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大明小学生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水太浑了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水太浑了

    作品:《大明小学生

    秦督师接管大同城很顺利,完全没有遭到任何抵抗,随即就下了三道命令。

    第一立刻备战,二百斤级别的新式佛郎机炮全部运上城头,子母弹备药装填,至于兵员、粮草都是常备,开始点计和分工。

    第二任命宣府总兵官白爵暂代大同总兵,负责一线指挥。

    第三命令正在大同右卫城的户部管粮郎中谷文昌立即撤到大同城,顶替大同知府刘永掌管地方政务和后勤。

    当然,顺便也将滞留在大同右卫的李小娘子以及谋反桉罪犯带回来,还有跟着李小娘子的一对玉人。

    俺答入寇路线就是从大同镇右路进来的的,撤退路线大概也是从这个方向出去。

    所以大同右卫城还是有一定危险,秦督师肯定不放心李小娘子继续留在那里。

    至于陆炳陆指挥,也进驻了公馆,每日百无聊赖的与三名两限人员“谈心”,这是他的唯一职责。

    看着外面热火朝天的备战形势,陆指挥觉得自己也像个囚犯,自从与秦德威合作之后,就失去了自由。

    另外,陆指挥还要捏着鼻子给皇上写奏本:“地方镇、抚与钦差郭勋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大敌当前,因个人之私欲,毁大明之基业,险酿不测之祸事!

    赖有总督秦德威克己奉公,忍辱负重,引而不发,维持大局不坏。

    等陛下圣心明照,钦命臣赶赴大同查访后,秦德威方敢与臣推心置腹,协助臣勘查众犯官罪迹。

    终以最小之代价,扫股肱之祸患,现大同镇平稳过度,军民一心,士气振奋,足可御敌万全也。

    如今俺答即将北返,大同形势紧急,为排除抗敌干扰,臣不得已,又借用秦德威便宜行事之权,暂将犯官隔离,以待陛下之处分。”

    放下笔后,陆指挥轻轻叹了口气,不得不说,不爽归不爽,但确实也学到了很多。

    身为锦衣卫官,不能只顾钻研业务,也要学习政治啊,毕竟业务都是为政治服务的。

    正在静思心得、有所顿悟时,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声音,扰得陆指挥心烦意乱,便对门外仆役喝道:“谁人在吵闹?”

    有人在门外禀报道:“秦督师又送了一个官儿过来!”

    陆炳诧异的问道:“什么官儿?”

    外面人答道:“是大同知府刘永!”

    陆指挥就无语了,你秦中堂还有完没完,老虎你打,苍蝇你也打?

    跟里面这三位比起来,知府身份完全不够看的,也配让他陆大人来负责谈心?

    侯爷是贻误军机,巡抚是恶意构陷,总兵是通敌,而且三位还有互相勾结,与宗室、白莲妖教共同谋逆的罪行,那知府又是什么?

    “秦督师说是走私。”外面的人继续答疑。

    陆炳很不满的说:“这点破事也要惊动我?”

    只是走私而已,又不是政治桉件!他陆炳目前只喜欢政治桉件,对经济桉件兴趣不大,反正没了钱找兄弟要就是!

    那人又回应说:“秦督师说,一事不烦二主,如今城中没有风宪官了,就劳烦陆大人一并处理。”

    《剑来》

    陆炳也没法,只能答应下来:“既然非我不可,那就收了吧!如今城中的司法也只能靠我了!”

    这也不是吹,陆炳所在的锦衣卫北镇抚司本身就是被赋予了司法权的衙门,陆炳官场生涯就是从理刑千户起家的。

    随后他也起身走到外面,站在房前月台上,看着大同刘知府被押解进来。

    却见刘知府挣扎着说:“我为督师立过功!我跟督师有人情!我要见督师!我要见督师!”

    陆炳忽然来了兴趣,你一个走私犯官员,哪来的功劳和人情?

    于是高声问道:“刘大人!你给秦中堂立过什么功?你又与秦中堂有什么人情?那他为何又要送你到这里!”

    刘知府答话说:“因为督师不知情,所以我要见督师,让督师知道真相!”

    陆炳质问道:“在这大同城里,还有我不知道的真相?”

    但刘知府仍然坚持:“只能送我去见督师,我当面亲自说,不然督师一定会追悔莫及!”

    然后又对陆炳威胁道:“如果因为你不肯送我去见督师,导致督师后悔懊恼了,只怕这位大人你也不会好过吧?”

    本来陆指挥自认这几天已经把心性修炼大成,结果差点就一个小知府说破防了。

    你这小知府踏马的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么,天下能让我不好过的人只有我兄弟!秦德威他算个......

    “本官这就送你去见秦中堂!见完之后,本官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陆指挥反过来狞笑着威胁道。

    刘知府松了口气,完全没把小小锦衣卫指挥的威胁放在心上。只要能见到秦督师,一切问题都不是事儿。

    此时秦德威鸠占鹊巢,正在抚院里看大同城防地图,听到关于刘知府的禀报后也是莫名其妙。

    什么立功?什么人情?

    一个走私犯而已,你陆炳随便就处理了,还送过来作甚?不知道总督大人正忙于军机,无暇分心闲杂事务么?

    刘知府被送到抚院大堂后,立刻又要求屏退左右,与秦督师单独对话。

    秦德威非常多疑的说:“你莫不是想要刺杀我?”

    刘知府无语,还得主动解释说:“绝无此意!我全身上下又无兵刃,亦不及督师年轻力壮,如何能刺杀?”

    秦德威狐疑的让左右退到大门外,但不许距离太远,以策万全。然后问道:“说吧,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人情?”

    立功什么的不想问,随便编一编就有大把,还是人情更为关键。

    刘知府凑上前两步,低声道:“今后小女就托付给督师了!”

    秦德威诧异的又反问道:“你女儿与我何干?”

    天下想把女儿托付他秦德威的人,能从大同排队到京城!你刘知府又有什么本事加塞插队?

    刘知府嘿嘿笑了笑:“已经被秦大人收下的那对双生玉人,就是我与外室小妾所生的女儿,很少为外人知道。”

    秦德威:“......”

    刘知府忽而又直击心灵的说:“督师,你也不想她们被别的男人欺负吧?”

    秦德威勐然拍桉,骂道:“无耻!你这老匹夫,当初送的时候,怎么不说明这对美人是你亲生女儿!”

    终于明白了,原来这知府所说的人情,指的是这个!

    当初是为了麻痹你们这些贪官污吏,这才假装和光同尘,收下了重礼,谁踏马的知道这礼物身份居然是你女儿!

    收了别人女儿,转眼就把当父亲的办了,传了出去,他秦德威还要不要脸了!

    但刘知府对骂声充耳不闻,像是说家常话一样的信口道:“我知道督师其实对她们底细还不放心,但如今知道了她们的是我女儿,就应该能放心了吧?”

    “我......顶你个肺!”向来能言善辩的秦德威居然憋了半天后,才吐出这么一句。

    这官场上果然能人辈出!以他秦德威之功力,再加上全知全能的信息优势,居然也能被一个小小知府占了便宜!

    刘知府唉声叹气的说:“不然请督师告诉我,我还能如何自保?走私这事也不是我一人之过,背后还有很多山西本地......”

    秦德威不想听那些苦衷,再说对北虏走私是禁不绝的,而且卖点盐、茶、日用也不大影响实力对比,秦德威懒得管太多。

    如今他只能无可奈何的问:“你有什么想法?”

    一般上级对下级问出这句话,就意味着想给你好处了。

    刘知府连忙说:“愿调往宁波为知府,不成的话,绍兴也行。”

    秦德威:“......”

    你对走私是不是有瘾?还想换个地方继续来?这俩地方都是海上走私的重灾区。

    在另一边公馆,陆指挥等着收拾对自己不敬的小知府,但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刘知府被送回来。

    他派人去抚院打听,结果回报说:“秦督师与刘知府在喝酒,气氛颇为融洽。

    而且秦督师发话了,刘知府先前奉命假装走私,为的是迷惑巡抚、总兵等人,这算是立功!

    所以都是自己人,陆指挥就别追究一点小过失了,如若无事,可以过去一起小酌几杯!”

    陆指挥气得大骂,这官场的水也太浑了!

    而且水不但浑也真深!巡抚、总兵、侯爷都栽了,一个小小知府却能全身而退,这就让陆大人费解!

    过了两日,等到李小娘子从大同右卫撤回来,秦督师就彻底没了后顾之忧,安心在大同城里宅着。

    对于大同城防问题,秦督师确实也不怎么担心。

    如今明军的野战能力虽然差点意思,但守城能力一直在线,而对面北虏的攻城技术又很稀烂,一般城堡都很难攻克,更别说大同这样的坚城。

    反正历史上,北虏就从来没攻下过大同,秦督师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看在别人眼里,秦督师那叫镇静自若,每日微服携俊秀书童出入悠游,大有王谢之风。

    只要听说城中哪里食肆味道好,必前往品尝,遇上了官兵时,还会豪爽的请所有人喝酒。

    先前秦督师曾冒充大同总兵王升,给还在山西腹地的酋首俺答写信。

    又过一日,派去送信的人回来了,果然带回了俺答的回信。

    在回信里俺答说,托请王总兵设法营救长子辛爱黄台吉,为此愿将上次王总兵所送金银全部返还,并另有厚赠。

    于是秦督师手里终于有点证据了,同时他估摸着北虏大军要开始从山西腹地北返,大同镇要进入最高级战备状态了。

    ------题外话------

    两天五点起床多写出来的,这算是加更吧。。。。

    相邻推荐:官运通途官运之一飞冲天新中华之官运亨通残刀斩天柯南之我在酒厂抓卧底我可以进入游戏阳间借命人绝美女教师回明奋斗在苏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