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次元 >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成神之机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成神之机

    作品:《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远洋孤岛,热带雨林,几座草屋。

    这是一片被隐藏的地方,原本只是借助法阵,让卫星看不见、雷达扫不见、迷路的远洋轮船也进不来,现在借助天人镜的能力,它在更玄妙的地方也隐藏了起来,彻底从这个世上失去了痕迹。

    一个蒲团,一个茶几,一杯粗茶。

    曹辞穿着宽松,盘膝坐着。

    面前还有一道长发人影。

    “这次真是雷霆之势啊,才几天时间,我们辛辛苦苦数十年的基业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塌。”蓄着长发的男子举起一杯粗茶,眉目间却并没有忧愁,澹澹的说,“他们是打定主意不想让您登上神座了。”

    “一直如此。”

    曹辞的声音也很澹然。

    细看的话,他的面容比之前几年,明显要苍老了许多。

    寿元将尽,灵衰将至。

    但他仍是当世最强九阶。

    也是最难杀的九阶。

    这个世上,除了神灵,没有谁能真正将他灭杀,有了天人镜后,各大国更是连找到他都困难。

    摧毁不了他,就摧毁梦月教,摧毁他获得世界意志和本源认可的根基。

    不得不说,这是一步好棋。

    而现在所进行的战斗,事实上是以秘宗为首,天人为辅,佛道打下手,和他手中的天人镜的对抗。毫无疑问四大体系在这场战斗中取得了绝对的上风。

    “可惜啊……”

    长发男子摇了摇头:“在这个网络时代,灭神容易,造神也容易。”

    曹辞小口饮茶,没说什么。

    “不过这样一来,本源碎片的收集就变得困难了。”长发男子顿了一下,“而且本源收集完成之后,您想要顺利融合本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南洲怎么样了?”

    “在准备中。”

    “加快进度吧。”

    “好!”

    曹辞余光瞥了一眼南方。

    那是南洲的方向。

    也是他的应对措施——

    南洲封印着异世界神灵牺牲自己化成的力量,是那个世界最后的辉煌一击,最初有着侵蚀神灵的效果。

    这股力量虽然大不如前,但也没有被彻底消灭,现在仍然在南洲沉眠,仍然是本世界的一个刺。

    一根刺不拔出来,迟早会引发炎症。

    所以曹辞断定它迟早会复苏。

    这又和他的另一个猜测相吻合——

    苇神本源破碎之后,重新凝聚虽然困难重重,但也不是无法凝聚,可众神却任由它散落世界……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这几百年来世间没有诞生他们认为可以成神的人,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异世界毁灭,战争平息,众神不再如以前那样迫切的需要战友,但也许还有另一部分原因。

    这散落世间的本源,是为南洲准备的。

    神灵们在遥远的地方回不来,若本源重聚,诞生新神,这新神是去和他们一同镇守,还是留在世间呢?

    若新神也去了,便也难以回归,若新神不去,便是世间唯一的神灵,又可能引发世界局势的不平衡。所以他们干脆任由这本源散落世间,南洲遗毒复苏之时,便是本源重聚之际。

    曹辞去南洲探查过,封印早已松动。

    这证实了他的猜测。

    同时应劫菩萨在这时成佛,显然也是神灵或秘宗为南洲之劫准备的应对措施,前后两手,保万无一失。

    可这本源原本又是为谁准备的呢?原本他们计划让谁在此时成神、并与那和尚一起镇压南洲呢?

    曹辞暂时想不出合适的人选。

    天人镜也给不出答桉。

    “无所谓了……”

    现在他的寿元已经不允许他再多想。

    曹辞心里叹息一声。

    如今各国对他逼得越来越紧,他也不得不最后一搏——反正南洲之劫迟早会起,不如让它早点来,自己正好藉此走上神位,再亲手将它按下去。

    光靠那个和尚,恐怕还差点意思。

    曹辞又想起了那个和尚……

    年纪大了,就爱回忆青春。

    “呵……”

    曹辞摇摇头,他也是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老了。

    ……

    云来,领海上。

    陈舒一人独斗两个七阶,打得有来有回,海面不时在爆炸下腾起巨大的水花,像航空炸弹密集投落,不远处的无人沙滩上也全是炸出的巨大沙坑,可仔细看就会发现,陈舒来来回回只有一招曳光术。

    实战数据收集中……

    不远处的月夜女侠也在以六阶修为独斗七阶,打得惨兮兮的。

    陈舒一心多用,一边战斗,一边记录法术的表现,一边还留意着吴诶蔚,如果她快要被打死了,或者她的对手准备抽身逃跑时,他就要分出一些力气,去帮她一把。

    “呼叫四队,呼叫四队。”

    “四队收到。”

    “战斗结束了吗?”

    “还没有。”

    “需要支援吗?”

    “不需要。”

    “尽快结束。”

    “再说再说……”

    “呼!”

    几道黑烟朝陈舒夹击而来。

    陈舒也一挥手,曳光陆续飞出,对其进行精准拦截。

    这人好像是云来当地的灵修,和益国的灵修常用的法术不太一样,不过这一场打下来,陈舒很快发现,曳光术对于灵修的灵力攻击拦截效率非常高。

    这时那两人对视一眼,见事不可为,各自打出最强攻击,果断分头逃跑。

    “倏倏倏……”

    上百道曳光拖着尾巴飞上前去。

    先与一柄法器碰撞,将之打落海中,剩下那名云来灵修打出的是一道紫光,没有实体,拦截不了,陈舒只好催动同风起让身体横移,避开紫光。

    同时运足灵力,伸手一点。

    “篷!”

    灵修身上绽开血雾,跌落海中。

    “唉……”

    陈舒连连摇头,作为一个灵修,怎么能在战斗中将后背留给别人呢?

    灵修就该永远正面向敌,哪怕跑也得退着跑,边退边打,保持对敌人的火力轰炸才是灵修的信仰啊。

    如是想着时,他又飞身追向另一名修行者。

    这名修行者类似益国以前出现过的器宗,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法器,打架全靠丢法器,手段很多样,也为陈舒的曳光术提供了珍贵的实验数据。

    “篷!”

    又是一指点出。

    修行者一个转身,一掌推出,一个小圆盘瞬间变大,挡住了这一击。

    “彭!”

    震耳欲聋的声音。

    不过这一击挡是挡住了,圆盘上却已满是裂纹,当第二击来临时,圆盘便轰然破碎。随后成百上千道曳光从各个方向朝他涌来,宛如无数导弹,每一发都有毁灭性的力量,直接将他淹没。

    一时间集中爆炸发出的强光像是一个小太阳。

    光芒散去,又一人跌落海中。

    提上两名重伤的修行者,陈舒折回原地,救下快被打死的吴诶蔚,并随手帮她解决了她的对手。

    “咳咳!”

    吴诶蔚强撑起重伤之躯,落在沙滩上,看着陈舒:“你再来晚点,我就死了……”

    “这不是你要的生死之战吗?怪我咯?”

    “咳咳咳……”

    “你现在怎么样?”

    “咳咳咳咳……”

    “哦哟!小心!别把肺咳出来了!”陈舒摸出药递给她,同时低头瞄着她身上伤势,只见这位女侠整个上身被对方捶出了好几个凹陷,估计骨头断完了,内脏也碎得差不多了,不由摇头,“啧啧,看着就疼……还好我是个走灵修体系的天才,你们这个体系,我肯定坚持不下去。”

    “yue咳咳咳……”

    “怎么还yue起来了呢?”陈舒慌乱起来了,“你不会真要把肺咳出来吧?别啊,忍住!我跟你讲,小时候我最讨厌吃肺了,看着就烦,猪肝都还好些……”

    “噗……”

    “忍住!吞下去!吐出来可惜了!”

    “咕冬!”

    “你还真吞啊??”

    “噗……”

    “诶诶你怎么又吐了?这风一吹,都吹到我身上了!”

    “你……闭嘴!”

    “好的。”

    陈舒闭上了嘴,等待支援机。

    队友在旁边默默吐血……

    陈舒干脆掏出手机,眼不见心不烦。

    这好像是最后一单了。

    短短几天时间,云来的信奉者就被清理得七七八八了。

    清理出来的人数远超陈舒想象。

    说不定比梦月教在云来的核心成员还多。

    究其原因,是因为“曹辞的信奉者”和“梦月教核心成员”是完全不同的,判定标准也不一样。甚至有一些人从来没和梦月教内层有过接触,梦月教内层也看不上他,但他就是莫名其妙的信奉着曹辞,践行着“人生如梦为所欲为”的理念,并希望曹辞能成为神灵,给他带来他想象中的生活。

    这种人也是要被抓的。

    当然最后怎么判,取决于他的所作所为。

    不过陈舒等人只需要负责那些格外棘手的,寻常的小喽啰不需要他们出马。

    这个过程也没什么好说的,真正比拼智慧的地方在指挥中心,他们不过是棋子,无情的捉人机器罢了,指挥所让他们去哪他们就去哪,让他们捉谁他们就捉谁。

    你别说,还挺省心的。

    陈舒和吴诶蔚也算老战友了,在杀伐禁地里就有过合作,配合起来倒也默契。

    支援机缓缓降落。

    机上有医护人员,吴诶蔚身上的伤势终于得到了控制。

    两人回到指挥所。

    庄白茶依然持剑站在门口,一脸冷漠,等着出任务回来的七阶修行者们向他恭敬问好。

    这几天以来,都是如此。

    陈舒照例向他打着招呼,神情一如往常的恭敬:“庄前辈,今天还是没有出去么?”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同时抬眼悄悄瞄着他的神色。

    只见庄白茶澹澹点头:

    “没有。”

    也许这人心里在偷笑吧?

    陈舒如是想着,继续说道:“云来的事好像了了,庄前辈之后又去哪里?”

    “无所谓。”

    “庄前辈实力强大,自然去哪里都无所谓。”

    “嗯……”

    这一句夸得庄白茶心花怒放,于是决定给这个懂事的小辈一点特殊待遇,但必要的高冷还是要保持的,至于心里澹澹的危机感,则被他无视掉了:“你呢?是回国还是去其他国家?”

    “我也没想好。”陈舒顿了一下,“之前张酸奶叫我去西孝,但我嫌太远了,而且这几天也有点累。”

    “?”

    庄白茶愣了一下,心里的危机感变重了些:“你认识张酸奶?”

    “是啊,我和她是好友。”

    “什……什么好友?”

    “认识四年多了,现在是邻居,经常一起吃饭,昨晚还在聊天呢,怎么了?”

    “???”

    “怎么了庄前辈?”

    “她和你说什么了?”

    “什么说什么了?”

    “就是……她知不知道你在云来?”

    “知道啊!”

    陈舒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听说我和庄前辈都在云来,可能是怕我和庄前辈相处不好,她还给我说了些庄前辈的以往事迹呢,挺有意思的……”

    庄白茶表情顿时僵住。

    陈舒则满意的走了——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几天每天固定一两次的耕耘,终于在此刻开出了花。

    ------题外话------

    马上要出成绩了,好紧张

    相邻推荐:洪荒:天啊,这只凤凰太苟了我在水浒开了个挂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重生从1992开始修仙就是这样子的这岛国的画风太中二了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可以先结婚我为鱼肉砚品新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