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讨逆 > 第625章 家的方向
  • 第625章 家的方向

    作品:《讨逆

    “使君,发现陈州军斥候!”

    城头的赫连荣得了消息,冷着脸,“萧曼延是怎么调派的斥候?”

    接着有人来报,“已经堵住了。”

    “还算不错!”赫连荣说道。

    金泽笑道:“萧曼延上次败了之后,就沉默了许多,每日操练麾下之余,便是修炼,研读兵书。”

    这是个知耻后勇的将领,值得看重!

    赫连荣在潭州已经站稳了脚跟,但要想升迁去宁兴,光靠着自己的靠山,南院大王赫连礼的帮衬也不行。他得自己争气,弄出政绩来,弄出战绩来。

    赫连荣点头,“令人去宁兴寻些兵书来。”

    他的靠山那里就有不少兵书,借一些来不是事。

    金泽说道:“使君英明。”

    赫连荣突然问道:“陈州军来了多少斥候?”

    “说是五十骑。”

    赫连荣笑道:“胆子很大,如此,来了便留下吧!抓活口,拷打问问陈州军的情况。”

    “陈州的情况靠着那些商人就能打探到,不过陈州军周边看守颇严,上次咱们的人损失不小,也没打探到消息。”

    金泽有些遗憾。

    “杨狗手段了得!”赫连荣不得不佩服这个老对手。

    “不,是赫连燕那个叛逆!”

    二人沉默了下来,良久,赫连荣说道:“皇太叔那边,就没个说法?”

    金泽说道:“上次隐约听闻鹰卫的人去了临安,不过,一去不复返。”

    赫连荣摇摇头,“杨狗倒也是用人不疑。”

    “赫连燕恶了皇太叔,此生再无回返大辽的可能,杨狗自然敢用她。”

    这个话题赫连荣不想再继续,“拿到了俘虏,马上问话。”

    “是。”

    金泽摆摆手,有人下去给萧曼延传话。

    “令他们快些!”

    抓俘虏这等事儿,自然轮不到萧曼延出手指挥,否则就是床驽射蚊子,活脱脱的大材小用。

    ……

    “杀!”

    曹木一刀斩杀一人,前方,仅剩下了十余敌军。

    从开始到现在,不过二十余息罢了。

    他回头,身后,仅余马原。

    敌将骂道:“这是拼死一击!堵住!”

    曹木喘息着,挥手:“宋二,动手!”

    宋二带着二十五骑,虽说冲击的重担都在曹木等人的身上,但宋二他们依旧被围攻,此刻,仅存七人。

    “杀!”

    宋二带着六个斥候冲了上去。

    曹木和马原精疲力竭了,只能跟在后面冲杀。

    “围住他们!”

    敌将面色铁青,“不可放走一人!”

    一旦被杨狗得知此地有三万部族勇士在操练,后续的征战,再无奇兵。

    而无奇兵,使君可能必胜?

    南征的口号喊了许久,所有人都知晓,这是一次军功之旅。

    作为偏师的潭州军,必然会先动。

    先动,功劳就先到手。

    可当潭州军对杨狗再无秘密时,如何必胜?

    他,罪孽深重!

    “乱箭射杀吧!”

    副手铁青着脸给出了建议。

    没办法,唐军的斥候太特么的狠了,完全是不顾自身的砍杀方式。大开大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可潭州军有巨大的人数优势啊!

    在优势巨大的情况下,我凭什么和你以命换命?

    我躲避一下,后续的同袍定然能挡住他们。

    这个是这般想的。

    下一个也是这般想的!

    结果就成了如今的模样。

    二十五个斥候,雷霆般的一阵冲杀,用仅存二人的热血,几乎打开了一条通道。

    敌将侧身看着副手。

    举手挥舞。

    啪!

    副手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使君要活口!”敌将冷冷的道。

    至于麾下的死伤,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数字。

    为将者若是没有这个素质,便是害人害己。

    副将指着前方,木然道:“他们,来了。”

    宋二带着六个斥候一阵砍杀,冲透了围困,身边仅存一人。

    宋二回头看了一眼。

    敌军两侧在合围。

    曹木和马原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冲出来。

    “队正!”宋二一边策马疾驰,一边狂喊,“快!”

    曹木也想快,可敌军更快。

    敌将面色涨红,怒道:“射杀那二人!”

    敌军拿出弓箭,开始追杀宋二等人。

    曹木挥手,“快走!”

    前方,一队敌军策马赶到。

    长刀林立。

    合围,完成。

    “追!”

    敌将指着宋二二人,怒吼道:“死活不论!”

    什么活口,什么拷打,此刻都被忘却了。

    只剩下了武人的本能。

    杀戮!

    何况,包围圈里还有两人。

    曹木二人周围的包围圈没那么严密了。

    因为。

    周围出现了大队骑兵,他们二人,插翅难逃。

    新来的将领接管了指挥。

    “散开!”

    就像是猫戏老鼠般的,敌军拉开距离,以免被二人拼命弄伤。

    “下马弃刀免死!”一个敌军喊道。

    “呵呵!”曹木拿出水囊,几大口水喝下去。

    “队正,肉干有吗?”马原满脸血,露出来的肌肤看着有些苍白。

    “你的肉干呢?”

    “出发前去了青楼,给了相好的。”

    “女人是个无底洞!”曹木给了他一大块肉干。

    是牛肉的!

    牛肉干是最好的干粮,在紧急情况下,无需生火,无需准备什么,就这么吃下去,用不了多久身体里就会生出力量来。

    在另一个世界里,这叫做,能量!

    “饿得慌!”曹木举起手,“不着急吧?那就等等啊!”

    二人狼吞虎咽吃了牛肉干,就像是郊游的游人,饿了大半天,好不容易寻到个人家,得了几块干饼子般的欢喜。

    “饱了?”曹木吃完了肉干,意犹未尽的问道。

    “饱了。”马原打个嗝。喝了几口水,拍拍肚皮,心满意足的道。

    “如此,便不是饿死鬼。”曹木很是欢喜。

    传闻中,饿死鬼死后也会挨饿,日日饱受煎熬。

    “嗯!”马原摸摸肚皮,惬意的道:“能死了!”

    对面,一个潭州军的将领阴着脸,“下马,跪下!”

    曹木猥琐的道:“耶耶倒是想下来,可这马耶耶骑的太舒服了,不想下!”

    马原故作诧异的问道:“队正,你骑的这是什么马?”

    “他老娘!”曹木指着将领笑道。

    “哈哈哈哈!”二人狂笑。

    “拿下!”

    敌将冷笑,“此刻嘴贱,晚些,耶耶会让你后悔被你娘生出来!”

    包围圈骤然合拢。

    马原奋力砍杀着,挡在了前面。腰侧突然一颤,接着一支箭矢射中了他的战马。

    《诸界第一因》

    战马长嘶,挣扎了几下后,带着马原重重倒下。

    两个敌军下马扑了过来,其中一人手中拿着绳套,正在甩动。

    “哟呵!”

    就像是准备套马一样的轻松惬意。

    “队正!”

    马原被战马压住了大腿,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嘶吼。

    曹木背对着他,前方敌军蜂拥而来。他拿出弓箭。

    取箭!

    松手!

    取箭!

    松手……

    一支支箭矢倾泻而出。

    箭无虚发!

    当面的敌军纷纷倒下。

    “是个射雕手!”敌将冷笑,“晚些,先剁了他的手!一根根的剁!”

    绳套飞了过来,套在了马原的脖颈上,他抓住绳套尖叫:“队正!”

    曹木回身,张弓搭箭,松手,一箭射杀了正在拼命拽着绳索的敌军。

    可另一个敌军却扑住了马原,抓住了他的腿,奋力往后拖拽。

    活口,到手了!

    敌军欢喜不已。

    马原努力抬头,双手在地上奋力刨着,努力对抗着想拖走自己的力量,“杀了我!队正,杀了我!”

    斥候,不能被俘!

    最后一支箭矢在手。

    曹木松手。

    一箭封喉!

    马原咽喉中箭,他努力笑了一下,然后看着南方,伸手。

    那只手渐渐放松。

    和眼中的神彩一起落下。

    战马长嘶,猝不及防的曹木落马。

    这是最后一个活口!

    “使君说了,要抓活的,拷问口供。”敌将沉声道:“别下狠手!”

    一个个敌军策马冲过来。

    铛!

    曹木格挡了一刀,发现对手用的是刀背。

    这是想活擒他!

    他狞笑着,一刀刀劈砍,一次次踉踉跄跄的后退。

    “祥稳。”

    正在操练麾下的萧曼延得了消息。

    “敌军斥候剩下一人,正在围困。”

    “还没拿下?”

    “被他杀了五人!”

    “无能!”萧曼延冷冷的道:“为何不放箭?”

    ……

    曹木大腿中了一箭,单膝跪着。

    他用横刀杵着地面,努力站了起来。

    抬头,一记刀痕从额头斜着往下,划破了眼珠子,眼眶中的晶体散乱落下。

    他用独眼看着前方,喘息道:“还有没有?”

    身侧,倒下了七人。

    “你已赢得了我的尊重!”

    敌将策马过来,“弃刀,我发誓留你一命!若是你愿意招供,富贵就在眼前!”

    曹木惨笑,“动手吧!”

    敌将看着他,“斥候不能被俘,这个规矩我知晓。可我答应了饶你一命,保你富贵,为何不降?”

    曹木喘息道:“大唐,无被俘之斥候!”

    不是畏惧拷打,而是,为了斥候的荣誉!

    敌将微微颔首,“报上名来。”

    他同时挥手。

    两骑冲了出来。

    手中拎着的是木棍!

    哒哒哒!

    马蹄声中,曹木大声喊道:“陈州军斥候队正,曹木!”

    横刀搁在脖颈上,曹木缓缓转向南方。

    独眼努力的看了远方一眼。

    右手一拉!

    随即身体重重倒下。

    头颅。

    冲着南方!

    那是家的方向!

    相邻推荐:疯狂升级系统华娱1997大师兄是绝世狠人无敌超神从狠人大帝开始我的符文能升级我能提取副作用轮回乐园之战争领主文明之战争领主战争领主:从厄运之地开始崛起白猫Omega和黑豹Alp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