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重返八零 > 第850章 趁他病,要他命
  • 第850章 趁他病,要他命

    作品:《重返八零

    这兴奋简直是溢于言表的,吴总分外期待地看着陆怀安。

    摩拳擦掌的,恨不能陆怀安一点头,他立马冲过去把苏友冲皮都扒掉。

    “不要急。”陆怀安想了想,沉吟着道:“一般来说,根据上边处理事情的方式,会分几个步骤。”

    现在别看他们对峙得那么僵持,但是毕竟现在苏友冲嚷嚷着自己是无辜的,自己被架空了,全都是这些村民自己在瞎捣鼓。

    当然了,他们都知道他在胡说八道。

    但是如果吉兴这边想保他的话,这些话还真的能用得上。

    “不会吧……”吴总脸顿时就垮了下来,不敢置信:“都这样了!吉兴还会保他?”

    陆怀安笑了一下,点了支烟:“这个……不好说。”

    毕竟大冲村对于吉兴来说,基本上等于同新安村对南坪的重要性。

    大冲村里面,有八十几个工厂公司,这些产业,都是吉兴重要的经济来源。

    可以说,吉兴很多人,都进了大冲村里头的工厂公司。

    如果大冲村倒下,这些人的去向如何掌控?

    这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因素。

    许经业皱着眉头,明白了他的意思:“挟天子以令诸候啊……”

    “差不多吧。”陆怀安抽了口烟,叹息着:“所以就算是这样子,只要没有严重违反法律法规,苏友冲又及时低头的话……”

    这件事情,就还有很大的回圜的余地。

    吴总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张了张嘴才道:“那,那就,就这么完了?他搞出这么大的事,啥事没有?”

    “那也不可能。”陆怀安把烟摁熄,笑了笑:“你要相信我们的领导,出了这件事情之后,就算吉兴这边暂时退让,但也只是暂时的。”

    能让苏友冲搞一次这种大事情,就算后面压下来了,也只是短暂的。

    等上边想到了解决的法子,可以绕过苏友冲,完美解决这些工人后续的安置办法……

    许经业懂了,意味深长地道:“那就是清算苏友冲的时候了。”

    “嗯。”陆怀安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得苏友冲真的犯了事,才会……”

    针对他们的这个猜测,陆怀安也找郭鸣吃了顿饭。

    郭鸣听完他的分析,还是挺赞同他的想法的。

    不过,他不是很明白陆怀安的想法:“你的意思是……”

    抬手给他斟满酒,陆怀安含笑抬眸看向他:“你还记得苍岚吗?”

    苍岚?

    怎么可能不记得。

    郭鸣想起苍岚,眼里便忍不住漾开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是因为当初苍岚出了事,萧明志过去处理之后,获得了上级的赞赏和信任。

    百盟书

    尤其陆怀安配合得当,既解决了苍岚这边一众民众的工作,又完美地消除了隐患。

    哪怕时至今日,苍岚这边还给萧明志提供了不少助力。

    想到这里,郭鸣突然反应过来,端着杯子,惊异交加地看向陆怀安:“你是想……”

    陆怀安含笑喝了一口酒,点了点头:“你看,我也有经验,苍岚这边,人还没吉兴的多呢,而且吉兴现在这些人手,都是进过厂的……”

    换句话说,全都是成熟工种啊!

    这如果能完美接盘,不比他们在外头瞎招的民众靠谱?

    “可是,现在吉兴这边,基本上都让苏友冲拢一块去了……”郭鸣说着,又顿住:“不好弄啊。”

    岂止是不容易,简直是困难重重。

    大冲村现在一家独大,苏友冲在大冲村又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势。

    要不是因为苏友冲狂妄,吉兴这边恐怕还一直把他捧在手心当成宝。

    毕竟,哪怕发生了这种情况,吉兴这边还死死捂着,不让报纸报道呢。

    很显然,他们还是想保住苏友冲,想保住大冲村。

    不然的话,早让人直接冲了,哪里还会这般循循善诱,劝说苏友冲。

    陆怀安对他的这番话,一点都不意外:“我知道啊。”

    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吉兴是个好地方。

    “他们会这样做,无非就是因为苏友冲能给他们带来经验繁荣。”陆怀安笑了笑,放下了杯子。

    酒杯搁在桌上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郭鸣抬眸,怔怔看向他。

    陆怀安神色从容,语气笃定而自信:“我会让他们相信,我能比苏友冲,做得更好。”

    不仅能做得比他更好,而且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可是,你现在发展重心都在北丰在南坪……你要去吉兴的话,是准备办什么厂呢?”

    现在苏友冲办的这些产业,基本都是围绕着钢材来的。

    之前他能赚那么多的钱,是因为全国上下原材料短缺,无形中把钢材价格给拉起来了。

    因此,才让囤积了钢材的大冲村赚得盆满钵满。

    “现在原材料价格已经慢慢回落,国家也在调控,相信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了……”郭鸣皱着眉头,不大看好这个事。

    陆怀安点点头,并不意外他会这么想:“我看中的,是吉兴的位置。”

    他在南边,有南坪有武海有定州,三处联合,也算是比较完整的产业供应链。

    能出口,能进口,运输也很是方便。

    但是现在,对于北边,他却还有很大的一部分空白。

    “北丰,现在在北丰这边,我还只是把它作为一个销售窗口的性质。”陆怀安倒也没想瞒着郭鸣,算是给他透了个底儿。

    当然,给他说了,自然也是给萧明志说:“北丰这边,各项规矩非常复杂,办工厂总是各种被严查,挺麻烦的,所以北丰这边,工厂比较少,公司非常多。”

    也出于这方面的考虑,陆怀安在北丰,也更多的是弄地弄房产办公司搞店铺什么的。

    但是,这样还不够。

    毕竟长途运输,真的太吃亏了。

    “吉兴离北丰很近,虽然现在还没怎么发展起来,但是我觉得,它未来发展肯定是很不错的。”陆怀安也是仔细研究过的:“如果可行的话,我想在吉兴弄些工厂,以此缓解集团这边供货的压力。”

    毕竟一到冬季,北边简直几乎要断货,这实在不方便。

    至于什么厂,陆怀安也早都已经想好了:“首先就是纺织厂和制衣厂,芸之这边,需要一套完整的供应链。”

    毕竟芸之这两个服装品牌,如今基本上是一月一上新。

    从南坪这边运货,真的挺不方便的。

    之前虽然在北丰搞了个小厂,但是现在三天一查,半月一检,太耽搁进度。

    经常得诺亚制衣厂这边帮衬着,搭把手什么的。

    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而且中间运输什么的,时间也很赶。

    如果能在吉兴搞个纺织厂和制衣厂的话,两个服装品牌的衣服材料都能与诺亚的彻底分开。

    郭鸣听明白了,但又有些疑惑:“但仅仅是这样也不够吧?”

    就这么两个品牌,能卖多少衣服的。

    能撑得起吉兴这么大个市吗?

    不够?

    陆怀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笑了:“这两个品牌,都是如芸亲自创建的。”

    而且第一场服装表演秀,就是她亲自操刀。

    直到如今,那场表演里的服装,还经常被人模仿,但却从未被超越。

    所以销量是非常不错的。

    郭鸣哦了一声,他对这个不是很了解,不过还是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确实可行。”

    “嗯,而且工厂什么的可以先建着,反正都需要人手,这期间,我也可以慢慢考虑把什么产业放到吉兴这边。”

    地理位置着实是太优越了,运输什么的比他建在其他城市的仓库不要方便太多。

    尤其吉兴又沿海,又近北丰,如果能顺利拿下,不比他们这样长途运输来得划算得多?

    “行吧。”郭鸣被他说服了,既然陆怀安心里已经有了成算,那这件事情多半是能成行的:“那你打算怎么办?”

    陆怀安笑了,声音轻快了不少:“我准备呢……这样子,然后这些事情都由我来处理,就是吉兴这边的领导层,得你帮我出面打个招呼。”

    毕竟从商业角度来说,他和苏友冲是竞争关系。

    他这贸然过去,吉兴这边的领导如果是站苏友冲的话,他还挺被动的。

    郭鸣点点头,沉思片刻,忽然笑了:“趁他病,要他命,可以的。”

    这个时机,选的真真的是非常好。

    早一点,吉兴这边不会搭理他们的。

    晚一点,对峙结束了,苏友冲没事了,这事也肯定不得行。

    就得趁着现在,这个时机,当真是妙极了。

    领导这边,由郭鸣去打招呼,陆怀安则调动北丰和博海这边的快运公司和建筑公司,做着调动的准备。

    大冲村这里,双方对峙了整整两天。

    中间领导苦口婆心,几经劝阻,可惜他们油盐不进。

    这些村民分成了几个批次,分别驻守在进出口,二十四小时都不退。

    尤其在最前头的,全都是老幼妇嬬,真的是非常棘手。

    苏友冲也就最开始露面,后面更是打电话说自己也被控制了,现在出不来。

    实际上自己躲在后头休息着。

    领导气得要死,却着实是进退两难。

    人,他们肯定是得捞出来的。

    尤其是现在事态已经恶化,他们必须得将这事完美解决,才能给上边一个交代。

    所以渐渐地,他们的态度强硬起来。

    相邻推荐:从一人之下开始送快递我在一人之下中长生一人之下在漫威重返1995重返1987重返我的1993重返风华年代重返奔腾年代带着帝国时代重返1981重返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