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科幻 > 您完全不按套路制卡是吗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只是半套(求订阅!)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只是半套(求订阅!)

    作品:《您完全不按套路制卡是吗

    当天上数不清的飞剑落下来时,白鹰国五名选手恢复了自由。

    但他们已经忘记了跑。

    ……也没必要跑。

    数万把剑,整个赛场都在大阵的攻击范围之中,跑又能跑到哪儿去?

    五人望着天空,瞳孔中倒映的剑影越来越大。

    白鹰国队长脑子里此刻有一个问题。

    你把我奶起来干嘛?

    再挨一次打吗?

    “咻咻咻……!”

    剑雨淹没了赛场。

    足足落了十秒。

    十秒后,观众们看见了一个插满了剑的戏台,剑里躺着五个老将军。

    没人知道这一波落下了多少把剑。

    只知道今晚,注定有人要加班了。

    地上密密麻麻全是剑,一块好地都找不到。

    “太哈人了,顾大师是不是跟玫瑰碗有仇啊……”

    “但凡玫瑰碗不是玫瑰碗,换个场地,估计这会儿已经被顾大师轰平了。”

    “这次总该是禁忌星卡了吧?”

    “不造啊!”

    “我现在只想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我已经@老懂哥了。”

    “看到了,老懂哥还回你了呢。”

    “嗯?这么快?我康康……”

    “不用看了,他说他懂个锤子。”

    “……”

    扎克汉姆是真看不懂。

    教科书上没教。

    《星卡学》上也没写。

    机甲的结构他都还没研究明白,现在又来个万剑齐发……

    那下一轮比赛是不是还有新花样?

    要是每一轮比赛都用新的卡组……扎克汉姆觉得,自己这个“懂王”的名号,迟早要砸在顾大师手上。

    观众席上闹哄哄的。

    惊叹了好一会后,才发现他们好像忘了一件事。

    不对。

    不是他们忘了,是裁判忘了。

    还没宣布星澜学府队获胜呢。

    可千万别告诉他们白鹰国一队还没输。

    不可能有人扛得住这种毁天灭地的攻击。

    “裁判呢?干活了。”

    “快快快,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喊顾大师牛逼了。”

    “没关系,直接喊!”

    “不行,直接喊没有仪式感。”

    场边,主裁判将一把剑从胳肢窝下抽出来,抬起头不满地看了观众席一眼。

    吵什么吵。

    没看我在拔毛……拔剑呢嘛?

    顾大师也是。

    竟然连裁判都不放过。

    真过分!

    “本届世界杯1/8决赛第八场,星澜学府队获胜。”

    主裁判拔完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才举起喇叭宣布了比赛结果。

    “好耶!”

    观众们开始兴奋地叫喊起来。

    不仅喊顾辞,还在喊夏稚。

    在大阵启动之前,少女把白鹰国队长拍飞的一幕也让他们印象十分深刻。

    这可是世界杯。

    职业比赛上的单杀,最能体现出战卡师的个人实力。

    10级平A的大学生,不是亲眼看到的话他们绝对不会相信。

    只能说,顾大师两口子都是妖怪!

    裁判组这时也终于松了口气,让白鹰国一队的替补队员上场抬人。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他们可以下班了。

    别看他们好像什么也没做,一整天都只是在赛场边上看着,吹个口哨什么的,可实际上,他们的压力也很大。

    尤其是这一场。

    整个裁判组都全程紧绷着神经,随时准备冲进赛场救人。

    好在,夏稚等人都比较有分寸,最终还是没让他们出手。

    包括最后一波把他们也一块给插了的空中剑阵,没有谁去刻意控制飞剑往白鹰国选手身上扎。

    也许是控制不了?

    看看台上这些剑,插得相当均匀。

    雨露均沾,一个角落都没放过。

    主裁判认为控制不了的可能性更大。

    毕竟几万把剑已经足够恐怖了。

    如果还能控制,那就是大星卡师来了,也得交代在这里。

    顾大师的卡是真猛啊。

    主裁判觉得……

    是时候更新一下自己的卡组了!

    主裁判最后扫了眼满目疮痍的场地,默默心疼了加州州长两秒,便一边取下脖子上的口哨,一边离场,把现场交给了克里斯。

    水怪此时还在沉思。

    他想不通。

    很多事情都想不通。

    夏稚为什么是10级平A?

    六阶星卡为什么能召唤出数万把飞剑?

    还有他们明明把星澜学府队盯得那么死,对方为什么还是开出了大招?

    水怪脸上写满了不理解。

    随后他也想起了顾辞在格莱美大赛上制作的那十张红色星卡。

    水怪并不清楚禁忌品质的卡牌使用后是什么场面,但他知道,一般的卡牌不可能有这么可怕的威力。

    所以只能是禁忌星卡。

    这一刻,水怪在心里将“仙术卡”和“禁忌卡”划上了等号。

    但其实真不是。

    顾辞的确还另外制作了一张和仙术有关的禁忌星卡,可跟夏稚他们刚才启动的大阵没什么关系。

    唔……也不是完全没关系。

    大阵可以算是那张禁忌星卡的一部分。

    有了大阵,那张禁忌星卡会变得更强。

    但大阵本身并不是红色品质,而是由十张普通的规则级卡牌拼凑而成。

    天上的大阵和地上的大阵各五张。

    这就是前几天顾辞教给小飞鸟的组合奥秘。

    认真听顾辞讲解的陆贝贝扣出一个问号:“?”

    “只有十张?”陆贝贝怀疑自己听错了,“十张卡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你确定是六阶星卡?”

    “不是六阶难道还能是七阶?”顾辞好笑道,“我倒是想用七阶卡,可规则不允许啊。”

    上届冠军抬了一根小板凳坐在旁边,问道:“那是用了可成长的结构?”

    “嗯。”顾辞点头道,“你们可以把这十张卡理解为一个还没充气的充气娃娃。”

    上届冠军:“……”

    陆贝贝:“……”

    什么奇怪又贴切的比喻。

    “那充气的方式呢?”陆贝贝问。

    “有专门的充气卡。”顾辞答道,“或者依靠星卡师使用星卡时逸散出来的星力。”

    原理上和陆贝贝那张可成长的龙卡、莫德伍德的圣女大天使,以及赌狗先生的血崩,蒙德里亚代表队的场地护罩等卡牌一样。

    结构还是那个结构,只不过顾辞将卡牌成长所需的能量的属性改成了星力。

    附近的星卡师每使用一张星卡,大阵就会获得一定的充能。

    只不过这个充能非常少。

    使用卡牌时逸散出来的星力,相当于别人刨一口饭不小心漏出来的一粒米,效率低得可怜。

    但也有个好处,隐蔽性很强。

    除非事先知道了这些奥秘会吸收星力,否则几乎不可能察觉得到。

    而为了保证大阵能够顺利启动,顾辞特地大刀阔斧砍去了大阵九成九的威力,将它们全部打包到了成长结构里,因为光靠别人漏出来的米是吃不饱的,如果是原版的大阵,吸到明年可能都启动不了。

    所以观众们第一眼看到的大阵是残缺的。

    说起来白鹰国队长和盾战还立了不小的功。

    一个使劲用武器卡,一个使劲用治疗卡。

    争前恐后为他的仙术大阵添砖加瓦。

    就很棒。

    不过这也不是最主要的就是了。

    刚启动的大阵,除了有点空间之力能控一下人之外,不具备其它任何效果。

    要是没有夏稚等人疯狂为大阵输入星力,地上的符文都飘不起来。

    符文其实也不真的符文,顾辞哪懂这个,他又不是真的神仙。

    只是为了契合仙术的气质,顾辞额外做了个五块钱的特效,把星力凝聚成了他自己也看不懂的样子。

    顾大师都看不懂,知道有多高级了吧?

    陆贝贝问道:“所以地上的大阵本质上只是一个传导星力的工具阵?”

    顾辞:“当然不是。”

    传导星力要什么大阵。

    直接让夏稚他们用【漂浮术】飞到天上去好了,何必搞得这么麻烦?

    两个阵法只用了十张卡,就是因为顾辞想尽可能的减少大招之前的准备工作,好让这个仙术能更快的施展出来,不给对手反应的机会。

    如果地上的大阵只有传导星力这一个作用,那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陆贝贝求知若渴:“还有什么作用,快说!”

    顾辞眨了眨眼:“不告诉你。”

    陆贝贝:“?”

    上届冠军:“……”

    陆贝贝:“又开始吊人胃口了是吧?”

    “没有。”顾辞解释道,“半套仙术卡就是这样了,另一个作用要全套仙术卡才用得上。”

    “啥?”陆贝贝瞪大眼睛,“这只是半套?”

    几万把剑才半套,那全套得变态成什么样?

    上届冠军惊疑不定:“不会地上也有几万把剑吧?”

    把人夹在中间戳?

    嘶!

    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好酸爽!

    嗯……反正戳的不是他。

    “你们这什么反应?”顾辞奇怪道,“我不是早就跟你们说过吗?”

    陆贝贝:“?”

    上届冠军:“?”

    陆贝贝:“你什么时候说了?”

    顾辞疑惑:“没有吗?”

    陆贝贝反问:“有吗?”

    “有吧……”顾辞刚想这么说,姜千叶先插了他的嘴。

    “你是给星舞说的。”姜千叶歪了歪头,“顺便我也听到了。”

    顾辞:“……”

    一瞬间,陆贝贝看向顾辞的眼神又变得幽怨起来。

    跟谁说过什么话都能记错,这就是男人吗?

    “咳咳。”顾辞咳嗽两声道,“没事没事,下一场比赛你们就能看见了。”

    陆贝贝眸子幽幽:“真的?”

    “真的。”顾辞一脸认真,“我保证下场比赛就用全套。”

    “说好了啊,不准变卦。”陆贝贝道。

    顾辞:“不变不变。”

    陆贝贝:“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着,他看了看不远处叽叽喳喳,欢快地庆祝胜利的夏稚等人,问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用的奥秘?”

    爱好中文网

    这点很关键。

    能被人看出来的大招和看不见的大招,完全是两个概念。

    就拿这场比赛来说。

    假设白鹰国一队一开始就发现夏稚等人使用了奥秘卡,那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们必然会特别留意这点,说不定就能感应到奥秘在吸收星力,从而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导致大阵无法顺利启动。

    可事实却是,除了夏稚,陆贝贝整场比赛都没见星澜学府队的其他人用过奥秘。

    作为观众,他的视角比场内认真打架的白鹰国选手更全面。

    他都没看见,白鹰国选手就更看不见了。

    “只是一个小把戏而已。”顾辞随手从储物卡里掏出一张名片给陆贝贝。

    “有什么不一样吗?”陆贝贝接过名片,没看出来和之前的名片有什么不同。

    “厚度。”顾辞说道,“你一个制卡师,不会连一张卡有多厚都不知道吧?”

    “我知道啊。”陆贝贝道,“这里是两张嘛。”

    看起来只是一张卡,实际上是严丝合缝重叠在一起的两张卡。

    “没错。”顾辞道,“这就是不让别人看见你用奥秘的方法。”

    像什么迷雾重重啊,隐匿术啊这些把自己藏起来法术卡,有经验的队伍一猜就知道你在偷偷摸摸干坏事,而把奥秘卡和其他卡黏在一起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对手只会觉得你用了一张卡,当场就有效果,那肯定不是奥秘。

    首先排除一个正确答案。

    不然小胖子为什么会当着白鹰国一队五个人的面使用【冥府之握】?

    他难道不知道会被打断吗?

    当然是知道的。

    白鹰国选手以为小胖子是在抢先手,其实小胖子是在埋奥秘。

    而白鹰国队长看到的从夏稚手里消失的那张卡,则是之前顾辞提到的“充气卡”,可以用它来手动为大阵充能。

    组成两个大阵的十个奥秘,早在第一波团战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埋下了。

    “充气卡”并不是奥秘,也不是一次性卡牌,只是夏稚见白鹰国队长冲了过来,才迅速将卡牌收回了储物卡,专心殴打对方。

    换句话讲,白鹰国一队和陆贝贝一样,从头到尾都没发现夏稚等人用了奥秘。

    唯一发现的一张“奥秘”还是错的。

    陆贝贝:“……”

    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顾大师。

    他单知道制卡可以制阴间卡,却没想到用卡的方式也有阴间方式。

    把两张卡黏在一起,这不是故意骗人吗?

    一点都不光明正大。

    陆贝贝大喊:“二虎子!”

    陆猫猫:“喵喵喵?”

    陆贝贝:“一会回去的路上,记得提醒我买两瓶胶水。”

    陆猫猫:“收到!”

    ……

    .

    ------题外话------

    感谢【书友20220516222157772】1500【秋空雾海】100点币打赏!

    相邻推荐: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玉宸金章这个大清不对劲开局签到: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求道从红楼开始诸天道果模拟器神级逆袭系统星河超越者影后重生之虐渣逆袭系统校园逆袭系统:颤抖吧,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