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谍涯无痕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凶杀案真相(三)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凶杀案真相(三)

    作品:《谍涯无痕

    “这个问题问得好。”

    林创赞了一句。

    若比作说相声,这一问就是捧的那一哏;若比作作文,这一问就是起承转合的关键字眼。

    “氯化氢哪里来的呢?”林创自问自答:“大家请看。”

    林创拿起那只灯泡:“这个灯泡原来是在舱顶上,它不好好呆着,为什么会落到盐袋上?而且还是落在了开了口的盐袋上?”

    见众人都迷糊,林创虚荣心得到了满足,遂解开了谜底。

    “原因很简单。是有人故意把灯泡放到盐袋上的,目的就是用它来给盐加温,让它产生氯化氢这种气体。氯化氢有窒息性的气味,对上呼吸道有强刺激,对眼、皮肤、黏膜有强烈的腐蚀作用,大量吸入就会让人呼吸困难,直至窒息。”

    听了林创的解释,众人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只有西林岭这个问题青年仍有疑问:“长官,灯泡放在盐上,就可以产生氯化氢?”

    林创答道:“化学书上写得很明白,盐在高温的情况下,会分解成氯化氢,同时,盐里的其他杂质,会产生其它气体,这些气体有毒的居多。”

    “长官,灯泡的度数是多大?”西林岭又问。

    “200度。”

    “灯泡的200度是指它的功率,不是温度,同时使它发光发热的钨丝隔着一层玻璃,没有裸露在外,会产生高温吗?”西林岭问道。

    林创暗道:“问题青年拧种法医有做科学家的潜质,问到点子上了。幸亏我昨晚做了试验,否则,今天真让他给问住了。”

    “能。”林创笃定地答道:“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试验,用了一个200度的电灯泡放在盐上,结果不到20分钟,宁副队长就被熏得受不了。是不是啊宁副队长?”

    “是,卑职可以证明,林长官说得是实。”宁小波站起来答道。

    “哦,那没问题了。”西林岭坐下。

    “嗯,这个解释合情合理,符合杀人现场的情况。”中野云子点点头,肯定了林创的解释。

    林创看了青木贵矢一眼。

    青木贵矢道:“林桑,不要看我,也不要征求我的意见,我只听,不说。”

    林创心道:“你还算明白事理。”

    接着说道:“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我就往下说。”

    众人纷纷点头,中野云子道:“快说吧,我急迫在想知道最后的谜底。”

    “好。毒气的源头找到了,凶手杀人方法就找到了,作案过程虽然是推测,但完全符合逻辑,我们就暂且论定这个推测是正确的。那么,谁是杀人凶手呢?”

    小书亭

    “从制毒方法上来看,这个凶手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懂得盐在高温环境下会分解为氯化氢的原理,也就是说,必须有一定的化学知识;第二,这个人在船上。就像我,虽然也懂得这个原理,但我不在船上,一直跟中野课长在一起,所以无法实施杀人。除非我有传说中的千里杀人的绝技。那我就厉害喽。”

    “呵呵呵……。”林创说完,底下这些人发出一阵轻笑。

    “第三,这个人跟刘德山有过接触。刘德山未必知道盐有消炎作用,即使他知道,也未必会在底舱满了氯化氢之后才去底舱,所以,凶手一定跟刘德山见过面。”

    “在我看过杀人现场之后,脑子里就有了这个想法。可是,据我所知,船上全是船工,认字的都没几个,只知道盐咸醋酸,哪懂得化学知识呀?所以,我是一头雾水。

    直到审问吕书陶之后,我才豁然开朗。

    吕书陶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化学系毕业的,而且,他的行李中还随身带着化学书籍。也就是说,他满足第一和第二两个条件。

    然而,在他的供述中,只说跟华以昌和叶紫琼有过接触,并没有跟刘德山接触过,甚至说过话都没有。

    后来我想,是不是他有意在隐瞒呢?

    就在从江龙号回来之后,我又审问了一遍船工。有一个叫陈阿毛的船工供述,出事的那天晚上,他出来撒尿,看到吕书陶悄悄地上了三层。陈阿毛感到奇怪,这位吕先生大半夜的去三层干吗?撒尿也不用爬高吧?更不会大半夜地去顶层看风景。为了满足好奇心,陈阿毛躲在一边观察吕书陶的去向,见他敲开了3号舱的舱门,进去说了两句话就出来了,说的什么不清楚。

    我问陈阿毛,看到吕书陶时大约夜里几点?

    陈阿毛说不清楚,只说已经睡了一觉了,半夜是肯定的,具体时间不清楚。

    这个半夜的概念很广泛,很难确定具体时间,按中国的传统说法,十一点到后半夜一点称为子时,这个区间之内都可以称为半夜。过了这个区间,我们叫后半夜。

    西林岭的尸检结果表明,刘德山的死亡时间是在夜里十二点到十二点半之间,也就是说,刘德山很有可能是十二点之前才知道盐的消炎作用,然后才去的底舱。

    陈阿毛的供词恰恰证明了,吕书陶在这个时间段去过刘德山的舱房,他去干什么?他去了之后不久刘德山就死了,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明了吧?

    再有,他去过刘德山舱房这件事,在我审问他的时候,他并没有露出半点口风,只说早早睡觉了。如果心里没鬼,他为什么要掩盖?”

    中野云子等人都点头称是。

    林创看了吴四宝一眼,见吴四宝竟然拿笔在做记录,不由得暗自点头:“粗人心细,他知道我说的这些细节他用得上。”

    “林局长,电灯泡怎么弄到盐袋上的?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也是吕书陶所为呢?”石贡仙子问道。

    “对对对,仙子小姐问到点子上了。”林创拿起电灯泡,道:“这个灯泡是安在底舱顶上的,由于底舱堆满了盐袋,站在盐袋堆上,用手一扯就很容易扯下来。

    而且,我问过李月旺,他说为搬运盐袋方便考虑,加之底舱并没有贵重物品,也没有关键设备,所以底舱门没有上锁,也没有值守,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出。

    所以,吕书陶有进出的条件。

    但说实话,我还真没有证据证明他进去过。”

    ……

    相邻推荐:抗战之铁血战神超脑医王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悠闲的小日子乡村教师谍海偷天摸宝天师鉴宝天师都市超级天师都市:我每周一个新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