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计划有变

作品:《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呵呵,就你还年轻气盛?老谋深算还差不多,也不知道你这副面孔将来还要坑多少人?”段大老板含笑摇头。

“嘿嘿,我从来不坑好人啊,坑的都是心术不正的人。”三藏陪笑着说道。

“嗯,是我着相了,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我现在也老了,可能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段大老板叹了口气。

yawenba.net

“哪里哪里,现在的年轻人不还需要你们扶上马送一程吗。”三藏引用了一句“很正确”的话。

“呵呵,这些年轻人可不一定就喜欢我们这些老头子在他们耳旁滴滴咕咕啊。”段大老板意有所指的说道。

“他们不想听就放一放嘛,撞得头破血流了自然就知道对错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三藏闻弦歌而知雅意。

“你到是想的挺开的,算了,这些事情多说无益,说点别的吧,工研院已经收到了你的捐款,委托我向你表示感谢。”段大老板摆了摆手。

“那到不用,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再说了我干的活可比他们的轻松多了,而且还天天锦衣玉食的。”三藏摆了摆手。

“呵呵,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活难度也很高,他们可干不了,分工不同嘛。”段大老板很满意三藏居功不自傲的态度,略一思索,“我想了一个主意,你看看是否可行?”

“哦,您说,您说。”

“我是这样想的,你的粗铜炼出之后直接卖给了西独(德)人,价格虽然说不错,但利润还是没有达到最大化。

你看是不是可以先运回国内来精炼一下?再卖给西独人,这样的话不就还可以再赚取一部分利润了吗。”

“大老板,您的这个思路到是很好的,但是不太可行。西独也有粗铜精炼企业,而津国的粗铜里面含有许多贵重金属,精炼之后的利润可不小,

它的技术也比咱们先进的多,所以它对进口工业制成品是不感兴趣的,只喜欢直接进口原材料,它们就是吃这碗饭的。”三藏委婉的说道。

“哈哈,明白了,术业有专攻,是我异想天开了,尽想些美事。”段大老板自嘲的一笑。

“没有没有,您也是为了这个大计划忧心嘛。我这次过来,是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三藏摆了摆手。

“哦,你说。”段大老板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啜了一口,饶有兴趣的看着三藏。

“是这样的,我不是原计划等一年后再上马5万吨粗铜的产能吗?”

“没错,你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要一边给工研院捐款,不想错过了追赶科技发展的时机,一边攒钱,等钱攒够了再上马。”

“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西独购买程控交换机生产线,顺便在法兰克福四处转了转,发现我还是有点保守了,我想现在就上马这个计划。”

“嗯……那你购买炼铜厂和发电厂的钱从哪里来?”段大老板沉吟了一下,问道。

“您可能也已经知道了,我的万向节公司现在一年大概能赚3200多万国币,还有程控交换机公司,我占股49%,一年大概也能分到5到6千万国币,我想这些钱应该足够支付购买费用了。

现在国内没有什么好的投资渠道,只能花在这上面了,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既消化了国内落后的产能,带动了就业,又能赚取巨额外汇,否则这么多钱就只能躺在银行里面吃灰了。”

“嗯,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你是不是想说服我给相关部门打招呼,同意你用国币来支付购买费用?”

“没错,大老板,我以前一直用美金和马克来支付购买费用,其实是吃了很大的亏的,我完全可以用这笔钱到国外采购更先进的设备。

我现在改用国币支付,条件仍然和以前的一样,应该是可行的吧?”三藏说完搓了搓双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大老板。

“哈哈,我原则上是同意的,以前还以为是娄家的产业,当然想着多少占一些便宜了。”段大老板尴尬的一笑,感觉自己以前确实有些不地道。

“能理解,都是一片公心嘛,那我还是去找杨局长谈?”三藏点了点头。

“嗯,都是老熟人了,铬铁公司他差不多已经调度好了,正好接上你这个大活,对了,铬铁公司是不是也可以搞大一点?一万吨实在太少了,对于咱们来说犹如车薪杯水啊。”

“没问题呀,我们通过合作伙伴搞到了津国的矿产资源分布图,该国已探明的铬铁矿石量32.6亿吨,平均品位40~50%,铭铁总储量有9.3亿吨之多,咱们想搞多大就能搞多大。”

“咝,这准确吗?”段大老板听了倒吸一口凉气。

“应该准确吧,都是不颠人留下的资料,我想他们肯定详细的调查过了,就算打个对折,也足够咱们开采很长一段时间了。”

“嗯,有道理,那铜呢?你搞的这样大就不怕它的铜矿资源迅速枯竭吗?”

“不怕,咱们所获得的资料显示津国已探明的铜储量有520万吨,光我拥有的那座铜矿的储量就有95万吨之多,就算再上马5万吨,

也不过才10万吨,够开发个七八年了,到时候开发完了还可以买别人的铜矿石来冶炼,那里的铜矿石不值钱。”

“明白了,我还是有个疑问,你这样大搞特搞,没有人来管吗?”段大老板略略皱了一下眉头。

“嗯……津国现在的情况是想管的管不着,能管的不想管的。”三藏思考了一下,总结道。

“哦,这怎么说?”

“津国刚刚脱离宗主国没两年,地方割据势力很大,各管各的,谁也不服谁,上层想管也没法管。其实现在津国势力最大的是白人跨国公司,他们倒是能管,但是他们也不想管。”三藏详细的解释道。

“为什么?”

“我讲一组数据您就明白了,津国黄金矿石储量1300万吨,铂金矿石储量28亿吨,平均品位4克/吨,钻石矿1650万吨,跨国公司都盯着这三类能赚大钱的矿产。

对于其它的像镍、铜、铁、煤什么的矿产暂时还不太感兴趣,因为津国是内陆国家,离港口很远,他们不想赚这个辛苦钱。”

“明白了,呵呵,咱们不怕辛苦,其实这个辛苦钱也不小啊。”

“是的,咱们还可以利用现在比较宽松的国际环境,趁虚而入,控制住它的铁矿。”三藏说出了一点自己的长远打算。

“铁矿?用不着吧。”段大老板很是不解。

“大老板,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咱们现在的钢铁产量已经有4千万吨了,十多年后产量超过1亿吨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呢,

恐怕得有4、5亿吨之多吧,您想一想,到时候咱们需要进口多少铁矿石?”三藏还没说钢产量能够达到10亿吨呢,怕吓到了段大老板。

“嗯,你考虑的到是很长远,那津国的铁矿有很多吗?”段大老板缓缓的点了点头。

“是的,它的铁矿石储量有380亿吨之多,而且都是富铁矿,平均品位高达40%~50%。”

“你不是说津国是内陆国家,离港口很远,开发很不方便吗?”

“没错,但是咱们控制津国的铁矿,主要是为了以后的铁矿石定价权。”三藏想起以后的钢铁业经常被澹水河谷、必和必拓和力拓三大铁矿石巨头联合起来整,心里就很不爽。

“铁矿石定价权?”段大老板咀嚼着这五个字。

“是的,您想啊,咱们自己手里有大型铁矿,去买别人的东西是不是可以便宜一点?别人也不敢随便涨价啊?否则咱们就用自己的。”三藏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有道理,不过这件事情不太好办吧?恐怕还要花很多钱吧?”

“是的,不过这件事情还不是很着急,利用这七、八年的蜜月期办好就行了,我也不追求全部控制,能控制住1/3或1/4就很好了,至于钱嘛,慢慢的攒就是了。”

“嗯,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我现在能给你提供的帮助也很少,只能靠你自己了,尽力就好。”

“明白,我也是试试看的,螳臂当车的事情我也不会干。”

“嗯,明白就好,哟,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先吃饭去吧,吃完饭再手谈一局。”段大老板抬起左手看了一下手表。

“好啊,很久没下棋了,手还真有点痒痒。”三藏微笑着回应道。

一小时后,“行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现在的棋力见涨啊,我现在下的都很吃力了。”段大老板从围棋罐里拿出两颗黑子,放在棋盘右下角,投子认负了。

“嘿嘿,我那围棋社新来了两个名人,我有空也会去观摩一下,学个一招半式的。”

“嗯,我听你婶子说过了,你这件事情办的很好,我现在也算半退了,以后的空闲时间会很多,我得去瞧一瞧。”

“没问题呀,您去我那里下棋还管一顿饭,您累了还可以到楼下茶室里休息休息,喝喝茶。”

“呵呵,我也听说了,行,我一定去。”

“大老板,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三藏抬起左手看了一下手表。

“也好,我送送你吧。”

“使不得,使不得,您这折杀我了。”

“哈哈,我现在已经退下来了,就是个平平无奇的老头,送送你不打紧,走吧。”段大老板站起来,拍了拍三藏的肩膀,温和的说道。

“这……好吧。”三藏明白段大老板的意思,他无法酬谢自己的功劳,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感谢了。

段大老板看着三藏开着小车走远了,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长叹了一口气,背着手慢慢的往家里走。

“你平时不是极少送客人的吗?今天怎么想着送小黄到院子门口啊?”段夫人坐在沙发上喝茶,看着自家老头子慢慢的踱进客厅,疑惑的说道。

“你不懂,对了,我想问你个事情。”段大老板挨着自家老婆子坐了。

“你说。”

“你上次去参加小黄饭店的开业典礼,有没有见过他家的小孩?”

“见过啊,你问这个干嘛?你该不会是想和他结亲吧?”

“我也是刚才突然冒出来了这个想法,你替我参谋参谋一下。”

“我啊,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了,你是没见过他家的四个小孩,长得都很好,教育的也很好,待人接物很有礼貌,没有富贵人家的娇气,珍珍非常满意,早就嚷嚷着要和他结亲了。”

“是吗?那小黄是什么意思啊?”段大老板很感兴趣的问道。

“嗯……我试探过一次,他的态度不是很积极,但也没反对。”段夫人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能够理解,以他今时今日的身家地位,想找什么样的女婿和儿媳妇找不着啊。其实咱们家都没什么优势了,我现在已经半退了,

他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功也没依靠谁,我只是帮了点小忙而已,好在他还念旧情。”段大老板想着可能自己受到三藏的帮助还大一些,只是这话设法说出来。

“是啊,可惜了,要是珍珍嫁人前遇到他就好了,有这样的女婿咱还用操什么心?”段夫人长叹了一口气。

“那也不一定,真要成了咱女婿的话,他可能就没法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功了,咱们对他的约束太大了。”段大老板摇了摇头。

“嗯,也有道理,那你的意思是?”段夫人点点头。

“小黄的意思我懂,他想顺其自然,那咱们也顺其自然吧,不用强求。”段大老板想了想,说道。

“不行,你这个办法太消极了,以前我不知道你的意思,不敢瞎出主意,怕你说我贪恋小黄的钱财。现在你的想法和我们的一样了,就不能这么干了。”段夫人摇了摇头。

“哦,你有什么主意?要光明正大才行啊。”段大老板来了点兴趣。

“绝对光明正大,很简单啊,叫珍珍一到星期天就带着孩子们去小黄家串门就行啦,孩子们在一起熟悉熟悉,机会不就来了吗,珍珍有三个孩子,长的也很好,总能成功一对吧。”段夫人自信满满的说道。

“嗯,你这个笨办法可能真管用啊,你去和珍珍说吧。”段大老板含笑点头。

“好啊,可是你怎么没想着叫奇儿和小黄结亲呢?”段夫人疑惑的问道。

相邻推荐:前男友说他修仙回来了我妈带我去修仙我只是一个支教老师重生80从民办教师做起从大学教师开始人在斗罗,立志要做教皇人在斗罗,哄骗小舞魂环寻宝神瞳诸天从瓶山开始港综:从拜师龙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