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重生资本狂人 > 第1111章 身不由己哇
  • 第1111章 身不由己哇

    作品:《重生资本狂人

    感觉到宴会厅内气氛猛然间沉重得让人窒息,在这个场合亲自充当大堂经理角色的杨秉正,不动声色地停止了服务生传菜上酒、端茶送水之类的服务,这个时候可别去触霉头,看样子,有人被刺激得要掀桌子了。

    惠丰一方的人确实非常恼怒,这次惠丰的权力层核心堪称倾巢而出,为的就是能够在谈判过程中,当场计算出博弈得失,尽可能快地拍板,结束这场越拖越对自己不利的暗战,结果呢,自以为算无遗策,没想到高爵士提出了这样的条件。

    要知道,暂时不计诸如米国海洋密兰银行等等的香江海外资产,惠丰集团在香江主要由四大块组成。

    第一大部分自然就是旗舰店惠丰银行了,从它那个正式全称可以看出不少信息,不展开详述了,总而言之,牛气冲天就是了。

    第二大部分是主打投资银行业务的获多利,历史并不长,成立于一九七零年代初香江股市狂潮时期,和“初到贵宝地”的高弦有点渊源。

    第三大部分是惠丰财务,银行必须遵循越来越完善的香江银行条例监管,财务公司的监管相对松一些,可以灵活处理某些业务,不难理解。

    第四大部分便是恒盛银行了,放到香江华资银行圈子里审视,它的出色程度屈指可数,尤其还经营着一个大众熟知的恒生指数。

    从市场份额来看恒盛银行对惠丰集团的重要性,恒盛银行帮助惠丰集团,占据了香江银行业零售业务的过半江山。

    于是乎,不难想象,高弦开出了条件后,惠丰一方的人,有多气急败坏了。

    原本就被分配了扮演白脸角色的惠丰董事会副主席葛赉,不出所料地率先做出反应,微微冷笑地挖苦,高爵士好大的胃口,原来是想要恒盛银行啊。

    “格局小了!”不紧不慢的高爵士,竖起食指摇了摇,“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恒盛银行了?好吧,我再说一遍,惠丰把持股恒盛银行的比例,从目前的百分之六十多,降到百分之十五以下,惠丰仍然是恒盛银行的第一大股东,而市场由此得到更多的恒盛银行流通股票,让更多投资者有机会分享恒盛银行发展的好处,对于各方面,善莫大焉。”

    葛赉冷哼一声,慷他人之慨,高爵士自然张口就来了。

    高爵士挑了挑眉头,这样对惠丰也有莫大的好处吧,通过套现,惠丰可以极大地充实资金流……

    “高爵士,我们到会议室详谈。”惠丰大班浦伟仕打断了高弦的话,貌似冠冕堂皇的辩论,却处处挖坑,他不可想当前惠丰实力上的外强中干,被在场那么多的香江华资大亨看穿。

    “也好。”高爵士气定神闲地喝了两口水,跟着站起身来。

    陆贯豪、杨秉正赶紧引路,会议室当然早就准备妥当了,本来以为要等大佬酒足饭饱、气氛融洽到了一定程度,再派上用场,不曾想如此快地剑拔弩张、易地再战了。

    浦伟仕不动声色地让葛赉留在外面,并非担心其进一步和高爵士发生言语冲突,而是让他摸一摸底,高弦要求惠丰从恒盛银行的绝对控制者,变成恒盛银行的普通大股东,是不是有恒盛银行高层的暗中参与。

    葛赉也非常在意恒盛银行是否起了“反心”,在高爵士面前就是狂吠之犬的他,在恒盛银行这里,还是可以照样摆架子的,语气严厉地要求何善恒、何天、梁求居、易伟国等人做出解释,高弦突然要求惠丰巨幅减持恒盛银行的股份,是不是听了你们的主意?你们这是觉得跟着惠丰混,不好了,想要自立门户吗?

    何善恒、何天、梁求居一样的反应,我上了年纪、耳背眼花,加上不精通英语,还是请相对年轻、又精通英语的易伟国,来进行沟通吧。

    易伟国满脸苦笑,恒盛银行绝对没有和高爵士商讨过这样的内容,刚才高爵士提出,要求惠丰巨幅减持恒盛银行的股份,我们也非常惊讶。

    葛赉肯定不会一下子相信易伟国的辩解了,你们华资没少抱团,你易伟国还和高弦沾亲带故,是他的堂叔,事先没有一点联合,谁信啊?高爵士要求惠丰巨幅减持恒盛银行的股份,恒盛银行这个当事人毫不知情,他高弦凭什么提出来?

    “恒盛银行虽然领命,举办了这场宴会,但没有掌握有关你们双方将会如何谈判的情报。”易伟国被葛赉咄咄逼人的敲打,激起了火气,高爵士要求惠丰巨幅减持恒盛银行的股份,我们哪里知道为什么?现在惠丰都怕高爵士,他提及了恒盛银行,还用经过我们的同意?反正事实就是,无论高爵士要求惠丰巨幅减持恒盛银行的股份,还是惠丰到底卖不卖恒盛银行的股份,恒盛银行这个当事人,都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葛赉的三角眼里闪着寒光,“这意思就是,恒盛银行很希望惠丰银行手里的恒盛银行股票,减持到百分之十五以下了?”

    “年纪大了,膀胱松了,我得去趟洗手间。”闭目养神的何善恒,突然插话,打断了争吵。

    在出门的间隙,何善恒低声对易伟国说道:“两边我们都得罪不起,眼前先应付着,等高爵士和浦伟仕的谈判结果。”

    易伟国吁了一口气,轻轻地点了点头。

    也尿遁出门的何天,瞥了几眼宴会厅内的情况,打趣道:“看起来,他们有点兴奋啊。”

    望着宴会厅内华资大亨们的人影晃动,何善恒意味深长地说道,他们应该在盘算,如果机会来了,可以购入多少恒盛银行的股票吧。

    何天试探道:“如果惠丰拒绝了高爵士,那恒盛银行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可要是惠丰答应了,恒盛银行怎么办?平心而论,这些年背靠惠丰这棵大树,发展上确实受益不浅。”

    “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何善恒哼了一声,“你看葛赉那个做派,心里的猜疑,不可能打消了。”

    “前几年,圈子里就有风声,惠丰要完全吞并恒盛银行,可能惠丰还是心存顾忌,便跟我们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事,但这几年,来自惠丰的管理人员流动,在明显增多。”

    《控卫在此》

    “所以,我预测,如果惠丰拒绝了高爵士,那接下来,惠丰完全吞并恒盛银行,肯定要采取实质行动了。”

    何天听出了何善恒的弦外之音,既然身不由己地到了这份上了,不如重新独立出来,自己当家作主,反正,恒盛银行没有全面进军国际的野心,只要能保住和做大香江的基业,再择机进入广阔无垠的内地市场,就差不多了,而惠丰这颗好乘凉大树的作用,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有意思的是,何善恒和何天的交流,并没有提及,对高爵士没有提前打招呼,便把恒盛银行当成了谈判条件,是否有不满。

    相邻推荐: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召唤之绝世帝王战争游戏指挥官西游之掠夺万界我可能是一只假的奥特曼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玄幻:我成了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