眼,宁渝就敢断定对方应该是一个女扮男装的西贝货。

    还不待宁渝开口,青衣少年便转过身子,露出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孔,故作粗声道:“宁兄,别来无恙!小弟这番有礼。”此人正是当初在桃花山被宁渝抓到的陈小公子。

    看到陈小公子这番作态,宁渝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道:“原来是陈公子,好久不见呢。”他还故意在公子这两个字上加重了口音,引得陈小公子脸上飞过红霞。

    对于这个宁渝,陈小公子内心的感受也是颇为复杂的,原先在桃花山时,认为对方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可是对方亲自指挥几百人就将盘踞多年的桃花山给消灭了,让陈小公子大为震惊。

    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之后,陈小公子被宁渝放走,更是让她有些看不懂面前这个家伙,对方做事似乎属于那种随心所欲的类型,完全不考虑什么后果。不过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陈小公子便断定宁渝有反心。

    只是令陈小公子没有想到的是,宁家造反居然如此之迅速,也是从那时起,宁渝作为宁家的少将军,先后率军打下武昌、大冶以及黄州府等地开始,从而名扬湖广,震动天下。

    陈小公子望着宁渝稍显稚嫩的脸庞,除了用天才来形容,已经无法言语了,她微微定神,轻声道:“少将军,我白鹤道已经跟大都督达成了协议,于反清大业上或可并肩携手,共同恢复汉室江山。”

    至于恢复的这个汉室江山,究竟是明还是别的什么,那就无关紧要了。所有人都明白,唯有乱世纷争时,才有这些人浑水摸鱼的机会,因此推翻清廷才是当务之急。

    宁渝轻笑道:“既然白鹤道与我父亲那边已经达成了协议,又为何来寻我?我细思难不成是眼前的这座荆州城,你白鹤道中人有办法?”

    陈小公子轻咬贝齿,她有些不愿意被宁渝这个家伙这么轻易就看出来,轻哼道:“少将军,我这一趟过来,已经听闻少将军的名讳不下十次,堪称如雷贯耳,简直是天上的将星下凡一般,如今看来却有些名不副实了。”

    这话语里的反击味道未免浓重了些,差点指着宁渝的鼻子骂他是个徒有虚名的草包,要不然怎么会连这座荆州城都拿不下来?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