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科幻 > 诸天:从四合院开始打卡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白子画跑路了?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白子画跑路了?

    作品:《诸天:从四合院开始打卡

    第四百九十八章白子画跑路了?

    不过可惜啊……

    白子画这个万年冰山老直男,一直都把夏紫薰当做好友对待,始终未曾逾越过那一层界限。

    等他好不容易动了情劫。

    偏偏喜欢上了一个瘦瘦小小,没胸没屁股的小丫头。

    这……

    可想而知,夏紫薰是何等心情?

    甚至一气之下从高高在上的上仙,变成了堕仙,加入了七杀殿。

    “多谢……”

    那边江晨随手斩杀了妖怪,白子画也是起身,朝着江晨点头致谢。

    “兄台不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

    江晨也是朝着白子画点头,旋即也是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好奇道。

    “我观兄台似乎也是修仙者,为何被一只小妖……”

    “此事……说来话长。”

    被问及自己刚才的窘境,白子画也是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解释道。

    “在下的情况有些特殊,如今正奉师门之命下山历练,在这段期间不得动用任何法力……”

    “原来如此。”

    “在下江晨,还未请教兄台姓名……”

    “在下,墨冰。”

    白子画也是张了张口,还是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名,而是拿出了剧情之中忽悠花千骨的化名墨冰。

    当然。

    此刻有着江晨的存在,自然是不会让白子画再遇到花千骨这位剧情女主角。

    “墨冰兄,这妖兽已除,不知你可有什么打算?”

    “在下不过是闲云野鹤,四处云游历练,今夜无意间发现这妖兽作乱,本想斩妖除魔,却不想差一点被妖兽所伤,还好被江兄所救……”

    却见白子画也是点头道。

    “既然如此,在下先行一步,告辞……”

    “慢走不送。”

    看着男女主角,似乎因为自己而不小心错过了第一次会面,江晨也是露出了玩味之色。

    “我这算是做了一桩好事呢,还是不小心破坏了别人的姻缘?”

    “嗯……应该算是做好事吧?”

    “毕竟……白子画要是没有遇上花千骨,便不会触发自己的生死劫,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长留掌门,而花千骨也不用为白子画付出一切,甚至性命。”

    “至于夏紫薰、杀阡陌、还有那位异朽阁主东方或卿,几人的人生也同样会发生变化……”

    “这样说来,我这般小小的举动,还真是功德无量啊!”

    江晨也是幽幽道。

    反正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在乎所谓的剧情,但对于花千骨这个小丫头,还是看着有些顺眼的。

    自然不希望对方因为白子画的缘故,在剧情之中吃那么多的苦。

    而且……

    你说白子画这一把年纪,居然对一个十来岁的萝莉下手。

    能忍心么?

    一边胡思乱想着,江晨也是回到了花千骨的家中。

    此刻无论是白子画,还是暗中跟随对方,一直保护白子画的夏紫薰,都是已经离开了花莲村。

    “江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

    花千骨家中,花父和花千骨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江晨。

    毕竟……

    对于二人来说,江晨也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没事。”

    “不过是一只小妖,已经被我解决了……”

    听到江晨这般轻描澹写的话语,二人心中也是一阵惊叹。

    小妖?

    方才那阵动静二人也是心知肚明。

    能够闹出那般动静的,绝对不是什么小妖。

    这一点……

    也是足以证明,江晨绝对是那种修为高深的修仙者。

    想到这,花父也是开口道。

    “江公子,不置可否拜托你一件事情?”

    “哦?”

    “伯父请说……”

    待得江晨点头,花父也是看了一眼花千骨,才是开口道。

    “我家小骨自出生便是有着异香,能够招惹妖怪,当初乃是蜀山派清虚道长,帮助小骨封印了身上这股异香,又是给她取了名字……”

    “不过她身上的封印只能维持十六年,十六年后便是要前往蜀山寻清虚道长重新施加封印。”

    “原本我也是不放心这孩子一个人上路,不知江公子可否护送小骨前往蜀山……老朽也是感激不尽!”

    “好说……”

    面对花父的请求,江晨也是毫不犹豫地答应。

    虽然说他也是有办法,将花千骨身上那所谓的异香封印。

    毕竟……

    所谓的异香。

    其实就是花千骨前世乃是世上最后一个神,有着女娲血脉。

    因为年纪太小而无法承受前世的力量,不小心泄露……

    才是令得妖魔鬼怪觊觎。

    “多谢江公子,过几日便是小骨十六岁的生日……”

    花父也是开口道。

    江晨当即心领神会,也是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明日我便带着小骨出发!”

    …………

    待得天刚微亮,门外便是传来了一阵叫喊之声。

    “乡亲们,我们今天就要为张大夫报仇!”

    “不错,如果不是这个妖女,张大夫也不会被妖兽害死,烧死她!”

    “对,替天行道,烧死她!”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道道喊打喊杀的声音。

    原来是妖兽的动静惊动了这些村民,等他们赶到之后,看着地上的妖兽尸体和惨死在妖兽手中的张大夫,便将这一切够归咎在了花千骨的头上。

    认为都是因为花千骨才是招来了妖怪,害死了张大夫!

    所以……

    这群人也是想要将花千骨和花父活活烧死,为张大夫报仇!

    “哼!”

    对于这一切,江晨自然不可能熟视无睹。

    心念一动,一道法力也是飞出,直接在门外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胆敢踏入半步者,死!”

    “这……”

    见到这一幕,一群村民哪里还猜不到,自己等人遇到了仙人。

    “跑啊!”

    下一秒,这群村民便是作鸟兽散!

    “乌合之众!”

    在随手震慑了村民之后,江晨也是带着有些恋恋不舍的花千骨,告别了花父,踏上了前往蜀山派的路程。

    其实……

    原本江晨也是准备带着花千骨直接飞去蜀山派拜师的。

    但是花千骨却不同意,而是打算脚踏实地走着去,也是一心认为,只有这种方式前去蜀山派拜师,才是能够让清虚道长看到她的诚心。

    对此……

    江晨也是没有强求。

    既然花千骨要走着去,那他便陪她一起走,顺便浏览一下山河风景。

    这一路上,小丫头虽然瘦瘦弱弱,但却毅力惊人。

    一连几天跋涉,从未叫过苦叫过累。

    哪怕二人在途中没有遇到旅店,只能风餐露宿,却也没有半点怨言。

    “小骨,前面便是瑶歌城了,在去蜀山之前,咱们先在瑶歌城内修整一番……”

    江晨也是提议道。

    “好!”

    花千骨自然也是点头。

    毕竟这一路上风尘仆仆,她原本那有些白净的小脸蛋,都是变得灰扑扑的。

    自然是想要在城内找一个旅店好好梳洗一番,再休息一晚。

    随即两人步入瑶歌城,瑶歌城算不上多么繁华,但却也是方圆数百里之内,最为庞大人口最多的城镇。

    毕竟坐落在蜀山山脚下,一般妖魔鬼怪不敢靠近。

    两人步入瑶歌城之后,沿着大街一直向前行走。

    看着摆在街道两侧的货摊,花千骨像是欢快的鸟儿般跑来跑去。

    她自小与爹爹长大,因为被村子里的人当成灾星,所以几乎没有进过村子,更不用说是来到城镇了。

    只可惜……

    花千骨身上并没有银两,家里唯一一点积蓄,也是早就在给花父看病抓药的时候用的差不多了。

    因此……

    花千骨虽然看了一路,却是因为囊中羞涩的缘故,什么东西都没有买。

    “江大哥,你快来看啊,这里有冰糖葫芦卖!”

    却见花千骨也是在一处卖糖葫芦的摊子上停住了脚步,眼睛落在那红彤彤,裹着好似白霜一般冰糖的糖葫芦之上。

    虽然说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小孩子才会喜欢吃的。

    但……

    花千骨则不然。

    毕竟她也是很少有机会尝到糖葫芦的味道。

    见到这一幕,江晨也是哑然,上前一步开口道。

    “师傅,来两串糖葫芦!”

    “好嘞。”

    卖冰糖葫芦的老师傅,也是取下两串冰糖葫芦交给江晨,而他则递给师傅一块金子。

    当然。

    江晨身上也是不可能有花千骨世界的货币。

    不过以他这般修为境界,点石成金之术也不过是小手段,

    而且并非是那种江湖术士的障眼法,而是真真正正得变出了一块金子。

    “这位……贵客,这……”

    卖糖葫芦的老师傅,也是吓得呆住了。

    这样大一块金子,别说是他这两根糖葫芦,就是整个摊位都给江晨也不够啊!

    “不必找了……”

    似乎看出了老师傅的窘迫,再看一旁吃得津津有味的花千骨,江晨也是笑道。

    “不行……”

    “这样吧,这糖葫芦全都归二位客官了!”

    却见老师傅也是咬了咬牙。

    将那一大串的糖葫芦,全都塞到了花千骨的怀中。

    后者也是一边扛着这一大串糖葫芦,手中还拿着两串,也是忙得有些不亦乐乎。

    bqgxsydw.com

    “江大哥,你也吃一口!”

    当然。

    花千骨也是没有忘记,这糖葫芦还是江晨付的钱,也是递过来一根糖葫芦。

    “谢谢小骨。”

    江晨也是没有拒绝。

    毕竟这种凡人的美食,他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吃过。

    两人沿着街道一路前行,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座奢华的阁楼前。

    只见大门前的匾额上,刻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烫金大字——异朽阁。

    “异朽阁么?”

    看着眼前的异朽阁,江晨也是看向了花千骨。

    “小骨……”

    “你可知道,这异朽阁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却见江晨解释道:“异朽阁,是一处专门打听消息的地方!”

    “传闻异朽阁主通晓古今天下事,只需付出相应的代价,异朽阁就能满足你任何愿望。”

    “但异朽阁的规矩奇特,每日中午经行一次抽签,只有抽中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异朽阁,其余人无论以何等珍贵的奇珍异宝,都无法打动异朽君分毫,进入异朽阁……”

    顿了顿,才继续道。

    “你不是要去蜀山拜师吗?”

    “蜀山派山门外,有大阵守护,常人难以入内。”

    “若想进入蜀山,也就只有从异朽君这里,得到破解大阵的方法。”

    “原来是这样……”

    花千骨恍然,也是明白了江晨带自己来异朽阁的用意。

    “谢谢你,江大哥……”

    “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这些事情。”

    “小事一桩。”

    江晨也是幽幽道:“既然你父亲嘱咐我护送你前往蜀山派,这些小事情又何足挂齿。”

    “嘿嘿……”

    花千骨傻笑。

    她感觉,自从碰到了江晨之后,彷佛是时来运转了一样,一切都变得好了起来。

    很快……

    二人来到异朽阁前,也是注意到周围已经了聚集了不少的人,似乎都在等待着异朽阁的大门打开。

    “江大哥。”

    目光在周围打量了几眼,花千骨也是有些心虚的问道。

    “这里这么多人,都是来找异朽君的吗?”

    “那……我们又怎么可能被选中?”

    “放心,一定会被选中的!”

    江晨信誓旦旦道,一副笃定的模样。

    说话间,午时已到。

    只见一位身穿黑衣,手持佩剑的女子,异朽阁之中走了出来。

    “异朽阁的规矩大家都知道,礼物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好,那我开始抽签了……”

    女子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手掌一招,签筒之中飞来一只竹签。

    “糖葫芦!”

    “糖葫芦?”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面面相觑。

    他们这些人,为了求见异朽君,不知从天下各处搜集了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

    上到传说中的仙家至宝,下到海底深处的各种珍珠、珊瑚。

    除此之外。

    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只为能博得异朽君的青睐。

    却不想……

    这一切在异朽君眼中,竟然还没有俗世之中,几乎是一文不值的糖葫芦重要?

    “你们谁有糖葫芦……”

    “重金求购,老夫愿意以一千两黄金,换得一根糖葫芦!”

    一个个平时珠光宝气的达官显贵们,此刻也是顾不得什么仪态,火急火燎的在谣歌城内大呼小叫寻找糖葫芦。

    待这些人一走。

    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就只剩下了江晨。

    还有扛着一大串糖葫芦,有些不知所措的花千骨,也是忍不住长大了小嘴。

    相邻推荐:金銮风月我做古籍修复得天道修道从赶尸开始四合院:从拯救秦淮茹开始四合院我是傻柱爷爷韩娱之王的游戏搅乱韩娱韩娱之另类大明星韩国娱乐圈见闻录韩娱之用我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