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讨逆 > 第755章 小人愿意
  • 第755章 小人愿意

    作品:《讨逆

    杨玄带着数百骑,悄然绕道,直至坤州。

    一行人都穿着北辽的衣裳……说是北辽的衣裳,实际上到了此时,大唐和北辽很难从衣裳上来区分对方,除非是牧民。

    北辽立国后,开国皇帝觉得自己的麾下都是一群野人,见到陈国使者,不禁自惭形秽,于是下令学习中原的一切。

    衣食住行,诗词歌赋……甚至连官制都学。

    若非还保持着游牧民族的凶狠,这个北辽实则和大唐没有什么区别。

    数百骑扮作是部族,后面跟着大车,拉着帐篷和家什,还有一群牛羊。

    进了坤州后,两个伙计中的一个就去寻耶律书报信。

    杨玄等人在一个部族中安家。

    所谓部族,实则就数十人口,是耶律书的一个据点。

    “北辽的豪商,让我想到了北疆的豪强。”杨玄目光平静,但赫连燕却感受到了杀意。

    “郎君,豪强自古就有。”赫连燕觉得郎君有些魔怔了。

    “我知晓,何谓豪强?有权有势,有田地有人口,这便是豪强。

    陈国灭,大唐立。当初高祖皇帝说要压制豪强。可时过境迁,豪强却越来越多。

    大唐开国功臣,全数变成了豪强,这也是一种讽刺吧!”

    赫连燕点头,“旧的去了,新的来。”

    “可不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杨玄笑了笑,看着老贼他们,“兴许,有一日他们也会变成豪强。”

    “就不能变吗?”赫连燕突然多愁善感起来。

    “只要人还有欲望,就不可能变。”杨玄说道:“可人一旦没了欲望,就会灭绝。所以,只要人类存在,这个群体就少不了。”

    这话,深刻的让赫连燕深深的看了杨玄一眼,“郎君去做宰相都够了。”

    林飞豹笑了笑。

    张栩也笑了笑。

    宰相,那是给我家郎君办事的人。

    乌达送上马扎,“主人坐。”

    杨老板坐下,“周围盯着些。”

    “郎君放心。”老贼说道:“咱们的人就在周围。”

    姜鹤儿不知去了哪里,回来后脸儿惨白,“郎君,那边有一堆头骨。”

    “问问。”

    充当向导的伙计来了,“那是前年,有豪商得罪了我家主人,一家子被拉到了这里,全数杀了。主人本想学了副使筑京观,谁知晓没人懂这个,几次都跌落了,最后就胡乱扔在那里。”

    想学筑京观?

    乌达冷笑,“那是大军征伐,耀武的手段,一个商人,也配?”

    老贼问道:“那豪商如何得罪了你的主人?”

    伙计说道:“他想举报。”

    举报什么,自然不必问。

    这手段……

    狠!

    王老二回来了,带来了耶律书。

    耶律书红光满面的拱手,“没想到副使竟然亲至,小人受宠若惊,受宠若惊呐!”

    “粮食可准备好了?”

    杨玄问道。

    “都准备好了。”耶律书问道:“钱呢?”

    杨玄指指大车。

    耶律书过去检查。

    一车一车的检查,每个箱子都要求打开,甚至亲自翻找,把底下的银锭翻起来查验。

    就差上嘴咬一口了。

    “这人谨慎。”姜鹤儿说道:“要小心。”

    “谨慎的人不会只带着十余骑就来见我,否则我拿下了他,利用他来勒索粮食,你以为如何?”杨玄笑了笑。

    姜鹤儿,“郎君为何要多带这么多钱财来?难道还想买别的东西?”

    杨玄摇头,“人心本贪,商人的本质是想掏空客人的最后一个铜板。见到多出来不少钱,你说说耶律书会想什么?”

    “可他的粮食就那么多啊!”姜鹤儿说道。

    “困难没有办法多,许多事,其实解决起来很简单。”杨玄微笑。

    检查完毕,杨玄带来的钱财除去采买约定的粮食之外,还剩下许多。耶律书笑的很是欢喜,“副使,那些粮食都在城中,老夫这便去令人运出来。”

    “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杨玄颔首,对韩纪说道:“下面,老韩来交涉。”

    他懒洋洋的起身,姜鹤儿说道:“乌达,令人烧水,郎君要沐浴。”

    乌达应了,“是。”

    这排场,大了去!

    耶律书自然不缺这等排场,但和杨玄一比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直至进了坤州治所利江城。

    “使君出行。”

    一队人马过来,耶律书避在一边,看着那排场,突然醒悟。

    他的排场就是排场,刺史的排场更像是在彰显威严。

    而杨玄的排场,看着却格外自然。

    彷佛这人生下来就该如此尊贵。

    怎地,有些沐猴而冠的尴尬啊!

    耶律书心中艳羡,冲着刺史桑元星拱手,“见过使君。”

    他是坤州首屈一指的豪商,桑元星也得给些面子,还礼,“这是回来了?”

    “是。”

    耶律书笑了笑,给了桑元星身后的别驾丁堰一个眼神。

    随后他的车队出城。

    “是什么?”守城的军士喝问。

    耶律书微笑,“是土。”

    军士过来,打开一个口袋。

    里面全是粮食,他骂道:“全是土,臭烘烘的!”

    “是啊!臭不可闻。”耶律书笑的矜持。

    车队出城,一直到了杨玄的驻地.

    “连同车马一起带走。”韩纪说道。

    耶律书变色,“可没这个说法。”

    他以为杨玄是要黑吃黑。

    “咱们买下来,高于市价一成。”韩纪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觉着,我家郎君会看得起你这些车马?”

    老贼说道:“原先三大部的地盘都是我北疆的牧场,每年出多少牛马!”

    高于市价一成啊!

    那么多车马!

    娘的,又多赚了一大笔!

    杨玄出来了,身边两个女扮男装的西贝货,瞒不过老蛇皮。

    耶律书就是个老蛇皮,他知晓,其中一人必然便是那位赫连燕。

    “吵什么?”

    杨玄不满的问道。

    韩纪恭谨的道:“老夫说买了他的车马,他不大满意。”

    “满……”

    耶律书刚开口,就被杨玄粗暴的打断了,“不满意?再加一成!”

    哦!

    耶律书面色潮红,“副使,大气啊!”

    杨玄说道:“我既然执掌了北疆,就得管着北疆军民吃喝拉撒。钱,我不缺,粮食,有多少,我要多少。”

    这姿态,一股子霸气,令耶律书的脸越发的红了,“副使放心,后续,小人还能弄到粮食。”

    杨玄颔首,缓缓踱步,耶律书跟在后面。

    “坤州,太荒凉。”杨玄用那种不屑的语气说道:“和北疆比起来,这里便是个乡下地方。不过,乡下地方有个好处,那便是田地多。田地多,出产就多。你,可愿做我的粮商?”

    他差点脱口而出皇商,不禁想到了前阵子看的那个电视剧。

    还能长期做……耶律书微微弯腰,“小人愿意。”

    “看。”杨玄对韩纪等人笑道:“我时常说,真爱不分国家,不分族类。”

    韩纪由衷的笑道:“是啊!咱们是一家人!”

    能做北疆的粮商,以后就能以高出市价的价钱贩卖粮食。如此,就能提高收购价,打压同行,妙啊!

    妙不可言呐!

    耶律书毫不犹豫的跪下,“小人,愿为副使效力。”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起来!”杨玄虚扶了他一把,笑的和蔼,“此次我是来作客,走走看看。北疆事多,下一次我就没法来了。有事,说话!”

    耶律书想到了先前那些多出来的钱财,心想难道他还准备去别处收购粮食?

    “若是副使不嫌弃这里简陋,还请再等等。”

    杨玄讶然,“这是何意?”

    耶律书说道:“小人,兴许还能弄到一批粮食。”

    姜鹤儿一脸见鬼的模样,赫连燕问道:“鹤儿这是身体不适?晚上,咱们还是一起睡吧!”

    姜鹤儿第一次没娇嗔,而是低声道:“郎君把耶律书算计的……令人惧怕。”

    耶律书一脸贪婪的模样,“副使放心,最多三日,小人就能找到粮食。”

    杨玄叹息,“北疆事多,罢了,看你诚恳,我就当来坤州休假,去吧!”

    耶律书上马,鞭子挥舞的啪啪响,转瞬就消失在远方。

    就像是去洞房的新郎,急不可耐!

    韩纪叹息,“郎君对商人的心思,抓的太准了。”

    杨玄说道:“不只是商人,是人就贪。”

    姜鹤儿问道:“那他去哪寻粮食?”

    三日内,没地儿寻。

    杨玄转身回帐篷:“官家的粮库。”

    姜鹤儿嵴背一寒,“燕儿抱着我。”

    赫连燕拦着她的腰肢,觉得手感极好,“怎地?”

    “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郎君把一个豪商诱惑成了一个叛贼,看着他顺着郎君挖的坑,一步步走下去,有些怕。”

    “可是觉得郎君陌生?”

    “是啊!”

    “那要不,以后就疏远些?”

    “不!要靠拢些!”

    “为何?”

    “我很好奇,郎君能把我变成什么样。”

    ……

    耶律书回到城中,寻到了别驾丁堰。

    “老夫要粮食。”

    丁堰冷笑,“那是官家的粮食,你想死吗?”

    耶律书在怀里掏了一下,啪的一声,一锭金子拍在桉几上。他抬头看着丁堰,“老夫要粮食!”

    丁堰冷笑,“狗贼!”

    耶律书再掏,啪!

    第二锭金子!

    丁堰骂道:“奸贼!”

    耶律书看着他,伸手在怀里继续掏。

    啪!

    第三锭金子!

    “老夫,要粮食!有,还是没有?!”

    丁堰骂道:“蠢货!”

    耶律书再掏,啪啪!

    两锭金子!

    他把五锭金子一字排开,“老夫,要粮食!有,没有?”

    丁堰深吸一口气,彷佛在陶醉着什么,“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

    耶律书的眼底深处多了一抹不屑,“下次,还有!”

    丁堰哈哈一笑,“老夫刚收了个小妾,回头你带回去,过半月再还回来。”

    xiashuba.com

    既然没法一起扛过枪,那么,便做个同道中人,也是一种拉拢。

    “好!”

    官仓的粮食被一车车的拉出来,混入了商队的大车中,一车车的拉出去。

    连续拉了三趟。

    耶律书站在粮仓外面,问道:“后续如何湮灭证据?”

    丁堰笑了笑,“老夫行事从不解释,只管,钱!”

    耶律书颔首,“有数,钱。”

    钱,才是他们之间的桥梁。

    最后一支车队出城。

    当夜。

    “起火啦!”

    粮仓起火了。

    桑元星恼火的爬起来,等赶到时,就见丁堰带着人正在救火。

    “辛苦了!”

    丁堰满脸都是烟尘,双目通红,“这可是坤州的存粮啊!回头查出是谁纵火,老夫要活剥了他!”

    当火势扑灭后,丁堰气喘吁吁的问道:“人呢?”

    一个军士指指边上被铁钩子拖出来的几个黑东西,“就在那!”

    卷缩着的尸骸小了许多,嘴巴张开,彷佛在无声的述说着什么。

    ……

    车队赶到了营地,依旧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都是官粮!”赫连燕看了看。

    杨玄颔首,“这是个值得长期合作的伙伴。”

    耶律书说道:“此事凶险,事后还得想法子遮掩,否则被桑元星查出来,小人一家子只能亡命天涯。”

    杨玄微笑,“此等事,简单。”

    耶律书大喜,“还请副使赐教。”

    杨玄指指天上的太阳,“这太阳,红彤彤的,美不美?”

    太阳天天见,不美啊……耶律书唯心的道:“美。”

    “太阳如火,美不胜收,可惜火头小了些。”杨玄指指他,“粮仓一把火,多喜庆?”

    耶律书身体一震。

    哒哒哒!

    一骑远来,在营地外被拦截,检查后被放过来,是耶律书的伙计。

    “郎君,城中粮仓起火……”

    副使把丁堰的手段都算计的一清二楚的,这要是开战,坤州必败啊……耶律书心悦诚服的跪下,“小人愿为副使走狗。”

    杨玄呵呵一笑,“不是谁都能做我的走狗。”

    韩纪抚须说道:“跟着郎君,有肉吃!”

    可凭什么给你吃肉?

    耶律书说道:“小人愿为副使打探消息。”

    上钩了!

    姜鹤儿腿长,趴在赫连燕的肩头看着这一幕,低声道:“看,郎君又挖了个坑,我敢打赌,耶律书马上就会跳进去。”

    杨玄看似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这等好日子,得有个动静来庆贺。”

    耶律书说道:“小人带了酒肉。”

    杨玄摇头,“看你可怜,穷的让人心生怜悯……”

    坤州最大的豪商竟然被杨玄说成是乞丐,可耶律书却呼吸急促,“副使吩咐,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杨玄笑了笑,“听闻坤州钱库风景不错,我想去看看,你,可愿带路?”

    噗通!

    就像是什么东西掉落坑底。

    “小人愿意!”

    相邻推荐:疯狂升级系统华娱1997大师兄是绝世狠人无敌超神从狠人大帝开始我的符文能升级我能提取副作用轮回乐园之战争领主文明之战争领主战争领主:从厄运之地开始崛起白猫Omega和黑豹Alp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