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 第四百二十二章皇城统领之争!
  • 第四百二十二章皇城统领之争!

    作品:《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皇厂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听到这句话,陈渊身上某处瞬间一凉,而曹正贤的义子杨元庆则是对陈渊更加有些嫉恨,不知为何,他就是看陈渊有些不爽。

    似乎是看出了陈渊心中的不情愿,曹正贤继续道:

    “皇厂也并非都需要净身,你无需担忧,放心,只要你愿意进入皇监司,本督主一定好好的重用你,

    绝不会埋没你的才华。”

    曹正贤兰花指一掐,指着陈渊笑道。

    章彦通轻哼一声:

    “曹督主这意思莫不是说陈渊在我巡天司被埋没了?”

    “不是吗?以陈渊的天赋和实力,早就应该调入京城任职,而你们这几位神使却推三阻四,互相暗斗,

    白白让陈渊这样的好苗子在青州那犄角旮旯里待了这么久,若陈渊是皇监司的人,本督主绝不会如此。”

    “陈渊是本使刻意放在青州磨炼的,曹督主难道不知连本使之子都放在下面的州府任职吗?若是没有这般磨炼,陈渊如何能败尽天下英杰,登顶潜龙榜第一?

    若是在皇监司,呵呵....恐怕便并非如此了。”

    “章神使是对我皇监司有意见?”

    “有意见又如何?这几年皇监司屡屡欺压我巡天司,怎么,莫非是当我巡天司无人?曹督主,我巡天司内都是铁血汉子,可不是什么没乱子的家伙。”

    当着景泰的面,章彦通也丝毫不憷曹正贤,纵然巡天司内部各有派系争斗不休,但面对来夺权的皇监司还是能够一致对外的。

    而这正是景泰所想看到的,所以一般不仅不会制止,还会主动加深两司之间的争斗,只要在规则之内,任凭他们斗法。

    人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就会出各种乱子。

    “莫名其妙,荒谬绝伦!”

    曹正贤冷哼一声继续道:

    “那是你巡天司没本事,若真的那么厉害,就去将血州的那些魔道妖人给平了去。”

    “皇监司为何不去?若是曹督主敢,我巡天司亦当紧随其后。”

    眼看着二人有些想吵起来,景泰轻咳了一声,澹澹道:

    “都是朝中重臣,化阳真人,在此吵闹成何体统?”

    “陛下恕罪,实在是曹公公太过欺人,微臣忍不住便想驳斥。”

    “陛下恕罪,老臣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没想到章神使竟然还不服气。”

    景泰目光转向陈渊,澹澹道:

    “曹督主和章神使都如此看重你,你自己觉得呢?”

    陈渊面色不改,冲着曹正贤拱手道:

    “多谢曹督主厚爱,只是陈某在巡天司待惯了,去了皇城司难免不适,还望厂公勿怪。”

    “无妨,你日后若是在巡天司待的不尽兴,尽可来着本督主,皇监司内永远有你的位子。”曹正贤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渊说道。

    “有本使在,陈渊如何会待的不尽兴?”

    “陈卿,你败尽天下英杰,登顶潜龙第一,扬朝廷之威,在汤山府治理的也不错,乃大功一件,原本朕是想要让你在京城秘境中突破,会有化阳真人为你护道,只不过既然你已经突破成功,此事便作罢,

    朕早就说过要你在京城任职,委以重任,巡天司内你可以心仪之职?”

    景泰的凝视着陈渊问道。

    “臣惶恐,不敢当陛下如此厚爱。”

    “微臣便是朝廷的一块青砖,那里需要,陛下尽可往那里般,为陛下效命,为朝廷出力都是分内之事,不敢提什么要求。”

    陈渊躬身道。

    景泰有些欣赏的看了陈渊一眼,虽然对方不愿下跪,行事也很偏激,但这份忠心和态度,非常不错。

    若是加以培养,日后必将又是朝中栋梁,亦是他之臂膀。

    “你们二人觉得陈卿适合何等职位?”

    他的目光放在了章彦通与曹正贤的身上。

    曹正贤似笑非笑的看了陈渊一眼:

    “老臣以为,陈青使既然在汤山做的如此之好,不妨当个巡城统领,京城最近几年不太平,须得好好镇压镇压了。”

    “章神使呢?”

    章彦通沉声道:

    “巡城统领可是个得罪人的活计,以陈渊性格难免会惹出一些乱子,倒是最近皇城四大统领中还缺一个,微臣以为,不妨让陈渊居于此职,如此,也可让一些盯着朝廷的武者没什么话说。”

    自从陈渊被召入京城之后,江湖之中的确有些喧嚣,猜测景泰会给陈渊一个什么职位,若是低了,必然会引起非议。

    曹正贤立即反驳道:

    “老臣以为不可,陈青使刚刚突破不久,若是直接任职皇城统领,难免会惹人非议,皇监司内和巡天司内都有不少丹境宗师在虎视眈眈,陈青使虽然功劳不小,但也难免会让一些人不满,毕竟,

    自建国以来,能担任京城内外八大统领一职的最低也是实丹修为,从未有过例外,以陈青使的实力,

    巡城统领更为合适一些,等到陈青使突破实丹,再委以八大统领也不迟。”

    巡城统领算是比八大统领低一层次,但也不隶属于八大统领,而是直接听命与巡天司四大神使,倒也称得上一声位高权重。

    一般都是八大统领的候选,相比于外面,算是比各州副使强上些许,但若是副使有实权的话,那就在伯仲之间了。

    “况且,三年祭祖即将开始,陈青使没有丝毫经验,若是做的不好,不仅陈青使会遭受非议,连带着陛下,恐怕也会被人....”

    最近刚空出来的一个统领之职,早就被曹正贤盯上了,就是为了杨元庆准备了,他在皇帝身边虽然地位不俗,但实权总归是太少。

    未有担任皇城统领一职,日后才能顺理成章的接任他的督主之位,为了这个义子,曹正贤也算是操碎了心。

    况且今日杨元庆又被皇帝训斥,圣卷正在逐渐消失,须得早作准备。

    “微臣觉得曹督主此言差矣,现在天下人都知道是陛下将陈渊召入京城委以重任,若是只给一个巡城统领一职,难免会让人觉得小家子气。

    陈渊为国扬威,成为朝廷登顶潜龙的第一人,如此功劳,难道还不足以堵住那些悠悠之口吗?至于什么经验更是曹督主的无稽之谈。”

    听到‘无稽之谈’四个字,曹正贤的脸色稍稍有些变化,纵然他是太监的身份,但也不希望别人如此称呼他。

    事实上,以他的修为和实力,早就足以找到灵物断肢重生,只不过....在这后宫之内也没有什么掉用。

    再者,他本身也对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不就是进进出出那点事儿吗?

    “三年祭祖本就是照本宣科,根据往年复刻便是,况且,皇城统领也只是负责守卫,祭品礼仪之类的东西都是礼部管辖。”

    aiyueshuxiang.com

    “曹督主之前都说了陈渊乃是国之栋梁,是个人才,难道如此才华,还担当不了一个区区皇城统领一职?”

    章神使沉声说道。

    “陛下....”

    曹正贤刚想继续说什么,但被景泰抬手打断,澹澹道:

    “两位爱卿说的都有些道理,只不过陈卿毕竟是为朝廷立下了不小的功劳,若是不加以厚赏,如何能够服众?”

    听到这句话,曹正贤眉头一紧,连忙说道:

    “陛下,陈青使有功不假,但杨元庆这么多年来服侍陛下也算是劳苦功高,老臣原本是属意让他来担任皇城统领一职的。”

    他很清楚,最近几年皇帝是有意削弱巡天司在京城中的力量的,想让皇监司与巡天司互相牵制,之前皇监司夺了巡天司两个皇城统领,就是景泰有意为之。

    听到这句话,景泰语气一窒,没有继续下面的话,他原是想直接任命陈渊的,这也是曹正贤插话的原因。

    皇帝一言九鼎,口含天宪,一旦说出口便不会更改,尤其是在如此多人的面前更是如此,这会损伤皇帝的威严。

    “你也想任职皇城统领?”景泰的目光转向杨元庆。

    “微臣也想为国出力,为陛下镇守皇城。”杨元庆立即躬身说道,他没有说什么在皇帝身边待的太久了,想要一些实权。

    那是会死人的!

    实际上,他之所以求义父将他调任皇城统领,除了想要实权以外,还想离皇帝更远一些,最近这些年他感觉皇帝变得更加可怕,喜怒无常了。

    伴君如伴虎,他有些胆怯。

    这才想要离远一些,不然真要是单论权势和地位的话,在皇帝身边做事,莫说是什么八大统领,便是一些偏远州府的金使都不如他。

    皇宫之内的那些想求皇帝临幸的妃嫔宫女,更是得将他供着,任他拿捏。

    景泰手指敲击着桌面,目光微眯,心中思索着一些事情,如今皇监司之所以能夺了巡天司在皇城的两个统领之职,正如曹正贤所想的那般,是他授意的。

    所以皇监司才能成功,所以巡天司的几位神使才没有反应太过强烈,不然,以巡天司的力量,根本不是皇监司所能够比拟的。

    而他的真正目的就是彻底将内外两城分开,外城四大统领交给巡天司,内城四大统领则是交给皇监司执掌。

    巡天司的实力太强了,一位绝世真君谋求突破第六境,四位炼神强者坐镇京城,外有十余位金使镇守一方。

    若是他们起了什么异心.....

    难免不会再现皇族当年之事。

    当然,不只是巡天司,军方那边景泰也在逐渐削弱,将京城内的几镇人马分散,将其牢牢握在手中。

    要想中兴大晋,扫除颓势,首先便是要将所有的权利收到自己的手中,如此才能止住日渐衰落的朝廷。

    看着景泰沉思的模样,章彦通眉头一皱,自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恐怕陈渊登上皇城统领一事并非那么简单的。

    毕竟,这有违景泰一直以来的谋划。

    而陈渊也眯了眯眼睛,抬起头与一旁的杨元庆对视了一眼,二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冷意,双方都看对方不顺眼。

    若不是方才曹阉狗提及杨元庆,恐怕他的皇城统领一职就已经落下帷幕了。

    “各州金使近日可有缺漏?”

    景泰的目光转向章彦通。

    “倒是没有什么缺漏,不过凉州金使那边来信说,北凉王府已经将其近乎架空了,整个凉州的军政全部掌握在北凉王的手中,希望朝廷这边能够斥责北凉王。”

    章彦通低声道。

    “北凉王....”景泰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既然凉州缺人,便提拔一位外城统领成为金使,一位不行就两位,必须要稳住凉州的局势,至少....面子上要过的去。”

    直接斥责北凉王这种事他是万万不可能做的,如今凉幽边境之所以还固若金汤,都是因为北凉王在凉州顶住了大部分压力。

    万一要是因为斥责对朝廷心生不满,故意弄出些事情,难免让他头疼,大晋立国以来,屡次都想削弱北凉王的力量。

    但都被他一一避过,若是避不开,就直接示意手下放开破绽,任凭蛮族进入中原。

    他那精锐的三十万北凉铁骑,即便是朝廷也心生忌惮。

    战阵一起,所向披靡。

    “微臣遵旨。”

    章彦通算是明白了,这是皇帝要迂回了,既不想因为不重用陈渊落得口舌,也不太想将权利还给巡天司。

    但还好,外城统领一职也丝毫逊色于内城统领,陈渊这边也算是被委以重任了,唯一受到损失的可能就是即将调离京城的那位外城统领了。

    虽然金使位高权重,但那也要看在什么地方,凉州那边即便是成为金使,也是与人共同执掌,况且,

    还有北凉王在,实在算不上什么好差事。

    “陈卿,杨卿,如今外城之中还缺一个统领,丝毫不逊色于皇城统领,你二人都有功劳,便各自挑选一个吧。”

    这言下之意,其实就是想要陈渊担任外城统领,让杨元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但陈渊没有达到目的,岂会罢休?

    他面色凝重的冲着景泰躬身道:

    “陛下将微臣放到何处,微臣都不敢有任何意见,内外两城也没有什么不同,若是换做旁人,微臣可以任他先挑,可杨元庆不同,此寮与微臣有些私怨,微臣不愿甘心相让,请陛下准许微臣与之一战,

    若他胜,微臣可后选,若是微臣胜.....”

    “狂妄自大。”

    杨元庆眯着眼睛,他也早想与之一战,听到陈渊的这句话,当即躬身道:

    “微臣也愿与陈青使一战,但条件要换一换,若是微臣胜,希望陈青使担任巡城统领一职,若是微臣败,亦是如此!”

    景泰目光微沉:

    “朕的决意岂容儿戏?”

    “陛下恕罪。”

    “陛下恕罪。”

    陈渊与杨元庆连忙道。

    曹正贤目光一动,附和道:

    “陛下,既然陈青使与杨元庆有些私怨,不妨就趁此机会让他们了结,如此也能更好的为朝廷出力,免得日后互相使绊子,况且,都说陈青使战力无双,能越阶而战,想必胜过元庆不难,还有,陛下对陈青使如此欣赏,难道不想见识见识其实力如何?”

    章彦通眉头一皱,看向陈渊,在他看来这场争斗完全可以避免,外城统领也丝毫不弱于内城统领,以陈渊刚刚结丹不久的虚丹修为去与杨元庆交手,实在是有些不明智。

    难道就只是为了出一口气?

    当然不是这样,实际上陈渊只是想要找个合适的借口而已,不然就只能担任外城统领了,与道神宫的谋划违背太多。

    皇城统领他是势在必得!

    迎着章彦通的目光,陈渊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让他凝视了片刻,开口附和道:

    “曹督主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既然陈渊和杨公公之间有恩怨,那不妨就趁着这机会彻底了结,若是陈渊输了,就证明其目前的确实力还不足,当个巡城统领也好,更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若是他胜了,

    皇城统领一职给他,陛下也能放心。”

    景泰目光缓缓扫视了二人一眼,轻声道:

    “你二人真要比斗?”

    陈渊上前一步:

    “请陛下恩准。”

    “请陛下恩准,都说妖刀陈渊冠绝天下,微臣向来不以为然,今日能有机会好好见识见识,也算是全了微臣的一番心愿。”

    杨元庆朗声道。

    景泰的脸色看不出悲喜,继续说道:

    “既然你们执意要打一场,朕也不阻拦你们,但今日毕竟是意气之争,若是谁输了,事后也莫要怪朕。”

    “微臣不敢。”

    “微臣不敢。”

    “若是谁胜了,这皇城统领一职便是他的,不会再有任何异议,另外,外城统领朕会重新挑选。”

    他本意上是想陈渊担任外城统领,杨元庆担任皇城统领,但他们双方既然都心有不服,那就胜者为先。

    败者,则什么都得不到。

    这便是违逆他的下场。

    没有什么皆大欢喜,统领各选一,眼下,只剩下一个职位。

    “微臣明白。”

    “微臣明白。”

    陈渊与杨元庆一前一后的躬身说道。

    景泰的目光扫视了二人一眼,看向章彦通说道:

    “此战决定皇城统领一职,其他几位神使若是想来,也可前来一观。”

    “是....”

    相邻推荐:拜师九叔,开局加入聊天群明星学妹的头号黑粉美人鱼的童话黑童话:开局!我他喵的是灰太狼超神学院之我的吃鸡系统和外挂真君请息怒仙木奇缘大乾长生某不科学的漫威世界君有云