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次元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 第三十四章 竹取物语 五件宝物
  • 第三十四章 竹取物语 五件宝物

    作品:《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从黑发少女的表情来看,她是的确感到了头疼。

    她对于地上人的连番骚扰也是感觉到不胜其烦,从自己的存在走漏消息出去,不,是从自己为了改善收养自己的地上人夫妇俩的生活,给予他们大笔的金子的那个时候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也多亏了她也并非是失去了力量,因而能够轻而易举的杜绝那些过于丧心病狂的暴行,否则的话,好事也得变成坏事。

    因为她而出名的竹取翁夫妇,在这方面没有太多的警惕,即使得到她的告诫,也并没有严格按照她的说法去使用那些金子,还是很快的暴露了获得的大量财富。正是为了掩盖这件事带来的祸患,她才会同意老人为自己庆生,大办筵席——

    请了各种各样的歌舞人来表演。

    附近的人家不论男女老少,都被请来参加宴会,一直热闹了三天。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存在才会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远,闹得纷纷扬扬,最终天下闻名……究其原因,其实是要主动暴露自身的存在,盖过竹取翁一家获得大量金子的事情,将火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毕竟现在这样的麻烦情况,她还能够轻松处理得来……

    而要是不这么做的话,竹取翁夫妇俩却很有可能早就被杀害了。

    就是近些年的情况,愈发的令人头疼起来了,并不能够理解黑发少女为此做了些什么。竹取翁老夫妇俩还觉得喜滋滋的,为自家的“女儿”这么优秀,这么出名,能够吸引这么多的才俊贵族,王公大臣,而感觉到非常的骄傲。

    而且他们也抱有这个时期的人们普遍拥有的愚昧观念,并不赞同黑发少女对求婚者丝毫不以为然的态度,很是殷切希望她还是要定一门亲事比较好……他们觉得这世间就是这样的道理,男的一定要娶妻,女的一定要嫁夫——

    因此认为,即使是“辉夜姬”也一定要走这条路。

    就像是刚刚从院子里离去的老人,就是再一次过来劝说的,这样的事情在最近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因为最近的时候,黑发少女尽管看似是两位老人家的一再要求下松了口,却又对着那五位大家觉得最有希望的求婚者们,提出了五个明显不可能做得到的难题作为条件,这明显就是没有诚意的表现。

    竹取翁刚刚过来劝说,就是希望能够看在他的份上,让“辉夜姬”改口,踏踏实实的定下亲事。

    只不过,唯独在这一点上,黑发少女还是没有答应下来。

    所以在刚刚出门的时候,那位老人才会长吁短叹的,一脸忧愁的样子,他觉得不应该,明明自己和老婆子都是为了“辉夜姬”好,这孩子怎么就是想不明白呢。

    “其实造麻吕这人还是挺好的,不过他的观念就和其他的地上人一样,估计是没办法改变了……”很是有些郁闷的这么说着,辉夜公主叹了口气,然后又重新展颜一笑,对着轻蹙眉头的永琳摆摆手:“当然问题也不大,永琳你也不用担心。”

    “……真的没问题吗?”

    银发少女皱着眉头,似乎还是觉得这样的情况不太好,听公主殿下解说了一番最近发生的事情,她都觉得外面的那些人真是有够烦的,

    虽然再过一段时间,公主殿下就能够摆脱被流放的标签,可以离开大地了,但是她还是觉得或许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没问题的,妾身提出的那五个难题,就是为了让他们知难而退的……反正再过些时间,妾身也就恢复自由了。”辉夜公主不置可否的说道,她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况且永琳你也知道妾身的能力,不用为妾身担心……”

    “这倒也是……”

    转念一想,回忆了一下对面的黑发少女的能力,永琳稍稍放心下来。或许公主殿下的斗战方面不强,不过在自保方面还是没有问题的,甚至于她如果选择对抗的话,月之都能不能这么顺利的将她处刑流放都是个问题。

    只是这么一想的话,她就更感愧疚了,因为她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只不过——

    “等等,公主殿下,五个难题是什么?”

    想起刚刚听到的关键词,永琳又忍不住的关心起来。

    “就是那些总觉得自己好似了不起,非要死皮赖脸,不知进退的家伙。”轻哼一声,黑发少女面无表情的这么说道,“正好有五个这样的人,所以妾身就给他们出了五道难题,让他们去寻找五件宝物……”

    说起来,真是烦死了。

    这些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的呢,明明他们才是人吧。

    甚至于其中有个家伙,自己只是和他的那个女儿有些交情,因为见过几面,也多说了几句话,就厚颜无耻的觉得自己是对他有意思?只是想一想这件事情,辉夜公主就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

    所以那五个难题就是刻意刁难的,因为这世上本来就不存在能够集齐五件宝物的人,对于这一点,她再是清楚不过了。

    希望他们能够知情识趣一些,就此灰溜溜的败退吧。

    这样的结局对大家来说,都是一种幸运……

    “火鼠裘,佛前石钵、龙首之玉和燕之子安贝吗?”名为永琳的银发少女认真的思量了一下,这才轻轻的颔首,大概明白了公主殿下的五个难题的诀窍在于什么地方,“还有最后的蓬莱玉枝,加上这一个的话,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啦,况且妾身也没有打算认真,只要他们智力正常一些,就知道这个其实不是条件,而是刁难,有点眼力的人就应该明白……”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黑发少女笑眯眯的说着,轻轻的挥了挥手。

    她才没有真的打算把自己赔出去,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赖账的嘛。

    毕竟说到底,终究是因为她终日不得安宁,才挂出这样的一张看似刁难的免战牌。若是能够相安无事的度过这段刑期,那么谁想要节外生枝呢。偏偏这些看似是人,却完全听不懂人话的家伙,总是不死心的要来骚扰——

    还在各方面以竹取翁老夫妇俩作为切入点,一天天的给老人家洗脑,做着老人家的思想工作。

    从而让两位本来就有着这样的固执封建想法的老人,都开始深以为然,然后联合内外向她施压,想要逼迫她松口。

    尽管对于在地上照顾自己的老夫妇有着感谢之情,但是辉夜公主却也没有迂腐到真的会觉得,自己应该无条件的听从他们在这方面的安排,迎来那么荒谬的人生……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尽管两位老人都是苦口婆心的和她说——“看在毕竟是我们费尽心血将你抚养成人的份上”——然后希望她能够听一听他们的要求,服从一下他们的安排,她也只是明面上应付着,转口就提出五个难题这样的条件。

    “这样也好,希望他们能够知难而退吧……”

    银发少女点点头,正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下一刻就紧紧蹙起眉头。

    “唔!这是什么……”

    同一时间,对面的黑发少女也是瞪大了双眼,似是感觉到了什么。

    外面的人群正徘徊着,来来回回的走着,或者唱着和歌,或者吹着笛子,或者高声念着自己所做的诗,像是孔雀开屏一般努力展示着才艺的人们,在这一瞬间却是猛然间都打了一个寒颤。

    身体强壮的人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寒意,让他们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的同时,也让他们的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至于身体素质稍微孱弱,抵抗力稍弱一些的,直接就在瞬间昏阙了过去!

    会死!

    一定会死!

    简直像是下一刻就会死去!这是一种无法形容,仿佛能够将所有生命引导向必然的终焉的极限恐怖!

    那是一股以人类的肉眼根本不可见的死亡气息,从地平线尽头冲击而来,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如同核爆冲击波产生的猛烈气浪一般,横扫了整个富士山,并且如同浪潮一般冲向更远处的地界!

    “不是这里,应该在千里之外,某种特别浓厚的死亡之力被激发了……”

    走出院子之中,永琳转眸望向远处的某个方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做出了判断。

    尽管没有实质性的破坏力,但是两人都是神色有些凝重,知道这种概念性的杀伤力一旦引爆开来,要比真正的爆炸冲击波恐怖得多了。

    下一刻——

    有着莫名的波动伴随着月光的洒落,以绝对不慢的速度也是从那边的方向,向着这里扩散了开来。

    隐约之间,远方的地平线尽头似乎又升起了一轮明月。

    席卷千万米的宏瀚银月光辉照耀而下,光芒扫过之处,一切的运动都被按下了暂停键,在风中晃动的树梢,吹起飘落的叶子,慌乱惊醒的人们,全部都停止不动,甚至还来不及看清楚天上多出一轮明月,就被一同定住。

    失去了感知,思维都被冻结,几乎没有人再能够动弹或者思考。

    …………

    ……

    可怕的死亡气息如浪潮一般涛涛滚滚,却在一瞬间就被定格住了。

    在庭院一角处以结界、妖术和隙间抵御住死亡之力侵袭,妖怪少女有些愕然的抬头望向天空。

    听说东方的修道士、仙人,修持讲究的就是一个全面,不会给自己留下明显的短板,但是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仍然是片面发展,然而就在刚才的短暂战斗之中,这人却是证明了这一点。

    各种气禁遁术,替身之术层出不穷,各种结界、阵法、禁制,还有变化护体,预测卜算的手段,愣是正面扛着妖怪樱的可怕力量,一步一步的迫近过去,无论对面的妖树怎么本能的发起恐怖反击。

    不是气禁之术,便是护体生光,砍之不伤,刺之不入……

    又有假形之术,千变万化;或是寄杖之术,转移伤害;

    或是断头不死,或是隐形分身,又或者身体的各个部位分离而且毫发无损,又可以瞬间复原,无有半点伤痕。

    她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个花妖会打出火气来了,只要这个人做好准备,直接摆烂都能够磨到对面没有脾气,打不死干不烂,层出不穷的道术符咒完美循环,好不容易破去一重,下一重又已经加持上来。

    现在也是如此,逼得妖怪樱彻底爆发了最为恐怖的死亡之力——

    然而这人似乎也有所准备。

    这一刻,他仿佛化身明月,通体生光,在高空之中衣袂飘飞,伴随着一个看上去就非常强力的大招,硬生生将冲击出去的死亡之力停了下来。

    有五件宝物熠熠生辉,悬浮在他的身边,维持着咒法的发动。

    火鼠裘,佛前石钵、龙首之玉,燕之子安贝,以及蓬莱玉枝……正是在复现神久夜的时间停止之咒法。

    相邻推荐:诸天道演四合院之快意人生高天之上诸天之始:我儿叶凡有仙帝之姿[综]这个世界不平静诡异流修仙游戏超品神宠婚迷不醒:男神宠妻成瘾神宠进化系统无限契约神宠大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