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瀚海唐儿归 > 第402章 相会杀虎口
  • 第402章 相会杀虎口

    作品:《瀚海唐儿归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首北朝民歌,描述的就是浑河边美景。

    与几百年后的明清乃至共和国早期,此地生态被破坏,导致黄沙卷地不同。

    此时的浑河边,可以真正当得起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

    就连在后世河道宽又浅,河水泥沙含量极大的浑河,在此时都是比较清澈,水量也比较充足的。

    张昭接见了跟武达儿一起回来的契丹使者之后,就召集众将商议了半天。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可错过此次会面。

    一是可以与契丹人缓和关系,好争取时间消化定难军四州、灵武军三州,以及继续开发河西陇右的地盘。

    二是可以趁着这个窗口期,拿下高昌回鹘,消灭身后最大的隐患。

    只要没了高昌回鹘,就不担心会被契丹人东西夹击。

    而且高昌回鹘的仆固家可汗是整个安西北庭,最后一个回鹘人的可汗。

    张昭要是击败了高昌回鹘,就可以逼迫回鹘人承认他的菊儿汗尊号,成为安西、北庭、河西回鹘人、拔悉密人的共同可汗。

    更重要的是,在回鹘以北,还有黠戛斯部落二十万人存在。

    长兴二年,既九年前的公元九三一年,黠戛斯遭遇严重的白灾,又被契丹威胁,遂投靠了契丹人,契丹人设立黠戛斯大王府进行羁縻统治。

    后世都把黠戛斯,以及黠戛斯以南阿尔泰山一代的部落,当成契丹人的统治范围,实际上这是不准确的。

    这些部落,只是名义上臣服于契丹人而已。

    契丹人也只是进行了收几张牛羊皮后,就不去劫掠他们的粗暴统治。

    说白了,这不过是这些部落在给契丹人交保护费,以免除被契丹人打劫。

    历史上他们经过一百多年的契丹统治,逐步契丹化。

    有些部落首领还跟契丹人联姻,最后成了耶律大石得以在河中立足的基础。

    但现在对于契丹人来说,这些部落并不重要。

    不过张昭还是看得上的,至少他们的牛皮、牛筋、牛角等可以用来做甲和弓的战备物资,张昭很需要。

    所以张昭准备在解决高昌回鹘,让回鹘人也尊他为菊儿汗之后,去威胁拉拢并逐步掌控这些部落。

    而且他也有一个耶律德光所没有的优势,那就是张昭轮转圣王的身份。

    黠戛斯的信仰与高昌回鹘差不多,都是拜火教掺杂着摩尼教,这两教转换成佛教非常容易。

    在中原,张昭的轮转圣王加法王菩萨头衔不能铺开,因为他要在中原一定程度上通过打佛教寺庙的土豪,而获取生产资料以促进生产。

    而且中原汉族的文化,基本没有神权生存的土壤,在中原搞这个,属于是得不偿失。

    但在青塘高原和黠戛斯所在的外天山、唐努乌梁海、北海(贝加尔湖),这套做法很吃香。

    以武力威胁,以盐糖茶三大杀器诱惑,用改良后佛教控制思想,那画面,想想都美。

    当然,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张昭和手下一众军将都没说,但谁都知道。

    那就是自去年七月底张昭率军出征以来,大军离开凉州,已经八个多月了。

    这八个多月以来,最多时算上民夫,用兵规模接近七万。

    对于新生的河西政权来说,消耗的钱粮已经逼近极限,过去一年多积存的粮草,基本也已经消耗完毕。

    同时,去年的秋收和今年的春耕,都因为抽调了大量的丁壮,而导致进度有所延缓下降。

    军心士气方面,经过了六个月的夏州围城战,从上到下,疲惫不堪,都希望赶紧回河西去修整。

    同时这两万各部党项诸羌骑兵才刚刚收服,战斗力还是一个比较薛定谔的状态,并不能作为可靠的倚仗。

    所以看着张昭率领了数万大军,但实际上,全军上下都不希望继续开战,至少是和契丹这样看起来就比较强大的敌人开战。

    他们现在雄赳赳气昂昂的跟着张昭往浑河而去,完全就是靠张昭自身的威望,从而让手下的士兵保持了较高的士气。

    但威望这种东西,不能多用,也不能用得太狠,积攒起来难得很,丢掉可就太快了。

    退一万步说,即使上下都愿意与契丹人碰一碰,张昭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

    因为河西军能用两三万人就可以出击四方,并且保证强大的战斗力的法宝,很特殊。

    譬如在我大宋时期,一个正规的甲士,需要配备一个帮他着甲,战阵上反复冲杀间歇喂饭喂水,甚至充当按摩技师的辅兵。

    一个帮他在缺少骡马时背负甲胄的力夫。

    一个给他打理、修补甲胄,背负米粮的准匠人。

    每一火也就是十个甲士,还需要两个照顾骡马的民夫。

    也就是说,一个甲士背后,至少是需要三个人来伺候,有时候会需要四个,这样才能保证甲士充足的体力和专注战场拼杀。

    这也是宋军,往往一搞就是十几万人,但实际作战的,也就三四万最多四五万的最大原因。

    而在归义军中,甲士们拥有的辅兵和民夫是多少呢?

    差不多三到四个人拥有一个,而且这些辅兵还大多会兼任团结弓手,并不是时时刻刻在甲士们身边。

    其中固然有归义军布面铁甲和锁子甲多,穿戴方便,重量轻,以及骡马远多于一般军队的原因。

    也有归义军甲士耐苦战,能吃苦的因素在里面。

    自古秦兵耐苦战,可不是说着玩的,河西陇右那也是秦兵的一大来源。

    但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为归义军出动大军,节约了极大的成本,提升了行军速度。

    并且在战场上不容易崩溃,毕竟甲士多、精锐多,而辅兵、民夫少,军队自然就不容易被打垮。

    可是在经历过长时间的征战之后,这种优势,就会被逐渐抵消。

    身体和心里上的疲惫,比一般的军队,还是要来的快一些的。

    所以,此刻的归义军,战斗力和意志,都不是最佳的状态。

    面对契丹这样的敌人,张昭不会选择在此时跟他们开打,与耶律德光会面,那就是避免此时开战的最好机会。

    双方的会面地点,就定在浑河边的一座小烽燧堡中。

    这个烽燧堡原本属于长城的一部分,唐代只是不修长城,但不是没有长城,反而对于汉代和北朝长城某些功能性不错的地段,维护还是很上心的。

    这个无名烽燧堡就是其中之一,四百年后,它还会有个响当当的名字-杀胡口。

    当然现在远没有像历史上那样,成为出塞的主要关口,他就是一个小土城烽燧堡而已。

    对于张昭和耶律德光来说,他们这种层级的人物会面,那是非常非常考验各方水平的一件事。

    选定地方和日期之后,双方的先锋部队,就开始进驻了这里。

    张昭选定的,是白从信的三百轻甲骁骑和李存惠所部最精锐的三百骑兵。

    至于慕容信长,他则在离此大约五里左右的地方,替张昭控制军队。

    阎晋、氾全、阴鹞子、马鹞子、马杀才都不在,也只有慕容信长控制军队,张昭最为放心。

    同样的,耶律德光也拣选了左右皮室军各三百骑兵,还很贴心的把皇叔耶律安端和弟弟耶律李胡都带在了身边,他必须要这样,才不担心有人捣鬼。

    而在双方见面以前,各自就向对方派出了数十人的观军使。

    表面上说,是去观赏对方军容,实际上是去确定对方遵守了约定没有。

    因为按照约定,双方各除了这六百骑兵以外,都必须将军队退至五里以外。

    张昭派沈念般、折逋嘉施、黄英达三人为观军使,率上百精骑巡查,基本确定契丹兵马,都遵守了约定。

    耶律德光派耶律屋质、韩匡嗣等为观军使,除了确定河西兵马都在指定位置以外,还向耶律德光报告了他们眼中的归义军。

    旌旗招展,战马雄健,数千铁甲士手持强弓硬弩,列阵一个时辰而不动分毫,轻重甲骑骁悍无比,各部游骑遮天蔽日。

    在张昭和慕容信长看来,他们这三万五千大军,能有契丹皮室军这个档次的,最多也不会超过五千人。

    但在耶律屋质和韩匡嗣看来,河西归义军中,能与皮室军相比的,最少有一万人。

    特别是那最精锐的手持陌刀,装备布面铁甲和强弓硬弩的一千多人,战斗力远在一般皮室军之上,是相当可怕的精锐。

    得到这个回复的耶律德光当即明白,归义军,不是随便抽调三五万人就可以击败的,遂也熄了突袭张昭的打算。

    加上会面之事,张昭没有给契丹人任何漏洞可利用,双方的会面,就如约而行了。

    杀虎口位于一个浑河流经的山谷处,两侧高山相对望,中间就是河谷,历来都是朔州、云州出入草原的重要通道。

    关上两方都没有驻兵,河面的地点,就在山谷边的沙滩上。

    这里搭建起了一个相会的高台,张昭和耶律德光各自带了三十名侍卫,其余骑兵都在台下几百米处等候。

    耶律德光一身紫袍,打扮的很有汉家风范,头上照例是发髻网兜。

    不过这身紫袍相当肥大,衣袍下影影绰绰的像是藏着什么东西。

    张昭的打扮,竟然跟耶律德光差不多,照样是一身紫色圆领衫,只是也好像有点大了,头上则缠着罗幞头。

    区别最大的,不过是张昭人还年轻,又经常锻炼,因此身长如玉,腰背挺直,给人一种阳刚之美。

    耶律德光已经三十八岁了,当上契丹国主之后,不可避免的开始发福。

    这身肥大的紫袍一穿,更显臃肿,看起来颜值低了张昭很多。

    不过,两人一见面,顿时就起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无他,虽然一人带了三十个护卫,但能近到两人会面高台的,只有两个护卫。

    笔趣阁

    不约而同的,张昭带了蛮熊和顿珠,除了这两步战无敌以外,还有个好处,那就是身材十分雄壮,万一有变,两人一个关门,就能把张昭完全遮住。

    耶律德光也一样,选的两个卫士,身材跟蛮熊和顿珠有得一拼。

    张昭估算了一下,如果他现在扑过去的话,对面那两个雄壮武士往耶律德光身前一挡,他大概率是撞不开的。

    哪怕就是蛮熊、顿珠和他三人一起上,耶律德光也能从容翻下高台。到时候就麻烦了,双方就要真正不死不休的开打。

    而且,两人宽大的衣袍中,肯定不约而同穿的是环锁铠,别说手里没武器,就是有武器,也不是几刀能解决的。

    考虑到这些,张昭也熄了弄死耶律德光,让契丹人开始内乱的心思。

    两人都对自己的安全,做了最严密的考虑。

    “河西之主为大契丹国皇帝陛下请酒!”

    两人坐定之后,各有熊虎之将分立左右保护,又有各自内侍上前,摆上瓜果菜蔬和美酒。

    这句话不是张昭说的,而是他的拔悉密内侍说的。

    内侍说完,恭敬的一个肃揖礼,就要过去给耶律德光斟酒。

    不过耶律德光的内侍却站在旁边没有离开,不让张昭的拔悉密内侍过去。

    “河西之地,可是晋国之臣?”耶律德光看着张昭,亲自说话了。

    “河西之土,乃中原之地。非是臣属,乃是手足耳目。”

    张昭当然知道耶律德光的意思,他要是承认河西是后晋的臣属。

    那耶律德光是石敬瑭的父亲,张昭不过是他假子的臣属,该用什么礼仪来对耶律德光呢?

    “韩王以忠臣义士自居,今却不肯明说是否晋主之臣,十八州归国,莫非是作伪?”

    “燕云之地,也是中国之土,陛下占据燕云,是也要如匈奴、突厥、沙陀故事,臣属中原?”

    耶律德光勃然大怒,“我乃晋主之父,燕云之地非我索取,乃是晋主甘愿割让!”

    张昭也反唇相讥,“某只听闻有父亲留下遗产给儿子,没听说儿子反赠予祖产给父亲的,陛下莫非是入门墙的继父?”

    所谓入门墙的继父,是指那种有钱人家妇人死了丈夫后,再招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丈夫。

    不过说是丈夫,实际上跟入赘差不多,孩子不跟他姓,也还是住在女方家中,地位很低。

    别说,这么一比,还真他妈有点像!

    相邻推荐:从独立电影开始的最佳导演穿梭在热血电影世界无限掠夺,超级电影工厂我的电影吓哭全球观众我在漫威提取电影科技斗罗大陆之秩序神传诡秘:女皇与战车原神浩劫之成神之旅开局签到超人之体海贼之白骨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