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你好我是何雨柱 > 第一百章:为官之道
  • 第一百章:为官之道

    作品:《你好我是何雨柱

    七小子忍不住问道:“海军,找你这么说,我这股长能当多久?”

    “你?”

    李海军看着他道:“你能一直当下去!”

    看着大家充满了求知欲,李海军解释道:“你胆子小,还听话。”

    “这是你最大优点。”

    七小子脸一黑:“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啊?”

    李海军:“当然是夸你。”

    “当官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明哲保身,记住,不争才是最大的争。”

    “食堂不是来了新主任么,让他折腾去!”

    “他要是有能耐,就会高升,要是没能耐最后丢了主任位置,这都跟你无关。”

    “但你要是听话,不争不抢,等人家高升了,拉你一把,这主任的位置你就有希望了。”

    “如果他工作失利,下去了,主任位置空出来,你也有机会坐一坐。”

    “前提是你不出错,给大家留下个少说话,多干活的形象。”

    “领导选人都喜欢选择听话的!这样才能成为自己人。”

    宋父感叹:“海军这番话,老成持重之言啊!”

    七小子挠挠头:“主任我是不敢想了,能好好当个股长就算给我爸妈长脸了。”

    “我自己知道自己,小毛病太多了。”

    李海军:“太完美的人他就当不了官,人无完人,你要是没有点小毛病,领导也不敢用你!”

    “就拿南易来说,他这人哪都好,就是脾气倔。”

    “甚至还不尊重领导。”

    “可是领导为什么愿意用他呢,因为他这人简单,一眼就看透了,加上他厨艺的确不错。”

    “我为什么让他当食堂班长,又当了代理股长?”

    “一,他是自己人,二,他听我的话,三,他这人心思简单,不是脑后有反骨的人。”

    宋母:“开饭了,边吃边聊!”

    李海军:“总之,你就是少说话多干活,懒了就去办公室里呆着。”

    “你当股长了,南易继续当你的班长,明敢这边要受委屈了,暂时也没职位给你!”

    “吃饭吧,我就说这么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今天七小子升职,大家都很开心,特别是宋家人。

    孙凤玲给七小子使眼色。

    七小子给李海军倒酒:“海军,谢谢你提拔我!”

    李海军:“别整景,跟我还客气上了,说吧,什么事儿?”

    七小子:“嘿嘿”一笑。

    “还是你懂我啊。”

    “我媳妇转正的事儿。”

    李海军:“不行!”

    闻言,孙凤玲眼神暗澹了下去。

    李海军解释道:“你才刚升职就给媳妇提前转正,这不是主动把把柄递到别人手里了吗?”

    “再等等,反正到了三年也能成为正式工人。”

    “咱们厂是小厂,有什么事儿都瞒不住,还是稳妥一点好。”

    “现在不比从前,你没看到我都老老实实的了么!”

    李海军借着这次机会,也给几人灌输要老老实实,尽量别犯错的思想。

    他不能直接告诉这些人,风向要变,只能尽量的提醒他们不犯错,甚至以身作则。

    李海军几乎不在迟到早退了,宁愿在办公室里眯一觉。

    星期天,李海军早早起床。

    吃过早饭就骑自行车去了,丁家。

    “理儿,爸爸来了。”

    “想爸爸了吗?”

    小姑娘一个星期,才能见到一次爸爸,显然是有些陌生的。

    弱弱的,萌萌的道了句:“想!”

    李海军把东西交给丁母:“辛苦您了。”

    丁母微笑着:“不辛苦,有她们娘俩陪着我个这老太婆,是我的福气。”

    李海军在孩子生下来后,就跟丁母摊牌了。

    毕竟他要市场来看她们母女,索性就摊牌了。

    丁秋楠固执,认死理,她认准了李海军,丁母也没办法,更何况,她们一家都要靠李海军来养活。

    丁秋楠:“海军,孩子有我妈在家带,你让我回去上班吧!”

    李海军:“你听我的,在等两年。”

    “两年后,到时候你若是还想上班,我肯定让你去!”

    李海军心想,两年后风向变了,你自己怕是都不想上班了。

    他这边还打算劝六丫头辞工呢,只是没想好用什么理由罢了。

    虽然大家都是工人阶级没什么问题,但就怕万一。

    自己又不是养不起他们,这辈子她们就是什么都不做,也不穷李海军。

    丁秋楠认真道:“说好了啊,就两年。”

    李海军严肃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没事儿在家多看看书,万一以后有机会考大学呢。”

    “知识别扔下!”

    丁秋楠:“你又给我画大饼,我都熄了这个心思了。”

    李海军:“你相信我,未来十几年后,你肯定能读大学。”

    李海军晚上不能在这边过夜的,中午吃完饭,丁母跟孩子去午睡。

    他们俩也趁机练习武功来,猴子偷桃,老树盘根······

    你来我往,见招拆超,谁也不肯先认怂。

    为了不让丁秋楠回去上班,他准备让丁秋楠一孕傻三年。

    傍晚,李海军告别了理儿。

    “理儿,爸爸走了,下个星期来看你。”

    “爸爸···”

    理儿有些舍不得爸爸,抓着他的裤子眼泪都流出来了。

    “理儿,爸爸是去工作,很快就会回来了。”

    哄了半天,李海军才得以脱身。

    回家之前,还站在了楼下抽着烟,他怕身上有其他味道,被六丫头发现。

    “李主任!”

    “金科长。”

    “来抽支烟!”

    “不了,不了,刚抽完,我先上去了。”

    这个时候六丫头站在窗户前:“李海军,你都抽几根烟了?”

    “还不上来?”

    李海军抬头,自己媳妇正把脑袋探出来,盯着他呢。

    “来了!”

    李海军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反复碾压后,回家。

    进了家门,就去卫生间洗澡。

    洗完之后,又勤快的把衣服都给用洗衣盆泡上。

    六丫头:“你放在那里我给你洗吧。”

    “碗架子里给你留了饭菜。”

    李海军笑道:“还是我来洗吧,你去歇着。”

    洗完衣服的李海军,挂在了走廊里的晾衣绳上。

    进了屋里,媳妇在收拾卫生,孩子玩完之后屋子里就跟招了贼似的。

    李海军去了小屋一瞧,顿时火冒三丈。

    儿子竟然踩着床头,上了窗户。

    正准备把脑袋往外面探呢。

    这要是从楼上掉下去还得了?

    李海军气的二话不说,上去把孩子抱下来,放在大腿上,朝着屁股蛋子狠狠的抽了几下。

    小胜利突然一愣。

    接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告诉他,自己被打了。

    接着就“哇”的一声,哭起来了。

    李海军不管不顾,继续抽着他的屁股。

    “你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

    “还敢上窗户台了?”

    小胜利哭的撕心裂肺。

    六丫头跑了进来。

    “好好的你打孩子干嘛?”

    李海军瞪了她一眼:“一边去。”

    “这孩子不打不行了。”

    “你知道他在干什么?他爬窗台,这要是掉下去呢?”

    说着不解气,李海军拿起拖鞋,继续抽。

    “妈···妈妈···救救我。”

    六丫头不忍心:“海军,打几下解解气就行了。”

    “是我没看好孩子,你放心,我以后······”

    李海军:“你以后?”

    “没以后,我今天就让他长长记性。”

    六丫头看着儿子的屁股都被打的青紫,记得团团转。

    “你把儿子给我。”

    “六丫头,我告诉你,别说是你,今天谁来的都不能组织我揍他。”

    “我揍他是为了他好,你想想这么高要是掉下去,他小命还能在吗?”

    六丫头哭着道:“我知道,我知道了。”

    “海军,我求你别打了,儿子的屁股都被打坏了!”

    李海军这才放过了儿子。

    “小王八蛋,你给我憋回去,听见你哭我就心烦。”

    另一边,大屋里的小雪儿,也在跟着哭。

    她被暴怒的爸爸给吓到了。

    六丫头抱着小胜利,不断的拍着后背。

    小胜利哭的一抽一抽的,因为李海军还是第一次打他,哭的有点上不来气了。

    六丫头心疼孩子,忍不住埋怨了几句李海军。

    刚要消气的李海军,心里别提多窝火了。

    “妈···妈···我屁股疼。”

    六丫头抱着孩子:“我带孩子出去看医生!”

    李海军:“有什么可看的,小时候我爸打我比这狠多了,不也活蹦乱跳的。”

    六丫头:“你皮糙肉厚的,能跟我儿子比吗?”

    李海军:“你······”

    六丫头背着儿子,牵着姑娘,娘三走了。

    她没敢去厂里医务室,家丑不可外扬。

    带着孩子去了医院,大夫给开了药油让回家擦。

    六丫头不敢带着儿子回家,生怕儿子再惹怒了李海军,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小胜利趴在炕上,光着屁股。

    宋母给他擦药油,疼的小胜利龇牙咧嘴,眼泪都把枕头给阴湿了。

    宋母心疼的陪着孩子一起哭。

    宋父:“海军为什么把孩子打的这么惨啊?”

    六丫头:“他也是该打。”

    “一个人爬到窗户上,海军看到的时候窗户都打开了,这要是再晚点掉下去,可不敢想······”

    宋父:“男孩子活泼好动,皮一点正常!”

    “海军打孩子也是为孩子好,只是这洗手没轻重。”

    宋母:“你到底向着哪边啊?”

    宋父:“我谁也不向着。”

    宋母:“得把这事儿告诉小六她公公,下次可不能让海军下死手打孩子了。”

    小雪儿看到弟弟这个样子,想起自己手摔倒的时候,吹一吹,拍一拍·····

    她来到弟弟身旁,吹着弟弟的小屁股,然后小手掌‘啪啪’的拍了几下。

    “弟弟,不疼了吧?”

    “我摔倒的时候,爸爸就是这样做的。”

    小胜利疼的小脸都扭曲了。

    宋母:“俩孩子就放我这吧,本以为星期天我不去,你们俩能带好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六丫头:“行,免得海军看到他,忍不住还想揍他。”

    六丫头回家之后,准备对李海军使用冷暴力,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李海军也不惯着她,他认为自己这事儿没做错。

    平常六丫头使小性子,他可以让着她。

    一晚上,俩人背对背谁也没说一句软乎话。

    星期一。

    早上李海军到了单位,向前进就来找他。

    “主任,这条子麻烦您给签个字。”

    李海军低头一瞧,两千斤高筋面。

    “前进,不错啊。”

    “主任,这点东西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李海军没想到,这向前进还挺有本事,一看就是个会来事,懂得钻营的人。

    李海军勉励几句,又鼓励他再接再厉。

    这哥们是个人才,下午又给他递条子。

    几百斤的猪下水,虽然猪下水不要票,但一次弄几百斤也不容易啊。

    李海军痛快的批了条子。

    看来这个人的食堂主任,坐稳了。

    晚上下班,李父来看孙子。

    李海军:“在他外婆家呢。”

    李父:“嗯,我去看看我孙子、”

    李海军:“爸,你折腾什么啊,过几天就回来了。”

    李父:“那不行,一天不见我孙子,我都想得慌。”

    李海军给六丫头使眼色,六丫头专做看不到。

    六丫头暗道,现在想起我来了?我才不管呢。

    李海军一想,自己打孩子这事儿也瞒不住,早知道跟晚知道也没什么区别,就不拦着了。

    看着六丫头的表情,李海军心想,别想让我求你。

    李父去了孙家。

    人没进屋呢,就喊着:“大孙子,爷爷来看你来了。”

    进屋之后,看到大孙子趴在炕上,脚下一顿。

    然后紧忙来到炕沿,紧张道:“大孙子,告诉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小胜利:“爸爸打的。”

    “爷爷,我疼。”

    没等李父发火呢,宋父解释:“这孩子太调皮了,一个人上窗台,被海军给看到了······”

    fantuantanshu.com

    李父:“大孙子,等爷爷回去就教训你爸爸。”

    “但你以后可不能爬窗台了,太危险了知道吗?”

    小胜利点着小脑袋:‘我知道了。’

    “可是没人陪我玩,我没意思。”

    李父:“以后爷爷下班了,爷爷陪你玩好不好?”

    小胜利:“好,我要跟大狼狗玩。”

    李父经过大家一劝,心里的火气自然是消除了。

    他也知道儿子打孙子,是为了孙子好,让他长记性。

    自己这孙子的确太调皮了,这是作死,拿生命在玩耍。

    以前这孩子胆小的跟个姑娘似的,现在怎么胆子这么大呢。

    可一想李海军小时候,上树下河的,这是随了根了。

    相邻推荐:诡异事件逃生指南遇到诡异,我的器官觉醒了无敌亡灵军团摊牌了,我就是一条龙收集末日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县令可没空拯救世界重生之金色2003开局获得金刚不坏天赋从虚幻到真实的创世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