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铁面人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铁面人

    作品:《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城主府外。

    好事者也看不到内部的情况,一帮人聚集在这里,除了面面相觑之外,也就是彼此之间窃窃私语。

    言谈之间,多数也都是觉得,吴道忧今日极有可能成为这落凤盟的新任大盟主。

    支持这说法的大有人在。

    当然也有人觉得,魏紫衣说不得能够突破万难,在魏如寒的支持之下,成就新的传说。

    只不过这一点,却很难得到别人的认可。

    毕竟,魏如寒就算是可以力排众议,一意孤行的让魏紫衣成为大盟主。

    旁人哪怕是忍耐一时,也绝不可能忍耐一世。

    等到魏如寒驾鹤西去,这孤立无援的魏紫衣,要么被人推翻从大盟主的位置上下来。

    要么就是整个落凤盟分崩离析。

    四大城池各有其主。

    可如此一来也有一个问题。

    吴道忧能够容忍自己跟魏紫衣同处一城吗?

    无论怎么看,最终魏紫衣的结局都不会太好。

    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那位紫阳镖局的苏总镖头。

    可惜,今日他并不在这落霞城内,否则的话,魏紫衣尚且还有一份希望。

    人群之中喋喋不休的交谈,却是无人知道,一群别有用心之人,已经悄然分散在了整个城主府的周围,蓄势以待。

    一个身体干瘦干瘦的老翁,则静坐在北城墙的城根底下,手里拿着一个玉米在啃。

    他牙口显然不好,啃玉米着实是难为了他。

    所以他只好将玉米粒一粒一粒的掰下来,送入口中,用仅存的两颗大牙咀嚼,牵连着整个腮帮子都在运动。

    《控卫在此》

    城主府内。

    迟路的话撂下之后,整个厅堂之内,一片鸦雀无声。

    哪怕是大盟主魏如寒,也未曾有任何言语落下。

    这让迟路一时之间有些忐忑不安,不过却还是强忍着不安开口:

    “小魏盟主,乃是大盟主的亲孙女。

    “有道是,子承父业。

    “大盟主原有三子,却各自皆有天命。

    “好在天可怜见,尚且有一孙女存世。

    “说亲缘,自然无人能比小魏盟主更近。

    “而论武功,小魏盟主又是冷月宫的高徒。

    “冷月宫乃是东城七大门派之一,无论是威望亦或者是势力,皆是首屈一指。

    “小魏盟主师从此门,于咱们而言,实则对于东进更有好处。

    “我落凤盟若是能得小魏盟主引领,未来必然另有一番气象。”

    一番话说完之后,心中倒也安宁了几分。

    他今日来这里,是真的陪太子读书。

    该他说的话,他说,该争的事情也得争。

    魏如寒听到这里,抬了抬眼皮子,轻轻摇头:

    “亲缘一说,倒是无需多谈。

    “落凤盟容纳四方客,仅以血缘亲疏作为继任的理由,却是不足为凭的。

    “嗯,其他的,倒也有些道理。

    “诸位有什么看法,尽管提出来就是了。”

    魏如寒的话音落下之后,场面之上顿时更加安静。

    半晌之后,方才有人轻声开口说道:

    “我认为……此举不妥。”

    说话的人是洛宁光。

    众人当即将目光放在了此人的身上。

    洛宁光站起身来,抱拳一礼。

    魏如寒笑了笑:

    “是小洛啊,尽管说就是了,不用害怕,今日本就是盟内大会,畅所欲言,不要有所顾忌。

    “大盟主之位牵连甚广不说,此位之重,诸位也应该是心知肚明。

    “正是要集思广益,选出来的人,不仅仅得有旁人的支持,其本身也得有所能为,方才可以服众嘛。”

    “是。”

    洛宁光闻言点了点头:

    “小魏盟主自然是不错的人选,只不过,我觉得让她继任此位,如今尚且言之过早。

    “虽然小魏盟主乃是大盟主的亲孙女,又是出身名门。

    “可终究年轻识浅,大盟主之位关系到我整个落凤盟数万弟兄的身家性命。

    “更是牵扯四城三河两湾之地的百姓福祉。

    “现如今让小魏盟主担当此任,怕是不太合适……

    “依我看,倒是吴盟主无论是武功,亦或者是资历,都足以服众。

    “所以,我推荐吴道忧吴盟主,担任大盟主之位,诸位以为如何?”

    他说完之后,首先是看向了曾有望。

    本以为率先响应此言的必然是他,却没想到,曾有望坐在那里,一语不发,好像全然没有听到一样。

    这不禁让洛宁光微微一愣。

    “我看……不如何。”

    一个声音从角落之中传来。

    洛宁光诧异回头,就见到说话的人,竟然是一直在那掌中观纹的徐君桑。

    他此时抬头看了洛宁光一眼,笑着说道:

    “吴盟主虽然武功不错,资历也老,可是……咱们选的是落凤盟大盟主,又不是选谁的年龄最大。

    “自然不能以年龄论,也不以资历论。”

    洛宁光倒是万万想不到,原本没有任何倾向的徐君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一时之间不管是徐鹿,还是在场的其他盟主,都不禁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洛宁光更是哈哈一笑:

    “这倒是有趣了,不以年龄论,不以资历论,那敢问徐盟主,咱们应该以何而论?”

    徐君桑也不犹豫,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咱们落凤盟据守一处,算是一方豪强。

    “可无论如何,首先咱们仍旧是江湖人。

    “江湖人无非便是以人品武功论输赢。

    “咱们这帮人,也算是彼此知根知底,人品如何姑且不提,武功怎样,便是今日议题之首要。

    “故此我认为,今日咱们于此推选大盟主,自然应该谁的武功高,谁来当。”

    “放屁!”

    迟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武功高就能当大盟主?

    “不论人品,不论资历,不论年龄,更不论亲疏。

    “若是如此的话,是否也应该不论是否是我落凤盟之人,是否是盟主?

    “那可好,落霞城内,乃至于西南一地,亦或者是放眼东荒,咱们最应该的,莫不是请苏总镖头过来,做这大盟主之位?

    “论武功之高,谁能打的过他这东荒第一!?”

    “迟盟主莫要胡言乱语,咱们落凤盟关起门自己选盟主,又跟那苏总镖头有什么关系?”

    “确实是跟苏总镖头没有关系,但是我看你徐君桑就是在这里乱放屁,扯东拉西,根本就是你自己想要做这大盟主的宝座。”

    “此言大谬不然。”

    徐君桑却连连摆手:

    “徐某人不过如此而已,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明白的。

    “若是让我做了大盟主,不出三日,落凤盟也就要真的支离破碎了。

    “所以,我另有人选推举。”

    “嗯?”

    洛宁光和迟路同时看向了徐君桑。

    就听到徐君桑说道:“我推举曾有望曾盟主,做我落凤盟大盟主之位。”

    当即众人立刻将目光看向了曾有望。

    曾有望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当即抱拳说道:

    “徐盟主竟然如此抬爱,倒是让曾某受宠若惊。”

    迟路和洛宁光看着曾有望却都有点傻了眼。

    一时之间正要开口,却忽然听到魏如寒笑了起来:

    “你们啊,倒是各自都有想法。

    “迟路支持紫衣。

    “小洛支持小吴。

    “小徐又支持小曾……

    “花城主,他们三方相持不下,你又是如何看法呢?”

    “这……”

    花前语似乎一愣,看了魏如寒一眼,笑了笑:

    “落凤盟至此到也算是有趣。

    “现如今唯一未曾表达态度的,似乎便只有我跟紫衣了吧?

    “嗯,既然大盟主垂询,那我……便支持一下紫衣又如何呢?”

    “花盟主……你!?”

    此言一出,就不仅是迟路傻了眼。

    洛宁光和徐君桑同时愕然。

    花前语身为落凤盟第二盟主,无论是武功还是分量,甚至远超吴道忧。

    她本身就是大盟主最强的争夺者之一,唯一可惜的是,没有人支持她……

    现如今她竟然支持魏紫衣成为大盟主,着实是让人意想不到。

    在众人的思虑之中,她最多也应该是两不相帮才对。

    曾有望眉头紧锁,徐君桑愕然无语。

    洛宁光则是低头默然。

    唯有迟路哈哈大笑:“花盟主慧眼识人,我也觉得,如此方是正解。”

    他言语至此,看向了在场众人,原本的忐忑之心顿时尽去,多少有些扬眉吐气之感:

    “诸位,你们各自支持一人,但是小魏盟主却有我和花城主同时支持,这胜负至此算是分了吧?

    “各位可还有何话要说?”

    吴道忧沉默半晌,长叹一声,又冷冷的看了曾有望一眼:

    “吴某是万万未曾想到,曾盟主竟然也有这份雄心壮志……

    “既如此,今日之后,落凤盟内,再无我吴道忧!”

    “这……”

    “吴盟主慎言啊!”

    吴道忧的刚烈却是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

    言语落下之后,根本不管旁人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要离去。

    “且住!”

    曾有望当即伸手去拦。

    “滚开。”

    吴道忧哪里理他?

    单手一拂,曾有望顺势变招,他变吴道忧自然也变。

    起初的时候是单手,片刻之后又变成了双手。

    两个人便在这厅堂之内,反复拆解了起来。

    初时尚且是寻常拆解招式,但是片刻之后,两个人便是动了真怒。

    逐渐杀招跌出。

    “二位盟主冷静一下,莫要动手。”

    其他人倒也算是克制,纷纷出言,却见到徐君桑一语不发,踏前一步便加入了战团之中。

    他本就支持曾有望,此时出手自然针对吴道忧。

    吴道忧虽然武功不错,可腹背受敌之下也难免顾此失彼。

    眼看着就要吃亏,洛宁光也飞身而至。

    四大盟主当即便在这落凤盟的大堂之内打了起来。

    就见到人影飞梭,手段尽出。

    原本还不过是手脚之上的冲突,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兵器之上的争斗。

    迟路站在一边,看他们斗了起来,一时之间乐得合不拢嘴。

    感觉是狗咬狗一嘴毛。

    正没理会之处,就听到一声闷声,紧跟着人影一闪,已经狠狠地砸了过来。

    一愣之下,连忙伸手接住。

    触手之间尚未察觉到有所异常,便只觉得胸腹之间如遭雷噬。

    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而去。

    倒是被他接住的那人身形站定,回头去看,不禁惊呼一声:

    “迟盟主!

    转而回头怒视洛宁光:

    “好一招隔山打牛!”

    此人却是徐君桑,一声怒喝之后,重新折身而返,加入战团之中,接连出手,招招狠辣。

    洛宁光武功本就差了一线,被他连招强攻,一时之间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混账!”

    吴道忧眼见于此,也是大怒:

    “曾有望,管好你的狗!

    “岂有此理,吴盟主纵然争夺大位不成,又何至于出口伤人?”

    这两个人也是越打火气越大,吴道忧掌中长剑锋芒毕露,剑气横扫厅堂上下。

    曾有望却不使兵器,飞身腾挪,步法非同寻常。

    花前语静观至此,偷眼看了看魏如寒。

    魏如寒却轻轻摇头。

    魏紫衣则是眉头紧锁,正要往迟路那边去看看,却见到一道剑气掠空,从她的面前划过。

    当即止步回头,又听到哐当一声,洛宁光已经被徐君桑的撞破了窗户,飞到了厅堂之外。

    下一刻争斗之声又从厅堂之外响起。

    不过片刻之间,整个大堂轰然一声巨响,大门让人撞开,一群人厮杀入内。

    有的帮着吴道忧,有的帮着曾有望,有的要保护大盟主,有的要保护大小姐……

    整个落凤盟的大堂之内,顷刻便乱的不可开交。

    迟路躺在地上,一时不察之下被人踩了好几脚,活活将他从昏迷之中踩醒了过来。

    抬头一看,尚未弄明白这大堂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便又有好几脚到了跟前,没头没脑的,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抵挡,便已经又昏迷了过去。

    这局势至此,已经完全失控。

    厅堂内,厅堂外,到处都是厮杀之声。

    却忽然听到哈哈大笑由远而近。

    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大堂之前:

    “落凤盟占据西南一地,好大的名头,今日一见真可谓是名不虚传。

    “别的门派纵然是争夺大位,明争暗斗在所难免。

    “唯独落凤盟,正大光明的大打出手……”

    话音至此,华峰骤然一转,变得凌冽异常:

    “也不觉得丢人吗?”

    此人声音以内力震动而发,不仅仅涵盖了整个城主府,就算是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也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方才城主府内一番打斗的声音传来,这帮人便知道,这大盟主之争果然是出了岔子。

    从明面上的道理,说到了拳脚上的道理。

    如今又有这话出来,便是坐实了此事。

    当即便有人好奇,想要往前凑凑,这人一多,纵然是落凤盟这边早有防备,却也难以抵挡。

    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有一群江湖人飞跃墙头而过,冲进了落凤盟的大院之中。

    而这帮人里面,是真的有想要看热闹的。

    但是更多的,实则是别有居心!

    踏足院墙不止,却是朝着城主府大厅冲去。

    真正看热闹的眼见如此,还以为他们想要近距离看看,当即也纷纷往前冲。

    结果却是不出预料,几步的功夫,就被城主府内落凤盟的弟子给拦住了。

    真正看热闹的本来打算转身就走,结果就见到眼前这帮‘看热闹的’二话不说就杀了过去。

    真看热闹的瞠目结舌:

    “为了看个热闹,何至于此?”

    等回过神来之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会想走,却也来不及了。

    跟前身后,一群人已经将这城主府上下,围绕了一个水泄不通。

    而此时此刻,大堂门口,正走进来两个人。

    一个头戴铁面,昂首阔步。

    另外一个则是蒙着一张脸,跟那铁面人联袂进了大堂之中。

    方才开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这铁面人。

    此人内力盖压四方,却是将在场众人都比下去了。

    曾有望第一个踏出一步:

    “尊驾何人?

    “今日乃是我落凤盟盟内大会之时,谢绝外客探访!”

    如今这厅堂之中,已经不仅仅只是原本的八大盟主。

    各自的手下也在其间。

    黄远黄大管家,站在魏紫衣的身边,又凑在了魏如寒的旁边,花前语仍旧坐在那里,未曾有丝毫改变。

    只是当这铁面人进来的时候,不禁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脸上,眉头微微皱起,隐隐间,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

    “外客?”

    这铁面人哈哈大笑:

    “二十余年生死寻,再归来,我竟然已经成了外客!”

    “你到底是谁?”

    魏如寒探目看向此人:“今日来此,是何目的?”

    “老头……”

    那铁面人也看向了魏如寒:“你当真不认识我了吗?”

    他话音至此,骤然踏前一步,面上的铁面具骤然而飞,却是裹挟着无尽呼啸之声,直奔魏如寒而去。

    魏如寒眉头微微皱起,却见到魏紫衣已经踏前一步,手中摘星剑一点。

    呛啷一声响,金铁碰撞之声骤然而鸣。

    僵持不过一个转瞬,那铁面具便已经四分五裂,朝着各处飞散而去。

    魏紫衣则踏步回身,收剑入鞘,重新站在了魏如寒的身边,单手负在身后,不让旁人看她已经是虎口震裂,血流不止。

    而在场众人却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看魏紫衣了,众人全都将目光放在了眼前这铁面人的脸上。

    有人瞠目结舌,有人骇然无语,更有人倒吸冷气。

    魏如寒则是瞳孔收缩,满眼都是不敢置信之色。

    唯有花前语轻声开口:

    “魏奇雄,你没死!?”

    相邻推荐:抗战之重整河山亮剑之浴血抗战抗战:从周卫国参军开始抗战之铁血东北军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满级悟性:思过崖面壁八十年直播考古:我画的漫画成真了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残次品龙珠超之赛亚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