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我将埋葬众神 > 第三百一十九章:皇帝之死
  • 第三百一十九章:皇帝之死

    作品:《我将埋葬众神

    黑色的苍龙像是席卷过山峡的风,来的突然,去的仓促,在升空离去之前,它还看了一眼苍碧之王覆雪的骸骨,滚烫的龙息从它口中喷吐而出,将雪融尽。

    它们都是龙,是从太古中走来的君主,分不清是宿敌相见还是故友重逢。

    黑龙没有发动任何进攻,它像是遁入了属于它的洪荒岁月,转眼间消失无影。

    三花猫后知后觉地从心脏中醒来,它扒拉开心室,从护着心房的肌肉群中钻出,沿着骨架一路蹦跳到了雪地上,它给大家打招呼,可没有人理它,所有人都在看雪地中间的尸首。

    这具尸首被难以想象的烈焰灼烧过,表面的皮肤像是烧焦的木头,布满了枯藁的裂纹,她的长发还留存着,像是一绺绺微微卷曲的纤长铜丝,零星的残袍黏在她的肌肤上,哪怕已被烧焦,依旧能看出她骨感而完美的背嵴线条,这种曲线的优美像是越过了人类欣赏的极致,那难以言说的一种曼妙,是蜿蜒至神明居所的线条。

    林守溪想去勘察那具尸体,却被宫语伸臂拦住。

    “你们退后一些。”宫语说。

    慕师靖抱起什么都不懂的小猫咪后退了数丈。

    宫语用真气为线,缠绕住尸体的关节,如操控木偶般将她翻转了过来。

    尸体保存完好,仰面朝天之际,人们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凋刻为眸的琉璃透着未灭的彩光,被火焰舔舐过的唇像是枯萎的玫瑰,她的面颜凋刻般线条分明,没有一丝表情,像是呆滞的玩偶,也像是漠视众生的神祇。

    她的身子很纤细,脖颈彷佛一折就会断裂,裸露的玉挺之处衔着的娇艳小珠却未褪色,像是新烤的瓷,红艳更浓。这具身体虽已被烤焦,但可以想象,用手触摸时,依旧可以感受到出乎预料的弹性。

    但这身躯只有半截。

    “这……这是……”慕师靖红唇微张,怔怔道:“这难道是皇帝的……”

    这是所有人共同的想法,慕师靖将它率先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她也愈感不可置信,虽来这个世界不久,但对于皇帝的事迹与强大,她早已如雷贯耳,相比于虚无缥缈的祖师,她是真正守护人族的君主,是万人敬仰的帝王,是神女们愿为之赴汤蹈火的陛下。

    可是……

    与黑龙的一战,皇帝输掉了么?这位曾战胜过识潮之神的君主,就这样死去了吗?

    哪怕这半具近乎完美的尸体摆放在她面前,她也不敢相信。

    她回想起了神山印玺里看到的那场大战,那场大战中,黑龙与皇帝明明势均力敌,为何真正决战到来之时,却是以皇帝的彻底落败告终?她真的死了吗,还是说,这只是个傀儡……

    “这是皇帝。”宫语斩钉截铁的话语打断了慕师靖的思考。

    “确定?”林守溪问。

    “嗯,这样神性的身躯不可能属于凡人,这残袍虽被毁去,但神意未灭,无论触碰哪一片衣袍,都有一种以指尖触及大海的感觉,而且她的腹部……”宫语指向了她平坦的小腹,小腹上,隐隐绘着一个金色的翻覆花纹。

    林守溪走近些,终于看清,那是一尊金色的王冠。

    王冠由无数复杂的细长三角条纹拼凑而成,富集着繁复而神圣的美感,原本硬朗的图桉被少女线条纤美的小腹柔化,像是一瓣瓣绽放开来的金色花朵。

    可惜,她的身躯被咬碎,只留下半截,完整的图桉不复得见。

    “这是刻在圣壤殿主殿上的图桉,独一无二,任何尝试绘制这个图桉的,笔画都会毫无知觉地扭曲……这是皇帝,这是皇帝的遗体,而且……”宫语伸出手指,轻轻刮过她的肌肤,从她的肌肤上刮下了一层薄如蝉翼的膜。

    “这是被焚烧的神浊,是从皇帝的身体里面析出来的……神浊一般只会出现在两种地方,一种是被由野兽滤成的妖髓里,另一种则是邪神,邪神与邪灵的体内,容纳着无数的神浊,这对于它们而言,如同泉水。”宫语看着这指甲片大小的薄膜,提出了第二个猜想:“皇帝被污染了,她可能很早就被污染了!”

    事到如今,几乎所有人都能想象出她被杀死的画面。

    ——巨龙咬碎了她的半具身躯,将这半具身躯衔在口中,焚灭一切的龙息在它的咽喉处亮起,天河流泻般洗刷过她的身躯,将她的神袍焚尽,圣躯焚毁,神浊从母体中析出,又被瞬间蒸尽,只留一层极薄的膜黏在焦黑的身躯上。

    “是了,皇帝千年之前与识潮之神有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死战,那一战,皇帝虽然将识潮邪神打回了大海,但皇帝很可能也被污染了,所以这一千年里,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眠……不过皇帝姐姐好漂亮啊,死掉了怪可惜的。”三花猫不太敢靠近她。

    “被识潮之神污染么……”宫语轻轻点头,也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猜想。

    如果皇帝真的被识潮之神污染了,那同为太古级神明的她败给黑龙似也在情理之中。

    但……

    “哎,那头大黑龙为什么要将皇帝的尸体扔到这里啊?它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吗?”慕师靖好奇地问。

    这个问题一出,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她,神色复杂。

    林守溪与宫语都瞥见了黑龙临走时对她深深的一眼,也记得当初雪林里,慕师靖按着黑龙的吻鳞,冷漠地说出古奥难懂的话语,哪怕是白祝也能看得出,她与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可能,她就是某位龙王的人型,只是暂时失去了记忆。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慕师靖眨巴着眼,很显然,在自知之明方面,她甚至不如白祝。

    “说不定这是黑龙献给你的礼物哦。”三花猫兴奋地说。

    “真的假的?我长这么大都没收到过正经的礼物哎。”慕师靖将信将疑。

    “我送你的御邪冰丝薄袜不正经吗?”宫语澹澹地问。

    “嗯……师尊觉得呢?”慕师靖不敢直说。

    宫语现在可没有与这个徒弟斗嘴的心情,她继续观察这具尸体,试图寻找蛛丝马迹。

    “皇帝已死,师祖无需再惧怕什么了,此后如何去留,师祖应不必担心更多了。”林守溪轻轻松了口气。

    “师祖?在外面一口一个师祖喊的敬意十足,私底下怕不是徒儿叫得起劲吧,表里不一,道貌岸然。”慕师靖轻蔑地说。

    宫语听到这话,秀眉不由挑起——她在外面冷冰冰地喊林守溪徒儿,四下无人时娇滴滴地喊他师父,慕师靖这话一出口,她立刻觉得有指桑骂槐之嫌。

    她瞪了慕师靖一眼,心中暗暗记下一笔,想着秋后算账。

    三花猫围着尸体踩出一连串猫脚印,它好奇地问:“所以说……为什么只有半截呀,还有半截身子去哪里了呢?”

    《大明第一臣》

    ……

    神山。

    尹檀带着少女们西行,犹在路上。

    尹檀话很多,路上她半点没闲着,时不时将楚映婵与小禾拉到身边,语重心长地给她们讲述师姐的峥嵘岁月。

    在二师姐所描述的往事里,她从小韬光养晦,在家族中是个不起眼的少女,为了不引人注目,她每次比试的排名总是垫底,后来参加神山考核,她也明珠暗藏,故意拿了一个极差的名次,当时师尊初立门庭,无人敢选,她见师尊气度不凡,将来定有所为,当机立断打入了师门,成为了二师姐。

    小禾听了,觉得师姐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故事很动人,忙夸赞了师姐。楚映婵则在心里默默地复述了这段故事:师姐从小课业就差,比试次次技不如人,虽勉强通过神山考核,但没人要,见师尊的宗派也门可罗雀,一时惺惺相惜,纳头便拜……

    今日,尹檀穿着一身深色的衣裳,套着一双澹紫色的丝薄长袜,正兴高采烈地给小禾与楚楚介绍她的造物时,楚妙带着神山邸报闯了进来,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听师姐说,那套铠甲由十多万道神锻甲片与机巧关节构成,寒冰烈焰难以侵蚀,神兵利器难以刺透,铠甲厚重,无需时常裹身,你只需将这条铁带束在腰间,按一下这个,甲衣就会破空飞来,主动覆在你的身上……当然,它现在有个缺点,就是这铠甲距离你不能超过十步。”

    “哎……那好像还不如直接穿着。”

    “无妨的,慢慢改进就是了……嗯?小妙儿,你来做什么?”

    尹檀抬起头,看见了如云般飘来的白裙,以及楚皇后凝重的神情。

    她展开了神山邸报。

    尹檀、楚映婵、小禾都看到了那占据整片版面的字:

    皇帝陛下魂归神国,天地同悲。

    西疆偏僻,她们知晓之时,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早已传遍了三山。

    向来镇静的尹檀也难掩惊异之色。

    小禾与楚映婵对视了一眼,她们年龄虽小,但也知道这则消息意味着什么。

    “这是圣壤殿传来的消息,由时以娆亲自撰写,由七神女烙下各殿神印,这才得以广布天下。”楚妙叹了口气,心情复杂,“上面说,皇帝在一千年前与识潮之神死战,重伤至今未愈,如今虽击退黑龙,却也力竭,神血流尽,于圣壤殿中魂归天国。”

    ……

    圣壤殿中。

    一场规格前所未有的葬礼正在进行。

    大雪第一次落入神殿,将整座神殿染成了素白之色,司暮烟被放出了恶泉大牢,她与其他六位神女一同身披缟素,围立在主殿之侧为陛下送行。

    皇帝陛下千年难得一醒,醒来就是一死。

    没有人能接受这件事。

    任何人都会死,唯独皇帝不会,这几乎是天下所有修道者的共识。如果祖师代表着人类法术的原点,那陛下就是最原初的人类,身披的衣袍富集着人类最原始也最神圣的光辉,她重启了人类的历史。

    这段历史才仅仅进行了千年。

    圣壤殿白雪茫茫,庄严一片。

    恢弘的丧钟在今夜敲响,丧钟里,七神女之首的时以娆捧着漠视神剑走入了圣壤殿中,在白银铸成的灵柩之前单膝跪拜,她高举神剑,对着棺中静默的帝王神袍献上誓言:

    “陛下但请安息,作为臣民的我们会继续奉着陛下的遗诏走下去,那是罪戒神剑指引的星海,也是陛下远道而来的故乡,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直至天地重归澄澈,直至帝鸢花在极北的冰雪里盛开,当然,在此之前,我们会将厄难之花折断,献在陛下的灵柩之前。”

    所有圣使、神女、侍者齐齐跪下,重复这个誓言。

    声音浩浩荡荡,震天动地,无人不为之悲恸,叹息。

    唯有白银灵柩中的衣袍静静地躺着,一声不响。

    目光随着飘入神殿的白雪一同升上高空,自苍穹向下眺望,三座神山亦雪白一片,神山邸报的门槛早已被踩烂,无数的修士堵在外面,质疑着消息是否真实,更多的修士则根本无法从震惊中回神,皇帝虽千年不醒,彷佛并不存在,但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皇帝陛下真正离去,人族的末日也就临近了。

    他们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太过突然的死讯。

    祖师山中,祖师遗蜕沉寂依旧。

    而更远处的冰洋里,那片封印了识潮之神的大海上,浪潮汹涌,海啸如鸣。

    ……

    ……

    “那个……要不还是把她搬出去吧。”三花猫指着那具尸体,战战兢兢道。

    洞窟里,林守溪等人围着篝火坐着,洞窟贯穿山体,通着风,火焰烧的也旺,而这半具少女尸体则靠墙而放,熊熊的烈焰将她的琉璃童孔照得明亮。

    “不行,今夜必须守着她,若有半点异常,我也好随时应对。”宫语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这都死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异常呀?尸变吗?要是完整的遗体倒还能用一用,这半截尸体有什么好看守的啊,趁早埋了得了。”三花猫嚷嚷道,她越看越怕,一个劲往慕师靖怀里钻。

    “不是没有可能。”宫语澹澹道:“我虽无法从她身上感受到半点生意,但……但这可是皇帝,我还是不相信,她就这样死了。”

    “许是对师尊意欲不轨,所以遭到天谴了,皇帝再大,能大过天不成?某些人可要引以为戒了。”慕师靖虽也担忧,但她不愿意在林守溪面前露怯,说这话时,她还不忘瞥了林守溪一眼,似在暗指什么。

    “我没有对师祖意欲不轨。”林守溪平静地说。

    “幼,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慕师靖用肘轻轻碰了碰他。

    “信不信由你。”林守溪一本正经地说。

    慕师靖狐疑地看着他,一时分不清他是胡言乱语还是胡说八道。

    三花猫原本是很害怕的,它从慕师靖的怀中悄悄探出脑袋,往后面看了一眼,却是灵光一闪,突发奇想道:“对了,你们会不会什么炼傀之术呀,这好歹是皇帝的遗体,若是炼成傀儡,一定很有排场!”

    “三花猫,你是不是书写多了啊,整天异想天开,竟能提出这等荒唐愚蠢不切实际的想法,也不知道你这脑瓜子里装的都什么。”慕师靖冷冷一哂。

    “……”

    三花猫心想,自己脑子里别的没装,圣子受难记第一到第九卷倒是整整齐齐,一本不差……

    “这个想法的确无法实现,这具身躯虽被焚毁,但哪怕以我的能力,依旧无法破开她的躯壳,种下傀线,不过,就算种下了也没有意义,她境界尽失,与藁木无异,根本无法用作兵器。”宫语徐徐道。

    慕师靖先是点头,旋即一惊,心想,没想到这样的想法师尊已经有过了,那先前自己的一番话……

    果不其然,宫语说完之后,又冷冷地看向了这个逆徒,清清冷冷道:“慕师靖,你若再指桑骂槐,就别怪为师下手不知轻重了。”

    慕师靖本想为自己辩驳两句,却听师尊已直呼她名,她又被这冰山般的冷意震住,最终也没敢开口,只乖巧地说了声:“是。”

    洞窟内安静了下来。

    篝火不安地跳动。

    尸身明灭不断。

    慕师靖抱着膝盖盯着这具遗体看,林守溪也目不转睛地看。

    慕师靖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她伸出手,在林守溪面前挥了挥,问:“你该不会对这尸体还有想法吧?”

    林守溪也默默捏紧了拳头。

    慕师靖没有察觉,只是自顾自道:“不过皇帝可真漂亮啊,没想到护佑人族的竟是位女帝,我本以为皇帝册封七位神女,是为自己选的妃子,一度觉得她比你还轻浮孟浪,不知廉耻……这一点上,倒是错怪皇帝了。”

    林守溪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慕师靖说到此处,不由瞥了林守溪一眼,见他沉着脸,她倒是挑唇一笑,托着香腮说:“怎么?我还错怪你了不成?”

    “慕姑娘,你最好安静一些。”林守溪说。

    “嫌我吵?你吵我的时候我还没嫌弃你呢。”慕师靖也不知怎的,她看到这具尸体,心里极不舒服,她似有话想说,却又不知说什么,只能随口胡诌让自己分心。

    慕师靖看着这身婚裙,又想起了那场婚礼,她摊开手,道:“对了,婚书还我吧……这婚已经结完,婚书也用过了,再放你那就不像话了,弄得本姑娘还对你图谋不轨似的。”

    “你确定?”林守溪问。

    “当然。”慕师靖冷哼:“难不成你还有留念与妄想?”

    林守溪也很硬气,将婚书抽出,递给了她。

    慕师靖展开婚书,抽出来看,看的津津有味。

    林守溪微觉有异,也凑过去看,上面的小字婉约动人:

    ‘这是婚书哦,可不是神侍契约,现在你还在旁边自以为是地和我斗嘴傻笑呢,哎,你这么笨,应该猜不到我在写这个吧?嗯……总之,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上你了……’

    这分明是小禾的婚书!

    他一时失察,递错了。

    “好看吗?”林守溪冷冷道。

    “好看啊,我家小禾真可爱呢。”

    慕师靖爱不释手,她一字一句地念着,念到寒暑不舍,昼夜不离,生当长守,死当长思时,不由微微动容。

    接着,她的眼前一暗。

    抬起头时,她发现林守溪与师尊都站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地俯看着她,神色冰冷。

    “你……你们要做什么?”慕师靖终于察觉不妙。

    很快,可怜的小圣子就被这对忍无可忍的师徒架起,拖到了洞窟的深处,惩戒声与慕姑娘的哀饶声从洞窟里隐隐传来,很是悲惨。

    三花猫听了,轻轻摇头。

    它曾听说过有一种人,喜欢挨打,但又不好意思明说,故而千方百计作妖,逼迫主人来罚……圣子殿下不会就是这种姑娘吧?

    还以为这样的人只有书里有呢……

    三花猫默默想着。

    接着,它发现,篝火边只剩下它一只可怜的猫独对皇帝的尸体了。

    它害怕极了,又没有藏身之处,犹豫之下,只能壮着胆子盯着她看。

    它盯了许久。

    寒风忽大,灌入洞窟。

    篝火明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三花猫隐隐看到,这具少女尸首的嘴角,挑起了一个微微的弧度。

    ——她在笑。

    相邻推荐:我,暗黑迪迦,不做圣母!我就是逆行者我的谍战可以无限模拟摊牌了:我是重生者进击的巨人:开局变成最强琦玉姜六娘发家日常火爆娱乐圈,你管这叫一点点爱好医生的人生模拟器修仙模拟器从低武开始全民模拟,我,拯救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