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盖世 >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死亡泉眼
  •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死亡泉眼

    作品:《盖世

    “它打算离开了,它要以我炼化的心灵神石,将所有魉域的魂灵鬼物带上。”

    幽瑀一句废话都没,确定是虞渊无误,立即道出源魄的打算。

    “它要去何处?”虞渊询问。

    在众多的源灵中,源魄虽然也身为高级源灵,可它焕发出的灵性反而较弱,最像原始而刻板的源灵。

    它很是纯粹,没太多乌七八糟的杂念思想,算是源灵中的一股清流。

    “荒界。”

    回答他的,不再是幽瑀,而是古藤树内源魄的灵性。

    霎那间,虞渊和源魄以思想交流了千万次。

    他的本体真身,在那无尽黑暗深处,和深渊源魂的战斗,和附体檀笑天那股黑暗的博弈,还有被迫撤回寒域的举动。

    他如实告知。

    源魄也告诉他,因天外的异族强者,被神族、邪神和天魔合力围杀,它感受到了虚弱,也看不到什么希望。

    它和源血一样,都生出一种离开源界,去荒界寻找机会的想法。

    幽瑀的心灵神石,经过它和幽瑀的祭炼,变为一艘能带上所有魂灵鬼物的船舶。

    虞渊和它的交流,不是通过言语,而是通过那座“灵魂神坛”。

    它的思想意识,反映在那层因它执掌的力量,而在灰域铸就的台面。

    虞渊能瞬息感知,旋即将自己的意念传达,它也能适时得知。

    这种交流比言语,比灵魂的沟通,不知快了多少倍。

    虞渊有种自己和自己的心神互通,和他的阳神、鬼神之躯,去畅快交流的感觉。

    期间,虞渊眼神怪异地,看着树叶沙沙而动的古藤树。

    他的目光能看到许多灰色,褐色,苍白的斑点,在藤树枝干和树叶暗中游荡,似乎就是源魄的思想念头。

    虞渊觉得,因为他和源魄的交流,因为他和源魄的灵性碰撞。

    也因为源魄的思想意识,反复地在他“灵魂神坛”显现,似乎激发了源魄灵性的成长和蜕变。

    源魄如被他侵染般,会变得如光明、草木、雷霆源灵般,具有不该有的……情感。

    虞渊稍作停顿,他让源魄自己消化一番,整理他透露的大量讯息。

    过了片刻,他才重新讲话。

    “我能解决贝尔坦斯的灵魂侵染,只要贝尔坦斯从浩漭离开,在别的星空之中,我应该能洗涤净化他。贝尔坦斯有可能会醒来,会变为我们熟悉的那位大魔神。只要贝尔坦斯,还有我的本体真身,都不被那位得到,我们就还有希望。”

    虞渊开始对源魄进行劝说。

    “将贝尔坦斯弄出来?或许,我可以试试。”源魄回应。

    虞渊眼睛微亮,“你能有什么办法?”

    “你先说一说,贝尔坦斯目前的

    状况。”源魄询问。

    虞渊一五一十地,道出他近期通过虞依依在灰域的发现,听到的那些事情。

    “三十六个能量漩涡?泉眼,还有飞出的空旗杆。”

    “未知的……死亡符号?”

    源魄对这些充满了兴趣,反复地确认。

    “是什么样的死亡符号,你既然在不死鸟灵魂中看过,能不能回忆一下,以你的意识具象化?”

    “这很容易。”

    虞渊心念变幻,在他的“灵魂神坛”内部,在对应源魄的那层台面,他将他在不死鸟女皇脑海看到的,一个个诡异符号具象化。

    那些透着死意的符号,立即出现在他的灵魂神坛,就在对应源魄的那层。

    忽然。

    他所存想出来的死亡符号,在他的“灵魂神坛”深处,耀出了森白的光芒,如一簇簇死亡之火被点燃了。

    《控卫在此》

    也在此时,他感受到在遥远的灰域深处,忽有异动发生。

    “这些,这些符号!”

    古藤树剧烈摇晃,树叶疯狂地飘摇。

    它似乎认得!

    ……

    灰域。

    天魔大祭司里德,一瞬不移地,盯着那个缓缓旋动的“泉眼”,他一点不敢大意。

    突然间,从那“泉眼”的深处,散逸出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泉眼”的另一边,仿佛有异物被惊动,散逸出它的力量,要在灰域探察什么。

    里德眼窝深处的魔焰,因这股死亡气息的散逸,似乎有要熄灭的感觉。

    渴望死亡的强烈念头,在里德魔魂深处涌现,让他想要冲向“泉眼”,追寻他的死亡之路。

    他毕竟是十级大魔神,且早就有过这方面的心里准备,于是里德果断后退。

    哗!

    一霎那,里德离那“泉眼”便有数百丈远。

    里德惊魂甫定,他魔魂摇荡着,一连动用六种贝尔坦斯传授的秘法,稳固住心灵和杂念,这才恢复冷静。

    然而,就在他退离的同时,有来自深渊的香瘴族和血牙族族人,还有几位八级的天魔,由于临近此地,也被那“泉眼”内的死亡气息吸引。

    他们朝向“泉眼”,以灵魂和气血来感应,想分辨更清楚。

    突然,这十几个香瘴族和血牙族的族人,神态癫狂地冲向了“泉眼”。

    他们眼中缭绕着求死的光芒,如被人施了邪法,要将自己进行狂热的献祭!

    仿佛在那“泉眼”深处,有他们做梦都渴望的至宝,有他们毕生的追求,有他们最思念的人。

    他们身上弥漫着死意,可他们自己不知道,他们的灵魂和每一滴血都亢奋了。

    因为要死了而亢奋!

    蓬!蓬蓬!

    香瘴族和血牙族的

    族人,倏一进入“泉眼”就粉身碎骨,爆裂为残肢血雨,被吸入到“泉眼”深处。

    几位从泯然星域归来的天魔,在他们之后进入“泉眼”,悄无声息地化作魔烟。

    都在逸入的霎那惨死。

    里德骇然,突然尖叫道:“所有神族,天魔,深渊族群,决不允许再靠近此地!”

    他魔魂都在颤抖地,指向散逸出死亡波动的“泉眼”,道:“尤其是这里!”

    里德自己也没想到,在他惊恐后退时,竟然在更远处有香瘴族、血牙族的族人被吸引,还有天魔被死亡的念头击溃了心灵防线。

    他根本来不及阻拦,他自己抵御内心的求死念头,已颇为辛苦。

    “发生了什么?”

    从开天耀星那边,刚刚归来的大魔神尤潜,虞依依,还有天魔青魇,一批人刚刚出来,就看到了这里的异常。

    青魇留在远方,眼眸中的魔光幽深,他没着急凑近。

    他刻意拉在后侧,只是远远地凝望,似乎在戒备着什么。

    里德唤尤潜过来,指着那个“泉眼”解释,“不久前,有异状发生……”

    同为天魔族的大魔神,里德和尤潜的关系向来不凡,他对尤潜没有隐瞒,告知尤潜发生了什么。

    而这时,落在远方的青魇,忽看向了浩漭。

    ……

    浩漭大世界。

    一道气息阴寒的身影,从陨月禁地裂开的地缝逸出,一霎就在邪神圣殿出现。

    祂以虞渊“亡灵至尊”的躯身,走到了守护者位置,看到了被斗篷裹着的空杆。

    “您终于回来了。”

    没有血肉躯身的守护者,在墨玉石柱内躬身叩拜,虔诚而谦卑。

    祂轻轻点头,漠视众生的眼眸,先停留在盔甲内贝尔坦斯的天魔魂体。

    祂一丝不苟地,将贝尔坦斯的魔魂,仔仔细细勘察了一遍。

    确保没异常,确定贝尔坦斯的思想侵染,应该会在短时间完结,祂才满意点头。

    来前,祂已收到守护者的传讯,知道发生了什么。

    发生异变的那个“泉眼”,从中吐出的空杆,旗杆上的未知符号,还有对里德的影响,祂已经全知全晓。

    祂看过大魔神贝尔坦斯后,便凝望被斗篷裹住的旗杆,然后伸出一只手。

    斗篷突然飞离,向着天外的里德而去。

    摆放在圣殿内的,那没了锦旗的杆子,忽地落在祂的手中。

    在旗杆上方,一个个未知的符号,变得愈发清晰深刻。

    死亡气息从杆子上弥漫,如要侵染邪神圣殿,如要在整个殿堂扩散。

    就连守护者,都觉得灵魂意识不稳,魂魄深处泛起丝丝想要求死的念头。

    ……

    作者其他书推荐: 万域之王 大魔王 十方天士 无极魔道
    相邻推荐:重生福气甜蜜妻我可以无限提升大国金融刺客之王巨星从氪金开始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放开那只妖宠我有一条光阴长河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我在异界有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