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当好汉开始学文化……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当好汉开始学文化……

    作品:《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张横,张顺,久闻哥哥大名,今日有缘相见,实乃大幸!请受我兄弟一拜!”

    “快快请起!”

    眼见卢俊义领了张氏兄弟前来,刚见面就要单膝跪地,李彦将两人扶住,心里有些啼笑皆非。

    这莫名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而近了看,刚刚救下落水书生的张顺,也才十一二岁,身材颀长,眉清目秀,稚气未脱,他的兄长张横则十七八岁上下,孔武有力,长相颇为凶恶。

    两人都是面色兴奋,眼神里带着几分崇敬,卢俊义笑道:“哥哥义助拳馆,扫灭无忧,早就在江湖上有了好名声,当时张氏兄弟听闻是哥哥相招,都不知道是救公孙判官,就匆匆而来。”

    索超也赞道:“那时出了京师,我等一路北上往蓟州追赶,谁料丁判官使了一出声东击西,也是张氏兄弟察觉,不然就跟丢了,这两位在江上实乃一等一的好汉子,逼得丁判官也避其锋芒。”

    李彦抱拳:“既如此,两位义气过人,拔刀相助,该是我致谢才对!”

    张横赶忙道:“哥哥这是哪里的话,你灭了无忧洞,全天下的好汉都佩服不已,更何况营救公孙判官,鸟朝廷不公……”

    索超一把捂住他的嘴,嘿然笑道:“反正今日总算相逢,实在是大喜事啊!”

    fantuankanshu.com

    众人道:“走走走!吃肉喝酒去!”

    换成以往,就该去会仙楼白嫖了,但如今岁安书院内也雇了厨子,立刻安排上。

    就在后院摆上一个大圆桌,众人拿着椅子坐了,看着汴河风光,京师闹市,如果之前不是有那跳河的惨剧,心情是很舒畅的。

    后厨忙活开来,等着上菜的过程中,李彦跟张氏兄弟聊得熟稔后,询问道:“你们兄弟俩来了京师,是准备在漕运中讨生活?”

    张横苦笑道:“是时迁兄弟为我们介绍的活计,可惜做得并不爽利,怕是要回浔阳江头了……”

    李彦正色道:“具体发生何事了?若是遇到不公,我们自当相助!”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张横笑道:“哥哥果然是热心肠的,谈不上不公,就是我随性惯了,受不得那拘束,才想回浔阳江快活!”

    李彦很清楚,这位回去后,怕是就正式干起江上杀人的买卖了,并没有直接劝说,而是看向张顺:“张二郎呢?”

    年纪还小的张顺对于京师的繁华,自有几分不舍,却也毫不迟疑地道:“大兄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张横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没了笑容,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跟我回去,也是在浔阳江上世代做个船夫了……”

    张顺对此倒不觉得可惜:“那又如何?我们兄弟这般水性,可不就是天生在江上讨生活的命么?”

    张横摇头:“我也就罢了,你才多大,怎知自己就是那等命了?既然来了京师,应该好好读书,将来考个功名,也能光宗耀祖!”

    张顺并不领情,嘀咕道:“我不喜读书,看到字就头疼……再说了,读书若有出头之日,刚刚那人就不必跳河了!”

    张横大怒,一巴掌就削上去:“你说什么昏话呢!那朝上当大官的,个个都是读书的,你救了个跳河的,就看不起读书了?”

    李彦也道:“汉唐名臣,多是文武双全之辈,便是不为考进士,也该读书的。”

    张横连连点头,看着不远处的讲室,眼睛一亮:“刚刚我听卢兄弟说,哥哥开办了书院,我这弟弟从小聪慧,交给哥哥教如何?”

    张顺憋得十分难受,他生得一副白净皮囊,水性天赋也是更甚其兄,可在读书方面从来与聪慧挨不上边,大兄此言未免昧良心了……

    李彦则有些诧异,他之前的生源都是这大半年行医积累下的人脉,与张氏兄弟见面连一个时辰都没到,未免太过随性:“你要将令弟托付给我?”

    张横却觉得自己太机智了:“那些私塾的先生都看不起我们这等人,不肯用心教,哪比得上哥哥?”

    “这话倒是不假……”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后面幽幽传来,众人回过头去,就见朱武站在不远处,神情莫名古怪,似是激动难言,又像是至今都不敢相信。

    李彦招手道:“来者是客,不必那么生分,朱学子也来坐吧。”

    朱武换成之前,是不愿意坐下的,但此时有些迫不及待,近前问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是林郎君专为稚子编写的教材吗?”

    李彦微微一怔,有些尴尬。

    他由于专业使然,对于文抄公很不感冒,大唐里面别说诗词歌赋了,从来没有剽窃过一篇古人的文章。

    结果到了大宋世界,也开始抄教材了……

    虽然《三字经》这种启蒙读物,是造福天下稚子的行为,但心里总归有些别扭,尤其是别人问是不是他的作品时,总不能说是凉州商人,最终李彦也只能点点头:“是的,此书名为《三字经》,专为蒙学所用。”

    朱武动容:“林郎君真是太低调了,这等好的启蒙读物,怎能秘而不宣?”

    他原本见李彦在太学卖弄过目不忘的本事,还以为这位是夸夸其谈之辈,如今已是大为改观,起身拱手一揖:“我现在方知林郎君在太学所言的读书三到,这《三字经》内容通俗易懂,又不肤浅,读起来朗朗上口,比起《兔园册》强的太多了!”

    蒋敬原来在和安道全说话,此时也不禁凑过来,了解《三字经》后,目光大亮:“兄长何不将这教材推广出去,那我岁安书院的名气一下子就打出去了!”

    李彦摇头:“这《三字经》目前不宜大规模传播,它赞同的是孟子要义,给士林看到,是要大加驳斥,招惹不必要麻烦的。”

    对于后世来说,习惯了孔孟并称,孟子的高度和孔子相仿,但实际上,孟子最初只是儒家先贤之一,直到韩愈推崇孟子,并创立道统论,说明儒家道统一代代传下,最后一代就是由孔子传给孟子,孟子的地位才凸显出来。

    但韩愈并不能代表所有读书人的观念,至今也有许多反对孟子的人,比如司马光就特别不喜欢孟子,而是推崇荀子、扬雄,称他们是王道所在,赞同他的不在少数,恰恰《三字经》开篇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就把荀子的观念给驳斥。

    所以如李彦这种文坛里面毫无地位的人,如果宣扬教材,引导孩子崇信孟子学说,那些反对的士大夫肯定群起而攻之,至于《三字经》的启蒙效果怎么样,反倒是其次了……

    朱武听了有些遗憾:“太学里面诸多博士先生,若是谈论儒学,可以一日不休,却难有人肯用心给稚子编写这般通俗易懂的教材啊,若是不传播出去,实在太可惜了。”

    李彦道:“路要一步步走,先当作岁安书院自己的教材用就很好,《兔园册》我拿来做一个对比,真正给孩子启蒙的,正是《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

    朱武学过《千字文》,却没有见过《百家姓》,这确实是北宋的产物,但目前流传还不广泛,太学也没有将之引为教材,换成别人来说,肯定要打一个问号,可此时从李彦口中说出,却有种莫名的信服力。

    李彦此时也淡去了当文抄公的尴尬,看向朱武,笑容和蔼可亲:“朱学子既然如此喜爱《三字经》,那么教授学子的书院教谕一职,你愿意担任么?”

    朱武之前不愿意教《兔园册》,对于《三字经》这种全新的启蒙教材是毫无抵抗力的,却又有些迟疑:“可我现在与太学案有关,身怀杀人嫌疑,岂能成为教谕?”

    李彦道:“丁判官既然将你放在我这,也是有让我安排的意思,何况此案不仅是太学的行贿舞弊,也与明尊教脱不开干系吧?”

    朱武面色微变:“先生知道明尊教?”

    李彦声音沉下:“明尊教和弥勒教,是朝廷严令禁止的两大宗教,教中多行不轨之事,为了成事也往往会对百姓做逼迫之举,这等行径我是十分厌恶的。”

    “此教在京师这等地方的危害性,自是不及之前的无忧洞,但若说全国之地,那又在无忧洞之上,如今的太学案闹得沸沸扬扬,百姓们也该知道,背后到底是谁在推波助澜。”

    朱武道:“可明尊教徒相当凶残,我怕……”

    李彦看向众人:“你们有怕过么?”

    卢俊义带头大笑:“大丈夫顶天立地,那无忧洞中的老鼠我们扫得,这些邪教贼厮难道灭不得?”

    大伙纷纷附和。

    李彦颔首:“很好,不过明尊教众比起无忧洞更加威胁,接下来除了练武外,你们还得学文。”

    卢俊义的笑容瞬间凝固。

    李彦看向缩着脑袋的一众好汉:“即便是再爱练武的,每天也要习文一个时辰,我亲自教你们,不必皓首穷经,做文坛大儒,但求凡事三思,五德兼备,为将帅之才!”

    作者其他书推荐: 诸天谍影 主神竟是我自己 诸天我为帝 无限打工
    相邻推荐:圣手小医师运途天骄爱情公寓:从拒绝诸葛大力开始舰娘纪舰娘与二次元中的龙之约定盗墓之我是胡八一的表弟盗墓从黄皮子坟开始禁地探险,开局扮演卡卡西,队友张麒麟娱乐扮演:奖励角色技能国医:开局扮演神级手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